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小桥老树->《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正文

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十二章 炮弹

  “别停,再用力。”李晶正在咬着牙齿承受着侯卫东的冲击,身体已有了爆炸之感,不料,侯卫东突然慢了下来。

  侯卫东咬着李晶的耳朵,道:“别光想着用力,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他就如骑着一匹骏马驰骋在草原上,从慢到快,又从快到慢,有时由极快到极慢,又人极慢到极快,反反复复践踏着青青草原。

  当**如期来临之时,李晶反复道:“孙猴子,爱死你了。”

  侯卫东只顾着埋头苦干,顾不得说话,当一股股炮弹喷涌而出之时,他痛痛快快地吼了一声。

  李晶脸上皮肤还残留着一抹微红,听到侯卫东又谈起祝梅的事情,道:“现在能不能不谈别的女人。”

  “祝梅是小女孩子。”

  李晶撒娇道:“小女孩子也不行,现在你心里只能有我。”

  休息了半个多小时,侯卫东已经要进入梦乡,李晶将其推醒,道:“现在休息好了,可以谈正事了。”

  “我决定对祝梅的治疗提供捐款,她是祝焱的女儿,这一笔把投资尽管贵一些,却很值得。”李晶很直接地表示了投资的**。

  侯卫东摇头道:“恕我直方,此事对你来说是生意,对我来说就不仅是投资,更重要的感情,我设立捐款帐户主要是方便我出钱,是为我做掩护。

  李晶有些吃惊,她原本以为侯卫东的意思是由精工集团来捐钱,没有料到他的真实意思是自己出钱,就劝道:“对于精工集团来说,能为祝焱出一点力,这是一笔很划算的投资,你何必用私人的钱去补贴。就让精工集团来出。”

  侯卫东再次摇头,道:“我对祝书记很了解,他如今正是如日中天,发展势头极好,让他明目张胆地接受二百多万的捐款,对他来说是不容易。我估计他十有**会拒绝你的捐款。所以我才想出用捐款帐户来暗中操作。”

  “既然祝焱不是贪官,我更要做成这笔投资。”李晶又道:“我是在商言商,付了治疗费,只有一个小要求,在祝梅出国以后,我也要跟着出国,以方便在医院探望祝梅。”

  “你们这些商人真是见缝插针,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干部倒在了糖衣炮弹之下。”侯卫东由李晶的表现推想到更多地事情。不由得很是感叹。

  “搞这些事很伤脑细胞的,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不想这些办法,就会在竞争中败北。”李晶道:“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如果都是严格按市场经济的手段办事,以实力说话,谁还会挖空心思用这些办法。”你真要投资也得讲方法,否则祝书记不会收你的钱。”

  “你则才不是说过搞一个捐款帐户,我就直接打钱进去就行了。”

  “如果用这种方式。纪委查起来,毕竟有这样的大额钱款,祝书记仍然说不清楚,”

  李晶想了一会,道:“这事真要办漂亮。经得起检查。我地想法是成立一个关爱残疾人地民间组织,在为祝梅治病的同时。切切实实地也帮助一些贫困学生。”

  “这个办法还不错,你说得详细一些。”

  “富人搞慈善在西方国家很普遍。只是岭西还不普遍,我才到南方去看一圈,他们哪里已经开始搞慈善了。”

  侯卫东想了想,道:“我是党内干部,不太方便搞这个东西,你看开装修城的曾宪刚如何,他本身就有残疾,儿子又有自闭症,身份比较适合。”

  李晶表示了反对:“我虽然没有见过曾宪刚,可是曾经到他的店里去转过,他的经济条件应该还可以,可是在大老板遍地的岭西,他没有任何号召力,筹款很难,而且曾宪刚就是一个村委会主任,恐怕没有这种管理水平,我给你推荐一个人。”

  “谁?”

  “我。”

  李晶白了侯卫东一眼,道:“我已经想好了,就由精工集团出资搞一个关爱残疾人的网站,每月推出一个关注对象,主要接受企业捐款,当然也接受社会捐助。”

  又道:“如果祝梅事件完了,你觉得关爱残疾人网站还有存在的必要,我们继续,如果没有存在地必要,关掉就行了。”

  侯卫东犹豫了片刻,道:“你愿意来做此事,当然很好。”他一直不太倾向于由李晶出面来做此事,主要担心有人顺着这条线摸到自己身上,只是由曾宪刚来操作此事也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找其他不熟悉的人又涉及到巨额捐款的安全问题,想来想去,他还是同意由李晶来具体操作此事。

  侯卫东仍然不放心,道:“目前第一个任务就是给祝梅捐款,尽快在网上公布捐款帐户,实行专户管理,祝梅的事情完了以后,关爱残疾人网站再走入正轨。”

  “精工集团有法律顾问,有经济师,做这件事绝对没有问题,而且前期一点都不宣传,这事影响就很小,做好了祝梅的事情我们再发动宣传,这样即经得起检查,又可以不让祝梅的事引人注目。”

  侯卫东推敲了一会,道:“这种方式可行,你要记着,千万不要宣传,直接打钱进去就行,尽量减少影响。”

  “你放心,我知道事情轻重,我会让人到不同城市将钱款打进帐户,每一笔不会太多。”

  侯卫东想起她刚才所说,道:“你真的想到美国去看祝梅吗?”

  “我早就想出国去看一看,趁着这个机会带着小丑丑一起出去。”她靠着侯卫东怀里,又道:“有钱的感觉真好,可以轻松地到海南去买房子,还可以带着小丑丑周游全世界,现在回想起读初中地时候,每次看到同学们穿上新裙子,就特别难受。穿上漂亮新裙子就是我努力工作的原始动力。”

  侯卫东用手搂紧李晶,道:“你是一个好女人。”

  “很难得听到你说甜言蜜语,我很喜欢,你要记着,无论女人地位高低、财富多寡、相貌美丑,都无一例外喜欢甜言蜜语。我从心里喜欢听你说情话。你再说一句,嗯,求求你。”

  “你真漂亮,穿衣服漂亮,不穿衣服更漂亮。”

  “那我就不穿衣服,你看我漂亮吗?”李晶眼睛似乎能滴出水来。

  侯卫东原本准备第二天到茂云去向祝焱汇报,与李晶商谈了细节以后,便暂时不到茂云。

  等到第五天。精工集团调动了精兵强将,将“关爱残疾人”网站做好,其法律顾问亲自跑相关部门,以最快的速度就将“关爱残疾人社团”的所有手续办齐,只等祝焱和祝梅同意,就可以正式运转。

  第六天,侯卫东来到了茂云市,报告了自己的想法。

  对于侯卫东地热情,祝焱很感动。他就没有打官腔,道:“卫东,你地好意我真是心领了,我现在有两个顾忌,一是担心祝梅自尊心强。不愿意以这种方式在社会上露面。二是怕有人利用此事兴风作浪,茂云这个地方是穷山恶水出刁民。有少数别有用心的人一直盯着我,此事恐怕会成为他们攻击地材料。”

  侯卫东道:“此事最简单的做法就是由祝书记自已出钱去医治祝梅。可是您作为一位市委书记,其实就是一个工薪阶层,用工资绝对无法支付这一笔昂贵地医疗费用。”

  “嗯。”

  “由企业老板出钱赞助祝梅治疗,已经到了违法的边线上,影响更加不好。”

  “嗯。”

  侯卫东一边说一边打开网站,道:“这是由精工集团所做地关爱残疾人网站,它以社团名义进行备案,所有法律手续齐全,祝梅地基本情况已经登在了上面,上面有捐助帐户,如果祝书记同意,就可以运作起来。”

  祝焱皱了皱眉头,道:“祝梅的性格很强,我还是担心她不同意。”

  “我征求了祝梅的意见,她同意了我们的做法。”

  “你怎么样说服她?”祝焱很惊奇地道“关爱残疾人是一个登记备案的社团,在每月将推出一位受捐助人,由企业界有朋友们进行捐助,在慈善事业不发达的岭西,这个社团将发挥作,我希望祝梅能做接受捐助的第一人,做出一个好榜样,用实际行动支持这个社团的发展。”

  侯卫东顿了顿,道:“祝梅很支持此事,没有犹豫就答应了,现在只要您同意,网站就可以运作。”

  祝焱已经心动了,道:“既然关注残疾人这个社团成立了,希望除了祝梅以外,还能坚持做下去,如果每月真能帮助一位残疾人,那就是一件功得无量地事情。”

  侯卫东又道:“祝书记,我已经对精工集团的李晶提过要求,一是第一次捐助不能作任何宣传,把知晓的范围缩到最小,第二次捐助就要面向全社会,才能作宣传,让这个社团充分发挥作用;二是祝梅和你的关系绝对不对外透露。”

  讲完了此事,祝焱就拿起桌上的岭西日报,道:“岭西日报的这篇报道应该是你策划的吧?”

  侯卫东早就看过这篇文章,道:“我只是给岭西日报的王辉主任谈了想法,并没有要求他一定要按照我的思想去搞调查,他写地这篇文章是经过思考的**见解,我们提出的是东沙矿区,他提出的是沙茂磷矿区,意思差不多,所谓英雄所见略同。”

  祝焱道:“据我得到的消息,茂东市地决心亦很大,市委书记和市长亲自出马,多次与胜宝集团樊主席接触,还有邻省地分管工业副省长也悄悄到了岭西,到底花落谁家,现在还真是说不清楚,我准备直接向蒙书记汇报工作。”

  候卫东心里一动,暗道:“朱民生如果不出动,恐怕沙州将来会被动,我应该向他再作一次工作汇报。”

  来到了沙州市委大院,朱民生正在同组织部的同志谈话,侯卫东急于向他汇报胜宝集团之事,就坐在市委办公室候着,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见到组织部长赵东、副部长粟明俊、郭兰等人从小会议室走了出来。

  郭兰的头发已经变成了漂亮长发,扎成一个极简单的马尾巴,马尾巴轻轻地摇曳着,把侯卫东的心随之动荡不安,他再次发出了心之呐喊:“为什么岭西要实行一夫一妻制,这真是一个万恶的婚姻制度。”

  这个念头随着朱民生的出现而嘎然而止,侯卫东一脚跨出了办公室,道:“朱书记,您好。”

  朱民生回头见是侯卫东,停下了脚步。

  侯卫东紧走几步,来到了朱民生身边,道:“朱书记,我刚从岭西回来,想汇报与胜宝集团樊主席接触的情况。”

  “目前的进展是这样的……四天时间,我到了三次岭西,与胜宝集团樊主席见了两次。”

  “有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暂时还没有,我还在接触之中,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樊胜得投资的意向很明显,只是在稳坐钓鱼台,等着省内省外的磷矿区自相残杀,以便他从中渔利。”

  “这个资本的特性所决定。”朱民生得出了这个结论。

  他一边听着侯卫东汇报,一边用眼光扫着放在面前的人民日报。等到侯卫东将大致内容汇报完,他问道:“县里地情况进展如何?”

  “县里整治磷矿地工作进展顺利。中型磷矿完成了技改。现在已经关闭了一批不合格地小磷矿。竹水河水电站已经完成了一期工程地拆迁。土建部分已开工。沙成公路部分完工。”侯卫东汇报工作时很有些底气。

  朱民生静静地听着。又问道:“这两天地人民日报你看了没有?”

  侯卫东早就发现了朱民生一直在用眼光瞟着这张人民日报。他不知道这张人民日报上登着什么内容。就老老实实地回答道。“这两天都在岭西。没有坐下来认真学习。”

  朱民生语重心长地道:“你是县委书记。是带领成津七十万人口走向正确道理地舵手。学习必须抓紧。时刻与省委、市委保持一致。不仅要埋头拉车。更要抬头看路。行政上地事情还是要让县长去做。你更关键地把据航向。”

  侯卫东一时没有理解到朱民生此话地真意。暗道:“县委是基层政权。不做具体事情。难道天天研究理论?”口里道:“我一定注意。”

  朱民生又道:“县委书记要学会把握重点。当前县委很重要地一项工作就是搞好三讲教育。这方面你要多投入时间。千万不可懈怠。张全景同志说过。要以整风地精神。深入开展三讲教育。这是我们党在世纪之交重要历史关头。为加强自身建设而进行地一个创造性探索。”

  对于三讲教育,侯卫东深知其重要性,也抓得很紧,只要面对着胜宝集团的诱惑太大,他内心深处将胜宝集团之事放在了第一位。

  “今年三讲教育更是不同寻常,七位政治局常委深入到县级城市,就县级领导班子、领导干部开展三讲教育的情况进行深入调查。”朱民生将报纸递给了侯卫东,道:“总书记到了广东,在高州召开了动员会,你看这一段。”

  报纸上有一段话有波浪型的横线,波浪很工整,看得出朱民生地用心程度,波浪线上面一段话是:“**郑重提出,要把中国的事情办好,关键取决于我们党,只要我们党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中国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就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这一段话是总书记在广东讲话的精髓,你千万不能等闲视之,回到县里以后,在全县干部中展开学习热潮,要通过扎实的学习,达到干部受教育,群众得实惠地目地,只要达到了这个目的,你这个县委书记就好当了。”

  侯卫东当上县委书记以来,从整治磷矿开始就集中精力于具体地事情,干部培训、教育这一块事情,基本上都交给了李致、高小楠等人,这一块工作确实是他的软胁,他诚恳地表态道:“朱书记,回到县里以后,我马上在全县组织学习总书记讲话地热潮。”

  谈了一会干部培养教育的问题,朱民生这才将话题又转到了胜宝集团上面,道:“经市委常委会研究,重新成立招商引资工作小组,由刘兵市长担任招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成津县和吴海县相关领导作副组长,新小组的重点工作就是胜宝集团,成津县在前期作了不少工作,也很有成效,从今天开始,成津就不必再单打独斗了,你们对胜宝集团的招商工作就是市里工作的一部分,有什么动作,要与刘市长报告。”

  这个决定弄得侯卫东有些措手不及,道:“胜宝集团对成津县已经有了一定了解,继续跟进还是有成功的可能性。”

  “成津一个县单打独斗,毕竟实力有限,很难形成强大的竞争力,以沙州市为单位就可以整合全市的资源,形成拳头力量,效果肯定要明显得多。”朱民生略略拉长声音道:个体服从整体,局部服从全局,这也是民主集中制的体现。”

  对于市委的决定,侯卫东很有几分郁闷,暗道:“这话听起来怎么如此别扭。成津县主动开展工作,似乎变成了破坏民主集中制。”

  朱民生话锋一转,又道:“虽然对胜宝集团的招商工作统归于市,但是各县也不能就此偷懒。不要存在等靠要地思想,应该做的工作还得做。”

  离开了朱民生办公室,侯卫东暗自苦笑,道:“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了人,左说有理。右说也有理。”

  刚上了车,县长蒋湘渝就将电话打了过来。道:“侯书记,你还在岭西吗,刚才接到了市政府办公室的电话,刘兵市长要听招商引资的汇报。特别胜宝集团这一块工作地招商引资工作,是这次汇报的重点。”

  成津县对胜宝集团的招商工作,一直以来都是侯卫东在操作,蒋湘渝基本上没有参加,因此,得知刘兵市长要听汇报,他赶紧给侯卫东打过来电话。

  “我刚从民生书记办公室出来。你现在过来。我们一起吃饭,边吃边聊。”

  刚放下电话。又接到了大哥侯卫国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兴奋地道:“卫东。大喜讯,刑警支队在重庆抓住李东方了。“太好了,你在哪里,我代表成津县委请参战的所有刑警吃饭。”侯卫东自然喜出望外。

  侯卫国也是很兴奋:“我还在重庆,等回到沙州以后,我们再大醉一场。”

  “李东方滑如泥鳅,怎么捉住他地?”

  侯卫国哈哈大笑,道:“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是用来形容李东方这样的人和事。”

  李东方暗中派出杀手准备暗算侯卫东,岂知人算不如天算,那位据说心狼手辣地杀手在赌场被抓,于是李东方买凶杀人之事大白于天下,而沙州公安全力以赴地追捕李方东,半个月来却一无所获。

  李东方潜逃到了重庆以后,租了一套单元房,过着深居潜出的生活,就此脱离了警方的视线,他头脑精明,办事果断,可是一人独居于重庆,心理上压力也不小,他明知不能与家里人通话,却在一个夜深人静之时,鬼使神差地给父亲李太忠打了电话,李太忠的所有通讯工具都被监听起来,这一次通话,就暴露了李东方地大体位置。

  侯卫国就带着二十来个沙州刑警来到了重庆,诺大个重庆,要想寻到李东方又谈何容易,半个月来,一无所获。

  正当大家愁眉不展之时,两位刑警到家乐福超市买方便面,突然听到了熟悉的沙州口音,在异乡听到乡音,两位沙州刑警就自然回过头,恰好就见到了正在付款的李东方。

  侯卫东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道:“抓住了李东方,章永泰的案子就算是彻底了结,最好是能从李东方身上,多弄一些线索出来,再抓一批社会上混混,成津的社会治安就会大大好转。”

  侯卫国心情不错,“呵、呵”笑道:“成津县内大动干戈,你们倒是太平了,可是益杨、吴海几个县的立案数大大增加了。”

  如今成津的磷矿整治工作已经进入了攻坚阶段,也就是关闭小磷矿阶段,由于宣传工作扎实,公安部门又以各种借口数次扫荡成津县内地黄赌毒场所,将游荡于成津县境内地流氓混混着实抓了不少。

  在自然界,水总是朝低处流,在社会上,流氓地皮总是会朝着治安混乱的地方流动,在成津警方不讲道理地压迫之下,纷纷朝吴海、益杨、沙州等地窜去。正因为此,在强行关闭小磷矿之时,基本上就没有社会闲杂人员参与其中,事情就相对简单了不少,在抓了几位聚众闹事的小矿主以后,关闭工作就基本顺利地开展下去了。

  在侯卫东心目中,整治磷矿工作就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其紧迫性和重要性就降到了竹水河水电站和胜宝集团之后,他才能放心地将整治工作地扫尾工作交给蒋湘渝和周福泉,自己带人到省城专攻胜宝集团。

  中午十二点,县长蒋湘渝带着招商局正、副局长来到了沙州,为了方便侯卫东,将午餐订在了新月楼门外的海陆空餐厅。

  接到蒋湘渝电话之时,侯卫东正在新月楼二期的新房子里看电视,装修完毕以后,他和小佳就正式搬到了新家,从此过上了幸福的两人世界。

  在新月楼里,侯卫东是当之无愧的买房大户,二期新房,除了给父母买的一套住房,他还给自己买了另一套住房,以前的那一套房子就让给陈庆蓉夫妻居住。

  此时,坐在装修一新的新家里,侯卫东却不由得回想起李晶在床上所说的话,深有感触地想道:“还是当个有钱人好,否则只得与陈庆蓉挤在一起,那真是惨无人道的日子。”

  正想着,接到了市政府秘书长杨森林的电话:“侯书记,我是杨森林,今天下午二点钟市政府专题研究招商胜宝集团的事情,请你来参加,这是刘市长亲自点的将。

  “老领导,我是深感荣幸。”侯卫东又故意问道:“是否需要有汇报材料。”杨森林道:“不必,这次开会是预备会,大家汇集情况,商量对策。”

  沙州市要想将胜宝集团揽入怀中,分管工业的副省长周昌全就是关键人物之一,按理来说,周昌全曾经是沙州市委书记,刘兵去办此事就是水到而渠成,可是恰恰相反,正因为周昌全曾经是沙州市委书记,市长刘兵心里才觉得底气不足,因此,他特意点名让侯卫东参加今天的会议。

  杨森林放下了电话,对站在身边的刘坤道:“你与楚休宏联系一下,看周省长晚上有没有安排。”

  刘坤答应了一声,就出去给楚休宏打电话,坐到办公室里,拿出省政府的通信本,看到楚休宏名字上已经挂着副处长的官衔,心里就有些愤愤不平:“楚休宏有什么资历,不过是跟对了人,几步就跳到了副处长位置上,鬼老天,真他妈的不公平。”

  骂只能在肚子里骂,接通电话以后。他站了起来,腰弯了几分,脸上堆着笑,声音透着几分亲切,“楚处长,你好。我是沙州市政府的小刘,刘坤,以前我们见过面。”

  楚休宏给周昌全当专职秘书之时,刘坤通过杨森林这条钱来到了市政府办公室,两人打过几次交道,并不熟悉,随口聊了几句,等到刘坤问及正题,楚休宏声音就变得很公事公办。道:“稍等,我去看一看工作安排。”

  翻了一会日志,道:“周书记今天下午暂时没有安排。不过他事情多,随时都可能有事情。”

  探得了消息,刘坤连忙到了杨森林办公室,道:“秘书长,我跟楚处长联系了,周省长目前还没有安排。”

  “知道了。”杨森林随口应了一句。将桌面上地文件稿子递给了刘坤。道:“这篇讲话稿子总体框架差不多了。不过有些细节还得修改。特别是用字方面。还得多下功夫。”

  在市政府里面有分管文字工作地副秘书长。一般文章都由副秘书长把关。但是杨森林立了规距。凡是刘兵在大型会议或是重要会议上地讲话。都要由他亲自审核。而有一些重要文章。杨森林就有意交待由刘坤来写。这也是他给刘坤创造地机会。

  刘坤对杨森林还是深为感激。受了批评。也没有带情绪。拿着稿子就回到办公室修改。只是。这个文字功底就如磁场。看不着摸不见。要想一下子就提高。也是一件困难之事。

  就在刘坤拿着稿子趴在桌子上逐句修改之时。侯卫东与蒋湘渝等人正在海陆空酒店里品尝着美酒与美味。

  蒋湘渝愁眉不展地道:“侯书记。胜宝集团这种大事。无论如何都得由你出马。我们这些土包子。办这些事情是不灵地。”

  侯卫东呵呵笑道:“市政府文件写得明明白白。刘市长是组长。你可是副组长。”

  蒋湘渝不断摇头,道:“胜宝集团如果落户成津,不出三年,成津至少在财政收入上能超过益杨,在四个县上要坐头把交椅,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我肯定是要百倍努力做这件事情,可是人地能力有大小,这一点仅凭努力是无法弥补,侯书记不出马,我就算把双脚都跳断了,胜宝集团的事情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这一年多时间,蒋湘渝看着侯卫东一步一步做成了不少难事,又有极厚的人脉关系,因此他就选择了尽心尽力地当好县长,只做事不添乱,两人关系倒是很融洽。

  招商局两位同志根本搭不上话,小心翼翼地坐在一边陪着笑,就如小媳妇一般,不敢随便下着筷子。

  侯卫东与蒋湘渝聊了一会,扭头对招商局的杜局长道:“你们招商局就是与人打交道的部门,要经常走出去,开阔视野,增加本领,否则根本打不开局面。”

  老杜抓住这个机会,汇报道:“侯书记,随着招商局工作全面展开,我们的人手严重不足,能不能给局里增加两个编制。”

  招商局是新成立四年地部门,组建这个部门是章永泰的前任,他是本地人,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复杂,结果新成立的招商局硬是挤进来他的三个亲戚,招商局原本就只有八个编制,每逢遇上重大活动,往往会陷入无人可用的境地,这就让招商局长老杜头大如鼓。

  “编制不能轻易增加,关键是要增加素质。”

  侯卫东用商量的口气地蒋湘渝道:“今年是交通建设年,明年,我想了想,大致就定为招商引资年,你看这个提法如何?”

  “很好,我没有意见。”蒋湘渝回答得很爽快。

  侯卫东又对老杜道:“在招商引资年里,对于招商局、实验区等几个主力部门要实行考核,能者上,庸者下,不适应招商工作的人,一律调走,杜局长,你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多做些实事。”

  这番话正是老杜想要争取的,此时侯卫东说了出来,他却是暗自流汗,“能者上。庸者下”,这是一柄双刃剑,稍有不慎,就会刺到自己身上。

  1:50分,侯卫东等人准时到了市政府会议室,会议室里摆着坐牌。成津县上是侯卫东和蒋湘渝、吴海县、临江县则只有县长地牌子。

  二点准时开会,会议主要是通报了胜宝集团来岭西考察之事,并分析了沙州的优势和劣势,提出了沙州市的对策。

  会议很短,不到三点就结束了,会后,市长刘兵单独召见了侯卫东。

  刘兵吩咐道:“刚才我跟昌全省长联系了,下午四点半钟他听沙州地工作汇报,你跟我一起去。”

  “好。”

  刘兵问道:“我刚从新加坡考察回来。对胜宝集团了解不多,就听说你一直在与樊得胜在接触,据你估计。胜宝集团落户到沙州的可能性到底有几成?”

  “沙州应该也在樊得胜的视线之中,算是他的备选目标,只是谈不上优势。”侯卫东在沙州这些年来,一直与刘兵保持着相当地距离,这是第一次与刘兵合作,他简明扼要汇报了胜宝集团的情况,作出了一个比较保守的判断。

  刘兵仰着头想了一会,道:“只要还有机会,我们就要努力。”说到这里。他淡淡地笑了笑,道:“昌全省长是你的老领导,今天晚上尽量请昌全省长吃饭,你要代表沙州市,多敬几杯酒。”

  “那是肯定的。”侯卫东痛快地表了态。

  刘兵一直有些郁郁寡欢,谈兴不高,说了几句闲话,就道:““三点半出发,我们准时在大院汇合。”

  侯卫东也就起身告辞。走出了刘兵办公室,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朝杨森林办公室走去。

  杨森林见到了侯卫东,从文件中抬起了头,道:“难得,稀客。”侯卫东就笑道:“稀客两个字,是老领导对我地批评,以后一定改正。”

  杨森林松开侯卫东地手,就对一旁的刘坤道:“给侯书记泡茶。”

  以前刘坤与侯卫东相差不大之时。每当侯卫东获得了一点进步。他内心深处就会受到一次煎熬,当侯卫东成为了成津县委书记以后。两人地位相差太远,刘坤心理反而平静了下来,基本上不去和侯卫东做比较。

  此时,当侯卫东以平等的姿态与秘书长杨森林交往,他只能作为一名服务人员列于身后,现实到极点的刺激让刘坤很是难堪。

  “侯书记,请喝茶。”

  刘坤泡了茶,放在侯卫东身边,竭力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谢谢。”侯卫东与刘坤曾经在益杨上青林镇作过一番较量,当过一段时间的对手,如今两人地位相差太远,他反而是一种宽容之心看待刘坤。

  在杨森林办公室聊了十来分钟,刘兵的专职秘书小秦副主任就走了过来,道:“秘书长,刘市长要提前出发。”

  小秦副主任又笑着对刘坤道:“刘科长,今天就辛苦你了,看晚上八点前能不能将电子文档发到我的邮箱里,我要跟着刘市长到岭西去,只有抽晚上的时间来看一看。”

  刘坤道:“应该没有问题,稿子已经弄了几遍了。”

  等到侯卫东、杨森林、小秦主任等人离开了办公室,刘坤将手里地报纸狠狠地朝桌上一扔,低声道:“你神气什么,就是运气比我好一点。”

  这个牢骚,他即是针对小秦主任,也是针对侯卫东。

  三辆小车行在岭沙高速路上,开着应急灯,组成了一个小小地车队,一路畅通无阻,到了岭西郊区,行在最前面的杨森林吩咐司机,道:“应急灯可以关掉了。”

  侯卫东从睡眠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就接到了周昌全秘书楚休宏的电话,道:“卫东大哥,你要到省里来?”

  “已经到了郊区。”

  “今天晚上周省长约了客人吃晚饭,恐怕不能同刘市长共进晚餐,周省长地意思是让你陪他一起吃饭。”

  这当然是周昌全对侯卫东的厚爱,不过,侯卫东倒有些为难。

上一页 《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楚乔传小说 | 何以笙箫默 | 鬼吹灯 | 盗墓笔记 | 阴阳代理人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