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小桥老树->《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正文

正文 第457-458章 秋

  九月,闷热难当,秋蝉夜鸣声刺破黑暗的天空。

  县委招待所的后院经过了紧张施工,完成了改造工程,新修的一道围墙将招待所分成了前后院,后院只有一幢楼和一块平地,要进入后院,必须先经过县委招待所大门,然后再进入中门,这才能进入后院。

  在后院不起眼的地方,特意开了一道小门,此道小门只能从里面开关,从外面看就是一道嵌在墙上的厚门。

  后院住着到成津工作的外地人,包括县委副书记侯卫东,县委常委、公安局长邓家春,还有分管交通副县长朱兵,另外驾驶员小耿也住在里面。

  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罗金浩没有住在这里,他住在公安局的单身宿舍里,检察院副检察长阳勇则住在检察院办公楼里,里面有一套空出来的公房。

  尽管调了四个人,侯卫东还是感到人手太少,成津十八镇、数十个部门,还有四大班子的数十人,侯卫东真正能信得过的人实在是屈指可数。

  结束了宴会,侯卫东看着县委办的工作人员将喝得大醉的朱兵扶回了房间,这才上了楼。

  喝了十来杯酒,头也有些晕乎乎的,他干脆将纷繁复杂的公事抛在一边,坐在屋里上网,习惯性地打开箱邮,查了查祝梅发过来的邮件。

  祝梅进入美术学院以后,还是保持着老习惯,每天都给侯卫东发一封邮件,天南海北、大事小事。都可以做为邮件的话题,有时长,有时短,进入学院以后。更多的则是谈艺术谈同学谈老师。

  今天这封邮件谈的是写生地趣闻,学院组织班上同学到了长江三峡,她在邮件里传了两幅画,一幅是她的工笔画,画的是三峡的峡谷,然后扫描进了电脑,另一幅是峡谷地照片,与工笔画是相同的地点。祝梅将两幅画作为附件给侯卫东发了过来。

  祝梅失去了听力,接触自然的一道大门很遗憾地被关上了,不过大自然很公平,有得就有失,祝梅虽然听不见美妙的声音,却有一双细致入微的眼睛,她的工笔画渗入了深厚的感情,带着她的爱与哀愁。

  侯卫东将两幅画都调入来细细地欣赏,他甚至闻到了三峡潮湿地空气。感受到船的摇晃,还有祝梅充满欣喜地看着大自然美景的眼神。

  “杜兵。你等一会上网,我用邮件传一幅画给你,明天打印出来,是一张手工画。”

  杜兵当了秘书。手机是侯卫东送的,家里电脑是县委办配发的,查资料,传邮件,写文件,条件就比以前好得太多,接电话之时,他正在陪着女朋友散步。挂断电话。便无心逛街,急急忙忙地回到了家中。将电脑打开。

  丁小辉看到那幅画,道:“哇,好漂亮。”她又叫了一声,道:“这是手工画的。”她反复看了一会,道:“没有想到侯书记还这么浪漫,在我印象中当官的都很死板。”

  她靠在杜兵肩膀上,道:“侯书记就是运气好,如果你在这个位置上,做得也不会比他差。”

  杜兵摇了摇头,道:“侯书记虽然只比我大几岁,我感觉比章书记还要历害些,他前途不可限量,我不敢跟他比。”他跟着侯卫东到市里跑了几趟,见侯卫东到市委如履平地,与洪昂等常委关系非同一般,敬畏之心不禁油然而生。

  发送完邮件,将以前传过来的画又调出来看了一会,侯卫东就点燃的香烟走到了阳台上。

  明亮地路灯将小院照得很清楚,侯卫东惊奇地看到邓家春提着水壶在院子里,正在给院内的绿色植物浇水,他浇水姿势就如出操,很准确,每一株都没有放过,全部被淋得透湿。

  侯卫东瞧得有趣,心里又有话给他说,吸了一枝烟,便下楼。

  到了一楼,他顺便敲了敲朱兵地门,只听见屋里传来一阵阵鼾声,空气中似乎还有酒味,便没有继续敲门,直接到了小院子。

  邓家春与侯卫东打了招呼,问道:“朱县长喝醉了?”

  侯卫东站在邓家春身边,一边看着他浇花,一边道:“今天晚上宴请沙州交通局,朱县长分管交通,就多喝了几杯。”

  邓家春将水壶放在地上,他用手臂擦了擦汗水,道:“今天在飞石镇有人打群架,罗大队亲自带人去了,准备拘留几个,看能否榨出点油水。”

  侯卫东提起水壶,对着一丛茉莉浇水,道:“除了方、陈两家以外,还有些零星小矿,这些矿主都是拿的瘦矿,怨气不小,你可以从这边入手,找一找线索。”邓家春是爱花之人,见侯卫东不太懂行,便道:“侯书记,旱茉莉,水栀子,这十几株茉莉刚才浇过了。”

  侯卫东一语双关地道:“邓局的经验丰富,我把这一块交给你,你就全权负责,只要时机成熟,我们就迅雷不及掩耳地下手。”

  这时,屋里又传来哇哇的呕吐声,朱兵是为了成沙公路而醉。

  下午,市交通局刘林义局长一行到了成津,专题研究成沙公路建设事宜,市交通局专家将岭西省交通设计院根据成津地要求,已经有了初步设计方案,只有成津县同意这个设计方案,便可以开展下一步的工作。

  设计思想很简单:一是尽量依据原有路线,这样成本最小,二是老成沙公路是依山而建,弯道多,经过勘察,不少地方需要截弯取直,有两处要架桥,还有一处很短的隧道。市交通局这几年修了不少的路,在修建山地公路上经验很丰富,修此路在技术上没有问题,关键是资金和土地。

  经过一番讨论,侯卫东最后拍板道:“我原则同意交通设计院的设计方案。”

  “我讲三点意见,一是隧道和高架桥问题,有的同志认为成本高了,我认为眼光应该更加超前,更多考虑合理性的问题,而不是钱的问题。二是这条路是成津交通命脉,设计时可以稍为保守一些,确保质量;三是成津矿业发达,重车特别多,随着成津地发展,以后地重车将越来越多,请设计方考虑到这一因素,我觉得荷载还不够,应该进一步提高。”

  蒋湘渝禁不住暗中苦笑:“增加荷载,截弯取直、架桥穿洞,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太难,光是侯卫东提出的这两点要求,至少要增加两亿以上地投资,两亿元,就是成津一年半的财政收

  散会以后,成津县宴请市交通局一行,刘林义局长夸道:“成津县是大气魄,新成沙公路绝对会成为样板公路。”

  蒋湘渝苦着脸,道:“荷包空空,腰杆不硬,如果真的按这个方案来修成沙路,成津恐怕一下就跃升为沙州市的欠债大户。”侯卫东接口道:“我们要更新观念,不怕欠债,只要能把钱拿到成津来用,就能提高成津发展水平,发展水平提高以后,还债能力能力自然水涨船高。”

  蒋湘渝仍然叫苦,道:“就算如此,筹款也是一件大难事,我没有办法去筹到这么多钱。”侯卫东则道:“事在人为,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

  国土局长老苟也在酒桌之上,他听到侯卫东与蒋湘渝在酒桌上就将分歧公开,心里松了一口气,暗道:“侯卫东年轻气盛,蒋湘渝老奸巨滑,他们两人绝对尿不到一个壶里,太忠也太小心了。”

  国土局全称是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局,其中有一项重要职责是“诊法管理矿产资源的探矿权、采矿权的审批登记发证和转让审批登记,承担矿产资源储量管理,……,审定探矿权、采矿权的评估计资格,确认探矿权、采矿权的评估结果。”

  在成津,国土房产局权力很大,老苟是多年局长,与常务副县长李太忠关系极深,酒宴结束,老苟回到家中,关上书房,就给在沙州的李太忠打了电话。

  李太忠原本是心事重重地躺在床上看电视,听了此事,立刻来了精神,翻身起床,拿着手机在屋里走来走去,道:“老苟,你再说详细一些。”

  听了两人的争执,李太忠精神一振,道:“侯卫东才来几天,两人就有公开的分歧,以后矛盾肯定要激化,只要党政一把手不团结,就没有精力乱插手。”

  老苟高兴地道:“对,侯卫东现在亲自抓这个大工程,只要将精力陷进去以后,他根本没有时间来整顿矿业秩序。”

  他是国土局长,近水楼台先得月,家里有不少份子在磷矿中,每年收益可观,他对章永泰整治工作是阴奉阳违,数次泄密,这令章永泰大为恼火,已经在一些场合提出要换掉他。

  因此,当章永泰出了车祸以后,老苟开了一瓶红酒,大醉。

  李太忠却没有这样乐观,在沙州呆得越久,他越不敢对侯卫东掉以轻心,道:“先不要轻易下这个结论,还是要观其言察其行,小心驶得万年船。”

  挂了电话以后,他又给双河镇党委书记贡温成打了电话,道:“新成沙公路要从双河经过,听说占地不少,这是新书记的政绩工程,哈,老温,你可一定要支持。”

  生老病死,人生很无奈!

  转眼间就到了九月中旬,侯卫东来到成津县也有一月有余,在这一月里,除了调入成津的几个同志,以及偶然”被抓嫖的飞石镇刘永刚,成津县各局行委办及各镇的干部大体上保持了平稳。

  成津日报和成津县电视台一直在轰炸式地宣传“成沙公路”,成沙公路成为了成津县的热门话题,章永泰推动的矿业整顿渐渐地冷冷地被多数干部被遗忘。

  县委招待所平时除了照顾县委的领导外,为了增加收入,招待所的大食堂也对外开放,由于环境好,其生意还不错,生意不错,来往的人员也就不少。章永泰的女儿章松以前也来过县委招待所,对招待所的情况并不陌生,上一次就是假装在食堂吃饭混进了招待所,这一次她依葫芦画瓢还是顺利地走进了招待所。

  进了招待所,她惊讶地发现,一个月的时间,县委招待所新修了一道围墙,虽然围墙贴上了漂亮的墙砖,还在墙根上种上了茂密的植物,这一道漂亮的围墙,将县委招待所分隔出一个较为隐蔽的角落。

  这个角落还修有一道很传统的铁门,坐着一位中年人,正无聊地看着报纸。章松根本不用猜,就知道侯卫东住在里面,看着翻报纸的男子,她突然涌现出莫名悲伤和深深无力感。

  找了一个隐蔽而视线又不错的角落,章松闭着眼睛作了十几次深吸呼,这才睁开眼睛,紧盯着那一位守门的无聊中年男子,凭她的直觉——侯卫东应该没有回到院中。

  等以七点钟。一辆越野车开进了中门,那位守门男子原本无精打彩,见了这辆车,立刻就如换了一个人,他飞快地站了起来,将铁门打开,那辆越野车略为停顿,就滑进了神秘的小院子。

  章松看得直切,她快速地从隐蔽处跑了出来。到了门口,那名中年人动作敏捷地拦住了她,用低沉而严历的声音道:“干什么。”

  “侯书记,我要见你。”章松早就料到了守门人会拦着她。到了门口,就对着正在下车地侯卫东大喊。她料定,在这种情况之下,侯卫东无法拒绝。

  果然,侯卫东回头看到章松,就道:“让她进来。”

  走进了小院。章松镇定了下来,心里变得异常平静。她甚至忍不住调侃了一句,“侯书记,这围墙真漂亮。”说完这句话,章松马上又后悔了,此行她是来求人为父亲报仇,而不是走亲访友。

  到了二楼小屋,侯卫东很礼貌地问道:“喝茶还是咖啡。”

  “父亲的冤情一日未了我有喝茶或喝咖啡的情趣吗。侯书记。我父亲是成津县委书记,不明不白地死了。县委当真就撒手不管了。”

  章松语调升高,道:“我等了一个月,没有打电话来给侯书记添麻烦,今天我得再亲口问问侯书记,县委到底准备怎么办,如果没有明确答复,我将保持着向市委、省委以及党中央上诉的权利。”

  侯卫东见章松颇为冲动,就愈发不能将真实计划告诉她,脸上表情就严肃起来,道:“这事省厅作出鉴定结论,这是具有法律效力的鉴定,除非有新的证据支持此事,而那几页日记只是日记,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证据。”

  看着渐渐变了脸色的章松,侯卫东又换了口气道:“当然,章书记的日记很重要,上一次你只给我看了那一部分日记,我想看一看整本地日记,你回去复印给我,这里面或许还有其他线索。”

  章松眼里已有泪光闪烁,没有理会其中更深的意义,道:“这有用吗,成津如今轰轰烈烈大办交通,谁还有兴趣整顿矿业秩序,只有我父亲是个傻瓜,士为知已者死,现在果然死了,谁还记得他为了成津发展作出的努力和牺牲。”

  侯卫东心里也有感慨,不过他保持着高度的冷静,道:“你地心情我理解,章书记是我最钦佩的人,但是县委县政府必须依法办事。”

  “我上一次也说过这个观点,如果你父亲真是被陷害,你上诉就有危险,这是章书记绝对不愿意看到了结果,如果你父亲确实是车祸,上诉就是变相阻挠成津发展,这也是章书记绝对不愿意看到地结果。”

  章松坚决地道:“我坚信父亲是被人陷害。”

  侯卫东对此不能表态。

  她见侯卫东始终是这个态度,热血上冲,噙着眼水道:“我希望侯书记能为父亲申冤,这是做女儿最大的愿望。”

  她突然走了门口,将房门关上,靠着门,猛地将身上的T恤衫脱了下来,咬牙切齿地道:“侯书记,我陪你睡觉。”

  侯卫东下意识地退后一步,道:“你干什么,穿上衣服,幼稚,这样做解决不了问题。”

  章松不理,又伸手将胸罩解开,将雪白丰满的Rx房暴露在侯卫东面前。

  这是非常低俗古老的招术,可是却非常麻烦,侯卫东反应很快,他走到窗边,一边拉开窗门,一边用镇定地语气道:“你是章永泰的女儿,怎么能这样做,如果你不马上穿衣服,我就叫人上来,出丑地是章永泰。”

  侯卫东冷静的态度让章松清醒了过来,她呜呜哭了两声,将衣服穿了回去。

  邓家春吃了饭,看了一会电视,就提着水壶为满院花花草草浇水,侯卫东拉开窗子发出了声音,他很敏感地回过头,正好看到站在窗边的侯卫东。过了一会,就见到一个年轻女子从楼上下来,低着头,几乎是掩面而出门。

  邓家春提着水壶继续浇水,假装没有看见此事。侯卫东又出现在窗口,道:“邓局长,有事,你上来。”

  侯卫东没有说章松脱衣服一事,只是讲了她的状态,邓家春黑瘦的脸绷得紧紧的,道:“这事还真有些麻烦,章松如果去上防,就把事情搞大,反而会打草惊蛇,将全盘计划打乱,得想个法子阻止她。”

  侯卫东苦恼地道:“当前不能跟章松讲明这事,讲得越清楚,我们有可能越被动,章书记是急性子,看来他的儿女也是急性子。”

  他烦恼地摇了摇头,道:“你暂时不考虑章松地事情,集中精力寻找破案线索,这才是关键。”

  邓家春说起案子之时,目光凌历起来,他只有一米六五左右,但是他坐如钟,在心里上给人地感觉就特别记大,我安了几个钉子下去,正在收集情况,有市局支持,进展还是信息较顺利,主要有三个突破,第

  邓家春面临的困难与侯卫东基本一样,在一、二级领导成员中,有不少人与磷矿有关联,他布置工作就得费更多地脑筋。好在市局对成津进行了全力支持,成津方面的档案对成津全耍面开放、刑警队的人员由邓家春随时借用。

  通过已有的线索,邓家春慢慢地开始将触觉伸到了成津磷矿业主。

  “每天都有小进展,很不错。”

  为了不给邓家春造成压力,侯卫东再次阐明自己的观点,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办案就得办成铁案,千万不能吃夹生饭,纵使有压力,也有我来顶着。”

  邓家春黑着脸点了点头,他站起身,道:“有情况我随时汇报,侯书记先歇着,今天花还没有浇完,我得去完成任务。”

  初到成津,他对侯卫东这位年轻的书记还存着不少疑虑,主要是担心他急于求成,接触了一个月,他彻底打消了这个疑虑,侯卫东这个县委一把手确实年轻得让人吃惊,其沉稳大气也让人赞叹不已。

  有了这样的县委领导作后盾,邓家春信心十足。

  章松走出了县委招待所,她脸热得发烫,想起刚才的大胆行为,仍然犹如在梦中一般,在成津的街道上漫无目的走了一圈,心里日渐凄苦。

  章永泰在家里从来不谈公事,也很少在家中接待同事,章松就对成津的人事不熟悉,唯一熟悉的秘书又跟随着父亲一起殉职,此时走在成津的街道上,心里一片茫然。

  成津的环境卫生经地整治以后,有了一些好转,只是基础条件确实太差,大货车穿城而过,城里灰尘就在所难免,章松在街道上走了一个多小时,头发上便沾了不少灰尘。

  飞驰而过的小车,更是洋洋得意地带起了一溜烟尘,还将一地秋叶带着飞到空中,刺得她眼睛很疼。

  街道上有着破烂的读报栏,上面的《岭西日报》也是一幅灰头灰脑的模样,看着报纸,一道闪电猛地从脑海中闪过:父亲很少在家里请客,但是他曾经两次在家里宴请省报的王记者。

  “记者是无冕之王,省报记者或许能将事情捅到上面去。”章松有一些兴奋地想道。

  章松想到了省报记者王辉,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她没有王辉的电话号码,第二天一大早,就从成津坐上了前往岭西的客车。

  从沙州到岭西是全高速,只要一小时的车程,轻松且愉快,而从成津到沙州的这条公路,却是高低不平,就如一首激昂的曲子,充满着跌宕起伏之乐感。

  在公共汽车上,不少乘客都在议论着成津大办交通的热潮,一位三十来岁的乘客愤愤地道:“这条路是沙州最差劲的一条路,政府那帮人现在才想起要修路,是浪费纳税人的钱。”旁边一人接口道:“你知道为什么修路,是因为有钱人都买了高档小车,烂路坐起来不舒服,你以为是为了平头百姓。”

  坐客车的人基本上自然不富不贵,在烂路上乘车本就无聊,有人提起这话头,很快就有人响应。

  有人道:“侯卫东还不满三十岁,这是岭西的秘书病,难道当了秘书就具备领导才能。”

  又有人道:“侯卫东还是不错,他至少知道修路,章永泰到了成津两年多时间,开会时说得天花乱坠,口水乱飞,成津没有一点变化。”

  “这些当领导的都是一个样,以前章永泰天天盯着磷矿,还是想多捞些钱,现在侯卫东修路也是要得好处的。”

  大家在车上说得热闹,章松却是听得很不是滋味,在她心印象中,父亲天天为了成津的发展而操劳。连家也顾不上,与腐~~败沾不了半点边,而且为了惩治腐~~败丢了性命,可是在普通群众眼里。他父亲也和腐~~败分子没有区别。

  这让章松心里涌起了一阵悲哀。

  到了岭西日报大门,她拿出了工作证,对门卫道:“我找王辉主任,谈宣传报道的事情。”门卫看来人是沙州国税局地干部,穿着整齐。不象是来上访的人,登记以后,还主动地道:“王主任在六楼。”

  上了六楼,章松沿着办公室走了过去,在开着门的办公室里,并没有看到王辉。她就来到上楼梯的第一间办公室,敲了敲门。

  正在电脑前伏案工作地女子抬起头来,道:“请进。”章松礼貌地问道:“请问王辉主任在不在。”

  听说是找王辉,那女子视线就从电脑屏幕中离开,道:“王主任在开会,等一会才回来,你请坐。”

  章松坐下来之时,顺便看了看放在桌上的工作座牌,知道眼前这位漂亮丰满的女记者叫做段英。

  段英见来人摆也一幅等待的架式,道:“王主任还有开会。什么时候散会还不清楚,你最好下午过来。或者跟他电话联系。”

  章松道:“请问王主任电话号码是多少,我的电话本子忘记带了。”

  来人是来找王辉,但是不知道王辉地电话号码,这就让段英心里打了一个转,道:“这样,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一个单位的。我给王主任发一条短信过去。”

  “我是沙州国税局章松。是王主任的朋友。”

  听说来人是沙州国税局的,段英随口报了沙州国税局的名字。闲了两三句,又道:“我以前在沙州日报工作,到沙州国税局采访过很多次。”

  她一边说话,一边发短信,当短信刚写到“章”字,段英突然想起昨天刚接手的任务,今天下午她一将与王辉一起到成津县,为因公殉职地县委书记章永泰写通讯报道,由于“章”姓在沙州并不多见,她在心里便将两人联系在一起,试探着问道:“我听说成津县县委章书记因公殉职,是不是有这事。”

  章松一楞,右手下意识地抓紧了小提包带子,道:“我就是章永泰的女儿。”

  闻言,段英站起身,给章松倒了一杯水,然后道:“你稍等一会,我给王主任发短信。”她就重新给王辉发了一条短信,“章永泰的女儿在我办公室。”

  在采访计划中,就有采访章永泰家属的内容,王辉正被社会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折磨得昏昏欲睡,接到短信,就对主持会议的副社长道:“成津县章永泰的女儿在办公室等我,这是我重要的采访对象,请个假。”

  在岭西省委宣传部制定的系列宣传中,县委书记章永泰是一个重要内容,这个内容是蒙豪放亲自批示的,省委宣传部当然不敢马虎,将任务分别交给了岭西日报和省电视台,岭西日报又将任务交给了王辉,由王辉任组长,深度挖掘章永泰地典型事迹。

  当王辉出现在了段英办公室门前,章松如见到亲人一般,两眼开始泪汪汪,道:“王主任,我爸他出了车祸。”

  王辉是昨天下午看到了省委宣传部转过来的材料,这份材料是沙州市委上报给省委地,蒙豪放作了批示以后,再转给省委宣传部,此时他见到章松的泪水,只以为她是心伤其父之逝,安慰道:“你爸的事情我是昨天才知道,省委高度重视此事,蒙书记亲自批示,要求宣传部门深入挖掘你父亲的先进事迹,号召全省干部向他学习。”

  听说蒙豪放书记亲自作了批示,章松先是激动,可是转念一想:“蒙书记这个批示,其实是认定父亲是因公殉职,那些官僚们拿了鸡毛当令箭,恐怕事情更不好办。”

  她心里更不是滋味,用手背抹了抹眼泪,道:“王主任,我有事单独要给你说。王辉阅人无数,从章松表情中感觉有些不对,便没有再说此事,道:“你别太伤心,走。到我办公室去坐一坐。”

  在办公室里,章松将日记复印件给了王辉。

  王辉原本以为这次到沙州采访将是一个轻松工作,此时见到几页日记复印件,这才知道遇到了棘手之事。暗道:“省委书记蒙豪放亲自作批示,要求宣传部在全省宣传章永泰事迹,已将此事定了调子,如果章永泰之死真有隐情,这个典型树立得越是成功。省委将会越被动。”

  他想了想,道:“蒙书记是在沙州市委上报材料上做的批示,事情的关键其实是在沙州市委,这几页日记,你给周书记看过没有?”

  章松脸上露出激愤之色,道:“我哥给周昌全看了父亲地日记。周昌全让我们姐弟耐心等待,说市委会严肃认真地对待此事,可是这些口头话又什么意思,沙州市委还是按照因公殉职地口径上报材料,也没有派人对父亲地死因进行调查。”

  “沙州市认定章书记是因公殉职,肯定是有依据。”

  如今章松最不愿意听的就是此话,道:“省公安厅地那些人马虎了事,根本没有深入细致地破案。”

  王辉见章松已经跳进了情绪的迷障之中,劝道:“看了这些日记,从我个人的角度。觉得你父亲的死是有问题的,而且问题可能很大。可是这仅仅是我个人地角度,你要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沙州市委的决策必须采信权威机构的结论,省公安厅显然就是权威机构,而你的这些说法其实都上不了正规场合。”

  由于王辉是局外人,他所说的话更容易打动章松,章松也感到一丝困惑。更感到密不透风的压力。她用力地压了压太阳穴,道:“虽然我拿不出证据。可是坚信父亲地日记不会是空穴来风。”

  “这一段时间我天天在想此事,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按父亲的日记,成津磷矿问题很严重,他整顿磷矿实际上是受到周昌全的指使,只是现在成津事情太大,又死了一位县委书记,如果把这些事向全省人民公布,恐怕沙州市委就会威信扫地。”

  章松以前总是称呼周书记,此时心中有块垒,就是直呼其名。

  “周昌全是想捂成津的盖子,如果成津的盖子被揭开,他就颜面无光,政治生命恐怕就要结束,现在他将他的秘书侯卫东派到成津县,是想遮丑,是想暗中解决此事,不想让省委了解成津的混乱和腐~~败。”

  王辉是昨天才接到社里布置的宣传任务,还没有来得及到了解成津情况,听说是侯卫东到成津任职,有些吃惊,道:“什么?侯卫东到了成津,他是当县长还是当书记。”

  “侯卫东是副书记,主持县委工作,王主任认识侯卫东。”章松说起侯卫东,不由得想起在小招待所的那一幕,不禁有些羞愧交加,心中更是暗恨侯卫东。

  王辉与侯卫东是多年好友,他知道侯卫东在周昌全身边的地位,听说侯卫东被派到了成津,敏感地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名堂,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略为扁平地鼻子,道:“你见过侯卫东吗,他是什么态度?”

  “侯卫东没有态度,我见了两次面,他一直在给我打官腔,让我相信他,让我等待,反正和周昌全说的差不多。”

  说到这里,章松神情又变得坚毅起来,道:“王主任,你是党报地大记者,我知道你有渠道向上级反映情况,你又是我父亲最信任的好朋友,希望你能将这几页日记传递给省委或是更高层。”

  王辉接过日记,真诚地道:“小松,我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你,只是此事很复杂,得有一定时间,你也要千万小心,还有,站在叔辈的角度我再说一句,你要想为父亲寻到公正,还得依靠当地党委和政府,周昌全书记和侯卫东书记我都有一定了解,他们都是值得信任的人。”

  章松见王辉如此说,心里感到一阵安慰,也看到了一丝希望,只是对于后面一句话,她并不肯认同。

  侯卫东很快就接到了王辉电话,他正在沙州市财政局季海洋办公室,他马上给周昌全打了电话,便直奔市委。

上一页 《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楚乔传小说 | 何以笙箫默 | 鬼吹灯 | 盗墓笔记 | 阴阳代理人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