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小桥老树->《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正文

正文 第二十四~八章 原来是发配

  这一夜,侯卫东一会梦见小佳,一会梦见这个神秘的长发女子,甚至还有段英的片段在脑中闪现,侯卫东最终在梦中选择了小佳,两人不顾一切的抱在了一起,醒来之时,侯卫东的短裤已湿了一片。

  居然梦遗了!

  这让侯卫东很是感慨,他从裤包里找出手纸,将内裤上椰子味的人生精华揩干净,自从和小佳好了以后,侯卫东就没有梦遗过了,今天一个神秘的长发女子,居然引来了久违的梦遗。

  第二天一早,内裤前面有一块硬梆梆地极不舒服,可是身边只有一条内裤,尽管不舒服,也只好将就穿了。

  到了车站,看到开往青林镇的客车,侯卫东暗吸一口气,这辆车是整个益杨汽车站最脏的一辆车,而且是唯一先上车再买票的客车。

  车上堆满了各种货物,过道上则堆着好向个竹筐,竹筐中藏着说不清来源的破烂,还有两台叫不出名字的机械,机油黑腻腻的发亮,侯卫东小心地避让着,还是将衣服弄脏了。

  发车之时,车上已挤满了人和货物。

  走了一个小时,路越来越烂,也越来越窄,乘客的衣服越来越烂,越来越脏,满车都是带着话把子的粗俗谈笑声,几只鸭子在前面“呱、呱”地叫着。

  又走了一段,公路变发生了质变,一个坑接着一个坑,大坑套着小坑,客车就如在在舞厅跳舞一样,东摇西晃,侯卫东的衣服已经与竹筐和机械进行了无数次亲密接触,迫不得已和青林人民群众打成了一片。

  三个小时以后,终于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小镇,侯卫东站在小镇中间,一眼就将小镇尽收眼底,虽然知道乡镇条件差,侯卫东心里还是有掩饰不住的失望,为了稳定情绪,他取出最后一枝红塔山,站在街道一边点燃了。

  一辆黑色桑塔纳从一个院子里开出来,侯卫东没有想到这个小镇还有桑塔纳,赶快避到了一边,迎风而起了灰尘将侯卫东包得严严实实,就如洗了一个灰尘桑拿。

  摸了摸脸,只觉触手处全是沙尘,侯卫东就用手使劲搓了搓脸颊,一会功夫就搓出来一根又一根泥条,他挺了挺胸膛,就朝着桑塔纳出来的方向走去,他估计得没有错,远远地就看到了几块牌子,最醒目的就是“中共益杨县青林镇委员会”、“益杨县青林镇人民政府”这两块牌子,旁边还有人武部、纪委和人大主席团的牌子,院子角落,还立着一块牌子——青林镇派出所。

  侯卫东站在外面看了一会,政府大门有村民进进出出,他找到了党政办公室,见门开着,就走了进去。

  党政办公室里放着四张桌子,十几个村民围在一张桌子前,似乎在办理证件,一个胖胖的女子坐在桌上前发呆,另外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在打电话,这名男子道:“晁镇长,赵书记要县里开会,今天下午的会就改在明天上午十点,在中会议室。”

  这名男子打完电话,一屁股坐了下来,滕椅坏了一只脚,用布条缠起来,随着男子的体重,“嘎吱”响了一声,滕椅被压得弯起来,似乎马上就要散掉。

  侯卫东走到那名男子跟前,道:“同志,你好,我是来报到的。”说着把人事局办理的相关证明递给了那名男子,那名男子把证明接了过来,并没有看,反问道:“你报什么到?”

  “我分到益杨政府,今天来报到。”那名男子笑道:“是今年分来的教师吗,你到教办去报到。”侯卫东解释道:“我分到镇政府,那是人事局的介绍信。”

  中年男子瞟了一眼介绍信,而问胖女子道:“没有听说要进人,是不是?”

  那个中年胖女子摇头道:“唐主任,没有听说,是不是来报到的教师,听说镇中分了几个教师来。”胖女人有些好奇地看了侯卫东一眼,道:“这是党政办唐主任,如果政府要进人,他肯定知道,你是不是弄错了。”

  听到他们的对话,侯卫东再次解释道:“唐主任,我是沙州学院毕业的,分配到青林镇政府,那是人事局的介绍信。”唐主任这才把人事局的手续看了一遍,他道:“怪事,怎么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侯卫东摸出沙州学院的毕业证和参加益杨县党政考试的分数单,道:“我参加了这次益杨县党政干部选拔考试,考过了,被分到青林镇来的。”

  唐主任仔细看了一眼人事局的印章,道:“这介绍信是真的,这事奇怪了,你坐一会,小杨,给他倒杯水,我去问秦镇长。”侯卫东听唐主任称胖女人为小杨,有些奇怪,唐主任不过三十出头,这胖女人至少四十岁以上,为何称她小杨。

  小杨从柜子里找出来一个杯子,倒了些茶味,泡了一杯茶,对侯卫东道:“喝茶,这青林镇的公路被重车压得到处是坑,肯定很难走。”

  侯卫东这一段时间,为了跑已经落实了的手续,见识了一把机关作风,此时见小杨泡了一杯茶,又主动与自己说话,心里顿时对她有了几分好感,笑道:“是有些难走。”

  “你家里哪里的?”

  “吴海县的,我是沙州学院毕业的。”

  小杨显得兴致盎然,继续追问道:“你爸爸妈妈是干什么的?”

  “爸爸是吴海公安局的,妈妈是小学教师。”

  小杨笑着道:“还是干部家庭,以前在农村呆过没有,若是没有呆过,乡镇工作可不好做。”

  一个留着小分头的年青男子走到办公室,他端着一个大茶杯,对小杨道:“杨姐,给我点茶叶。”小杨热情地道:“苟林,又分来一个大学生,我们青林镇就有三个大学生了。”她热情地介绍道:“这是苟林,去年分到农经站的。”又道:“这是侯卫东,沙州学院毕业的,政法系。”

  苟林有些用不可理喻地的眼神看了侯卫东一眼,道:“沙州学院政法系的,应该分到公检法司去,分到乡镇来,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等到苟林出了门,小杨神秘地道:“你别听苟林的,苟林在单位印象不好。”又道:“我叫杨凤,在办公室工作。”

  这时,办公室围了一圈的农民陆续散了,一个穿警服的中年人端起一个军用水壶喝了一大口,抬头道:“大学生,来,喝一口。”小杨马上介绍道:“这是黄公安。”

  侯卫东赶紧打招呼,“黄公安,你好。”这时,又进来了一位中年妇女,她有些畏缩地对着黄公安道:“同志,我来办户口。”黄公安不耐烦地道:“等一会。”那个中年妇女就站在门口,眼巴巴地看着黄公安。黄公安伸了几个懒腰,活动身体,道:“今天一开门就坐在这里,若天天这样,xx巴都要憋出毛病。”他把水壶递给侯卫东,不容置疑地道:“大学生,来喝一口。”

  黄公安说话很粗鲁,对农民态度也不好,有些象传说中的坏公安,侯卫东也不愿意轻易地得罪黄公安,接过水壶,就喝了一口,道:“黄公安,是酒。”一股火辣辣的味道,从口腔直接传到胃肠最深处。

  黄公安见新来的大学生喝了一大口,夸道:“这个大学生还可以,有点耿直。”他说完,就出了门,把中年妇女丢在了门口,过了一会,回到了办公室,对中年妇女道:“你过来吧,哪个生产队的,叫什么名字。”中年妇女如释重负,站在黄公安的桌前,开始报上名字。

  杨凤的嘴巴一刻也闲不住,她马上道:“派出所只有四个民警,秦所长带人去青林山,黄公安是内勤,留下来办户口,开门到现在就没有断过人。”她打量了一会侯卫东,道:“看你这个身材,酒量肯定不错,去年苟林来报到的时候,死个舅子不喝黄公安的酒,把黄公安得罪了。”

  唐主任拿着侯卫东的介绍信,一边走一边扇着,他坐回椅子上,压得椅子又“吱”地一声,就如马上要散架,喝了一口茶水,唐主任才道:“刚才我去问了秦镇长,他让你十天以后再来。”

  (第二十四章完)

  与侯卫东跟断腿不同,七月十二日,张小佳就已经到沙州市园管所正式上班。

  沙州园管所是建委下面的一个事业单位,二级法人,主管沙州全市的园林绿化事业。小佳是园管所的内勤之一,工作很轻闲,主要任务是守电话,接收文件,打印材料。

  此时侯卫东还在家里等待着分配,两人约定,每天六点下班以后,就通一次电话,吴海县虽然属于沙州市,但是,两地通话仍属于长途,贵得要死,园管所所长是个老节约,就把电话的长途功能锁上了,所以,只能由侯卫东给小佳打过来,每天一次的通话,成了两人最快乐的时光,却让侯卫东老妈恨得咬牙切齿。

  张小佳每天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主要原因是为了与侯卫东通电话,却起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作用,园管所老所长对于自觉加班的张小佳很是满意,工作了一个星期,老所长就在办公会上大大地表扬了张小佳一番。

  快乐的通话时间持续到了八月四日,八月五日早上六点,侯卫东坐上了吴海县开往益杨县的早车,九点就赶到了益杨县,又换上了益杨县开往青杨镇的班车,十一点半,灰头灰脸地来到了青林镇政府。

  杨凤正坐在椅子上津津有味地吃瓜子,瓜子壳就放在报纸上,已有一大堆了,她看见侯卫东,脸上表情便生动起来,道:“今天你的运气好,赵书记刚刚从五村回来,还问了你的情况。”侯卫东报到的手续全部交给了唐主任,他就顺口问一句,道:“唐主任没在吗?”杨凤眨了眨眼睛,道:“唐主任,不知道在哪里。”

  杨凤带着侯卫东上了二楼,二楼不过六七间房子,从牌子上可以看出来,青林镇政府领导都在这里办公,杨凤在一间没有牌子的办公室前停了下来,敲了敲门,道:“赵书记,侯卫东来报到来了。”

  “进来。”屋内传来了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声音虽然沙哑,可是语调却有一股气度,这种气度到底是什么,侯卫东也说不清楚,可是一听这语调,就知道里面的人充满了自信,大权再手的自信与威严。

  侯卫东的父母都有工作,他从小在吴海县长大,基本没有在乡镇生活的经历,受到舆论的影响,心目中的乡镇干部就是戴着草帽、卷着裤腿、成天粗话、行为鲁莽、酒气熏天的田坎干部,可是见了赵书记,他对乡镇干部的印象就立刻得到了转变。

  赵书记四十六、七岁,白净面孔,很有些官相,穿着质地颇佳的灰色衫衣,相貌气质与济道林倒有几分相似,他坐在沙发上,用钢笔在一份文件上写下了一行字,对杨凤道:“把这个拿给晁镇长,让他赶紧去办,不要耽误。”杨凤接过文件,也没有看侯卫东,急急地转身出去了。

  赵书记这才抬起头来,温和地对侯卫东道:“你坐吧。”他摸出来一根烟,递给侯卫东,道:“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的什么专业?”侯卫东来青林镇之前,哥哥送了他一条红塔山,他就带了一包在身边,此时他见赵书记递烟,连忙取出打火机,给赵书记点燃,自己了点上一根。

  赵书记抽了一口烟,半响没有说话,这种静默给了侯卫东很大的威压,香烟袅袅,在屋内升起,快到屋顶之时,散了开去。

  “经党委研究,决定让你到青林山去,青林政府在青林山上有一个工作组,负责独石村、尖山村、望日村三个村的工作,你安顿好以后,再给你分配具体的工作。”

  侯卫东没有农村生活的经验,听到赵书记的话,心中有些茫然。

  赵书记观察力很是敏锐,他捕捉到侯卫东表情的细微变化,知道他对上青林没有概念,解释道:“去年搞了全县搞了并乡工作,山上的上青林乡与山下的下青林乡就合并成了青林镇政府,青林山上有一个老场镇,是上青林乡政府的原驻地,住房条件比山下好得多,你以后就住在那里。”

  赵书记顿了顿,很严肃地道:“你有什么要求没有?可以提出来,组织上会考虑。”

  侯卫东确实对青林山没有任何概念,既然来到了乡镇,他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他也就没有更多的要求,当即表态道:“赵书记,我刚从学校毕业,对工作不熟悉,到了青林山上,一定多向老同志学习,踏踏实实工作,尽快早日进入角色。”

  青林镇这两年来了三个大学生了,前两名大学生让赵书记很是失望,特别是苟林,无组织无纪律,大事做不了,小事又不做,让他很是失望,又很是头痛,新来的侯卫东,言谈举止还不错,只是时间还短,还须观其言察其行。

  “我已让唐主任去办你的组织、人事关系,到了青林镇,就要吃得苦,吃不得苦就干不好工作。”赵书记打了一个电话,道:“唐主任,你就带侯卫东上山,让高镇长把住宿安排好,就侯卫东住二楼郑兵那间。”他又对侯卫东道:“高长山是上青林乡的副乡长,因为年龄原因已经退居二线,他工作经验丰富,在上青林乡很有威信,你到了上青林乡以后,就要听从他的安排。”

  赵书记刚刚放下电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唐主任就仿佛会妖术一般出现在赵书记门口,他微微喘着气,道“赵书记,有什么任务。”

  赵书记吩咐道:“中午就在青林山上安排一顿,让工作组的几个同志跟侯卫东见个面。”

  “我马上要去县里开会,就不多谈了。”赵书记和侯卫东握了握手,道:“有什么困难,可以打电话给办公室唐主任。”

  唐主任带着侯卫东就来到了办公室,他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道:“你的行李在哪里。”侯卫东指了指带在身边的一个小提包,道:“就这些了,等到了青林山工作组,看看缺什么,再买一些就行了。”杨凤在一旁说道:“已经要十二点了,吃了饭上山,我们给侯卫东接风。”唐主任长着一张圆脸,肚子也有些凸起,他想了一会,道:“算了,以后再说,赵书记已给高镇长打了电话,他们已经去准备伙食去了,再说,喝了酒爬青林山,当真要我的命。”

  侯卫东提起提包,就对黄公安和杨凤道:“黄公安,杨主任,我走了。”杨凤眼睛原本就小,此时已笑成了一条缝,她笑道:“侯卫东是正牌大学生,在基层锻炼几年就能提起来,以后要多关照大姐姐。”侯卫东暗想:“大姐姐?看样子就是一个阿姨。”黄公安话不多,他提起老旧的水壶,道:“侯小伙,整一口,下山我请你喝酒。”

  侯卫东充满豪气地喝了一大口,就跟着唐树刚上山,一路上,唐树刚将青林镇的基本情况也向侯卫东作了介绍。

  青林镇名字来源于这座青林山,以前并乡以前,青林山上是上青林乡,山下是下青林乡,由于交通原因,新的青林镇政府坐落于山下。如今青林山上有三个村加上一个老场镇合计七千多人,由于山上交通不便,只有一条机耕道通到独石村,而独石村又远离上青林场镇,因此到青林场镇上下只能从小道爬山,新的镇政府成立以后,上青林乡政府大部分人员都下了山,山上就留了一个工作组。

  侯卫东就幸就成了工作组的一员。

  上了山路,侯卫东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青林山看不去并不高,可是山势颇为险峻,一路上,沿着青石板铺成了小道上山,大树遮住了天日,山水不断地从小沟里流过,有时青石路和山水平行,这山水清澈见底,触手颇为凉快。

  在益杨读了四年书,常说益杨无风景,走了青林山,侯卫东才知道,不是益杨无风景,而是自己见识太窄。

  唐主任三十多岁月,肥肥的,走这山路颇为费力,他走一段就要喘一会气,根本无心看风景,侯卫东年纪轻,又喜欢锻炼,这点山路根本不在话下,走到高兴处,他就把上衣脱掉,露出了一身结实的肌肉。看到了侯卫东把衣服脱了,唐主任也就脱了上衣,他一身肥肉上全是汗水,颗颗如黄豆般大小。

  走到半山破,只见一个女子背着货物,正在休息,她看见了唐主任,就高兴地道:“唐树刚,总算遇到熟人了。”

  唐主任介绍道:“这是工作组的杨大姐。”又指着侯卫东,道:“这是新分来的大学生,分到工作组。”杨大姐有些奇怪地道:“大学生怎么分到了工作组?”唐主任没有回答,站在树下凉快。

  “唐主任,幸好遇到你们,我心里还正在怕,前几天还有一家人被小杂皮抢了,你给赵书记和秦镇长反映一下,还是想办法把这伙人抓起来。”

  爬上了山顶,景物为之一变,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山顶平地,一块一块水田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山风拂来,神情气爽。

  从小道上一路爬上来的唐树刚、侯卫东和杨大姐,坐在树荫之下,吹着山风,杨大姐从背包里拿出了两瓶饮料,递了过来,道:“唐主任,侯大学,你们喝吧。”

  侯卫东对“侯大学”的称呼很不习惯,道:“杨大姐,叫我小侯就行了,侯大学这个名字好难听。”

  一路上山,侯卫东已经知道杨大姐在广播站工作,据她说:广播站是事业单位,发工资都困难,而爱人下岗以后,与人合伙做生意亏本,欠了一屁股债,迫于生计,她就在青林山上的老场镇开了一个小副食店,赚些小钱补贴家用。

  唐树刚大大方方地接过了饮料,道:“杨新春,你这么辛苦地从山上将饮料背上来,我们不能白喝,按价算钱,反正我们也要买水喝。”杨新春笑了笑,道:“喝两瓶饮料算什么?”唐树刚从怀里掏出一把钱,道:“我知道价钱,这是我们两人的,你就收着,生意是生意,要算本钱的,更何况,你还要从山下背上来。”杨大姐也接过了饮料钱,道:“今天中午就在我家里吃饭,家里炖了一锅猪蹄子。”

  “今天算了,侯卫东第一次上山,安排了农经站为他接风,反正以后时间还多,随时都可以来吃。”

  青林老场镇,真是老而小的场镇,吸一根烟就可以走上两遍,侯卫东虽然知道乡镇条件不好,可是看到了这个简陋、凌乱、破旧的场镇,心里还是“格地”愣了一下。

  上青林山的接风宴在青林场镇最好的餐馆,侯卫东没有进宿舍,就直接到了小餐馆,在小馆子的二楼,几个人没有穿上衣的年青男子围在一起,每个人发三张牌,正在“诈金花”,这是益杨县广为流行的游戏,或者说是一种老少皆宜的赌博方法。

  一个长着胳腮胡子的粗壮男子,大声嚷嚷道:“怎么走得这么慢,肚子都贴到后背了,兄弟们,最后打一盘,准备吃饭。”男子们都围在一起,各自看牌,没有人看这边一眼,胳腮胡子走到身边来,道:“我叫李勇,农技站的,以后就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了。”他和侯卫东握大握手,其手掌很是厚实而有力。

  打牌的人群传来一阵大吼,道:“开牌。”传来两声报牌声:“顺子”、“金花”,又传来几个人的笑声和骂声,几个打牌的人就走了过来。

  唐树刚也把上衣脱了,对大家介绍道:“这是新来的大学生侯卫东,以后就在工作组工作,今天中午好好敬一杯。”

  “要得”,“坐在桌子在认识”,几个人坐在桌子上,一个胖女子从楼上走上来,两手各提着一件啤酒,道:“只冻了两件,够不够。”

  李勇摆手道:“我们八个人,两件怎么够,再冻两件来。”

  一桌刚好八人,二件四十八瓶,人平就六瓶了,侯卫东吃了一惊,“喝这么多?”

  众人坐下了,唐树刚就一一介绍,八个人除了唐树刚以外,都是青林工作组的,农经站有二人,白春城和田福深,农技站有二人,李勇和段胖娃,广播站郑发明,派出所有一人叫习昭勇,农经站的二人头发上梳得极为平顺,白白胖胖的,农技站和广播站的都长着胡子拉渣的一张黑脸,派出所民警约三十多岁,留着短发,脸颊极瘦,长着一双鹰勾鼻子。

  对于刚从学院毕来的侯卫东,这是一顿丰盛的午餐,卤猪脚,炖全鸡、魔芋烧鸭子、爆炒腰花等等,满满一桌子。李勇用牙齿轻松地咬开了几瓶啤酒,先给侯卫东满上,又给众人倒满。唐树刚吃了几块腰花,放下筷子,道:“大家举杯,今天侯卫东上青林山,以后就是同事了,第一杯酒,大家干了。”

  夏天气温高,第一杯酒解暑,满桌人都将杯中酒喝了,侯卫东也是豪爽人,酒量也不不错,从山下青林政府出发时,十一点四十分,走了一个多小说,已过了中午一点,肚子饿,口亦渴,这一杯冰冻的啤酒下肚,只觉得每一个毛孔都舒畅起来。

  唐树刚又举起杯,道:“青林山上有规矩,上山三杯酒,刚才就算一杯,看得出来,侯老弟是个爽快人,我陪你喝着第二杯。”侯卫东正在啃肥厚香醇的猪手,见唐树刚举杯,连忙将猪手放在碗里,举起酒杯,和唐树刚碰了一下,干净利索地一饮而尽。

  李勇接着道:“来,我来喝第三杯。”

  这一群赤着上身的汉子,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就如梁山好汉一般模样,三杯酒下肚,侯卫东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看着他们的眼神也就如看见了老朋友,主动举起酒杯,道:“今天上了青林山,各位大哥这么热情,小弟很感动,我来敬酒。”

  派出所民警习昭勇道:“敬酒的规矩是每个人都要敬。”侯卫东豪气地道:“当然一个一个敬。”

  唐树刚指着身边的人道:“这是农经站的白春城白站长。”白站长人如其名,人稍胖,头发梳得油滑,皮肤如白领女人般细腻,一看就是长期坐办公室的,他笑道:“别乱说,站长在山下。”

  唐树刚反驳道:“青林山上农经站是你在负责,就是站长。”

  白春城举起酒杯,和侯卫东碰了一下,道:“我最多就是上青林点长,以后没有事,就要站里来坐坐。”

  “这是农经站的田福深,老田。”老田长着一张会计脸,说话也慢吞吞的。他一杯啤酒没有喝完,还剩下了小半杯。一旁的民警习昭勇不满地道:“老田,每次都这样,又醉不死你。”老田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他似乎有些怕习昭勇,道:“昨天喝多了,还没有醒过来,早上起来就吐。”习昭勇立刻揭发道:“每次喝酒都说头天喝多了,侯大学来了,你大大方方喝一会。”

  看来,上青林山大学生稀少,所以叫侯卫东为“侯大学”,这就如当年眼镜稀少之时,就叫戴眼镜的人为“眼镜”。

  几个人介绍完,侯卫东已经喝了八杯啤酒,青林山上的啤酒杯个性十足,640毫升的啤酒只能倒三杯,八杯酒就有接近三瓶了,平常喝三瓶啤酒,侯卫东没有丝毫问题,可是今天喝得太急,腹中空空,八杯啤酒下肚,侯卫东已经有些酒意了。

  侯卫东刚动筷子,习昭勇斜着眼睛就道:“侯大学是第一个上青林山的大学生,我敬你一杯。”看到侯卫东稍有迟疑,习昭勇就皮笑肉不笑地道:“大学生看不起我们这些土八路。”

  听到这句话,侯卫东道:“习公安,没有这个意思,喝了八怀酒,头都昏了,吃两口菜。”说完,他站起身道:“习公安,敬你一杯。”

  两人一饮而尽,习昭勇又对李勇道:“李大炮,侯大学学历高,三整二弄就当领导了,快点敬不杯,以后好提拔你。”李勇对这话很有些不满,道:“侯大学一直在喝洒,一口菜都没有吃,你慌个xx巴,我们两人吹一瓶,敢不敢?”习昭勇狠狠地瞪了李勇一眼,道:“吹就吹,不吹是王八。”两人各自咬开了一瓶啤酒,仰着头,就如放自来水一样,将整瓶啤酒倒进了肚子。

  唐树刚见两人都有些火气,便转移话题道:“小侯,我敬你一杯,李三,老田,你们别坐着,怎么不敬侯大学。”

  又喝了七杯啤酒,此时侯卫东已经彻底醉了,只是他身体好,头脑还有那么一丝清醒,用手抓起一根猪手,风卷残云般地啃得精光。

  白春城浑身大汗,一颗颗汗水从他肚皮上直接掉在地上,他主动提议道:“酒就别敬了,来划拳。”

  习昭勇一脸不耐烦地道:“划个锤子。”

  侯卫东也喝了不少酒,听到习昭勇出言不逊,不知怎地,心里腾起一股火,他站起身来,道:“习公安,我也和你吹一瓶。”习昭勇黑着脸,不理睬侯卫东。侯卫东就道:“我先喝,不喝是王八蛋。”说完,不管习昭勇的脸色,一气喝了一瓶啤酒。

  唐树刚、李勇等人就在一旁起哄,

  “侯大学都喝了,习公安必须喝。”

  “一点都不耿直。”

  习昭勇最后也喝了这一瓶赌气啤酒。

  侯卫东醒来之时,已是傍晚时分,他抬头就看到天边的云彩,火红一般,似乎将窗将树叶都烧得燃了起来。“这是什么地方?”他有些艰难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几乎就是坐在了垃圾堆里面,地上全是杂乱的物品,就如打了败仗匆匆撤走的营房,旧报纸、玻璃、谷草、竹片、挂历,占据在屋里最中央。

  侯大勇坐在竹制的沙发,发了一会呆,这才明白自己的处境,沙发下面是厚厚一层的黑色老鼠屎,老鼠屎密集的程度,早已超出了他的想象。

  啤酒也是酒,喝醉了,也是头痛欲裂,且腹胀如鼓。

  走进了里间,皮鞋踩在干燥的黑色老鼠屎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就如走在沙滩上一样。里间极为简陋,一张铺着稻草的床,一张看上去就很沉重的木桌子,还有一张断了一枝腿的藤椅,墙上贴着一张八十年代的美女图,装腔作势,扭捏作态。

  侯卫东将美女图撕下来,扔到地上,他推开关得死死的窗户,还好,窗户能动,“嘎、嘎”推开之后,一株树叶繁芜的桉树就在窗前,在夕阳照耀之下,闪着略带着金色的光,显得格地有生气,和沙州学院的情景有些相似,和屋内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桉树虽好,却长在屋外,窗外是一个不大的院子,有一个假山,还有些花草,只是,假山上满是青苔和杂草,花草更是被杂草所威胁,只是委屈地露出了点点颜容。

  这是一个原本还不错,可是已经如黄脸婆般被人抛弃的院落。

  青林山是一座最高海拔在九百米左右的大山,山上树林茂密,还有一些大树,当年大炼钢铁之时,沙州各地都砍了些大树,唯有青林山的大树绝大部分保留了下来,主要原因是青林山上的村民,世世代代都靠山吃山,对森林有着异乎寻常的热爱,当青林山下的民兵们提着锯子准备到山上来伐木,山上的村民就全体动员,数千男女老幼,拿着锄头、扁担、大砍刀,还有打猎的老铳,公然与山下的公社官员对抗。

  俗话说,海上出盗,山上出贼,青林山的村民向来强悍,当年解放军解放沙州之时,在青林山受到了土匪的袭击,被杀了十多人,后来,解放军出动了两个连,才将土匪窝子端掉。

  这一次青林山公然对抗政府,可是县里的、公社的干部对山上强悍的村民有些顾忌,也不敢违了众意,虽然最后被抓了几名带头的,到底没有敢强行将森林砍掉,青林山就有一片在沙州市保存最完好的森林。

  侯卫东昏头昏脑地走出了房门,他中午喝醉以后,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到这个房间里,这时,他才看清楚,这是一幢四层楼房,和学校教学楼的格局很有些相似,每一层十间房,有一个长长的外走廊,左侧有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厕所。侯卫东视力极好,在门口清楚地看到这两个字,结果,他肠胃里一阵翻腾,为了不现场直播,侯卫东就一阵小跑,刚把头对准了坑位,“哇、哇”地一阵大吐,中午光顾着喝酒,并没有吃多少东本西,所以,吐出来的东西尽是些汤汤水水,没有一点实在货。

  从厕所出来以后,又把脸凑洗衣池上的水龙头,用冷水冲了一会,这才感觉稍稍舒服一些,刚才一路小跑,几乎是冲进厕所,走廊上的动静一点没有在意,慢慢走回房间的时候,侯卫东就在距离自己房间四个间隔处听到了炒菜的声音。

  “这一层楼,就只有两家人吗。”顺着走廊往回走,侯卫东惊异地发现,整整十间房子,加上自己,居然只有两间房子,而且唯一的邻居,也是关着门在做饭。

  试着拉了拉灯线,还好,贴在墙壁上的日光灯居然亮了,更照得满屋的黑色老鼠屎格外刺眼,侯卫东站在屋中间,看着凌乱如垃圾堆的房间,不禁很有些发呆。

  有床,只有一堆满是老鼠屎烂稻草,让人有床无法睡;有水,不过是走廊尽头的自来水,没有可以喝的开水;有电,除了一盏日光灯外,没有电视机、电风扇、电饭煲等任何电器;有垃圾,却没有任何扫帚、拖把等清洁工具;有肚子和满腹酒意,晚饭在何方却根本不知道。

  站在走廊里徘徊了好一会,侯卫东看着挂在树梢的太阳渐渐沉没了,感到格外的孤单,这是他到青林镇政府上班的第一天,大醉一场,然后被人如死狗一样丢在这上不着天、下不挨地的鬼地方,“这他妈的是什么事情?”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青林山上也不相信眼泪。经过了一阵大吐,侯卫东肚子里已空无一物,走廊上飘来了阵阵回锅肉的香味,而且是蒜苗炒回锅肉,侯卫东甚至能够想到半肥半瘦的坐墩肉在锅中滋滋作响的声音。

  受不了这个肉香,侯卫东又回到了房间,可是房间乱七糟八根本无法下脚,他发了一会呆,看来只能自己救自已,就把门带了过来,准备到青林山上这个小场去转一转,买些生活必备物品。

  一条青石板路从小院大门延伸了出去,很有些古香古色的韵味,沿街的房屋多是昏黄的白炽灯,也正因为有这些电灯,这个场镇才有丝丝现代文明的痕迹。此时正是吃饭时间,各家各户都飘起了饭菜的香味,这个香味如此诱人,让侯卫东不断地咽着口水。走着走着,想着沙州市的繁华大街,想着小佳的音容笑貌,侯卫东有些伤感起来了,他眼睛有些潮湿,看着景物也有些模糊了。

  转了一个弯,侯卫东认出了中午吃饭的餐馆,可是餐馆大门关得死死的,看起来场镇上的人流,只能让这家餐馆在中午营业,过了餐馆,头脑中习昭勇、李勇、唐树刚、白春城、田福深等人的形象就在他的头里晃来晃去。

  这些人性格、作派和沙州学院的教师同学是大不一样,他暗道:“这个习昭勇很有些霸道,以后要和他保持些距离,观察观察再说,李勇是个粗人,田福深是个老实人,唐树刚是党政办主任,看来还有些威信,以后可以找机会和他接触。”

  想起了这几人,他的伤感情绪反而没有了,侯卫东自嘲道:“真是没有想到,这一觉醒来就回到了解放前。”这时,他看到了一名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中年人搬了一根滕椅,放在街道边,便上去问道:“请问,有决有餐馆。”中年人有些诧异地看了侯卫东一眼,道:“这是哈时辰了,早就关门了。”青林老场平时很少有外人,中年人看着这人脸生得很,体格也颇为强壮,想着最近青林小道常有抢钱,便心生了警惕,道:“你是干啥子的,哪家的亲戚。”

  侯卫东在学院当过三年纠察队长,跟着胡处长也学了些察言观色的本领,见到中年人的神情,猜到他在想什么,就道:“我是青林镇政府驻青林山工作组的,今天刚来。”

  中年人将信将疑地道:“原来是政府的人,没得晚饭?你顺着这石板路走,石板路走完,就是青林小学,那里有杂货店和一个小馆子。”等到侯卫东走了,中年人把烟头往地下一扔,道:“想麻我,小子还嫩蒜。”他一溜烟地向着联防员田飞家跑去。

  侯卫东顺着石板路来到了青林小学,果然有一个杂货铺还开着,走近一看,这个杂货铺名字就叫做“青林小学综合商店”,货物还算不错,里面有电饭煲、水瓶等日常用品,还有饼干、方便面等食品,看到这些,侯卫东放下心来,晚饭终于有着落了。

  柜台后面坐着有说有笑的两人女子,一个三十来岁,一个二十多一点,年轻的女子相貌普普通通,微胖,穿着一件连衣裙,样子还颇为时尚,看起来不怎么象上青林山的人。同样,这两个女子她们看着有陌生人进来,都惊奇地抬起头来。

  “买一个电饭煲。”

  三十多岁的女子站起身,取了一个电饭煲,她把电饭煲递给侯卫东,随口问道:“你是新分来的老师吧?”

  电饭煲牌子不错,是广东爱德,这也有些出乎侯卫东的意料,听到询问,道:“我不是老师,是才到政府的。”

  一旁的年轻女子就道:“你是侯卫东吧,听李勇说工作组要来一个大学生。”

  侯卫东心道:“这上青林场镇真小,居然就有人叫得出我的名字了。”嘴上道:“我是侯卫东,才来的,以后多关照。”

  “你是当官的,我们怎么能关照你。”三十多岁的女子笑着道:“我这里货很齐,生活用品都有,还要什么?”年轻女子就介绍道:“这位是青林小学铁校长的爱人,陈大姐。”

  侯卫东自嘲道:“陈大姐,多亏商店没有关门,否则就惨了,晚上不知如何过夜。”

  陈大姐很忠厚的样子,笑道:“这有啥子,关了门,敲开就是了,都是一个场镇的人。”

  顺着货柜看过去,侯卫东点道:“中华牙膏、牙刷,饭盒、方便面、筷子、还有水瓶。”

  年轻女子自我介绍道:“我是工作组的,叫池铭,就在院子后面,等一会我去烧点开水,你过来打吧。”侯卫东正想问年轻女子的名字,门外就传来了一声暴吼,“干什么的,身份证拿出来。”

  门外进来两个人,一人就是侯卫东问路的中年人,另一个是身体结实、满脸横肉的年轻人,他手是提着一根警棍,恶狠狠地道:“把身份证拿出来,检查身份证。”

  侯卫东解释道:“我是侯卫东,工作组的。”他见到来者并没有穿警服,就反问道:“你是干什么的,凭什么检查我?”

  “我是派出所的联防员,老子就有资格。”年轻人将警根的高压电找开,发出“啪、啪”的声音,道:“放老实点,工作组几根条蕃苕我还不认识。”

  柜台后的年轻女子就道:“田大刀,他真是工作组的,才分到青林镇的大学生。”

  田大刀斜着眼睛看了侯卫东一眼,疑惑地道:“侯卫东,怎么没有听习哥说起?”

  侯卫东初来青林,还摸不清水深水浅,他态度十分良好,道:“今天中午,习公安、李勇、唐主任、田会计,白站长,我们几人一起吃的饭,我喝醉了,习公安也喝了不少。”

  听到侯卫东报了这些名字,田大刀也就相信了,他把警棍挂在腰上,靠在货柜上,道:“怪不得习公安下午没有来,肯定喝醉了,你娃酒量还不错。”他又对年轻女子道:“池名商标,我弄了几个新碟子,美国大片,到我哪里去看啊。”

  池铭却不买帐,道:“再这样喊我,我给你一菜刀。”又道:“这么热,哪个到你屋里看碟子。”说着就站起身来,对着侯卫东笑道:“我是工作组的炊事员,就住在后院,早上可以把水瓶拿下来打开水,等会你过来,我帮你烧一点水。”

  田大刀看到池铭对侯卫东一脸笑容,心里酸溜溜的,阴阳怪气地道:“池名商标,看到大学生帅哥,就不理我了,以后下山,我不陪你了,就由侯帅哥陪你,被棒儿客抢了活该。”

  那个中年人看到侯卫东真的是工作组的,尴尬地递了一枝烟,露出讨好的笑容,道:“侯同志,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是棒儿客,抽枝烟,以后到家里来坐。”

  田大刀拍了拍中年人的肩头,道:“老田,不愧为治安积极分子,警惕性高,以后继续保持。”他接过老田的烟,啪地一声,用打火机点燃,吐了一个烟圈,这才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大学生,山上治安不好,你不要到处走,就在屋里呆着,棒儿客不认识你,小心被抢。”

  侯卫东感到了田大刀明显敌意,他心里也不舒服,心道:“一个联防员,得意个xx巴。”他不再理他,转头对陈大姐道:“陈大姐,还有毛巾,卷筒纸、扫把。”

  池铭站起身,道:“陈姐,我回去了。”又对侯卫东道:“我把火捅开,烧些开水,你等会拿水瓶来打。”

  池铭走了,田大刀也走了,走的时候恶狠狠地瞪了侯卫东一眼。

  看着田大刀的背影,陈大姐低声道:“田大刀是派出所宋所长的侄儿,是个杂皮,他正在追求池铭,你少惹他,青林山上只有习公安才吼得住他。”

  东西一堆,花了三百多块钱,身上只有一百多元钱了,陈大姐把商店门关了,帮着他将东西搬回到院子。此时,同一层楼的邻居依然把门关着,陈大姐就道:“那是高镇长的家,他到山下去喝酒了,屋里只有刘阿姨。”

  侯卫东鼻子里似乎又回味起炒得极香的回锅肉的味道。

  将杂物清除掉以后,侯卫东先将墙用干净扫把扫了一遍,将灰尘和蜘蛛网扫掉,又将满屋的老鼠屎扫干净,老鼠屎装了半桶,让他一阵恶心,随后用布拖帕将地拖了数遍,屋子里这才看起象些样子。

  忙完了活,侯卫东用新毛巾洗了脸,就提水瓶到后院。

  后院是一溜青瓦平房,围成一个四合院,左侧堆着些煤炭,煤炭旁边是烧煤的大灶,沙州地处天燃气富余地区,吴海、益杨等县城里都是烧天燃气,侯卫东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种烧煤炭的大灶了。大灶旁边,开着一个小门,里面洒出来点点灯光。

  侯卫东似着问一了句:“池铭在吗?”

  “进来吧。”

  屋子是典型的老房子,可以看到木头做的横梁,横梁在灯光下黑黝黝的,这是长期被油烟熏陶的结果,恍然间,侯卫东回忆起七十年代初吴海县公安局有大食堂,也是这种格局,如今吴海县公安局的食堂已经变成了公安宾馆,这上青林乡的食堂依然保持着七十年代的格局,整整要落后二十年。

  “没有吃饭吧,这里有一份烧白,还有些剩饭,我给你炒个青菜,将就吃了。”

  在这举目无亲的上青林山,池铭的态度多多少少给了侯卫东一些温暖,他搓着手,不好意思地道:“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这本来就是工作组的伙食团,有啥子嘛。”池铭手里拿着一本书,封面上《情深深,雨蒙蒙》几个大字特别是显眼,她也没有看书,就坐在油腻的方桌后面,她打量了侯卫东一会,有些奇怪地道:“你是大学生,怎么会到工作组来。”

  侯卫东听她话中有话,反问道:“工作组不好吗?”

  “青林镇政府是由上青林乡和下青林乡合并的,政府设在下青林乡,当官的、管事的和管钱的都集中在政府里,工作组都是年纪大的、管不了事的和不听话的。”

  侯卫东听闻此言,楞了一下,他心一下就沉了下来,香喷喷的烧白也就索然无味,他尽量让自己露出笑脸,可是他自已也能感受到笑容怪怪的,他无话找话地道:“平时在这里吃饭的人多不多?”

  池铭摇头道:“工作组的人,大部分家都在上青林山,都是自己做饭,只有二、三个人在这里吃饭,不过他们常常下村,五天里倒有四天没有到这里吃饭。”

  侯卫东有些奇怪地道:“那就没有必要设一个伙食团。”池铭笑道:“你才来,还不熟悉情况,青林镇政府有两个炊事员编制,朱哥在青林镇政府伙食团上班,我就只有上山了。”

上一页 《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楚乔传小说 | 何以笙箫默 | 鬼吹灯 | 盗墓笔记 | 阴阳代理人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