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小桥老树->《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正文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五十四章

  第八百四十九章麻烦事来了(上)

  在侯卫东与曾昭强在成津发生权力之争时,祝焱正在茂云任职,他到东湘县视察之后,晚上闲聊,县委书记老涂无意中谈起成津之事,他才知道曾昭强和侯卫东有些不和。县委书记和县长不和,在岭西省内倒是一件普通事,他并没有太在意,也没有多问此事,毕竟这是沙州的事。而他是茂云的市委书记。

  此时情况又是不同,祝焱此时已是省委组织部长,侯卫东即将到茂云赴任,曾昭强也是他准备提拔到副厅岗位的县委书记,他就有必要在私下问一问此事。

  曾昭强背上有些冷汗,因为他不知道侯卫东向祝焱说了什么,在成津之事上,他是耍了心眼玩了手段的,利用了胜宝集团的投资之事,借用了朱民生急于制造政绩工程之心。最终借朱民生之手让自己迅速登上了县委书记的位置。只是,他忽略了侯卫东的能力,没有想到侯卫东能这么快就走出了朱民生的阴影,成为了沙州副市长。此事充分验证聪明反被聪明误是什么意思。

  他尽量将事实还原,当然是按照自己的意图进行还原,道:“在成津,我和卫东配合得一直比较好,在整治有色金属矿上,还有成沙公路修建等问题上,我们都是一致的,成津工作得到沙州市委的好评,与我们的团结分不开。只是,后来我们在一件事情上发生了隔阂。”

  祝焱脸上没有表情,静静地听着曾昭强说话。

  “当时香港胜宝集团在成津投资建铅锌矿,这是符合产业政策之事。市委市政府都在大力促成此事。市委书记朱民生同志很重视这个项目,多次要求县里面配合做好这项工作。那时卫东在外地学习,我作为县长,只能执行市委书记的指示,与胜宝集团签了意向性的协议。”

  祝焱打断了曾昭强,道:“在签意向性协议的时候,你与卫东沟通过没有。”

  在当初签定意向性协议之时。曾昭强与侯卫东打过电话,从电话中,他得知侯卫东反对这个项目。也正是由于这个电话,让他产生了利用朱民生来上位的想法,因此,尽管侯卫东有反对意见,他还是将意向性协议签了下来。

  曾昭强道:“我与卫东在电话里进行了沟通,他是反对签定协议的。可是朱民生书记发出了明确指示,要求县政府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将胜宝集团的投资料留下来,在这种压力之下,尽管卫东反对,我还是代表县政府与胜宝集团签定意向性协议。”

  “只是意向性协议?”

  “我得尊重县委书记,因此只是签定了意向性协议,我的想法是等到卫东回来,将此事提到常委会上研究。”

  曾昭强所说,与祝焱掌握的情况基本相同,他道:“沙州这些年来与铁州一直在竞争,朱民生的想法,我能理解。”

  “侯书记认为胜宝集团的条件太苛刻,出差回来以后,就否掉了这份意向性的协议。为了这份协议。他对我有了看法。

  祝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卫东当时年轻,是未满三十岁的县委书记。锋芒毕露也可以理解

  曾昭强态度诚恳地道:“我后来反思,胜宝集团的条件太苛亥,按照他们的条件,肉全部由胜宝集团吃了,骨头和麻烦事留给了政府,卫东的看法是正确的。所以,侯书记调走了以后,我也坚持了卫东的看法。最终胜宝集团并未落户成津县

  胜宝集团没有落户沙州成津,转身就以更加优惠的条件到茂云建厂。这是茂云市政府当初招商引资成功的一次范例。可是由于胜宝集团条件苛刻,政府提供了大量土地,又没有实力妥善安置拆迁农民,因此惹来了很多麻烦,失地农民多次群体性闹事,此事最后让省委省政府都很被动。茂云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多年都没有得到提拔,也是受了此事的影响。

  祝焱道:“卫东有眼光有魄力,这才敢于否掉这份意向性的协议。否则一大摊子麻烦事就要留给沙州,这些年,我们的招商做法也得发思了。但是你的做法也没有错。你是执行朱书记的指示,而且只是签了意向性协议他强调道:“为了工作,有了隔阂也不用怕。关键是要坚持正确的意见,否则随波逐流。这官也当得没有味道。”

  其实,曾昭强与侯卫东的隔阂并不仅仅是刚刚所讲,更真实的东西其实他并不能向祝焱道来,他在七分真话中隐藏了三分假话,而三分

  离开了岭西,坐在小车上,曾昭强反复想着此事,他长愕牛高马大。其实心思挺重,这次自己没有能够当上茂云组织部长,他就怀疑是侯卫东在其中捣鬼,只是没有任何根据。他只是纯粹的推测。

  “侯卫东在成津工作之时与朱小勇来往密切,他能从农机水电机位置上当上沙州副甲长,就是走的朱小勇的路子。现在朱小勇到茂云当组织部长,莫非与侯卫东有关系吗?”

  想到这里,曾昭强格外后悔,暗道:“早知如此,当时不该到医院去拜访侯卫东,说不定悄悄地就能把事情办成了

  如今木已成舟,他只能吞下这枚苦果。

  吃过午饭,祝焱在办公室休息了一会,到了上班时间,他给侯卫东打了电话,道:“卫东,有安排没有。如果没有安排,就到我这儿来一趟。如果有安排,就另外安排一个时间。”由于侯卫东早已是今非昔比。前一个身份是省政府副秘书长。现在的身份是茂云市长,正厅级干部。因此,祝焱打电话之时还是比较客气。

  侯卫东正在办公室看件,接到电话,便知祝焱肯定有事要谈,他反应很是敏捷,道:“祝部长召唤,我手里有什么事都得放下。老领导别对我这么客气祝焱笑道:“你现在是正厅级干部,不是以前的小侯了。”

  “有句俗话,豆芽长成天高。还是一盘小菜,在祝书记面前,我始终是小侯。”侯卫东又笑道:“我马上过来。”

  侯卫东放下电话,马上通知晏春平给司机小耿打电话,他来到负一楼的停车场时耿的车已经等在了电梯口。

  司机和秘书是领导身边人,用的顺手,能让领导省心不少,在省政府工作期间,晏春平和小耿已经完全适应了侯卫东的工作节奏,因此。这一次到茂云,他准备将晏春平和小耿都调到茂云去。

  来到省委大楼,进了祝焱的办公室。祝焱没有想到侯卫东来得如此快,他略有些吃惊,抬手看了看表。道:“卫东速度好快,从我给你打电话到现在,只有了七分钟时间。”

  侯卫东道:“我执行领导指示向来不打折扣

  “卫东的组织纪律性很强嘛。不错祝焱说着这话,心里却道:“当年朱民生发指示成津要与胜宝集团签协议,侯卫东就敢顶着不办,他是根据自己的判断来执行领导的指示,并非执行领导指示不打折扣。”

  侯卫东喝了口茶,马上道:“祝书记喝的是益杨新茶?明年春天,我还是让上青林的老乡弄几斤没有打过农药的明前手工茶。”

  “喝了十来年了,适应了益杨茶的口味,我觉愕比那些名茶还要好喝。喝名茶是喝名气,喝益杨茶是实实在在的。”

  寒暄几句,祝焱话锋一转,道:“卫东,根据省委的安排,近期你就要到茂云上任,今天请你过来。我们也算上任前正式谈话的私下交流。”

  侯卫东于是严肃以来,他知道省委组织部长祝炎把自己叫到办公室绝不是随便聊聊天,他没有主动问话。而是取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放在桌上准备记录。

  祝焱见状笑道“这次谈话不是任前谈话,轻松一些,别这么严肃认真他又强调道:“今天算是正式代表组织谈话前的一次谈心,主要内容是谈一谈茂云发展问题,这次谈话也是前任市委书记与新任市长的交心谈心

  此时,在茂云市委,空气凝重如山,市委书记段宜勇脸色铁青地对政法委书记杜山东道:“刘网到底是怎么死的,这是在检察院,怎么会出这种事情。”

  杜山东是长着一张胖脸,苦笑道:“我也是才接到报告,市检察院接到举报,说是刘网收受房地产老板贿略十万元,因此将刘网带到了检察院进行调查,结果在晚上,刘网心脏病发作,死了。

  段宜勇脸色有些发青,他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对杜山东道:“这事交给你,尽快给市委交一份调查报告。”

  杜山东道:“段书记,如今是刘家亲属聚集在市委,要讨个说法,刘才老婆扬言要请新闻媒体来茂云。”

  段宜勇道:“你是政法委书记。此事由你全权负责,给市委和刘家亲属一个,合理的解释。”

  杜山东离开以后,段宜勇叫上小车,直奔岭西,他要向祝焱报告此事。

  第八百五十章麻烦事来了(中)

  岭西省委组织部,祝焱办公室。祝焱和侯卫东的谈话仍然在继续。

  祝焱没有谈具体的人和事,主要是谈他在茂云的施政方略:“这几年岭西发展很快,经济总量在全国稳步提高,政府经济能力大大增强,但是,在发展中也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诸如矿区比较严重的污染问题,社会治安问题,贫富不均问题,这些问题在以前也存在,却都让位于贫穷问题。如今茂云进入了高速发展期,贫穷问题得到缓解,同时也进入了各种矛盾的凸显期,具体来说。有两个是典型问题,一个是发展与环保问题,另外一个发展与稳定问题,而环保问题与稳定问题又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侯卫东附和着道:“这些问题都是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只有通过发展来解决。”深入交谈了发展问题,祝焱突然话锋一转,突然道:“谈到这里。我想到了胜宝集团之事,当时胜宝集团有意落户成津,作为山区县的县委书记,对资金都极度饥渴。当年面对几十亿的投资,为什么不心动?你当时真实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对于侯卫东来说,胜宝集团是很遥远的事情了,他没有想到祝焱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题。略一思忖,便老老实实地道:“祝书记,你说得很准确,几十亿投资对于成津这种小县来说是个极大的诱惑,很难拒绝。我最终拒绝了胜宝集团,纯粹是从现实角度在考虑。胜宝集团条件太苛刻,按照他的条件,几年之内县委县政府没有什么收益,还要白白给他一大片土地,光是土地而引发的征地问题,都够政府喝一壶了。权衡利弊,我提出了这些问题,要求进一步协商。而胜宝集团携资自重。要价过高,坚决不让步,因此只能忍痛割爱

  祝焱针对胜宝集团之事,有三个问题要询问,听了第一个回答,他道:“胜宝集团后来落户茂东,确实带来了系列问题,你当时的判断还是准确的他紧接着又问了第二个问题:“当时沙州市委书记朱民生明确指示要尽一切可能促使此次投资落户成津,市委书记已经有了明确指示,你还是坚持否定了意向性协议,没有考虑到这样做的后果吗?”

  侯卫东道:“胜安集团进入茂东以后,由于条件仍然如此苛玄,茂东从经济上并没有受益,而且引发群体性矛盾格外尖锐,给茂云带来了极大的政治影响,所以说从这两方的后果来看,我当时的判断是正确的。我不愿意因为市委书记的一次明显误判,而置整个成津县的发展于不顾

  祝炭道:“我当过市委书记。扪心自问,若是手下采取这样的做法。我会不高兴的。你这样做是冒着相当大的政治风险。”

  “胜宝集团移师茂东以后,市委书记朱民生发了火,所以,我也就主动离开了成津县。我违背了市委书记的指示,是对沙州市委市政府负责的行为,也是对成津县负责的行为。”

  祝炭紧接着又问了一个更加尖锐的问题,道:“卫东,其实这完全是你的个人判断,但是如果你的判断是错误的,因为个人误判而拒绝了几十亿投资,这就将延误成津的发展,如果,我说的是如果产生这种情况,你不觉得有压力吗?。

  侯卫东道:“组织既然将我放在了成津县委书记的岗位上,我必须依据自己的判断来作出决定,这是对组织负责,更要对人民负责。”

  祝焱追问道:“如果你真的是错了,责任可就大了。”

  这个问题其实已经不单纯是个例。而是一个带有全局性的问题,侯卫东停顿了一下,道:“刚才表达也不完全准确,否定与胜宝集团的意向性协议,是经过县委常委会的集体研究,最终形成了这个决定。而且,朱书记当时并没有以市委书记的命令作指示,更没有形成市委市政府的文件,他只是口头集表达了不满,因此,我也不算真正的违背的组织意图,如果是正式的文件或者通知,我作为下级,还是只能选择服从。”

  祝焱听了后,半天不语,最后道了一句:“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你这样做冒着很大的政治风险。幸好你是正确的,否则政治前途必然会因为此事受到影响。”

  他又问“你当了茂云甫长,如果遇到类似的事,还会不会采耳一样的做法

  侯卫东想了想,道“我想我会坚持,到了茂云,我必须为四百万人民负责,这是放在第一位的,其他的事情都要放在身后。在一以式卜,我会向卜级领导多做汇报,争取他们的支持”宾联女按照民主集中制的要求,经过充分的酝酿和讨论,形成集体决定

  一天之内,祝焱与侯卫东和曾昭强都进行谈话,他得出了个结论:“侯卫东和曾昭强两人都判断出以胜宝集团的条件不利于成津县的发展,可是两人的处事的方法却完全不同,侯卫东锋芒毕露,曾昭强则要圆滑得多。”他心道“若真要论行事的方法,曾昭强和我的思路更接近,而侯卫东的手法倒与周昌全更像。都属于作风比较霸道的那一类。”

  往事如浮云,侯卫东此时根本不愿意提当年曾昭强的小手段,而曾昭强自然会隐瞒当年自己的小算盘。因此,祝焱到目前为止,仍然认为侯、曾两人是一山不容二虎的隔阂。

  祝焱正在和侯卫东进行深入交谈。放在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振动声让桌面也跟着有轻微的抖动。他看了一眼这个电话,把电话放在耳边,听着电话,他的眉头便皱了起来,道:“我就在办公室,你过来吧

  放下电话以后,祝焱对侯卫着道:“等一会段宜勇要到这里来,西陆县国土局局长刘刚在检察院死了。

  侯卫东对茂云市各县的情况并不是太了解,心里寻思着国土局长真要死在了检察院,这倒是一件大事。而且从祝焱的郑重态度看,应该还有内情,道:“祝部长,段书记是才出发吗?”

  祝焱看了看表,道:“这样,从茂云来到岭西还得一个多小时,你先回办公室,等到段宜勇到了以后,我再给你打电话

  侯卫东很谨慎地道:“与老领导谈话,收获颇多,到茂云上任之前。我还想跟着老领导到河边去钓鱼,有些问题还想请老领导把把关。”他略为停顿,道:“等一会我想到省人行去一趟。”

  祝焱明白侯卫东的意思,道:“你即将上任,也就不必回避,等会与宜勇书记见面,听一听此事,会对茂云有更直观的了解

  侯卫弃刚才只是试探着祝焱的态度,此时见祝焱确实是想让自己参加。一边站起身,一边道:“那我在办公室等着。”

  回到了办公室,侯卫东将晏春平叫了过来,道:“我让你弄的干部表,弄好没有?”

  晏春平道:“大部分都弄完了,只是还得添加些内容

  侯卫东点了点头,道:“你给我拿过来,我要看一看。”

  晏春平转身回到自己办公室。将一叠材料拿了进来。这是一份茂云市县处级以上领导,以及公检法、国土等六个特定部门一把手的人员表。按照侯卫东的要求,注明籍贯、学历、父母和工作简历。晏春平接受任务以后,加班加点开始进行这项工作。当他将材料送给侯卫东,这才松了一口气。暗道:“幸好我没有偷懒。否则今天就交不了差。就算找了借口敷衍过去,肯定也会减少印象分侯卫东翻开材料,脸上禁不住浮现出了笑意。收集人员表的任务,是他交给晏春平的作业,也是对其执行力的考验,他只是要求晏春平弄一份适合自己口味的人员表,至于怎么做就由晏春平发挥主观能动性,自已去想办法。从今天厚厚一叠材料来看。晏春平此项工作完成得不错。

  侯卫东很快就找到了西陆县国土房产局局长刘网的简介:刘网,男。汉族,三十七岁,毕岖于岭西师范大学,曾在沙州市办公室工作,到南浦区街道办事处当过党工委副书记。再到西路县任国土局局长。

  刘网的简历确实很简单,经历也不复杂。侯卫东对这其中两个职务感兴趣,一个是在茂云市政府工作的经历,从时间来看,他在市政府工作之时,恰好是祝焱在当市长之时,另外一个职务就是在西路县任国土局,茂云市是矿产丰富的地区,能到西路县任国土局长,也算是一个实权人物,对于刘刚来说,这是一个比较不错的安排。从这两点看来。刘刚在茂云市还算一个人物。

  如今此人在检察院死亡。市委书记段宜勇亲自给祝焱汇报工作,确实耐人寻味。

  放下材料,他凝神想了一会,暗道:“段宜勇是来找祝焱,而祝焱非得将我拉在一起,他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想了一会,原振天又过来汇报了一会工作。

  真话响了起来,是祝妾亲自打过来的,“你过来吧,宜勇书记到了

  第八百五十一章麻烦事来了(下)

  侯卫东赶紧到了祝焱的办公室。

  茂云市委书记段宜勇是一位脸型微胖的中年人,白白净净,面容有些憔悴,透露着一些疲倦之色。侯卫东在省政府工作之时,段宜勇还是茂云市长,两人有过接触,不过没有深交。

  侯卫东进门以后,先和祝焱打了招呼,然后与段宜勇握了手,道“段书记,你好!”

  祝焱给侯卫东打电话之时。段宜勇就有些不自在,心道:“祝焱这人精于权术,手腕高超,他和侯卫东关系不一般,侯卫东来到了茂云,我这个市委书记恐怕得受到许多掣肘。”

  他站起身。与侯卫东握了手,客客气气地道:“卫东市长,茂云事情多,我现在忙得分身乏术。你什么时候下来,最好明天就到茂云。”

  祝焱笑道:“省委这边已有安排,十天之内,侯市长就要到位。”

  段宜勇道:“几年前,侯市长在成津整治矿业秩序,全省在成津开了现场会。省政府这次将侯市长安排在茂云,确实是对症下药。很有针对性。”

  略作寒暄,祝焱严肃起来,道:“刘刚这位同志我还算了解的,他从市政府办公室出来以后,一直在基层工作,反响还是不错的。怎么突然出现这事?”

  侯卫东研究过利刚的档案,对刘刚的情况有了基本了解,听了祝焱的几句话,他暗道:”我的推测没有错,刘网能从市政府办公室出来,应该与祝焱有关系,否则段宜勇也不会亲自来到岭西。”

  段宜勇道:“得知此事以后,我专门询问了政法委书记杜山东。现在将相关情况向祝书记作一个汇报。”

  祝焱打断了段宜勇的话,道:“我现在已经不是茂云市委书记。以后,凡是茂云的事,一切按照正常的工作程序进行,段书记完全不必要专程向我汇报茂云的事。茂云市委有权依法行使职权,我作为省委常委。位置摆得很正,一定会支持茂云市委市政府的工作。”

  这几句话来得很徒。段宜勇明显楞了楞,略为停顿,道:“此事影响大。我怕处理不好,会影响茂云的形象。”

  祝焱摆了摆手,道:“卫东即将上任,这丰你可以跟卫东商量一下。我认为,此事处理有两个要求,第一是要快,久拖则生变,要依法快速果断的处理,第二不要引起媒体的注意。媒体介入以后,小事就要变成大事,若是媒体已经介入,则必须尽快以新闻通稿的形式向社会讲清楚事件的前因后果,也还可以召开新闻发布会。”

  祝焱看了侯卫东一眼,道:“我已经了解了案情,宜勇书记可以向卫东市长简略件一讲案情卫东是学法津的,处理这些事情很在行。”

  历史有时会有惊人的相似。侯卫东初给祝焱当秘书之时,就遇到了查办益杨土产公司的案子,在这个案子中,益杨土产公司的一位副职死在了检察院。近十年以后。侯卫东出任了茂云市长,遇到的第一件事是西陆国土局长死在了检察院。

  这让侯卫东也感觉到了历史真的会有巧合。但是,此案与益杨土产公司又有着本质的区别。在益杨土产公司的案子中,易中岭虽然逃脱了法津制裁,可是侯卫东知道,易中岭是始作蛹者。而这一次刘网之死,侯卫东却觉得里面有着许多的玄机。

  段宜勇简单介绍了刘刚的基本情况,又道:“听到刘刚死在检察院,我就把政法委书记杜山东叫到办公室,询问了事情经过。据杜止东讲,西陆县检察院接到实名举报,举报说西陆县国土房产局局长刘刚受贿十万,西陆县检察院将举报人请到邓检察院进行了核实,核实的结果是刘刚确实有受赌情节。

  检察院觉得案情重大,立刻向西陆县委和沙州检察院做了汇报,由于有证据,县委同意采取措施。西路县检察院就将刘刚带到了反贪局,在进行调查的过程中,刘刚心脏病突发。检察院同志看见他情况不对,马上将他送到了县医院,结果仍然没有抢救过来。刘网大面积心肌梗塞死了。”

  祝焱皱着眉头,道“刘刚身体很好,怎么会心肌梗塞?”

  这些年来,祝焱习惯皱着眉头想问题。因此在额头形成了三道深深的纹路,这是典型的川字纹,是岁月留给某些男人的礼物。男人三十岁以前,相貌就是由父母决定。而过了三十岁,相貌则由自己所决定,许多丑汉到了中年。反而越来越耐看,而一些英俊小生到了中年则彻底失去了魅力。祝焱属于年轻时相貌中等,到了中年却散发右”的独特魅力,虫种魅力来源千他的内心,来源干他饷目攒,来源于他的成功。

  从这一点来说。男人比女人幸运,女人的相貌更多取决于父母,要想改变则相当困难。

  段宜勇道:“有医院的证明,确实是心肌梗塞,如今刘刚家人提出司法鉴定

  “既然有医院的证明,司法鉴定反而还能为检察院正名。”祝焱又道:“证据上没有问题吧。我是指实体和程序两个方面?”

  段宜勇详细问过杜山东,就道:“行贿人是实名举报,没有什么问题,我已经指示沙洲市检察院介入此事调查。但是从目前情况看,刘网确实有受贿的嫌疑侯卫东也有些皱眉,在岭西。生意人实名举报官员的事情鲜有发生,真的要实名举报,一种情况是不想在岭西继续发展,另一种情况是生意人已经被抓,他为了自保才会将官员吐出来。这一次刘刚被举报的情况似乎与这两种情况都不相同,有些反常,而反常即妖。

  祝焱额头上的川字眉毛又是聚拢在一起,他道:“既然受贿该抓就抓,不管刘网、李刚还是张刚。只要伸手。就不能逃脱法津的处罚。这一点决不能含糊。”他叹息一声:“刘刚现在也只有三十来岁吧,原本很有前途的年轻干部,就这样毁了,实在可惜。宜勇书记,你如今是党的书记,队伍建设、反腐工作,这是你的两个抓手,我希望你和卫东两人精诚合作,彻底扭转茂云使用干部上存在的问题。”

  侯卫东听到这里。总觉得有些蹊跷,刘网死亡之事太简单了。段宜勇为了此事亲自跑到省委组织部给祝焱解释,似乎是有些大题作。这里面还存在什么玄机。

  祝焱下一句话回答了侯卫东的疑虑,道:“我知道宜勇的想法。你是不是认为刘刚是我亲手提拔的。他就是我的人,因此特地过来解释。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我提拔刘刚这一批年轻人是为了给国家多做事,不是让他们贪赃枉法,既然刘网确实伸了手,那自然严惩不贷,我也不会有任何看法,这一点是大张旗鼓说出来的。你们心里不必有负担,而且要以刘网事件为契机,深入挖掘此案。教育我们的干部,我相信只要我们的干部教育好了,整个事业就大有作为

  他顿了顿,道:“我再强调一点,宜勇和卫东对干部的教育耍常抓不懈,警钟长鸣,强抓制度建设,让坏人不要干坏事,好人更做好事。”

  他又对侯卫东道:”茂云就是山区,经济上更多的依靠有色金属矿,卫东在成津当过县委书记,整治矿业秩序在全省都有名气。这一次到茂云也应该抓住矿业秩序这个牛鼻子。

  谈完正卓,祝焱道:“难得今天你们两位都到了,我们三人在一起吃顿晚饭。下午我有事。就不陪你们了

  侯卫东笑道:“祝部长,你放心,到了岭西我还是要尽地主之谊,下午我找个清静的地点。与段书记汇报思想

  段宜勇忙道:“侯市长别客气,我一直想同你交流。”

  离开了省委组织部,侯卫东将段宜勇请到了铁屏山,山上有省政府的招待所,虽不豪华,设施也还不错,更胜在清静。

  到了山上,侯卫东刚从卫生间出来,手机响了起来。

  这是李晶的号码,侯卫东连忙走到一个隐蔽的角落,道:“你好,有事吗?”

  电话线里传来了清脆的笑声。道:“没有事就不能打电话吗。我陪着祝梅回到岭西了,给你打个招呼。”

  侯卫东全幅心思都集中在茂云上,暂时将儿女情长放在一边,听到李晶回来,道:“你和祝梅什么时候回来的?”

  “下飞机一个小时。我住在精工集团岭西办事处。”李晶又道:,“回来听说一件事,刘刚死了?。

  侯卫东警惕起来,道:“你的消息还蛮快嘛。”

  “我是生意人,必须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否则别说赚钱。早就会被吞掉了。刘网这人可惜了,在茂云,只有几个人不收红包,他是其中一个

  侯卫东吃了一惊,西陆检察院已经有了刘网受贿的确凿证据,而李晶却说刘网是少数不收红包的几人,他与李晶接触多年,并没有发现李晶在自己面前说过谎,他愿意相信李晶的话。那么,西陆检察院办的事就值得玩味。

  他没有李晶透露任何信息,只道:“这次回岭西准备住多久?。

  第八百五十二章未雨绸缪(上)

  侯卫东抬起手腕,看了看表。道:“你在办事处吗?小丑丑回岭西了吗?。与侯卫东有过亲密关系的几个女人,李晶是最洒脱和独立的一位。与李晶在一起。侯卫东的心理负担最少

  “这次回岭西有正事要办,两个小家伙就暂时没有回来。”

  此时侯卫东记挂着刘网之死,道:“你的消息确实很快,至少比我这位还未到个的茂云市长要快,这一次回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李晶道:“这次回来确实耍处理一些事情,而且和茂云有关系侯卫东道:“我现在正在和茂云市委书记段宜勇在一起,晚上还要同祝焱一起吃饭,等到我们吃完了晚饭。找一个地方见面吧。”

  李晶道“不要找地方,你直接到精工集团来,我在顶楼有独立的房间。”

  “现在就谈到这里,晚上等我过来。”

  客厅里,段宜勇安静地坐在着喝茶,从侧面看,这位市委书记就如一位教书多年的教师,而没有市委书记的威严。

  侯卫东用纸巾擦着手,快走近段宜勇之时,将纸巾扔进了角落的一个纸萎子。

  两人坐在一起寒暄了一会,段宜勇话题回到刘网身上,道:“祝书记在茂云任市长和甫委书记之时,先将八位市政府办公室和市委办公室的中层干部派到区县,刘网。就是其中一位。”

  县国土房产局是县政府的重要部门,国房局长是县里排得上号的人物,国房局长死在检察院,无论哪一个角度来说都是蹊跷之事。但是。侯卫东没有说出自己的任何疑惑,道:“只要检察院师出有名,程序合法,就不怕家属来闹

  他不愿意太早表明自己的态度。将话题岔一切,主动询问起茂云的经济发展的情况。

  段宜勇提起刘网的话题。见侯卫东没有深入询问的意思,也就暂时将话题放在一边,与侯卫东交流起茂云的发展问题,他当过市长,对茂云的情况很熟悉,两人谈起了发展问题。倒很有些共同语言。

  谈到下午五点半,侯卫东和段宜勇来到了金星大酒店,与祝焱一起吃了晚饭。

  到了九点,晚餐结束,三人握手告别。各自散去。侯卫东开着车。在城里转了一圈,再到了精工集团总部。

  精工集团总部在岭西一栋著名写字楼里,占了十七层整整一层楼,很是气派。侯卫东是精工集团最初的股东,对于精工集团知根知底,此时见到精工集团已经象模象样,不禁暗自佩服李晶。

  侯卫东网走出电梯,走过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子,她面带着亲切的微笑,道:“请问,是不是侯先生,李总在等您好,请您跟我走。”

  职业装女子把侯卫东引到了十七层楼最角落的独立区域,进了门,李晶对职业女子道:“我这儿谈重要事情,其他来访的人一概不见。”

  侯卫东看到李晶,眼中一亮。在他的潜意识中,长期生活在香港和美国的李晶,应该是很洋派的。但是眼前的李晶却打扮得很是素净,批了一条披风,下身是格子长裙,在温暖的房间里,颇有返璞归真之感

  看着侯卫东。李晶眼睛亮晶晶的。她满脸是笑意,嗔道:,“你看什么?我脸上应该没有一朵花?”

  侯卫东道:“我觉得时间在你面前停止了,你一点没有显老,反而比以前显得年轻了一些。”

  李晶道:“虽然我知道这是假话,可是我爱听。”她给侯卫东泡了茶,放在两人沙发旁边的茶几上。道:“这是我从福建带来的正宗铁观音,我给你准备了几盒,你带回去喝

  侯卫东继续打量着李晶,道:“我刚才说错了,与几年并相比,你确实有变化,而且有很大的变化。”

  李晶递茶给侯卫东之时,坐在了他的身边,自然而然依着侯卫东,道:“现在已经是半老太婆了,当然变化很大。

  侯卫东摇了摇头:“我不是指你的相貌。你的相貌确实没有太大的变化,我是指你的气质,现在神光内敛,一举一动确实有老总的派头。这几年你是凤凰涅巢。浴火重生

  李晶将脸靠在侯卫东的胳膊上,道:“猴子,当了秘书长,说话怎么这么酸,我的牙齿都被酸掉了。”

  猴子和白骨精,是两人在亲密之时的昵称,听到这一声轻呼,侯卫东就用手挽过李晶的腰。将其拥在怀中。

  情到浓时,侯卫东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道:“你这是董事长办公室,外面还有职工,换个房间。”

  李晶整个人都融化了,她道:“办公室还有一道门,从这道门出去。我的住房就是旁边,很隐蔽的。没有我招呼,不会有人进来

  两人进了办公室的里间,里间还有一道防盗门,从这一道防盗门山,还有另道防盗卫东跟着李晶老讲了泣间廉才发现房间别有洞天,至少有两百平米。客厅足有五六十平米,角落里还放着玩具自行车、学步车、皮球和各种玩具枪。

  “这套房子设计得很特别,可以从公司内部进来,也可以从一部公用电梯进来。”李晶一边说,一边将热空调打开,同时将窗帘拉开。

  拉开窗帘以后,透过宽大的落地玻璃,可以清楚地俯瞰着岭西最繁华的街道。李晶站在落地玻璃前。道:小丑丑最喜欢站在这里朝外面看,环璃上,还有小丑丑的画。”

  侯卫东蹲下来,仔细看了小丑丑的画,道:小丑丑以后在哪里上学。”

  李晶知道侯卫东的心性,道:小丑丑和小小丑丑主要还是在香港接受教育,我要让他们对祖国有自豪感。另有一部分时间在美国,从小就具有国际视野,心胸开阔,还有一部分时间住在这套房子里,岭西是他们两兄弟的根,我不想他们忘本。”她依着侯卫东,道:“我想把小丑丑和小小丑丑培养成有用之才,至少不要比他们的父亲差。”

  侯卫东道:小孩的发展不能由我们来预订,说不定他有他自己的想法,比如说丑刃喜欢枪,说不定将来他要去当兵,我们也不能给他预测轨道。”

  在工作之上,李晶将全部身心用在两个儿子身上,听到侯卫东说起当。她心里很紧张道:“当兵很危险,我不能让我两个儿子去当兵。”

  “我就发现侯大勇最喜欢玩机关枪,如果他坚持要去呢?你怎么办?”

  李晶说话办事颇为雍容大度,可是提起了儿子,心就乱了,也有小女人姿态,道:“我的儿子最好以后要继承精工集团,他绝对不能去当兵。”

  侯卫东看着这一堆玩具,心里颇有复杂滋味,他双手拥着李晶,道:“我”

  话未出口,李晶伸出一根手指。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千万别说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现在我很幸福。”

  很快,卧室春色无边。

  经过一场激烈的大战,所有的生疏感都丢在了脑后,两人神情轻松地躺在床上说话。

  “刘老师病情好些了吗?”

  “目前为止,情况比较好,可是这病,谁也说不清楚。”

  李晶将头枕在侯卫东的胸口,道:“前些天,刘老师还给我打了电话。听了小丑丑兄弟俩的声音。”

  侯卫东吃了一心惊,道:“我妈给你打了电话,她怎么没有跟我说。”

  李晶开玩笑道:“刘老师曾经是精工集团的股东,我们两人打电话,很正常。”

  侯卫东叹息一声,道:“我妈这人特别疼孩子,她一定是想着小丑丑两兄弟,这是她的亲孙子。”

  “你妈能给我打电话,让我心里就很满足了。我也挺喜欢你妈的性格,从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和她特别合得来。”李晶又道:“如果刘老师病情稳定,我想请她到美国来走一走,这样对她病情有好处。”

  李晶有了小孩以后,特别理解刘光芬的心思,她邀请刘光芬到美国。实质上是想让刘光芬与小丑丑两兄弟多接触。

  侯卫东翻身又压着李晶,深深的吻了她,道:“我没有什么意见,主要看我妈的身体是否允许。”

  聊了一会,侯卫东想了一事,道:“祝梅这孩子挺聪明,跟着你的时间长,与小丑丑熟悉,她是否看出我们的关系。”

  李晶道:“我曾经试探过她,想问问祝书记知不知道我们的关系,这个女孩因为是聋哑人,心理反而特别坚鼻,对我的试探没有反应,嘴巴挺稳。我估计,即使她知道了,也不会给祝书记说,这一点你放心。”

  两人在床上恢复了几年前的感觉。侯卫该说话就直接了,问道:“精工集团这几年在茂云投资不我即将到茂云工作,想听一听你的意见。”

  “什么真见?”

  “各种意见。”

  李晶道:“精工集团主要盈利点有两个,一是抓住茂云的矿产优势。做资源性企业。二是进入岭西的房地产市场,这两个行业足够我们折腾了,其他的事我也暂时放弃了,有所为有所不为,方为生存之道。”

  对于精工集团在茂云的投资,侯卫东一直如刺在喉,趁着这个机会。他开始给李晶体打预防针,道:“中央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国内经济增长方式要逐步发生变化,你要注意这种成长方式的转变,提前做好准备,未雨绸缪,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李晶道:“卫东,精工集团在茂云投资很大,肯定会继续在茂云做下去,这一次我回岭西,主要是解决在茂云存在的问题。

  第八百五十三章未雨绸缪(中)

  侯卫东知道,精工集团是李晶的立根之本,不仅仅是物质财富的制造公司,同样,精工集团也极大地提升了李晶的精神世界。换个说法。没有精工集团,李晶就是普通的小生意人,有了精工集团,李晶在物质上和精神上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我想了解,精工集团在茂云到底存在哪些问题?我即将到茂云工作,想了解真实的情况,以便有的放失。”

  李晶抬起头,看着侯卫东,道:“如果精工集团存在大问题,你会采取断然措施吗,以前在成津,你就用雷霆手段将李东方和方杰投进了监狱

  “你认识李东方吗?”

  “认识,但是不熟悉,我当年就想进入矿业开采领域,专门到成津去了一趟,通过熟人与李东方见过面。后来觉得成津的发展环境不好。然后才通过祝书记的关系进入了茂云的市场

  听到李晶说起李东方,侯卫东便有些警惕,道:“李东方的问题不是企业经营的问题,而是刑事犯罪的问题,他与方杰合谋害了章永泰。又害了方杰。其实李东方的企业当年就搞了技改,如果不是刑事犯罪,他的矿山应该有了大发展

  他正色道:“你在商海这么多年。精工集团就如你的孩子,我希望这个孩子能健康成长。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环境,精工集团走正道仍然有极大的发展潜力,我不希望你有逾越法律的地方。其实,以现在的地位和实力,又有我和祝书记的关系,实在没有必要做违法之事。”

  李晶睁大眼睛看着侯卫东,过了半响,她微微一笑,道:,“你不用再操心,我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我马上就要到茂云去,处理一下茂云的产业,凡是不符合产业政策的,以及有隐患的企业,我都要进行整治小丑丑的爸爸要到茂云当市长,我不会添乱。”

  侯卫东心里松了一口气,道:“隐患,是指安全隐患,我查看过不少企业,最大的问题还是尾库矿的问题,如果遇到大暴雨以及其他自然灾害,尾库矿出现垮塌,就是严重的自然灾害,这是我最担心的事。除了精工集团的六个,中小尾库矿,庆达金矿的大型尾库更令人担忧

  李晶道:“这里涉及到成本问题以及自然条件。不可一概而论。”

  侯卫东这一次是深入与李晶谈了一次。他也就交了底,道:“现在全省的指导思想是用科学发展观推动工作,我对这个话题的认识很深刻,到了茂云,肯定会有相应的政策调整。凡是不符合科学发展观的矿工企业,必然会被淘汰。精工集团要摸准发展的脉搏

  李晶与政府官员打交道的经验十分丰富,她笑道:“我这次赶回茂云,就是要告拆精工集团茂云的负责人,铁腕侯卫东要来治茂云,因此精工集团的矿山要及时调整政策。尽量利用政策赚钱,而不是与政策对抗。”

  “这是你回来的目的?。

  “对,吴兴彬搞企业管理有一套,但是与政府官员打交道还是弱了些,这一次回来,我跟他也进行了长谈,要求他一定要转变观念,适应你的工作作风。”

  听到了这里,侯卫东倒有些感动,道:“你别为我考虑这么细,你这样让我觉得很过意不去。”

  李晶捂着嘴巴笑道:“你不耍有负担,我是要利用你的特点为企业谋利,如果有的企业因为不守规矩被你废掉,我就可以趁机低价收购,抢占市场。侯卫东也关,道:你走等着我举起屠刀啊。如果我不举屠刀。你的主意就要落空

  李晶道:“其实就算政府不搞科学发展观,我也要调整精工集团的策略了,前些年,精工集团前拼命扩张,苦练内功上还是做得不够。”她又道“卫东,你的判断能力很强。特别是从整顿农村基金会发展开始,都准确预测了经济发展情况形婪,我觉得你到具备优秀企业家的潜质。你办的石场、蝶矿生意都形势大好。”

  侯卫东道:“不是我有本事,而是我身处在体制,直接和经济打交道。看到的文件多,有感受,这就是有些公务员经商能取得好成绩的原因。因为他们对国内情况了解,这也是优势之一

  谈完正事,两人又缠绵一会。侯卫东抬手看了看表,道:“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

  李晶有些不舍,道:“不能留下来吗?”

  侯卫东一只手抚着李晶光滑的肩膀,没有马上回答。

  李晶感受到他的犹豫,笑道:“你走吧。”

  侯卫东抱紧了李晶,道:“那我走了。”

  李晶扑略笑了起来,道:“你别搞得这样沉重,我是自由身,到我这里来不必有”亿负担,否则我们的关系肯定会不长久六”“

  “我始终觉得亏欠于你

  李晶用手指堵在侯卫东的嘴唇上。道:“丑丑和小小丑丑是上天赐与我的最好礼物,你每来一次。都是上天给我的奖励。”

  侯卫东仍然道:“我还是觉得对你不公。”

  李晶明白,给侯卫东套上了义务。也就等于终结这一段关系。她道:“别这样想,我的经历很复杂,这辈子不会结婚了,是自由身,你若是想,随时欢迎来。”

  透过落地窗,窗外的灯火一片,即将进入的岭西越来越繁华。无数的高楼拔地而起,成为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

  侯卫东坐着电梯下了楼,开车回到了自已的家。

  进了家,在房间里转了转,他没有见到小佳,反而松了一口气。取出手机,给小佳打了过去,却处于关机状态。

  正在卫生间洗澡之时,放在客厅里的手机不停地呼了起来,侯卫东当领导当久了,最烦也最怕晚上接到电话。当第一次响声结束,侯卫东等了一分钟,刚刚松了一口气。开始享受着热水带来的舒服感。、

  客厅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侯卫东叹息一声,电话响起第二次,他便知道肯定有事情了。匆匆洗了澡,披着浴巾来到了客厅。

  拿起电话,既不是小佳的,也不是办公室电话,而是陈庆蓉家里的电话。侯卫东心里一急,知道家里这么晚打电话肯定有什么事,急急忙忙回过去。

  接到电话,是张远征的高声,“你们两人到哪里去了,电话也不接。”

  侯卫东道:“爸,有什么事情?。

  “囡囡病了,抽筋了。”

  侯卫东急了,道:“送到医院去没有?。

  张远征心急火燎地道:“我和你妈抱着小孩在打出租车,这么晚了。出租车也没有一部

  侯卫东顿足,道:“爸,你在哪里,在门口吗,怎么不打狂。他抓起电话,一边打,力一边披着衣服就朝屋外跑,到了楼下,发动汽车就直奔小区大门。

  小车车灯雪亮,隔得老远就照到了大门口的两人,两人伸着头,看背影就感觉到很焦急。

  车停在身边,侯卫东也没有下车,道:“爸妈。上车。”

  当陈庆蓉包着娃儿上车时,侯卫东扭头看了一眼,娃儿紧闭着双眼。脸上红红一片,身体不停抽搐。看见娃儿这个样子,他心急如焚,一踩油门小车如飞一般朝着医院飞奔。他一边开车,一边问道:“温度多高。”

  “凹5度。”

  “怎么不早点送到医院?”

  “吃晚饭的时候就有些烧,吃了药。又退烧,没有想到刚才突然烧起来了,而且还抽筋。”

  侯卫东最熟悉的地方就是省人民医院,在夜间,车行量大大减少,他开着小车一路飞奔,沿途闯了好几个红灯。

  “前面有一个医院。”

  侯卫东此时渐渐冷静了下来。他看了看医院,道:“这个医院不行。马上就要到省人民医院。”然后他又道:“爸,我开车,你拨一个号码,是康院长的电话,你给他说,让他们提前准备。”

  张远征手忙脚乱地拨打了号码,康有志听说是侯卫东的女儿发高烧抽筋,被惊醒的怒气就消了,道:“我马上安排,你赶紧送过来

  到了省人民医院,早有医生做好了准备。医生见惯了大场面,根本没有把此事当成一回大事,稍稍看了看小国田,就开了针药。

  在护士打针之时,医院还安慰侯卫东,道:“秘书长,没事了。打了针,很快就会退烧。

  侯卫东道:“医生,有没有冉题。”

  “小孩发烧很正常,只是抽筋不是好事,有了第一次,以后就要提高警惕。”

  半个小时以后小国田退烧了,陈庆容眼里还噙着些泪花,睁着眼睛。看着侯卫东。

  “你和娃儿她妈跑哪里去了,不接电话。”

  “才才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在洗澡。”

  “娃儿她妈跑哪里去了。”

  “单位有事。”

  “肯定又是打牌去了陈庆蓉一幅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道:“天天打麻将,不管娃儿,这个当妈的。”

  侯卫东不愿意多说,拿着手机到一边,给小佳打了电话,仍然是关机状态。

  由于他先是与段宜勇在谈事,后来又与李晶在一起,就没有与小佳联系,并不知小佳在哪里,按一般情况。小佳应该与谢婉容或是蒙宁打牌奔了,只有与这两个人打牌,她才会超过十二点。

  第八百五十四章未雨绸缪(下)

  只时。”小佳出尖打牌。侯卫东都能够包时小圃轻”删,而小佳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这就让他心里生出些怒意。

  侯卫东在门外转了一会圈子。此时小佳手机处于关机状态,无论如何生气。小佳也不能知道,即然小佳不知道自己生气,那生气又有什么意义?

  他很快就想通了这一点,在走道上做了几个深吸呼,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然后又回到病床前。

  陈庆蓉坐在小国目的身旁,不转眼地看着小固围。

  侯卫东坐在床的另一边。也看着小围目,不时伸手摸摸小妞妞的额头。他和陈庆蓉分坐于病床两侧。两人都看着小田田,面对面,却是无话可说。

  到了凌晨三点钟,护士来查看了两次,此时小妞妞的烧已经全部退去,睡得很安静。

  侯卫东倦意很浓,对面的陈庆蓉同样是一脸疲惫。接近四点之时,侯卫东打了几个哈欠,又揉了揉眼睛,道:“妈,你去休息吧,我在这儿看着小围国。”

  由于小佳一直没有回家,陈庆蓉的怒气就写在脸上,道:“你明天还要上班,先回去睡觉,我守在这里,早上小国目外公要来换我。”说到这里,还是忍不住埋怨道:“没有给张小佳打电话?她到底到哪里去了?这么晚还不回来?你怎么不管一管。”

  侯卫东含糊地道:“她单位有事,手机估计是没有电了。”

  陈庆蓉道:“就算有事,也得给家里打电话。”

  侯卫东抬起手腕,道:“现在是凌晨三点,这个时间打电话不太好。”到了四点,侯卫东困得很,他又拿着手机走出门口,给张小佳打电话,仍然关机状态中,他虽然想让自己制怒,可是仍然有摔手机的冲动。转念又想到,张小佳除了喜欢打麻将也没有其他别的爱好,偶尔在外面不回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回到病房,侯卫东看到陈庆蓉昏昏欲睡,道:“妈,车在外面,你到车上去睡一会。”

  陈庆蓉摇头道:“我看着小田田,你回去睡觉,明天还要上班。”

  坐到了凌晨五点,侯卫东见陈庆蓉确实不愿意回家,便道:“妈,你在这儿,我就到车上去睡一睡,一个小时我来换你,然后你回家去睡。”

  陈庆蓉一夜未眠,脸色灰白,她忍不住也打了哈欠,道:“你去睡,你爸早上要给小目目送早饭过来,我就回去休息,你就别管了。”她摸了摸小田田的额头,道:“烧退了,这一次抽了筋,以后发烧都怕耍抽筋,这是我最担心的事。”

  听到这话,侯卫东心里紧了紧。女儿生病,病在女儿身上,痛在了父母心上。

  离开了病房,侯卫东来到汽车旁,打开车门,把座椅放平,在车里睡觉。

  到了凌晨六点,给家里打电话,无人接听,又给小佳打电话,还是关机状态。

  在小车上睡不踏实,迷糊了一会,天已经亮了起来。车外不停地人来人往,很嘈杂,侯卫东从车上出来,再到病房,小妞妞仍然在熟睡状态中,陈庆蓉则趴在睡床上休息。听到脚步声,抬起头,见是侯卫东,道:小田田刚才又有点发烧,现在退了,娃儿她妈回来了吗?”

  接连被岳母问同一个问题,侯卫东也只能忽悠,道:“她手机应该是没电了,等一会,我再同她联系。”

  陈庆蓉很生气地道:“哪里有这样当妈的。”

  见小妞妞已经退烧,侯卫东来到母亲刘光芬的病房。

  听说小固田生病住院,刘光芬着急了。道:小固再发烧抽筋?你们是怎么带的娃儿。”

  侯卫东忙道:“是小佳爸妈在带小孩。到了病房,你别乱说话,免得别人不高兴。”

  刘光芬翻身下床,道:“你妈活了这一大把年龄,这些事难道还不懂,什么话应该说,什么话不应该说,我心里有数。”

  侯卫东又道:“昨天晚上小佳陪蒙宁打牌出去了,没有回来。你到了病房。别提小佳的事,她妈正为此事不高兴。”

  刘光芬扭头看着侯卫东。道:小佳昨晚没有回来,她怎么不打电话。”

  “我估计是手机没有电了,蒙宁是以前省委书记蒙豪放的女儿,和小佳的关系挺好的。”

  听说是与蒙豪放女儿一起打牌,刘光芬也就不说话了,她见侯卫东满脸疲倦,道:“我去看孙女,昨晚你没有睡觉吗?”

  侯卫东道:“我在车上迷了一会。”

  刘光芬道:“我这有加床,你再睡一会。”

  “算了,现在我也睡不着。走吧,我带你过去。”

  刘光芬在医院住的时间挺长,一路上都有熟悉的医生和护士互相打招呼。侯卫东跟在母亲身后,见到了她的精神状颇佳,不觉有些欣慰。

  将母亲带到了小固围的侯卫东就离开了医院,他开车回到新月了屋四居,尔屋子里空无一人,心里又有几分生气,暗道:“即使小佳手机没有电了,也可以借别人的手机打电话。”

  冲了澡,喝了牛奶,在床上躺了一会,侯卫东又开始担心小佳的安全,心情就有些沉重。

  就要到上班时间,正准备出门,手机响了起来。侯卫东见到手机上是一个陌生电话,便明白十有八九是小佳打电话回来。

  接通电话,电话里果然传来了小佳的声音,“老公,对不起,昨天手机没电了,没有给你打电话。”

  听到小佳平安无事,侯卫东怒气已过,怨气已消,平和地道:“的的手机没电了,可以借别人的手机打电话,你整夜不归,让家里人太担心了。”

  小佳自知有错,态度温柔得紧,道:“哎呀,实在是不好意思,蒙宁约我打牌,有两个是北京来的姐妹,一边打牌,一边聊天,大家在牌桌上约好,都不准给老公打电话。我手机也没有电了,想在厕所里打电话都没有办法。”

  “我就猜是蒙宁约着打牌。”

  “在牌桌子上,我还听到不少内幕消息,回家再与你细说。”佳忍不住八卦道:“熊大伟要当省委副书记,同时兼任岭西市市委书记。”

  听到小佳说起内幕,侯卫东很警惕,道:“有人在身边吗,这些话回家再说。”

  小佳道:“没有人,我再说一句,朱建国那边与熊的关系很微妙,你要注意。”“别说了,我明白。”侯卫东又道“你赶紧休息一会,然后给你妈电话,昨天晚上没有回家,又没有打电话。一定要找个理由,我们统一一下。我说的理由是单位临时有事,在开会。”

  小佳听到话音不对,道“我妈到家来了吗?她怎么知道我没有回家?”

  侯卫东这才将事情经过讲了,小佳听到小国田抽筋,很着急,道:“我赶紧到医院。”

  侯卫东道:小妞妞没事,你最好不要到医院,免得你妈怪你,先把理由想好了再去见你妈。”

  小佳最疼爱女儿,心里着急,道:“我就说手机没有电,单位开会到了十二点,时间晚了,就没有回电话。”

  “好吧,你去看一看女儿。我就不去了。”

  小区外,晏春平和老耿已经到了,等到侯卫东下楼,晏春平赶紧接过手包,道:“秘书长,昨天我上了网,现在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刘网的新闻,甚至还有些死亡之时的图片,网上跟帖都在骂市政府,骂检察院,骂国土局长刘网,这个帖子的跟贴至少有上万条了。”

  侯卫东来到办公室,他马上打开网站。输入茂云的字样,马上就出现了有茂云刘网内容的贴子。贴子正文多是遮遮掩掩,可是下面的评论就五花八门了,最多的还是骂声,多数人根本没有仔细看贴子内容,张嘴就骂,从官员骂到体制再骂到神奇的国度。

  侯卫东认真地看完了多数的评论,然后关掉电脑,此时他正已经被任命为茂云市委副书记,可是现在并没有上任,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事就让在职的市长书记段宜勇等领导去处理。

  侯卫东与二处长处原振天谈了一些他在副秘书长岗位上准备做却未完成的事,到了旧点,原振天仍然意犹未竞。谈兴未减。

  对于原振天来说,他挺不愿意这位年轻的副秘书长调离,他服务过两任副秘书长,与前两副秘书长比较,侯卫东官架子最工作能力最强,工作作风最务实,一句话,在侯卫东领导下工作是比较愉快的。

  原振天网把话题从工作转到自己的去向之上,晏春平来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侯书记,茂云市委宣传部来了两位副部长,说是想见你。”晏春平为人挺机灵,他知道刘网的事,不愿意给侯卫东惹麻烦,因此将两位部长留在了办公室。

  侯卫东明白茂云宣传部是为何而来,可是宣传部实在找不到自己头上,他略一思考,对原振天道:“我们的话题稍等一会,我先接待茂云的同志。”又对晏春平道:“请茂云两位同志过来。”

  原振天趁着晏春平出去叫人,赶紧道:“秘书长,我还有人个的事向你汇报。”

  侯卫东点了点头,道:“下午找时的吧。”

  晏春平带着两人进了办公室,其中一位年长的快步走到了侯卫东面前,道:“侯市长,我是茂云宣传部小刘,有事向你报告。”

  小刘其实已经不凭侯卫东的观察。至少有四十岁了。

  侯卫东与小刘”握了手,道:“你是刘副部长?”

上一页 《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楚乔传小说 | 何以笙箫默 | 鬼吹灯 | 盗墓笔记 | 阴阳代理人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