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小桥老树->《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正文

正文 第669~671章 决心

  “侯市长,我听说益杨县也在做工作,想将沙州大学留在益杨。”

  “朱主任,如果你是沙州大学校长,相同的价格,相同的条件,你愿意将校区设在益杨还是沙州?”

  “沙州大学在益有三十年了,各种设施都齐全,如果搞成南北校区,也是可行的。”

  “朱主任,沙州大学必然会到南部新区,这一点没有任何置疑。”

  侯卫东看出部新区朱仁文心里有些问,便道:“第一点,现在九九年以前不一样了,各个学校都要想办法招到更多的学生,学生多就意味着人民币多,在这种背景下,学校的位置就是一个重要因素;第二点,我熟悉这个学校,大多数老师都愿意将学校搬到交通更便捷、经济更达、基础更完善的沙州,从小孩入学、医疗条件、文化生活等各方面,益杨不能与沙州竞争,第三点,沙州市委市政府已经有了倾向性意见,这是最核心的一点。”

  “有这三条,朱主任还担心什么?今的任务是讨价还价而已。”

  朱仁义听到侯卫东析。心存地虑也一扫而空。正儿八经地道:“领导毕竟是领导。高屋建瓴。一针见血。”

  侯卫东知道朱仁义在拍马。如果换成其他人便会开几句玩笑。可是朱仁义是市委书记朱民生亲自点地将。他在说话上就很注重方式方法且朱仁义很得朱民生地衣钵。说话办事都一本正经。这让侯卫东也很无趣。

  不过仁义老成恃重。办事认真。而且时没有现什么歪心烂肠一点让侯卫东最为满意。

  当教委主任吴亚军气喘吁吁上了楼。侯卫东道:“出。到沙大。”

  吴亚军气还没有歇匀。便跟着侯卫东下了楼着健步如飞地年轻人。赶紧加快了脚步。

  同沙州大学地谈判。侯卫东心里确实很有底气。而不仅仅是忽悠朱仁文。

  沙州大学搬迁的根源,在于高校扩招已经不可逆转,而高校扩招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和现实意义。

  在1997年,全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才5%左右种规模跟社会和经济展速度不相适应。为此,1998年11月洲开银行驻北京代表处席经济学家汤敏,以个人名义向中央写信出《关于启动中国经济有效途径扩大招生量一倍》的建议书。

  他陈述5个理由支持大学扩招:其一,当时中国大学生数量远低于同等展水平的国家;其二,1998年国企改革,大量下岗工人进入就业市场,如果大量年轻人参与竞争,就业将面临恶性局面;其三,国家提出保持经济增长8%目标,扩招前经济增长率为78%,急需扩大内需,教育被认为是老百姓需求最大的;其四,当时高校有能力消化扩招,平均一个教师仅带7个学生;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高等教育的普及事关中华民族的整体振兴。

  建议很快被有关部门采纳,基于“拉动内需、刺激消费、促进经济增长、缓解就业压力”四大目标的高校扩招从此进入正轨,拉开了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大幕。

  侯卫东对此也是深有感触,他在吴海县中读书,这所全县最好的学校,他在最好的班,当年应界考上大学的不过三分之一,而在20011年,吴海县中考上大学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九十。

  在校长办公室,与校长段衡山见了面。

  “卫东,什么时候给毕业生做一场就业讲座,如今的就业形势和卫东读书时不一样了,你们那时是包分配,好坏都有一份工作,从99年扩张以来,我们很快就要面临扩张后的第一批毕业生,未雨绸缪,请你为师弟师妹们讲一讲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

  段衡山与段卫东见过数面,他在这位学生面前还是保持着师的尊严和亲切。

  侯卫东笑道:“段校长,讲一讲经验教训,我还有些心得,其他的就不敢在母校的老师面前班门弄斧。”

  “卫东也别谦虚了,近十年毕业生,你可是第一个副厅级实职干部,你的成功经验也很宝贵。”

  “当干部只是大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完全可以替代,而段校长这种专家才是社会真正的人才。”侯卫东回头对教委主任吴亚军与南部新区朱仁义道:“段校长享受了国务院特殊津贴,在国际核心期刊上表过多篇论文,论学术水平,在岭西是排前三名。”

  段衡山尽管是学者,受到了沙州副市长的推崇,心理上还是觉得高兴。

  简短的寒暄结束,侯卫东便进入了主题,道:“今天我和南部新区朱主任、教委吴主任一起过来,来谈沙大搬迁之事,段校长有什么条件,请尽量提,我们最大程度满足。”

  段衡山不慌不忙地道:“昨天我见了省教育厅杨厅长,他提出了搬迁大学要慎重,沙大在益杨生根三十年,不管从历史积淀还是基础设施建设来说,搬走了都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朱仁义没有想到段衡山会突然变卦,用眼睛瞅着侯卫东,而侯卫东面带微笑地品茶,对于段衡山的话没有任何反应,他便道:“段校长,南部新区从基础条件、地理位置以及优惠政策等几个方面,都符合沙大搬迁的条件。”

  段衡山道:“印书记上任第二天,就带着全体县委常委到沙大来开座谈会,盛情难却啊。”

  侯卫东参与过数次的谈判,尽管年龄比朱仁义要小接近十岁,可是实际经验却很是丰富,见段衡山玩起迷踪拳,丝毫不在意,微笑着道:“今天我和朱主任来拜访段校长,先不谈细节,先是表明态度,一句话,南部新区欢迎沙大,其他的事情,下次再来谈。”

  他转头对朱仁文和吴亚道:“沙大景色优美,散步湖边,也是人生一大享受,今天就忙里偷闲,重温一下校园的景色。”

  段衡山相当>今天的谈话,为此准备了几套腹稿,一句话,他要为新校区争取更多的有利条件,可是刚谈了几句话,侯卫东却突然转弯,反而让他觉得很遗憾,暗道:“侯卫东倒是个明白人,看来以后的谈判用不着忽悠,大家开出条件,取长补短就行了。”

  他兴致勃勃地道:“沙大的湖景,在个沙州市都有名,春天时节,许多沙州人都开车过来踏春,今天天气好,我陪几位一起去走一走。”

  由沙州大学校长段山亲自陪同,晒着春日暖阳,在校园内指指点点,感觉也还是不错。

  在湖心小岛上吃了午饭,吴军和朱仁文便回沙州。

  侯卫东在湖心吃饭之时,恰好能看到授楼的楼顶,这个楼顶一直在眼中晃荡,将他心弄乱。

  将司机和晏春平打回沙州,段衡山和侯卫东步行回教授楼。

  没有了外人,侯卫东便不想与段衡山打肚皮官司,直言道:“段校长,沙大搬迁是难得的展机遇,我分管南部新区,肯定要为母校创造最佳的条件,搬迁之事其实已成定局,最大的问题在于土地,沙大可以提出合理要求,能解决的一定解决。”

  段衡山道:“说实话,我还真舍不得这个湖水,只是为了学校的展,必须得搬,你要为母校说话。”

  “我会尽力的。”

  段衡山这才吐露了最真实的想法,道:“我的想法是能快则快,在明年的新生最好能进入新校区。”

  上楼之时,段衡山感叹道:“走到楼上,总要想起郭教授,叫人嗟叹。”

  侯卫东同样也在嗟叹,他不仅为了郭教授而嗟叹,同样为了郭兰而叹息。

  “好久没有回来了,也不知屋里生霉了没有?”侯卫东看着段衡山上楼,他解释了一句。

  段衡山随口,道:“湖水潮湿,长期没有人住,东西确实容易受潮。”他有午休的习惯,与侯卫东握手告别,上楼睡觉去了。

  侯卫东其实完全用不着解释,回自己的家,这是正大光明的事情,可是他没来由有些心虚。

  他把房门打开,又将阳台推开,当阳台打开之时,湖风便忽忽忙忙地冲进了屋,就如被人追逐的小偷。

  房屋很干净,没有灰尘,想必是郭兰曾经在此住过,所以干净。

  打开电视,随意浏览了一会,脑中却总是浮现出绢纺厂的人和事,他给晏春平打了电话,“明天,让项波到我办公室来,让他谈一谈今年的打算,你给他说,要实打实地谈,不要玩虚的。”

  刚挂断电话,他想了想,又打给晏春平重拨了一个电话,道:“让项波下午到我办公室来,上午我要见一见蒋希东。”

  这时,楼下响起了汽车声。

  郭兰下了车,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侯卫东的阳台,看见其阳台打开,暗道:“难道我那天没有关阳台?”

  为父亲办丧事的那几天,她伤心且劳累,在侯卫东的房间住过两晚,后来仔细打扫过卫生,不过是否关阳台,确实有些记不清楚了。

  刚打了房门,郭兰就听到了电视声,她立刻意识到不对,想退出去,又觉得不妥,还是推开了房门。

  “郭兰,进来坐。”侯卫东听到开门声,已经站在了门口。

  “你怎么回来了。”

  “过来找段校长,沙大搬迁的事情。”

  “沙大真的要搬迁吗?”

  “扩招以后,益杨校区无法展了,肯定要搬,市委市下入会已经统一的思想,目前就是给多少亩土地以及什么价格的事情。”

  郭兰比平时更加清瘦了。她手里拿着侯卫东地钥匙。道:“谢谢你。”

  “进来坐一会吧。”

  “嗯。”

  “我烧了些开水。喝茶吗?”

  “嗯。谢谢。”

  郭兰神情中有些忧郁。道:“我想回州大学工作。”

  侯卫东见她的神情,有心酸,道:“这是临时起意,还是深思熟虑,这一点很重要。”

  郭兰表情很平淡,却是很肯定地道:“我经决定了。”

  看着兰的神情和语调,侯卫东知道她的心意已决,他心里涌起了强烈的保护:“你现在是成津县委组织部长,我出面,让你到沙州大学出任学校的组织部长。”

  “学院已经有了组织部长,我有个工作岗位就行了。”

  “那位组织部长多大年龄。”

  “四十岁左右。”

  “如果他想到地方调他到地方,如果他不想到地方,我让他改任其他职务。”侯卫东是副市长,他的权力还不足以如此安排,但是他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着强烈的信心,他知道只要他下定决心,此事一定能办成。

  郭兰能感受到侯卫东的好意抬头看着侯卫东英俊的脸庞,眼睛慢慢地温润了,两滴泪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晶莹如宝石。

  侯卫东抬起手指轻地将晶莹的宝石抹在了手尖。这本书

  父亲仙逝以后,郭兰为了宽慰母亲,一直强撑着,此时感受到了侯卫东的关心,情绪就突然爆了出来。

  把脸伏了侯卫东温暖的怀里,郭兰痛痛快快地哭了起来初她还强抑着声音,渐渐地的哭声越来越大。

  侯卫东侧过身,抽了纸她擦了擦眼泪水,只是郭兰的眼泪水如冰山融雪几张纸又怎能擦得干净。

  “哭吧,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郭兰只是紧紧抱着侯卫东,此时在这宽阔的胸前,她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顾,将所有的思念及伤痛化作了倾盆之泪水。

  等到郭兰的哭声稍歇,侯卫东将她抚在沙上,这才起身,关掉了微微开着的防盗门,然后又找了一条干净毛巾,用热水洗净,递给了郭兰。

  郭兰接过热毛巾,擦了脸,这才停止了哭泣,痛哭一场,胸中积郁之气倒是排解出来,她不好意思地看着侯卫东胸前的一片湿痕,道:“这是第二次把你衣服打湿了。”

  在九三年那个闷热的夏天,郭兰因为失恋而伏在侯卫东肩头哭了一场,在二C0二年春天,她又因为父亲过世又打湿了侯卫东衣襟。

  看着梨花带泪,楚楚可怜的郭兰,侯卫东心里就涌起了深深的疼惜,和郭兰深深地对视一眼,他抛弃了所有思想,只是将郭兰拥在了怀里。

  当两人嘴唇分开,侯卫东低声在耳边道:“你的嘴唇好香。”郭兰脸上有一丝红晕,微闭着眼,脸又微微仰起。

  侯卫东用心地亲吻着异常柔软、湿润的嘴唇,情绪慢慢地高涨起来,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郭兰的身体,感受到她的阵阵颤栗,有娇媚,又有着莫名的惊慌。

  他将手放在的位置,轻轻地揉了起来。

  尽管隔着衣服,郭兰还是如触电一般,低下头,将烫的脸靠着侯卫东肩头,长长的睫毛轻微地颤抖着,如一朵不胜凉风般娇羞的水莲花。

  他呼吸渐渐粗重起来,让郭兰平躺在沙上,他自已跪在地上,解开了郭兰的上衣扣子。

  她的脸如天上火烧云,眼睛紧紧闭着,双手抱在胸前,阳台上的风带着一丝寒意吹来,皮肤上就出现了许多小颗粒。

  侯卫东的舌尖在平滑的小腹滑过,在下腹部稍稍停顿,然后逆而向上,直到胸前,将她的双手挪开,黑色花边的胸罩便暴露在眼前。解开了胸罩,两朵俏生生的花蕾便

  出,肤如凝脂,花蕾则是罕见的鲜红色,格外醒目。

  侯卫东温柔而又霸道地亲吻着花蕾,郭兰身体一直在轻微颤栗着,当指尖朝下滑动之时,她突然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道:“别。”

  两人目光中都充满着漏*点,对视片刻,她轻声道:“今天不行,我例假来了。”

  穿好衣服以后,郭兰紧紧拥抱着侯卫东,深深地亲吻着,留下了满嘴香甜,在耳边道:“我爱你,卫东。”

  郭兰离开了很久,侯卫东仍然有些魂不守舍,在屋里走来走去。

  手机传来“”地响了一声。

  这是她过来的一条短:“我们是两条平行的铁轨,可以相向而行,互相关心和温暖,却永远不能交汇。”

  看着这条短,侯卫东半天说不出话。

  又过了很久,他才给秘书晏春平了电话:“我在沙州,你带车过来接我。”

  与此同时,宁在办公室亲自与蒋希东谈话。

  宁道:“蒋厂长,你到绢纺厂之前,是二轻局副局长,市委这一次有意将你调回到行政机关,市政府研究室、经委、计委等几个部门,你都可以考虑。”

  蒋希黑脸如漆,道:“宁书记,感谢组织对我的关心,绢纺厂出了这么多事情,组织上调整我的岗位,我能理解。”

  宁笑道:“国有企业面临着困难,这是全局性的问题,并非绢纺厂一家,你既有行政机关工作经验,又有丰富的企业经验,回到了政府综合机关,可以为市委市政府决策提供好的建议。”

  “宁书记,我没有把绢纺厂搞好,从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我愿意在绢纺厂当一名普通工人,为绢纺厂重新站起来出一份绵薄之力。”

  “你不愿回政府机关?”

  “我不回机关,就留在绢纺厂当一句普通工人,我以党性担保,绝对支持新一届班子的工作。”

  宁没有想到蒋希东会坚持留在厂里,道:“这几年,破产企业不少,蒋厂长的年龄也不小了,还是在机关更保险一些,这也是朱书记、黄市长对你的照顾。”

  “我想和六千绢纺厂职工在一起,哪怕一起失业,也心甘情愿。”蒋希东态度很坚决。

  宁眼神犀利地盯着蒋希东,似乎想洞穿他的思想,而蒋希东面无表情,目光却是凛然不畏。

  过了一会,蒋希东道:“当然,我是员,愿意服从组织的安排,只是宁书记是征求我的意见,所以才向组织说出了心里话。”

  宁点了点头,道:“明白了,等我向市委汇报以后,再明确你的去向,在这里,只能说,尽量满足你的要求,不过如果组织需要,你还是要有到机关工作的准备。”

  蒋希东就站了起来,道:“请组织满足一位老党员的最后心愿。”

  杨柳一直在作记录,等到蒋希东离开,她暗道:“如果大哥没有提前说起绢纺厂的事,我还会认为蒋希东是优秀的企业家,他这人太会演戏了。”

  下班回到家,堂兄杨柏已经在等候了。

  “听说蒋希东下课了,由项波来当厂长,我想回厂里上班,还是当总工程师,你能不能帮我想一想办法?”

  杨柳道:“你不是辞职了吗,怎么又想着回去。”

  杨柏道:“我当时是和蒋希东有矛盾,在他办公室拍了桌子,现在项厂长主政,我还是想回厂里工作,干老本行。”

  “这事我做不了主。”

  “我和侯市长不是挺熟悉,能不能搭个桥,让我与侯市长见一面。”

  杨柳与堂兄关系一向不错,道:“那我试一试。”

  当侯卫东刚刚下高速路,就接到了杨柳的电话,他道:“好吧,在新月楼的水陆空,那里距我家近,味道也不错。”

  一路上,他脑子里都浮现在郭兰的影子,铺天盖地,见到了杨柳和杨柏,才从温情中走到的现实生活。

  坐上桌子,侯卫东道:“杨柏,你想回绢纺厂,为什么?”

  杨柏没有回答为什么,而是提了更进一步的要求,道:“我想回去当总工程师,论技术,我在绢纺厂也是数一数二,蒋希东心胸狭窄,不愿意用我,新一届班子总要需要我。”他笑了笑,又道:“离开了绢纺厂,我的技术一钱不值。”

  侯卫东将目光停留在杨柏脸上,道:“你上次同我谈的事情,真实度是多少,我想听老实话。”

  进了办公室。侯卫东打开了窗户。让微凉的空气穿透房屋。他心里想着给郭兰的承诺。用座机给郭兰打了一个电话。

  “你下定决心了吗。是否真要到沙州大学去?”

  “我确实打定了主意。但是暂时不用你出手。段校长和济书记都是父亲的好友。我向他们提一提。应问题不大。”

  两人都小心翼的回避着昨日的漏*点。只是此事已经开了头。星星之火。总是会燎原的。只是由于侯卫东的具体情况。郭兰心里有着巨大的矛盾。一方面。她内心充满着渴望。一方面。又苦苦的抗拒着。

  听说郭兰要找校长段衡山和市委副书记济道林。侯卫东知道调动之事没有多大的问题。他是憋着一股劲要为郭兰办调动。却突然失去了方向。让他感到隐隐失落。

  这。晏春平推门而入。侯卫东有些恼怒的看了他一眼。正想出言批评。见到了晏春平身,的宁。

  “我先挂了。宁书来找我。”

  “那。再见。”

  办公桌就是一个城堡。侯卫作为主人。一般情况下在城堡里接见下属。只有重要人物他需要他走出城堡迎接。宁作分管组织的委副书记。又有着极深的背景。加上她性格强硬。自是城堡的重要客人。

  “宁书记。你怎亲自过来了。”

  宁爽郎的笑道:“你把我当成了女官僚了。打话召见副市长。这拔高自己了。帝要想谁灭亡就让其先疯狂。我不想灭亡。所以不会疯狂。”

  “到我这里来。只能茶了。不过我的茶都是手工茶没有一点农药。”

  “我不喝茶。白开水就行了。”等到宁坐在沙发。侯卫东对晏春平道:“我和宁书记谈事情其他人过来。一律不见。”

  等到晏春平离开。宁道:“按照朱书记的意思。原本准备让蒋希东回机关。昨天我与希东谈了话。他明确表示要留在绢纺厂。不愿意回到机关。你是分管领导。我想过来征求你的意见。”

  “如果留在绢纺厂又如何安排?”

  “按照惯例。如果在绢纺厂总的给蒋希东一个闲职。”

  侯卫东此时对绢有了进一步了解闻言道:“山难容二虎。蒋希东执掌绢厂十年如果留在厂里。项波的话恐怕不灵。建议将他放在江津手底下。这也是对项波的制约。又不会闹不团结。”

  宁露出思索的神道:“蒋东不会听安排他委婉的表过。只要调出绢纺厂他就是辞职。”她顿了顿。道:“如果他确实要留在沙州绢厂。如安排最为妥当。”

  “我的想法是不要下后患。调他回机关。还可以象征性安排职务。这样一来。其他厂领导也没有闲话。”

  宁见侯卫东态度坚决。道:“我明白了。”

  又道:“国企的事情都挺难。历史遗留问题太多。涉及到不同的利益群体。无论如何搞都会背上骂名。”侯卫东笑道:“变成泥泥鳅。就不怕泥巴糊眼睛。我分管工业这一块。就算是尖刀山也的爬过去。”

  “年轻真是好啊。锐气十足。”

  “宁书记比我还要小几岁。你才是真的年轻。”

  宁年龄比侯卫东大。五官长的也挺精致。只是神情有些严历。破坏了女性的柔美。

  侯卫东送走了宁。看着还算苗条的背影。脑海中却不由的想起了郭兰。暗道:“她的身真美啊。”

  论丰满。郭兰不如段英。论匀称。她不如小佳。论风情。她不如李晶。可是她有着淡淡书卷气中带着羞涩。花蓓红嫩如半透明的凝脂。口齿留香。让人不觉沉迷其中。

  回想了昨春光。侯卫东心思又显有些沉重。

  这时。桌上的红机电话响了起来。

  “周省长。你好。”见到了周昌全的红机短号。侯卫东赶紧拿起电话。

  周昌全直截了当的道:“卫东。绢纺厂换人了?蒋希东是经验丰富的厂长。能挑重担。项波这人不行。私心太重。”

  他的观点如此鲜明。卫东心神一凛。道:“春节前后。绢纺厂出的事情太多。先是罢工。后来又是一次群访。一人带着农药上访。”

  周昌全道:“这点问题都不算是问题。只要工厂能正常运转。厂长就算是合格。对待不同的干部。要有不同的评价体系。要看到主流。”

  侯卫东暗道:“周省长当政时期。希东一直担任绢纺厂厂长。还被评为了劳模。周省长是充分相信蒋希东的。可是随着社会发展和时间流逝。人是会变的。”

  “卫东。你要给子讲。项波此人不能用。用了他。绢纺厂就完了。到

  个分管领导也会脱不了干系。现在项波已是厂长。希东担任党委书记。也能起到一定的平衡作用。”

  侯卫东虽然是分管副市长。对于蒋希东这种级别干部的使用只有建议权。并没有决策权。委婉的道:“周省长。我马上向市委作出建议。”周昌全当过市委书记。现在又是副省长。他挺理解侯卫东的处境。叮嘱道:“你作为分管领导。有些事应该主动向组织反映。否则就是失职。我相信子堤一定会纳你的意见。子堤这人有毛病。可是大事不糊涂。”

  放下电话。侯卫东不禁摇了摇头。暗道:“周省长素来明察秋毫。谁知也有灯下黑的时候。黄子堤已经不是当年的秘书长黄子堤。重用项波就是他的主意。”又想道:“让蒋全当党委书记。这事终究有些不妥。两人明显要扯皮。”

  等到市委书记朱民生从省城开会回来宁特意汇报蒋希东的排问题。

  “黄市长是什么见?”

  宁道:“黄侯位市长都认为一山难容二虎。建议调蒋回政府。”

  朱民生冷着脸。道:“什么叫做一山难容二虎。这是国有企业。不是黑社会他们两人都是老党员。我相信有基本的组织纪律。我的思是让蒋希东留在绢厂任党委书。他有较强的管理经验。应该对工厂有好处。”

  听到这样的安排。宁嘴巴有些-不拢了。有些尖锐的道:“朱书记。如果安排蒋希东任党委书记。那何必免其厂长职务。”

  宁市长敢用这种方式和朱民生说话。朱民生仍然冷着脸却没有发火。解:“当年项波从厂长位置到党委书记现在蒋希东为什么就不能我不出来有什不妥当。”

  宁道:“此一时一时。现在的社会环境与当不一样的。我总觉如此安排有些问题。黄侯两位市长也会持反对意见。”

  “你尽量去黄市长清楚。制衡。是调配干部的重要手段。”朱民生这次到省城开会。委书记秘赵东特意找他谈了蒋希全的事情他可以将周昌全意见当作参考但是对把赵东的意当成指示。

  黄子堤知市委意以后。心火上窜亲自找到了朱民生。道:“朱书记。蒋希东当了十年厂长。若不调走。项波手以后。只怕难以开展工作。”

  有赵东的意见,盾。朱民生态度很坚决。道:“黄市长。项波和蒋希东一直在搭班子全。合作提挺好。没有什大问题。我觉的应该相信两位同志的觉悟。”

  黄子堤道:“客观的说。就是因他们两人合作好。所以厂里才出现了问题。”他原本一直不想朱民生发生摩擦。可是此事太重要。只硬着头皮与民生硬扛。

  朱民生原本以为点到为止。见黄子堤软磨硬顶。稍有些犹豫。又道:“蒋希东工作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沙州还有不少市属企业。我们不能让现有的厂长寒心。此事就别争论了。”他话锋一转。道:“绢厂只是个例。市政府对于全市企业扭亏工作应该有一个总体方案。”

  黄子堤只觉的口里有一块黄莲。有苦说不出。道:“这事交给侯东在做。我去催一催他。”

  当黄子堤离开了朱民生办公室。朱民生对赵诚义道:“你通知侯卫东。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当正式文件下发以后。绢纺厂副厂长高小军等人一扫愁容。抽机会到岭西痛快的喝了一场。

  酒桌上。高小军举着酒杯。道:“老大难。老大难。老大出马就不难。有蒋老大当党委书记。项波仍然是一条小蛇。我们随时可以踩死他。”

  蒋希东对现任总工赵大雷道:“大雷。新的生产1,就要调试了。你干脆生病了。让杨柏来做这条生线。”

  自从四通开始搞了MBO以后。蒋希东为首的七位导便开始筹备着将在绢纺厂实现MBO的目标。为此。他们作了精心准备。杨柏是其中的一步重要棋子。他以反对派面目现在厂里。就是为了应对复杂的局面。

  此时。他这颗棋子就要重新披挂上场。

  杨柏道:“大雷。新的生产线毕竟还处于调试阶段。我担心在技术上不成熟。”

  尽管杨柏与赵大雷一条战线上的人。可是技术上的事毕竟都有些保守。赵大雷知道杨柏没有参加前阶段的调试。骤然接手要出事。他在心里犹豫了一会。道:“有一本详细的工作日志。里面把要点讲很清楚了。你那去看一看就会明白。”

  蒋希东举着酒。道:“弟们。我们要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实现目标。为美好的前景干杯。”

上一页 《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楚乔传小说 | 何以笙箫默 | 鬼吹灯 | 盗墓笔记 | 阴阳代理人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