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小桥老树->《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正文

正文 第663-665章 老关系

  每天来拜访侯卫东的人挺多,在晏春平眼里,李晶只是一位身材丰腴的风韵美少*妇,很普通的客人,倒了水以后,便退了出去。

  李晶道:“这是你的新秘书,看着眼熟。”

  对于李晶观人言的能力,侯卫东向来信服,道:“这是故人之子,我们都认识,你猜三次,能不能猜出来?”

  李晶回想了一会,道:“我们同认识的人并不太多,而且应该是你的关系,他长得象红坝村那位晏书记,猜对了吗?”

  侯卫东再叹服,道:“难怪你能创建精工集团,任何成功都不是偶然,要是换了我,百分之百不会猜到晏道理头上。”

  说到这里。他声音低了下。道:“儿子。好吗?”

  “两个都好。大地调皮。小地健康。都和一个样子……你说过。要陪我生小丑丑。”

  “对不起。我……。”去。侯卫东正在为了厅级职位而奋斗。根本无法到香港陪着李晶生产。

  “算了。不用解释。我不是怨妇。终究还是以事业为重。听说你当了副市长。我很为你高兴。”

  李晶如此豁达。反而让侯卫东百感交集。他盯着李晶。咬了咬牙齿了出去。道:“我地小丑丑和小小丑丑在哪里。在岭西吗?”

  “我是临时回岭西。没有带他们两兄弟。”说到这里捂着嘴笑。“小丑丑现在是标准地广东话。你听不懂了。”

  想着儿子说起了广东话,侯卫东又有些好笑,道:“你胖了不少。”

  “是吗,才生了小小丑丑,那时比现在还要胖两圈。”

  聊了一会,李晶眼里有了些水雾。

  侯卫东抬手看了看表,道:“我们俩马上到岭西去。”

  “不用到岭西暂住在精工集团沙州分公司,你知道那个地方。”

  “那里很久没有住了。”

  “公司一直有人在打扫,中午下班,我在对面的停车库等你,我做饭给你吃。”

  “好。”

  在门口,李晶回头了一句:“Bethereorbesquare。”

  侯卫东听得出这是英文,可是听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楞着神想了一会。

  到美国和香港转了一大圈,李晶从气质到外形都有了变化,多了些洋味,这个洋味并不是指时尚是眼界更开阔,性格更自信。

  下了班,侯卫东对晏春平道:“中午我有安排了。”

  晏春平已经习惯了侯卫东没头没脑的说话方式,提醒道:“下午二点钟,南部新区朱书记要过来。”

  侯卫东干脆利落地道:“你给朱书记打个电话午的会取消,改到明天。”

  下楼之时到不少机关干部,侯卫东大多叫不出这些机关干部的名字

  在市政府机关,侯卫东如国内的一线明星个人都认就只他,他却叫不出大部分人的名字,只是看着脸熟,是微微点头,脸上带着若隐若无的微笑。

  而马有财等年龄偏大资历偏老的副市长,早就习惯了领导作风,面对普通干部的问好经常是面无表情,弄得这些一般干部极不愿意在过道处见到领导,能躲就躲,实在躲不过了,才上前硬着头皮打招呼。

  从下楼到对面的停车场这一段路程,侯卫东即如小心翼翼的地下党,又如躲着众人的娱乐明星,坐上了李晶的小车,他才暗自长舒了一口气。

  李晶坐在车上,一直在观察着侯卫东的神态,心里如开了五味坊,有些酸,有些麻,有些辣,有些甜,等到侯卫东上了车,道:“你当了厅官,还保持着原来的体形,倒也难得,为了两个丑丑,我的身材毁了。”

  “我觉得你恢复得挺好。”

  “这是安慰我。”

  “我记得你不会英语,刚才你说的英语是什么意思。”

  “说的是不见不散,现在我简单通话是没有问题了。”

  “你还真有学习语言的天赋。”

  “学英语得有语言环境,只要有合适的语言环境,很容易学的。”

  两人一路不咸不淡地聊着,进入了精工集团沙州分部的后院,当高高的铁门关上以后,侯卫东这才彻底放松下来。

  后院曾是李晶建的爱巢,尽管一年多时间没有使用,仍然保持着整洁,绿树也出了新芽。

  进门以后,李晶转身就扑到了侯卫东怀里,道:“想我没有?”

  侯卫东只觉李晶一身滚烫,道:“想了。”

  “快抱紧我。”

  李晶用火热的漏*点,将侯卫东身体里的雄性荷尔蒙充分调动了起来,衣服丢了一地,两具裸露的身体摔在床上,用藤一样纠缠在一

  “你,湿透了。”

  “是因为你一直在怠工。”

  “再张开一些,我要进来了。”

  “嗯,轻一点。”

  “啊,好舒服。”

  当两人同时达**以后,侯卫东后背已有了汗水,他这才现,屋里一直开着空调,“难怪这么热,还开着空调。”

  李晶光着身体到浴室,不会,伸了一个脑袋出来,道:“快过来泡一泡。”

  尽管浴盆大,可是再大也没有脱尘温泉的池子大,侯卫东想到不能正大光明地带着李晶泡温泉,心生内疚,便愈地温柔,将其抱在怀里心地抚摸着。

  “我那里松了吗?”李晶有些张,又有些羞涩。

  侯卫东心知她是什么意思,故意道:“里?”

  “那里!”

  “哪里?”

  李晶翻过身了侯卫东一口,道:“你真坏道我说的是什么。”

  “很紧,和以前一样。”

  “不骗我。”

  “不骗你。”

  又在浴盆里兴风作浪以后,晶这才解了相思之苦,她如缠藤树一般,不愿意和侯卫东分开。

  “我原先考虑走国际化道路,在香港这一段时间,精工集团更适合在岭西展,如今又戴着港资的帽子,应该更方便了。”

  “精工集团的展方向有什么改变吗?”

  “你以前一直劝我买煤矿,我没有答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丧失了一次机遇,这一段时间,吴兴彬和老蒋都劝我到沙州来买煤矿考虑再三,决定继续干老本行,路桥工程和房地产。”

  “不熟不作,这是上上之策,也是经验之谈。”侯卫东口里如此说,心中想道:“李晶最好别到沙州来路走多了终究要撞鬼。”

  李晶似乎猜到了侯卫东心思,道:“老公,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你为难,沙州是岭西第三大城市工集团又迹于此,我肯定不会放掉这个市场是我多数时间还是会在香港和岭西,沙州的事情老蒋全权打理。”

  “你现在管着工业,精工集团就是一家普通企业不特意给优惠,也要特意打压。”

  侯卫东见李晶把话说开,便把话挑明,道:“在我所能决定的工程里,一律要实行招投标制,这其实是以前周书记定下的规矩,我要继续用好,公开公平公正,对所有企业一视同仁,当然也欢迎精工集团到沙州投资。”

  沙州的招投标制创于周昌全,用得最好也就是那一段时期,如今书记市长皆变了人,招投标制就名存实亡,侯卫东间定在南部新区恢复这项制度。

  他又想起了一事,道:“你还记得姬程吗,曾经想追求你的那一位,现在到沙州市政府来当副市长了,和我是同事。”

  “我好几年都没有见到姬程了,他居然当上了副市长,这人办事能力一般,比较会拉关系。”

  在床上躺了一会,李晶身体又热了起来,再次粘在了侯卫东身上。

  分手之时,李晶咬着侯卫东耳朵道:“你能和我生两个儿子,这是上帝对我最大的恩赐,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只希望你能想到我和孩子,能抽时间陪陪我们。”

  又道:“为防止万一,儿子就放在香港,我就在香港和岭西两地跑。”

  侯卫东只是抱紧了李晶,在额头上亲了亲,这才离开了精工集团分公司。

  他没有坐车,而是步行在沙州街头,来来往往的人就擦身而过,李晶的回归,如无形的绳索缠着他的心,让他疯狂之后又感到莫名的压力。

  “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事已至此,怕个。”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口头禅,自我打气。

  “生活就象是强*奸,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如今小丑丑和小小丑丑都已经出世了,再无后悔药可吃,我干嘛还要自已折磨自己,大不了老子不当官,去周游世界,享受人生。”

  侯卫东昂着头,对着天空深深地吸了口气,将一丝压抑抛在了脑后。

  这时,他接到了周昌全秘书楚休宏的电话:“卫东市长,周省长明天要到沙州,想听一听沙州工业的展汇报,再到南部新区看一看。”

  此事是侯卫东主动邀请,没有料到周昌全说来就来,他忙道:“是明天上午还是下午,我好做准备。”

  “上午九点钟从岭西出,要看一个国营企业,一个私营企业,再到南部新区走一走,下午听工作汇报,五点钟去打网球,吃完晚饭回岭西。”

  市委办公室接到省政府办公厅的通知以后,赶紧报告了朱民生,朱民生道:“请黄市长、卫东副市长和粟秘书长到小会议室开会。”

  说了此语,他又道:“三点钟,请卫东副市长到我办公室来,通知黄市长三点半过来开会。”

  侯卫东接到了通知,准时赶到了市委,到了朱民生门口,正好遇到了秘书赵诚义走出办公室。

  赵诚义见了侯东,很隐晦地道:“三点半,黄市长过来开会。”

  这一句话表面听来平平常,可是侯卫东却品出了不同的味道:“朱民生召集开会,肯定是为了周昌全视察作准备,提前半个小时来见面,则意味着他有话单独要说,或是单独要问。这也意味着,朱民生和黄子堤似乎也有些不太和谐。”

  他对诚义友好地笑了笑,走进了朱民生的办公室。

  朱民生正低头看着文件,等到侯卫东进了门,他放下笔,道:“侯市长,明天周省长要来视察,这事我已经提前让办公室通知了你,周省长要视察一个国营企业和一个私营企业,还要到南部新区去,工业和南部新区都是你在分管,先说说你的打算。”

  侯卫东已经与楚休宏了沟通。胸有成竹。道:“国营企业。我建议视察沙州烟厂。这是周省长当年亲自引进地企业。现在已是沙州市地税收大户。私营企业。我建议看庆达集团地沙州机械厂。这是成功引进地私营企业。也有代表性。”

  “你选地这两个点都错没有意见。等会黄市长也要来开会。到时你再提出迎接工作方案。”朱民生一辈子都在琢磨人。他听到周昌全视察内容。便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情。就准备将接待工作全部丢给侯卫东。

  经过了一段时地磨合民生彻底适应了市委书记地角色。他初到沙州之时。压制过侯卫东等人。此时经过了换届选举。他对新一届市委地掌控能力大大增加。同时对侯卫东也有新地认识。再压制他只怕适得其反。便开始放手使用侯卫东。

  朱民生话锋一转。道:“绢纺厂罢工事件生以后。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解决沙州市属企业大面积亏损地问题看了年度报表。感觉触目惊心。到了不改不行地地方。周省长这一次到沙州来视察。就是一个好地契机。可以将沙州市属企业改制问题向周省长作一次汇报。”

  朱民生地想法倒与侯卫东不谋而合。侯卫东心里舒了一口气。他此时地观点与黄子堤已经有些不和谐。如果再与朱民生不对付副市长地日子必将难过。此时与市委书记朱民生观点一致。事情就好办了。他道:“通过前一段时间调研。我也认识到了问题。我马上组织相关部门研究企业。”

  朱民生当年在组织部时。到过山东诸成。对陈光地改革印象深刻。问道:“当年陈光在山东诸城进行改革地时候。你在哪里工作?”

  侯卫东已经安排晏春平收集山东诸城的资料此时听到朱民生也讲起了此地,便微笑道:“我那时还在益杨县上青林镇工作。”

  “那我讲一讲陈光同志的改革,他有一句名言做字真言,你注册我登记赚钱我收税,你财我高兴违法我查处,你破产我同情几句话,我记在心里有好多年了,这就是比较正常的政府与企业的关系。”

  他冷脸上没有多余表情,道:“企业改制是一项复杂系统工程,哪怕是前面有例子,但是由于各地情况不同,还是会遇到很多问题,不可掉以轻心。”

  侯卫东点头,道:“朱书记放心,我会带领一个小组到诸城和荷泽,争取尽快拿出一个妥善的方案。”

  谈了二十来分钟,粟明俊也到了办公室,朱民生道:“三点半,在小会议开会,你们两人先过去。”

  侯卫东和粟明俊就一齐到了小会议室,此时,刚好是三点二十五分钟。

  “明天周省长来视察,我看就是专门来看你的工作。”粟明俊看了省政府办公室的传真,心里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

  侯卫东呵呵笑道:“周省长主管全省工业,他到沙州,肯定要看工业展情况,不光是来看我。”他压低了声音,道:“秘书长,你给透露点内幕消息,去年全市工业企业全线亏损,市委到底是什么态,我想问的是真实态度,以利于下一步的工作。”

  粟明俊与侯卫东是老关系,两人私交甚好,算得上是政治上的共同体,不过,他作为市委秘书长,有些话提前说了未必是好事,想了一会,才道:“进行了企业改制,始终有国有资产流失的嫌,此事可大可小,朱书记现在还没有完全下决心。”

  正说着,刘坤走了进来,将黄子堤的手包和茶杯放在桌上,然后招呼了粟明俊一声,就出去方便。

  过了一会,黄子堤和朱民生一齐走了进来,两人谈笑风声,亲密无间。

  谈话内容就是如何接待周昌全。

  刘坤暗忖:“周昌全也就是一个副省长,还要做迎接方案,完全是大题小做。”

  十分钟未到,迎接方案就即定出来,总起来就是一句话:“侯卫东全权负责,粟明俊配合。”

  谈完了迎接方,朱民生道:“周省长是沙州老领导,他来视察,是解决市属企业问题的难得机遇,这才是我们今天研究的重点,侯市长,你是分管领导,先说。”

  侯卫东稳重地道:“看了年,我心里很着急,如果不解决国有企业亏损问题,别说追赶铁州,只怕还会有隐患。我通过前一阶段调研,个人有了些想法,我先申明,这是个人的想法,还没有经过研究。”

  朱民着脸,道:“我们这是小范围研究工作,就是要听真话。”

  “我的想法是全面改制,将市属企业全部推入市场,也就是一刀切,不管效益好坏,都改,以后沙州政府只管政府的事,不管企业的具体经营。”

  侯卫东的想法也朱民很接近,此时他所说的观点全部是他自己的观点,可是在朱民生耳朵中,则是另外一感觉,他暗自点头,心道:“难怪侯卫东深得周昌全信任,年纪轻轻就派出去收拾成津残局,我刚给他透了点意图,他便执行得如此彻底,看来此人可用。”

  侯卫东的步子如此猛,让黄子堤有些意想不到,他暗道:“侯卫东这人天生反骨,天生桀骜,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在市政府这边研究,就直接捅到了朱民生面前。”

  他担心侯卫东:越深入,打断道:“国有企业问题由来已久,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我觉得应该个案解决,如果操之过急,会起到反作用。”

  “比如绢纺厂,春节前后出了多少乱子,给沙州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我认为应该按照相关规定,撤换绢纺厂主要领导,加强管理,苦练内功,只有根据不同情况,对每个企业进行解剖,才能解决问题,又不出大乱子,侯市长的方法过于冒进,出了事,谁来负责。”

  朱民生道:“绢纺厂要撤换主要负责人,也不是不行,但是,新任之人能否驾驭住六千人的大厂,这是一个问题。”

  黄子堤有心换掉蒋希东,见朱民生态度含糊,就用肯定的语气道:“绢纺厂中层以上骨干有三十来名,其中大学本科占了一大半,这些有文凭懂经营,加上有卫东市长的协调,应该撑得起局面。”

  朱民生原则地道:“领头羊一定要选好。”

  侯卫东见话题被引诱到了绢纺厂,暗自焦急,找个机会,道:“全市与绢纺厂同质的工厂至少有四家,我认为还是应该在全市统一改制。”

  朱民生点头同意了,道:“嗯,还是应该全市一盘棋。”

  黄子堤眼见着就要实现目的,没有料到侯卫东跳出来打岔,道:“改制的话题也不是新鲜话题,以前周省长在当市委书记之时,考虑到各个企业的特殊性,所以才部分改制,都是小、弱企业,如果把全部市属企业全部改制,涉及到数万产业工人,闹起来不是玩的,我认为市委可以制定一套原则,然后个案施行,仍然从相对小、弱企业施行,绢纺厂这种大块头,还是放缓一步,等到经验更充足之时才实施。”

  他摸准了朱民生求稳的心态,将改制的后果说得很严重。

  朱民生面色更加凝重,他沉吟一阵子,道:“黄市长说得有道理,我们折衷一下,先制定一套改制办法,然后分步骤施行,花个五年时间,逐步解决国有企业问题。”

  “卫东市长,我和黄市长定了思路,今天你加个班,将今天讨论的核心意思形成书面材料,明天向周省长汇报。”朱民生补充了一句:“稿子在今天晚上十点钟送到我家里,我最后还要过目。”

  这个折衷方案,让侯卫东略略有些失望,心道:“朱民生此人表面上冷峻,实质上是性格并不刚强,明明打定主意全面改制,经黄子堤反对,却又变成了逐步实施,主帅摇摆不定,必将累死前锋大将。”

  此时,他对于改制之事有了三分犹豫,不禁怀念性格刚强的周昌全。

  开完会以后,刘坤给易中岭打了电话:“易哥,今天开了小会,你说的事情很有希望。”

  易中岭道:“晚上。我派车来接你。我们两兄弟潇洒。”他出身于国有企业。尽管是一个蛀虫。对国有企业有着近似乎于偏执的热爱。成为绢厂这种大的领导者。才能真正在满足他潜藏在心底的欲望。对钱财的渴望以及当领袖的欲望。

  晚上。易中岭开着车将刘坤接到了自己的王国。对。就是王园。关上了门。他就是里面的国王。

  “老易。我才喝了。就算是山珍海味也吃不下了。”刘坤酒量一向不太好。晚上同几个局行头喝了酒。头还在发昏。

  易中岭神秘笑道:“让你过来。就是来解酒。”他站在窗前。指着屋左侧的一幢极不起眼的火柴盒房子。道:“你一直在嘲笑我修了一个小仓库。今天我们就在仓库里渡过欢乐一夜。”

  刘知道易中岭鬼板眼多。可是看着平淡无奇的房子。还是摇了摇头。道:“是不是在吹牛。”

  “那我们就去瞧一。”

  易中岭从桌旁拿了一讲机。道:“姑娘们。接客了。”

  “操。还当真开一个院啊”

  “不是妓院是罗的皇宫。”

  带着丝嘲笑。刘坤跟着易中岭了那个火盒。推开房门之时。只觉房门甚为沉重。里面的音乐声却疯狂的扑了出来。

  “今天这个场面是专门为坤老弟所设。尽情欢乐吧。”易中岭在刘坤耳边大声的道。

  刘坤跨入了厚重的大门。顿时被震撼了。房间布置成了小型的迪吧灯光闪烁。旋转。极节奏感的音乐在空中激烈的碰撞着。有两个女人站在屋内。随着音乐扭动着身体。

  这两个女人穿着半明的比基尼。脸上戴着蝴蝶罩。

  刘坤只觉的身体发。咽了咽口。回头看易中岭易中岭已将外套脱掉。大声道:“里面温度保持着二十八度。脱掉外衣疯狂一把。”

  “无功不受禄。易。”

  “你这人就是婆妈我们兄弟有享。今天什么都不要谈。我们比一比谁的好。”

  说话间。陆续有女人从侧门进来。来个比基尼女子出现在屋里。

  易中岭跑到台子上。拿起话筒。在一阵紫光下他漏*点四射道:“今天的主人是这位帅。姑娘们疯狂起来吧。”

  刘坤头脑有些发昏。在并不宽大的空间里。各个角落都是比基尼女郎的身影。很快。他就陷入了比基尼女郎的包围之中。喝了几杯葡萄酒以后。外衣也被扯掉了

  现场的气氛很快感染了刘坤。他彻底放开了。在屋里追逐着一位丰满的女郎。终于在角落里将她按住。扯开胸罩。柔软的两团便迸将出来。

  “比上段英了。”在这一时刻。刘坤脑中突然闪出了段英的身体。他带着一股子怒气。躏着自己住的女子。“别扯面罩。这是讲好的。”那女子拒绝脱下面罩。吃吃的着。假意挣扎着。一双手却已经摸到了刘坤的关键部位。

  这是疯狂之夜。早上醒来。刘坤抬头看了看时间。猛然间跳了起来。此时已是八点二十。已经耽误了接黄子堤的时候。他懊恼的坐着车。没有回家。而直接到了医院。挂了一个急症。

  黄子堤接到电话。听说刘坤在医院急症科。怒气便消散了。道:“人生五谷。要生百病。但是下次记着提前打个电话过来。”

  刘坤在电话里不停的点头。:黄市长。下次我一定记住。”

  放下电话。刘坤冷汗都出来了。昨天。刚开始是玩女人。可是后来就是被女人玩弄。他超水平喷了三次。又喝了不少酒。确实如的了一场大病。

  昨晚。对于刘坤来说是疯狂之夜。而侯卫东则在办公室忙到了深夜。

  接受了任务以后。侯卫东马上给楚休宏打了电话。道:“休宏。我是侯卫东。欢迎明天到沙州。我哪里敢潇洒。还在办公室里写汇报材料。”

  楚休宏道:“你不是有秘书吗。难道还要你亲自写文章。”

  “给周省长汇报工'。怎么敢马。就由我来慢慢磨。有一件事还请你帮忙?”

  “侯市长。别客气。请你指示。”

  “沙州市属企业大面积亏损。我心里急啊。我想学习周省长最近的讲话。找一点灵感。”

  听说是这件小事。楚休宏道:“我手里有一份在省政府常务会的发言。的很全面。”

  拿到了周昌全的发言。侯卫东在材料里多次看到龙的例子。连忙在电脑里查了科龙的资料。以周昌全材料为基础。他在十点前将发言材料送到了朱民生手里。

  朱民生略作修改。过了这篇稿子。他道:“侯市长。你何必亲自送过来。派秘书过来就行了。”

  侯卫东道:“沙州业的现状。让我心焦。如果再不能有所突破。只怕和铁州的距离越拉越远。”

  朱民生此时陷入了迷惘。不改制。企业很难振作。改制。却有可能引起冷着脸。道:“此事重大。明天听周省长指示。”

  在高速路口。朱民生黄子堤明俊和侯卫东聚在一起说话。等待着周昌全。

  按照周昌全的级别。到沙州来视察。只需要一位主要领导作陪就行了此时党政一把手同时到场。主要原因是周昌全曾经是沙州的市书记。而且是一位到委省政府公认的市委书记。

  上午的参观很顺利。烟厂和机械厂都是效益比较好的企业。管理的很。周昌全兴致颇高。

  到了南部新区。周昌全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不过他并没有说批评之语问了些近况。便结了上午的日程。

  在周昌全面前。子堤很自然的又扮演了秘书长的角色。道:“周省长。现在已经是十一点了。我建议到脱尘温泉去坐一坐。下午我们向您汇报工作。”

  周昌全随意道:好啊。还有一个小时才吃饭我们先打网球。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只有身体好才能将革命工作做的更好。”

  朱,生笑道:“周长的网球水平是公认的。就怕我们的水平差陪不上。”在前任书记面前冷面部长也露出了一些容。

  周昌全与朱民生并排而。道:“打球的目的是为了锻炼身体。水平不要紧。关键是参加。我听说民生书记也打的很不错。在省直机关比赛还过名次。”

  政沙州以后。朱,生就是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侯卫东听到周昌全最后一句话还的有些吃惊。

  当周昌全和朱,生上场以后。粟明俊陪着黄子堤站在一边侯卫东则与楚休宏坐在了一起

  “休宏。一年时。科龙出现了风波。不知道你注意到此事没有?”

  “侯兄。难怪周省长经常拿你来教育。的眼光确实敏锐。与周省长关注的焦点是的。”

  “休宏。你少给我戴高帽子。”这一年来。侯卫与楚休宏尽管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但是两人经常通话。彼此也很熟悉。

  “确实如此。周省长也在关注着科龙的事情。他认为此事对于岭西国有企业具有借鉴意义。”

  “沙州市属企业全面亏损。我感到压力很大。也在试图找到突破点。你在省里接触面广。界开阔。给我讲讲最新动态。”

  楚休宏恰好看过关于科龙的内部参考文章。道:“科龙是业最具高科技特质效益最好的企业。创办人叫潘宁。”

  “潘宁当时是容奇镇工交办公室的副主任。那时广东城镇开办企业成风。其中很多能人都是乡镇基层干部出身。他们是当的观念最超前的人。更关键的是能够整合各方面的资源。潘宁造冰箱。在技术上靠的是北京雪花冰箱厂的支。在资金上则是由镇政府出了9万元的试制费。所以。这家工厂成了乡镇集体企业。”

  “1997年。科龙被香港《亚洲货币杂志评为中国最佳管理公司和中国最佳投资者关系公司。1998年12。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科龙集团突然发布公告。潘宁辞去公司总裁职务。第二年4月。卸任董事长。他的所有职务都由多年的副手王国端担当。随后容桂镇镇长铁铁峰亲自任科龙总裁。在去年11月。一家没有名气的公司格林柯尔收购了科龙电器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从98年底到00。科龙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由赢利6个多亿变为报亏近7亿。”

  侯卫东听很认真。道:“按照内部材料的说法。科龙的动荡与败落就是从更换潘宁开。我认为政府也不是疯子。跨科龙对政府有什么好处?”

  “这事里面应该还有一些内幕。我就不是太清楚了。”

  侯卫东主管全市的业。思考问题就比楚休宏要深入的多。他眼睛看着打网球的周昌全和朱民生。脑子里想起了蒙厚石的话。暗道:“改革进行到如今。类科龙的矛盾其实都集中在产权上。进行微调难以解决。科龙如此。沙'市属国营企业同样如此。”

  如今朱民生举棋不定。黄子堤与自己观点相左。的思路越是清晰。就越是感到焦躁左思右想。还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在正式决策之前影响朱民生。逐步在全进行改制。”

  下午就是正式汇报。在开会之前。昌全开宗明义的道:“在岭西。国家级的重点企业主要分布在岭西和铁州。沙州市内以市属企业为主。从这个角度来说。沙州在岭西全省更具有广泛性。因此。在全省企业近半亏损的情况下。我想听一听沙州的意见。”

  他点名道:“今天这个会就是座谈会。先谈总体情况。再解剖一下今天看到的烟厂和机械厂。大家轻松一些。有什么新观点都可以谈。”

  侯卫东暗道:“这是一个阐明自己观点的好机会。要借着周省长的势。明确沙州企业的改方向。”

  (第六百六十五章完)

上一页 《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楚乔传小说 | 何以笙箫默 | 鬼吹灯 | 盗墓笔记 | 阴阳代理人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