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小桥老树->《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正文

正文 第645-647章 人员配置

  黄子堤从秘书当到秘书长。再由书记当到了市。二十来年都在琢磨人。此时听到刘坤所语。自然明白其话外之意。他冷哼了一声。下了车。

  见到黄子堤神色不对。刘坤知道刚才句话不是时机。只是话已出口。无法收回。他只满心懊恼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心道:“难道侯卫东当真是我的克星。每次与他相聚总要倒霉。”

  上楼以后。黄子堤已是神情如常。交待刘坤道:“这一段时间。我要各县去走一走。搞一次系统的调研”他想了想。又道:“先从三个区开始。争取一个月把区县走完。”

  刘坤建议道:“那先到西城区。”

  东城区刚刚完绢厂罢工。南部新区的班子正在酝酿调整之中。从西城区开始是很的选择。黄子堤同意了刘坤的建议。道:“你就通知西城区。我们明到西城区调研。”

  子堤当了市长以后。还是第一次到区县搞调研。西城区接到通知以后。书记何敏文不敢怠慢。召集了在家的区委常委开会。

  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和市政协的办公点都在西城区。因此西城区被沙州人戏称为直辖。在周昌全主政沙州后期市委已经通过了将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和市政协搬迁的方案。此方案省里通过以后。按规定上报了国务院。恰在此时。周昌全了省里工作。便没有人跟踪此事。新任市委书记民生后来才意识到搬迁的重性这才继续开始跟踪此事。

  此时。国务院已同意了沙州政府办公机关更改行政区位置。'为西城区的一把手何敏文自然不愿意让四大家搬迁到南部新区。可是事至此。就非他所能决定。

  他当过多年的区长。时当了区书记。仍然不欢讲长篇大论。他更喜欢讲经济问。道:“黄市长是第一次调研。我们要作好充分的准备。随着四大家搬迁。市政府对西城区的投入将慢慢减少大量投入将集中在南部新区。所以这一次研很关键。我们要趁着区委区政府未搬迁之时。多要一资金。”

  “下面我来分配任务。由区委办总牵头。制定迎接方案。先和刘坤科长联系什么时候到政府去迎接市长。走哪一条线路。视察|几个点。什么时候开始汇报。在哪里汇报。中午在哪里吃饭。吃中餐还是西餐。喝什么酒。中午是否需要休息。这些细节都应该弄清楚。”

  何敏文对区委常委。委办主任道:“接待工作和外交一样都没有小事。散会以后你就跟刘坤联系。尽量把工作做细。”

  “黄市长来视察。肯定要带着财政等几个要害部门的人。我们就要大张旗鼓的要钱。理直气壮的要钱但是又要很聪明的要钱区政府这边要好好研究。找到合适的理由尽快报给我和耀东区长。”

  “公安局要做好安保工作。等到钱图出来以后。要安排便衣力。”

  “市政管理委员会新成立的单位。这一次要好好表。大街小巷扫干干净净。沙州人都有打扫卫生迎客人的习惯。所以这不是做秀。是表达对客人的尊重。这是符合沙州传统的。”

  何敏文讲完。区长黄耀东道:“刚才何书记做了重要指示。讲的很清楚了。核心问题就是钱。市里欠区里钱至少有七千万。这一次重点就要谈这笔钱。”

  会议结束后。刘就接到了西城区区委办的电话。他道:“我再请示黄市长。等一会给你回电。”

  刘坤来到了黄子堤公室。正好遇到了黄子堤走出门。听了刘坤的报告。道:“明天上午点。调研的具体问题你去问蒋湘渝。我不管这些小事。”

  晚上。黄子堤来到了易中岭。刚进门。易中岭和绢纺厂厂长蒋希东就迎了上来。见到了蒋希东出现院子里。黄子堤微微有些不悦。道:“蒋厂长。你是老厂长了。怎么搞的罢工?朱民生磨刀嚯。你偏偏还把脖子伸了进去。”蒋希东讪笑道:“产品在市场上不对路子。现在厂里正在努力调整。我们不比小企业。小企业船小好掉头。经营机制灵活。我们要更换产品。要费不少功夫。”

  黄子堤到易中岭别墅来玩。一来是里面花样多。二来是这里僻静而安全。因此并不希望见无关的人。更不喜欢不速之客。此时见到了蒋希东。忍不住瞪了易中岭一眼。

  易中岭装作没有看见黄子堤的眼神。道

  厂长带了些好东。是从大山弄来的真正的野味。怎么能独享。所以请了黄市长过来品尝。”

  蒋希东随着黄子堤和易中岭进屋。黄子堤进卫生间之时。他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

  此时侯卫东和小佳着车正在前往岭西。在下班之时。侯卫东接到了陈曙光的电话。让他到省城聚一聚。尽管陈曙光已经不是省委书记秘书。可是他是交通厅厅。关系网深。侯卫东接到话。还是二话没说。带上小佳。开着奥迪奔岭西。

  金星宾馆对面的茶楼。陈曙光朱小勇两家人都已经到了。小佳也方红线蒙宁都混的熟了。坐在一起。先谈衣服。再谈美容。然后就聊到了麻将。小佳早有准备。她从小包里摸出两个小包。道:“这是两条薄围巾。花色还不错。”

  方红线见是一个薄的小方盒子。也没有在意。当她打开盒子。打开却发现是挺大张的围巾。而且丝质密。质的很不错。她是识货人。知道这围巾价值不菲。脖了上试试。道:“很漂。我喜欢。谢谢小佳妹子。”

  蒙宁也挺喜欢张围巾。道:“今天还要来个姐妹。我还是把围巾收起来。”

  能进入这个子的。非富即贵。|佳心里明白。却故意装用不好意的道:“不好意思。我只想到了方姐和蒙姐。”

  红线道:“沙州来市委副书记。是原来省委宣传部的。叫宁。我们经常走动。很的姐妹。”

  黄子堤当上副市长以后。沙州市委副记的位置便空着。沙州市的几个常都想争夺这个置。最终的结果是来了一位空降女士。

  对于如此人事排。侯卫东没有听到任何响动。略略吃惊。道:“宣传部的宁。以前有听说过。”

  朱小勇道:“宁到省委机关还是有名气。一直责外宣工作。挺精明能干的女强人。们都称她为宁夫人。不过。他老公不是岳不群。是省人民医院的医'博士。”

  侯卫东暗道:“能和朱|勇陈曙光混在一起的。当然也是精明能干的人物。”他心里琢磨着事。却并不多问。

  过了一会。宁携其老公来到了上。

  陈曙光道:“宁书。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沙州市副市长侯卫东。”

  宁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穿了一件短大衣。即容又从容。道:“我是久闻侯市长大名。最年轻的县委书记。最年轻的实职副厅级干部。”

  侯卫东笑道:“欢迎方书记到沙州。”

  宁把身边的男人过来。道:“是我家里那位。在省人民医院上班。这是年轻有为的侯市长。”

  小佳没有想到沙州会来一位年轻的市委副书记。打过招呼。她暗道:“宁最多比我大四五岁。这人也不知是怎混上去的。”

  她知道丈夫从乡镇最低层办事员一路奋头至是过五关斩六将。既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又有着机好的机遇。这才走到了副市长岗位。而宁又凭什么当市委副书记?

  宁没有与方红钱蒙宁做在一起。她大大方方的坐在了朱小勇身旁。道:“我一直在省委宣传部工作。对基层情况不熟悉。还请侯市长多教。”

  侯卫东道:“岂敢指教。宁书记省委机关下来的。见多识广。比我这种土八路强多。”他暗道:“市政府这边除了姬程。多是本土干部。市委那边书记副书记和组织部长都是空降干部。有些意思。”

  宁很是健谈。与|曙光和朱小勇分别聊了几句。又对侯卫东道:“我有个好朋友。在省报当记者。最近写了一篇《七年后重访开发区》。很有些影响。她以前在沙州报社工作。”

  “段英是张小佳的学同学。”

  宁有些惊奇的道:“岭西还真小。段英先生和我的先生在一个科室工作。晚上请他们来一起吃饭。”她笑着对陈光道:“陈厅长。我给你多请了客人。段才女。省报的美女记者。”

  陈曙光潇洒的道:记者是无冕之王。在交通系统有一句笑话。叫做防贼防记者。我开会时给他们纠正。交通系统矛盾多。更不能怕记者。而要主动出击。与记者们交朋友”

  总体来说。侯卫东对宁印象还不错。而且有陈曙光和朱小勇的关系。至少在市委这边多了一个朋友。但是这个朋友是否可以信任。不仅要听其言。还的观其行。

  山珍野味。确实是难的一见的好东西。

  黄子堤一直在领导身边工作。入口的山珍野味着不少。因为蒋希东带来的野味虽好。他却没有太多的感觉。

  晚餐后。黄子堤去上厕所。易岭跟了过去。道:“那对姐妹花晚上要过来。上次陪了你。她们还想。”想着那夜的疯。黄子堤道:“这两丫头。有股疯劲。”

  易中岭嘿笑道:“我弄了些东北虎骨。泡了一坛子好酒。等会放到后备箱。一天一杯。强身健体。效显著。”

  黄子堤心中已有些荡漾。可是想东在此。他含道:“我先回去了。”“那两姐妹到了。我开车来接你。”

  黄子堤点了点头。道:“以后我过来时。别带外人过来。你是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犯这种失误。”

  送走了黄子堤。易中岭拉着蒋东来到了楼上。两人关着门密谈。

  “蒋兄要看到形。凡是抱着国企大腿。最终都没有好果子吃。我曾经也是国企厂长。可是这个厂长在政府眼里就是一只母鸡。要鸡蛋之时就过来摸摸屁股。干油水以后。一调令就剥夺了我们奋斗几十年的位置。”

  “这倒是实话。我'国企人的命远掌握在不懂行的笨蛋手里。”

  易中岭倒了两杯葡萄酒。道:“为国企人干一杯。”

  蒋希东接过酒。道:“干杯。”

  “我为了铜杆厂谓呕心沥血。当年厂里效益好之时政府让我当人大代表。给我荣-和的位。但是企业效益下滑他们翻脸无情。差点把我关进监狱。”

  易中岭劝道:“蒋兄要解放思想。趁着还在位置上。多为自己留条后路。你把一条命卖给了政府。到时退休以后谁又会理睬你。你又能到什么?”

  喝了酒以后蒋希东脸色黑中带着红。道:“易有什么高见?”

  易中岭不急不燥的道:“我的关系你看到了。黄长是我的铁哥们。我们不分彼此的,可以说是随叫随到。如今在沙州上有黄市长内有你。外有我。我们哥联手。绢纺厂就可以变成我们的产业。到时天高任鸟飞。你何必把自己关在笼子里。”

  蒋希东此时完全明白了易中岭的意图。道:“具体怎么操作?”

  “很简单。复制。我们成立股份制企业你把绢纺厂的客户介绍过来。把业务骨干机设备转来。届时老厂死亡。一个新厂就诞生了。”

  蒋希东的黑脸没有少表情。易岭继续鼓劲道:“现在各的都在采用这种手法。完全没风险老,破产以后业务干自然进了新厂。对他们来说也没有失到时新扔掉债务。只要几年时间。就可以重新占领岭西以及打入国内国际市场。”

  蒋希东道:“我没有这么多钱?”

  “既然是股份资。的资源也可以算作股份。如有黄市长撑腰。不可失。失不再来。成功是几世富贵。失败的机率微乎其微。”

  “让我想一想。”蒋希东没有松。

  易中岭加了一把火。:“你的抓紧。这一次绢纺厂罢工。市里对企业领导班子已经有了法。如果你被调离。那就太不划算了。”

  蒋希东听出了其中的味道。道:“这我的威胁吗?”

  “不是。是最真诚的提”

  “让我再想一想。”

  就在易中岭与蒋希东在别墅进行这次深入且重要的谈话之时。岭西竹园的晚宴也结束了。

  方红线喜滋滋的道:“蒙宁宁和张小佳都是大忙人。很难凑在一起今天聚齐了。晚到我家打麻将。一个都不准走。”

  侯卫东素来不喜欢`麻将。道:“我对麻将不感兴趣。”

  方红线道:“是邀请女士。男人们自已去玩。给你们自由。”

  朱小勇拱了拱手。道:“晚上把蒙宁留给红线。我约了集团几位老总喝茶。的先走一步。不陪诸位了。”

  医学博士道:“我也走了。明有个手术。你们慢慢聊。”

  侯卫东也不想跟着去凑热闹。道:“到宾馆睡觉去了。你们慢慢聊。”他对小佳道:“你先送我回宾馆。然后再回来”

  上了小车。小佳坐在驾驶室里。侯卫东坐在驶的位置。她一边开车。一边道:“刚才方姐说。宁是省委宣传部文明办主任。”

  侯卫东没有在宣传口工作过。对省委宣传部的干部并不熟悉。隐隐想起在文件里看到过宁的名字。道:“一般情况来说。省文明办主任都是由宣传部副部长兼任。是副厅级部。宁不是传部副部长。能担任这个职务。还真有道道。”

  小佳道:“方红线看上去比蒙宁要历害一些。其实她没有蒙宁的心计。只要关系处

  她为人很热心。向她打听方的背景。她肯定是豆子。”

  侯卫东不由的夸了一句:“你的思维水平和观察能力已经达到了处级干部水平。”“你老婆也不是笨蛋。没有吃过猪肉。我还没有见过猪跑。若是我削尖脑袋往上钻营。说不定还能进步。现在这生活我挺满足。把小教育好。比当官要强的多。”

  凌晨一点。小佳才到了宿舍。浴以后。钻进了铺盖窝里。缩在了侯卫东温暖的怀里。道:“宁的伯父和吴英蒙豪放都是下乡的知青。听说在中央任职具体是什么务我没有问出来。职务应该不低于蒙豪放。”

  侯卫东立刻就联想到很久以前吴英说过的话。道:“以前吴英说过要请一位知青给墓的提看来就是的这位大人物了。”

  “你们官场真复。”小佳的理想就是靠技术吃。尽管她已是官太太。她还是主动与"场划清界限。

  “这世上没无缘无故的爱。官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提拔。每一次就是到沙州渡金是沙州的过客。”

  小佳打个哈欠。道:“不谈宁了我们睡吧。”

  早上。七点起床。一个小时以后。侯东就从岭西来到了沙议处市政府刚上楼。便遇到副市长姬程。姬程主动道:“市委要来一位美女副书记。是宣传部的宁。”

  侯卫东没有提起他经见过了宁。道:“哦好啊。沙州班子的性别严重失调。应该来个女领导了。男女搭配工作才不累。”

  姬程在省政府关工作时间长。他对其中的人和事很熟悉。道:“宁在省委省政府圈里挺有名气。很泼辣的女领导。”

  “在基层工作就有点泼辣劲。”侯卫东一边走。一平淡的道

  在很早以前。侯卫东和李晶以暧的身份与姬程过一面这一次姬程调到了沙州此事便成了侯卫东的心病。好在程似乎已经忘记了数年前的一次偶遇。

  姬程能忘侯卫东不能忘。他总是小心翼翼的与姬程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在办公室刚喝了一热茶。侯卫东接到了宣传部粟明俊的电话:“卫东。我们要新来一位副书记。省委宣传部文明办主任。女强人啊。”

  听说是宁来当市委副书记。粟俊的失望也就不翼而飞。他对这位女强人也是很服气的。宣传系统里。宁一向强势。在文明办开会之时。她批评人很直接。经常让人下不了台。也正因为这种性格。她在宣传系统就被人称为“宁中则”。或是宁夫人。

  听到姬粟明俊介绍。倒让侯卫东对宁刮目相看。

  正在想着宁的事情。新来秘书晏春平领导着组部长易中达了进来。

  侯卫东没有想到组织部长易中达会亲自过来。与易中达握手以后。吩咐晏春平道:“上青林手工茶。”

  喝了校生铁柄生送来的手工茶。中达赞道:“现在市面上的名茶贵吓人。其实还不如上青林的茶味好喝。凡是益杨人。都好这一口茶。更别说侯市长在青镇工作过。”

  易中达来到沙州已有些时间了。是两人第一次面对面单独坐下来谈话。

  “易部长。有什么吗?”

  “高建如今已是建委主任。不宜再继续担任南部新区一把手。组织部有几个建议人选。记要求市政府分管领导提一提意见。”

  这事与沙州选拔干部的常例不太符合。侯卫东脑急速的转动起来。笑道:“易部长太气了。打个话我就过来。你还亲一趟。”“这是应该的。南部新区是沙州经济发动机。选一把手一定要慎重。”

  看罢组织部的推荐意见。侯卫东心如明镜。道:“朱仁义同志经验丰富。是南部新区一把手的合适人选。织部选的人合适。”

  易中达收回了推荐见。道:“既然侯市长没有意见。组织部就按正常程序进行了。”

  等到易中达离开。东琢磨道:“事相当有意思。朱民生笼络我的意图未免太强了吧”

  “易中达的话也很有意思。估计他心里认为提前与一位非常委副市长商议人事工作是非正程序。因此才会脱口而出最后一句话。”他又想到:

  当天下午。召开了市委常委会。所有常委对组织部副部长朱仁义出任南新区主任一职没有意见。

  隔了三天。在一个春的暖阳。省委组织部将宁送到了沙州。宣布了省任命。当天晚上。省委组织部的几位同志参加了欢迎晚宴。宁以主人翁的姿态。发动了几个常委。将省委组织几位同志全部喝醉。

  又过了两天。省委传部长亲自了几个人来到沙州。有了省委常委坐镇。朱民生醉。

  省委宣传部长有事要回岭西,在高速路口,与朱民生等人一同挥手告别。

  市委宣传部长粟明俊酒量一般,同朱民生一样,也有了几分酒意,有了酒意,胆子比平时大了些,道:“朱书记,今天酒喝得不少,我们到脱尘温泉与泡一泡,舒筋活血,解乏。”

  另外,粟明俊是多年的沙州市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与朱民生本是多年旧识,关系一直都还可以,这也是他敢于请冷面书记泡澡的重要原因之一。

  朱民生打了个嗝,道:“喝了酒,公众形象不太好。”

  粟明俊见朱民生没有断拒绝,知道有戏,道:“脱尘温泉贵宾间,环境挺封闭,我请侯市长安排一下,他在管南部新区。”

  “侯市长?”朱民犹豫了一下,道:“就他一个人,别安排其他人了。”他来到了沙州以后,很少参加私人活动,这是多年在省委组织部形成的习惯,但是到沙州担任市委书记以后,他感到了比省委组织部更大压力和历史责任,这让他不得不调整行为方式。

  自从朱民生来到沙州后,粟明俊便一直在琢磨他朱民生占将让侯卫东分管南部新区,这是朱民生拉拢周系人马的一个重要信号,因此他试探着提起了侯卫东,朱民生果然没有拒绝。

  侯东难得地早回到家里。从岳母家里接过了小LL人正玩得开心。他接到了粟明俊地电话。他为难地对小佳道:“朱书记有事找我?”

  小佳正玩得心。见老公又要出去。面有愠色。道:“怎么又要走。工作固然重要。你也得留点时间给我和女儿。你没有时间陪着女儿一天天长大。以后肯定要后悔地说要遗憾。”

  “朱民生对一直有误解。现在主动伸出了橄榄枝。我怎么能不识趣。”

  小佳只是牢骚。并没有真地生气抱起小小佳。道:“亲一亲爸爸让爸爸早点回来。”

  小小佳抱着侯卫东地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奶声奶气地道:“爸爸。早点回来。你今天晚上要给我讲芭比地故事。”

  出门之际。他用餐巾纸擦干了脸上地口水中充满了温暖。

  侯卫东没有开那辆新奥迪,他开着蓝鸟车到了脱尘温泉。

  在路上给水平打了电话他准备最好的贵宾池,准备好水果还准备技术最好的按摩技师,他特意交待道:“别找女技师来找那位不喜欢说话的男技师。”

  水平在沙州地面上周旋了数年,侯卫东来泡澡,一般都是由高建打电话,今天亲自打来电话,而且再三叮嘱,他马上意识到十有是朱民生来了,暗道:“侯卫东这人有意思,居然又和朱民生搞在了一起,还有五代冯道的本事。”

  冯道是五代时期政坛不倒翁,历史上总是被人嘲笑,水平是商人,他以利益为中心,对不倒翁冯道倒没有丝毫的鄙视,反而充满了赞赏。

  水平把经理叫到办公室,安排了房间以后,他来到温泉侧门,准备迎接市委书记,等了一会,一道雪白灯光射了过来,下车的人是侯卫东,他低声对水平道:“朱书记来泡澡,我赶紧准备好。”

  自己的判断完全正确,这让水平很有几分自得,他道:“侯市长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洗了澡,是否安排点夜宵。”

  侯卫东道:“可以安排,但是别上大鱼大肉,煮点皮蛋粥,弄点可口的小菜。”

  话未说完,两道雪白的车灯刺破了夜空,朱民生和粟明俊先后下了车。

  侯卫东把水平介绍给了朱民生,朱民生很矜持地与水平握了手,便走进了贵宾室。

  司机被请进了另外的池子,在贵宾池子的有朱民生、粟明俊、侯卫东和秘书赵诚义。脱掉了衣服的朱民生显得稍稍富态,在穿上衣服之时,他是冷峻的市委书记,可是脱下衣服以后,他就是平常的中年人。

  侯卫东从政这么多年,以前在上青林经常打曾宪刚送的沙包,回到了市里以后,沙包用不上了,他就弄了两个大铁哑铃,没有喝酒的时候,一直坚持在书房里锻炼,他脱出下外衣之时,肩膀、腹部还有着肌肉的模样。

  水池的墙上挂着温泉显示器,度的水温已经比人体要高了,三人钻进了水里,舒服得呲牙咧嘴。

  “侯市长,我把全市的经济命脉交给你了

  担子不轻。”朱民生是冷面部长,不习惯与人闲聊,境以后,他的酒意渐渐消了,不知不觉摆出了谈工作架式。

  侯卫东表态道:“感谢朱书记对小侯的信任,我会尽力将手里的工作做好。”

  朱民生又道:“南部新区展得不太好,你有什么想法?”

  侯卫东当过开区主任,对开区情有独钟,当上副市长以后,对南部新区的展有了初步思考,略略思忖,道:“南部新区的展还是存在着问题,即是工业区也是新区,这是岭西大部分开区的通病,目前还没有大的问题,可是这样就制约了以后的展。”

  朱民生以前是纯粹的党务工作,当了市委书记以后,他要对全市展负责,这种角色转变让他必须比以前更加务实,听了侯卫东的说法,他道:“你说详细一些。”

  “南部新区处于个城市的下风口,如今工业区与生活区的功能不清,我的想法是将南部新区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真正的工业园区,在南部新区的最南端,另一个是目前南部新区的位置,沙州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朱民生点了点头,道:“在人会之时,人大代表的议案中就有相类似的提案,你的相法其实就是增加了一个工业园区。”

  侯卫东道:“如省政府在清理名不符实的工业园区,现在以工业园的名义征地有些难度,工业园不必单独建制,可以作为南部新区的二级机构,名字叫做南部新区工业园,但是实际上是独立操作。”

  “侯市长的想法很好,我本同意,不过这样的大政策,靠拍脑袋是不行的,你尽快委托专业机构,做出南部新区的规划,规划要有超前性。”

  在沙州,有很多人看到了南部新区的问题,在不同场合也提过意见,只是他们的意见不能让核心领导听到并相信,所以他们的意见就只能是意见,而侯卫东的意见被朱民生听进了耳朵,意见就将变成沙州的政策。

  谈了一会南新区,朱民生又对粟明俊道:“粟部长,宣传工作你得抓紧一些,这些天的岭西日报没有出现沙州的新闻,这不是好现象,我们的新闻量即使不如省会,但是必须要超过铁州。”

  粟明俊道:“传部近期策划搞一个沙州花灯节,花灯是沙州传统,全省闻名,虽然现在没落了,完全可以掘。”

  听了花灯节,朱民生立刻否定了,道:“你的思路是政府搭台,企业唱戏,不过花灯节这个题目太没有吸引力了,宣传部回去以后好好掘,争取做出更有吸引力的题目。”

  侯卫东听到花灯节,也是很不以为然,不过沙州确实是一个平淡的普通城市,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四方宾朋,他一时也想不出比花灯这个民俗更好的题目。

  这时,按摩技师走了进来。

  侯卫东介绍道:“朱书记,这是脱尘温泉最好的技师,技术一流。”

  朱民生最反感异性按摩,见到进来的是男性技师,就矜持地点了点头,道:“那我试一试。”

  赵诚义比朱民生动作还快,爬上了池子,陪着朱民生去按摩。

  侯卫东和粟明俊泡在水里,只露出了两个黑脑袋,在白茫茫的水气中,若隐若现。

  侯卫东低声对另一个脑袋道:“朱书记可是冷面书记,怎么想着请他来泡澡。”

  “冷面书记也有七情六欲,而且在沙州这种新形势之下,他需要帮手,一个好汉还要三个人帮。”

  “让我来一起泡澡,肯定是粟部的建议,谢谢你。”

  粟明俊笑道:“卫东是做实事的人,我若是书记,肯定会让你挥作用,朱书记以前对你有误解,是由于不了解你。”不过,这个理由只是表面的理由,他只是看到了朱民生对侯卫东委以了重任,因此敢提议邀请侯卫东。

  信任一个人,使用一个人,与其能否做事有关系,但是关系并不是太大,侯卫东仰在水面,透过水气看着威严的屋顶,又透过窗户看着屋外的寒冬,他想到了与自己深有隔阂的市长黄子堤。

  古人云,春江水暖鸭先知,如今与市委书记一起泡了澡,这件事就显得很有些意思。

  洗完了澡,温泉服务员端来了热气腾腾的菜稀饭,水平亲自端来了小笼包子。

  朱民生神情气爽地穿上衣服,看到了菜稀饭,对着水平的冷脸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上一页 《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楚乔传小说 | 何以笙箫默 | 鬼吹灯 | 盗墓笔记 | 阴阳代理人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