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小桥老树->《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正文

正文 第633-635章 谈话

  侯卫东带着一身酒气回到家中,坐在书房里,看着满满一柜子的书,喧嚣这才暂时远去了。

  小佳端了一杯蜂蜜水进来,道:“没醉吧。”

  甜甜的蜂蜜水流进了腹部,侯卫东的酒意似乎淡了一些,道:“今天新班子聚餐,多喝了两杯。”

  小佳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随手抽了一本,也没有翻看,只是捧在手中,道:“老公,你是三十二岁的副市长,以后想走到哪一步。”

  侯卫东纠正道:“没有到三十二岁,现在才三十一。”

  “你的生日是1月311日,还有几,应该算作三十二岁了。”

  侯卫东将蜂杯子放在桌子上,当上了副市长以后,他的心境又发生了变化,副厅级的职位似乎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传统思想猛然激活了,他问道:“你觉得我还能走多远?”

  对于侯卫东的上位,小谈不上特别高兴,当在也不生气,她捧着书,想了想,道:“官场体系是金字塔,越往上走越难,以后的路还难,不知会有多少风波。”

  “我是那一句老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实在走不动了。到时候就周游世界。”

  小佳道:“希望那一天早日到。”

  在成功之夜。原本应该很高兴。可是小佳却没有来由有些压抑。她尽量调整了自己地情绪笑道:“不管怎么样。我地老公能成为全省最年轻地副厅级干部。我为你骄傲。”

  早上。一家三人正在吃早饭赵诚义打来电话:“侯市长。朱书记请你上午九点半到他办公室。有事要谈。”

  侯卫东吃过饭。穿上经常穿地厚茄克就准备出门。小佳连忙前他叫住:“你现在是副市长了。要注意自己地形象西服去上班。我给你准备好了。”

  “你看外面是什么天气。穿西服是凉起操。”

  小佳把侯卫东拉到衣柜旁边的穿衣镜前,道:“当了市领导,就得注意形象,哪个市领导上班穿茄克在里面穿保暖内衣,外面套风衣了办公室有空调,冷不着你。”

  在小佳监督之下卫东还是换上了西服和风衣,穿着这一套行头出门暗笑:“如果在戴幅墨镜,那就是黑社会,如果提个大手包,就是搞传销的。”

  到了市委办公楼,这一身马甲弄得侯卫东很是不自地在,总觉得别人的眼光有异。

  九点十五分到了市委办,侯卫东见朱民生办公室关着,便来到杨柳办公室等候,杨柳办公室只有一人,她见侯卫东进来了,赶紧给他泡茶,道:“侯市长,你找朱书记吗?”

  “九点三十分,朱书记找我谈话。”侯卫东随口问道:“黄书记当了市长,杨腾要跟着到市政府吗?”

  杨柳朝外面瞅了两眼,低声道:“这一次很让人吃惊,黄市长把刘坤带到了市政府,杨腾到临江县任县长助理去了。”

  听说刘坤成了黄子堤的秘书,侯卫东心里很不是滋味,暗道:“这个刘坤怎么是阴魂不散,和大话西游的唐僧一般让人心烦。”

  市长秘书是一个很敏感的位置,侯卫东原本就与黄子堤有隔阂,有刘坤在黄子堤身边,自然不是好事。

  九点二十九,侯卫东准时来到了朱民生办公室。

  朱民生态度很严肃,未作寒暄,开门见山地道:“卫东同志,市委对你寄予了厚望,希望你在市级岗位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当上了市领导,需要有更高的政治素质,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应该贯穿到生活和工作之去,成为一位厅级干部的行为准则,这是我来到沙州就经常强调的,以后还得继续强调……。”

  侯卫东认真地听着,当上了副厅级干部,此时再听朱民生的讲话,结合自身实际,就觉得有些针对性了。

  谈了一些抽象的东西,朱民生道:“今天找你来,除了进行任职前的谈话以外,还想就市政府公工问题征求你本人的意见。”

  “我服从组织安排。”

  “你总有个人的看法?”

  “我个人还没有考虑成熟,请朱书记指示。”朱民生是市委书记,而市政府市长是黄子堤,因此关于分工问题,侯卫东很是谨慎,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

  朱民生似乎理解侯卫东的顾忌,道:“下午黄市长要来跟我沟通这事,我有初步的想法,现在算是征求你的意见。”

  “请朱书记指示。”

  “你是市政府班子中最年轻的老领导,在镇、县、市三级都工作过,有机关工作经历,又有地方实际经验,在行业部门当

  手,又当过县委书记,所以我说是年轻的老领导,子。”

  “俗话说,无农不稳,无工不强,沙州要想更进一步台阶,还得从工业上做文章,周省长在全省主抓工业,由你来抓工业,有着天然的优势,这是第一幅担子。”

  “其二,南部新区这几年做出了很大的成绩,但是还做得不够,距离市委的要求还有差距,你有开发区主任的经验,又当过县委书记,我把南部新区交给你,希望你彻底扭转南部新区不死不活的局面。”

  关于市政府分工,侯卫东进行过推测,他猜到有可能分管工业,他万万没有料到会让他分管南部新区。

  侯卫东没有矫情,道:“感谢市委对我的信任,感谢朱书记对的我的厚爱,既然让我分管全市工业和南部新区,我会尽心尽力将工作做好,为党负责,为人民负责,请朱书记放心。”

  选举之后,朱民恢复了在省委组织部获得的冷面部长的称呼,他心里很满意侯卫东的态度,脸上神情却没有丝毫表露,略略点了点头,道:“努力吧,年轻人。”

  侯卫东走出了朱民生办室,摸了摸短发茬子,暗道:“黄子堤十有**希望我来分管南部新区,如果朱民生硬要我来管,那么黄子堤对我会是什么态度?”

  来到了楼下,才拿出了手机,在与朱民生谈话之时,手机一直靠着大腿在振动,就和传销产品摇摆机的效果差不多。

  “湘渝,刚才有事,没有接的电话。”

  “卫市长,办公室布置好了,你抽时间过来看一看,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吩咐。”

  市政府秘书长蒋湘渝以前成津县县长,两人合作得很好,如今两人又在市政府会师,不过,此时侯卫东已经是副市长了,正经的副厅级干部。

  到湘渝办公室,办公室秘书很快就端上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

  蒋湘渝笑道:“你看这是什么茶?”

  侯卫东尝了一口,道:“这个味道很熟悉,应该是上青林的茶叶,不过又不是益杨茶厂的茶叶。”

  蒋湘渝笑呵呵道:“昨天我到人民银行开座谈会,岭西省银监局的一位女同志送给我的茶叶,还给你带了一包。”

  “我知道是谁了,是不是姓铁,铁瑞青。”

  蒋湘渝从茶柜里拿了一个盒子,道:“我是搭顺风船,铁瑞青是送茶给你,她是早有准备,顺便交给了我。”

  侯卫东解释道:“铁瑞青的爸爸是益杨上青林小学的校长,这是他做的手工茶,以前我在上青林工作之时,她还是读高中,我经常到他们家蹭饭吃,现在小姑娘都长成材了,我们也老了。”

  他脑海中又回忆起当年趴在综合商店柜台上做作业的小姑娘模样,感觉很是亲切,道:“你有铁瑞青的电话没有,拿了她的手工茶,我还是得示感谢。”

  蒋湘渝在名片夹里找了一会,找到了铁瑞青的名片。

  “你好,我是侯卫东,感谢你送的茶叶,爸爸妈妈还好吗?”

  铁瑞青惊喜地道:“侯老师,我还是第一次接到你的电话,我爸身体好,我妈还是老样子,不过做了手术以后,一直没有复发,侯老师,祝贺你当了副市长,你是我们上青林的骄傲。”

  “你在省银监局工作,才是上青林真正的骄傲。”

  “沙州市要成立银监分局,我要被派回来。”

  “你要回沙州,过来当局长,了不起啊。”

  “我的资历太浅,没有资格当局长,到沙州来主要是搞业务。”

  侯卫东兴致很高地道:“这是好事,以后银行方面的事情,你们银监会要帮着我说话。”

  铁瑞青道:“我带了两包茶叶,只是临时有事回岭西,托蒋秘书长给侯老师带过来。”

  “我收到了,谢谢。”

  挂了电话,蒋湘渝道:“我带你去看办公室,有什么要求我们马上去办。”

  两人并排着走进了新装修的办公室,办公室放着些切开的洋葱,用来吸附装修的气味。

  这一瞬间,侯卫东忽然想起了他初当副镇长之时,镇党政办主任欧阳林带着他看办公室的情景,数年时间,仿佛就是一个轮回。

  蒋湘渝站在办公室中央,道:“上次你提到的吴海县任林渡,是否还要将他调到市政府办公室。”

  当初侯卫东答应调动林渡到办公室,可是后来副市长候选人未明确,如果赵林是副市长候选人,任林渡将会显得很尴尬,因此,调动工作暂时停止,此时大局已定,蒋湘渝就记起了此事。

  侯卫东没有立刻回答,道:“这事我再征求任林渡的意见,他能说会道,当过多年县委办主任,如果能到市政府这边来,应该能成为你的好助手。”

  又问道:“你到市政府这边也有些时间了,感觉如何?”

  蒋湘渝到了市政府当秘书长,与市长刘兵相处得挺好,刚刚与正副市长们混熟,却一下子来了一个大换血,这让他无比郁闷,道:“一个领导一种风格,也不黄市长是什么风格,我心中无数。”

  侯卫东提醒道:“蒙秘书长的道行很深,你要注意和他搞好关系。”

  “我很尊敬这位前辈,听说你和蒙秘书长也有些亲戚关系。”

  “我大哥娶了蒙秘书长的侄女,害得我在老蒙面前矮了一辈。”其实知道蒙厚石和杨森林有着更亲密关系,但是他没有在蒋湘渝面前主动提及。

  从新办公室走出来,蒋湘渝道:“中午排没有,我请你吃饭。”

  侯卫东看了看表,道:“时间过好快,转眼间就是十一点,今天中午算了,我有安排了。”

  他下了楼。给季海洋打了话。道:“季局。中午有事吗?我请你喝酒。”

  季海洋道:“侯长。你还真是忙里偷闲?别在外面吃。就在财税宾馆。我把最好地顶楼小间留下。我们哥俩好好喝一杯。”

  在选举前季海洋对选举还挺有信心。找了关系也是信誓旦旦。谁知临到了选举却是风云突变。他在最后关头被挤出了候选人行列。他知道是省政府姬程将自己挤出了候选人行列。

  他尽管旷达。心里还是有些怨气。却又发作不得场如战场。输了就输了。或者找机会翻盘者老老实实地认输。

  侯卫东是副市长。但是副市长不能直管财政局长。他很注意季海洋地老关系。特意到财税宾馆来喝酒。

  十二点。侯卫东上了财税宾馆顶楼。

  刘莉已要楼上等着:“海洋到市政府去了,黄市长找他。”她泡了茶在了侯卫东身边,陪着他说话。

  “我弟弟现在给黄市长当了秘书请你多照顾。”

  “我们是同学,自然会互相帮助,而且他现在是黄市长秘书主要领导身边人,我想照顾都没有机会。”

  刘莉是明白人意为弟弟说好话,道:“他这人从小被我妈宠坏的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这几年在社会磨练一番,还是很有进步,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你要多批评。”她肤白,尽管满过了三十,仍然不显老,双眼灵动,颇有几分妩媚。

  侯卫东暗道:“刘莉和季海洋好上了,刘坤又是黄子堤的秘书,有了这一层关系,在季海洋面前有些话就不能说了。”

  等到了一点,季海洋这才上了顶楼,进门就道:“让卫东市长久等,实在不好意思。”

  “你是老领导,又是财神爷,我当兄弟的应该等一等。”

  季海洋落座以后,对刘莉道:“下午事情还多,我们喝葡萄酒。”

  刘莉知道两人有话要说,对侯卫东笑了笑,道:“我安排了几样下酒菜,你们慢慢喝,慢慢聊。”

  过了一会,服务员拿上来从欧洲原装进口的高档葡萄酒,季海洋端着酒杯,摇了摇葡萄酒,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在我印象之中,这是写葡萄最早的酒吧,很有些意境,真正的好葡萄酒,还保留着阳光的味道以及鲜活的生命力。”

  在房间角落里,放着舒缓的背景音乐,这是一首《桑塔露~亚》的老歌,正是季海洋的最爱。

  两人喝着酒,话题很快就聊到了换届选举。

  季海洋叹道:“没有想到省里方案会在宣布之前发生变化,这一次落选,大意失了荆州,也就意味着政治生命在正处级岗位上结束了。”

  侯卫东安慰道:“季局还有机会,届中也可以调整。”

  季海洋用手荡了荡红酒,道:“我偶尔翻了翻财政局局志,沙州财政局风水不太好,有一届局长进了监狱,一届局长醉死,另外两届局长都是被调到了人大,财政局权力太大,所以遭人嫉恨,反而不容易再往上走。”

  “任何事情都是可以改变的,改变就来自季局这一届。”侯卫东士气正盛,他能理解季海洋的心情,可是并没有太多的共鸣。

  “你分管哪一块,黄市长找你谈过没有?”

  侯卫东摇了摇头,谦虚地道:“现在还不错分管哪一样,不过分管哪一块都得经过你这一关,所以先敬财神大哥。”

  季海洋没有接过这个话茬,发了一

  道:“我不想在沙州干了,想到茂云工作。”季海祝焱的大管家,他此次没有当上副市长,到茂云去投靠祝焱也很正常。

  侯卫东道:“祝书记手里正缺人手,你若去,他肯定欢迎。”

  “以前祝书记倒说过此事,现在他们那边也刚搞完换届选举,我错过了机会,而且我这样过去,若祝书记调走,我的日子就难过了,还不如留在沙州当财政局长。”

  季海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心思没有说出来:“在当财政局长期间,他了解黄子堤的为人,如今黄子堤成了市长,这个财政局长就被架在火上烤,更容易犯大错。”这才是他想离开沙州的真实原因。

  侯卫东出主意:“你把心里话给祝书记讲,他最了解情况,能帮你把脉。”

  季海洋道:“让我再想想。”

  喝完了两瓶不知价格的装洋酒,季海洋有了三分酒意,侯卫东不准他喝了:“够了,下午还有事。”

  出了门,就见到刘莉坐在外面,专心着电视,侯卫东悄悄给刘莉道:“季局有些酒意了,你让他稍稍休息一会。”

  侯卫东出了门,他一时不知那里走了一会,给南部新区高建打了电话,道:“高书记有事没有想到你这里来泡澡。”

  高建道:“卫东市长,你还真~下士,那我就到澡堂子来等你。”

  侯卫东道:“也急,晚上五点半,我过来泡澡上兄弟两人喝一杯。”

  高建是个极精明的达人,笑道:“侯市长来分管南部新区吗?”

  “现在还没有正式分工,高书记非你只接待分管领导吗?”

  高建就道:“卫东不仅是副市长,也是好兄弟,我随时欢迎。”

  侯卫东给高建取得联系以后回家睡了一觉,在四点钟了奥迪车,直奔南部新区。

  南部新区是与益杨开发区基本上同时起步理说,沙州的条件远比益杨要好,可是开发区给人的感觉很不好,第一是凌乱,第二是圈起来的空地多,第三是工业区和生活区混杂。

  将奥迪车停在一片残缺的围墙处,侯卫东站在围墙朝里看,正巧见到了两个人在草丛里喀嚓照相,顺着这几人的镜头,可以看到一大片一人多深的茅草。

  侯卫东在开发区工作过,马上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他等了一会,这几人越来越近,他认清了来人,不禁一乐,道:“马记者,刘记者。”

  里面的人正是《岭西日报》的记者杜成龙和刘瑞雪。

  杜成龙与侯卫东是老相识了,他走过来与侯卫东握了手,没有隐瞒意图,道:“王主任又搞了一个命题采访,叫做再访开发区,我们是在这里拍照的。”

  “那你们觉得南部新区如何?”

  刘瑞雪指了指土里一人深的茅草:“总体上还行吧,与沙州的经济地位相称,在省里排在前五位,不过在我看来也是问题成堆,这个工地至少放了三、四年,否则茅草不会这么深,不符合规定的。”

  侯卫东胡乱找了理由,道:“东南亚金融危机过去了,沿海制造业成了企业明星,内地的企业没有这么便利的交通条件,难以参加国际大分配,因此开发区难搞,这是大环境使然,要破解这个难题,还得利用西部大开发政策。”

  刘瑞雪认真地记了下来,道:“侯市长说得很对有道理,企业发展也有内在规律,沿海城市搞开发区有先天优势,我们内地生搬硬套,效果不明显。”

  侯卫东又把话绕了过来,道:“尽管效果取得的效果不明显,但是总有些效果,如果没有开发区,岭西发展更加吃力,开发区还是有存在的价值,我们要辩证地看问题。”

  他又问道:“就你们两人吗?”

  “是段主任带队。”

  “段英当主任了吗?”

  “年初就当了主任,接了王辉主任的班,王辉当副总编了。”

  侯卫东道:“相逢不如偶遇,既然见了面,我们一起到南部新区采访高建书记,我来带路。”

  在市委,黄子堤与朱民生沟通结束,总体来讲,黄子堤实现了其目的,只是有一条,他原先准备让钱宁来管南部新区,理由是钱宁以前是商委主任,招商引资能力很强,结果朱民生坚决不同意钱宁分管南部新区,理由也充足——钱宁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分管南部新区不太合适。

  在朱民生提议上,由侯卫东分管南部新区,这是黄子堤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不过朱民生总体上同意了市政府班子的分工,黄子堤也不能过于斤斤计较。

  高建没有想到侯卫东带着一帮子岭西记者来到了脱尘温泉,将记者安置好以后,他将侯卫东拉到了一旁:“侯市长,怎么还有记者护架。”

  侯卫东笑道:“你得好好感谢我,我经过南部新区,正好看见这几位记者在开发区里拍照,他们都是我的熟人,是来重访开发区的,我就把他们正式请了过来,这些记者都是双刃剑,关系好了,能帮你办不少事情,关系弄得僵了,四处散风点火,麻烦。”

  高建完全明白侯卫东的意思,道:“侯市长这是在帮南部新区,我会办好此事。”

  高建出去找办室的人,侯卫东回到了小会议室。

  段英与几年前在绢纺厂比,已经脱胎换骨,她戴了一幅眼镜,脖子上围了一条小方巾,很有女性知识分子的气度。

  “侯市长,你可我们沙州学院的骄傲,近十年的毕业生中,你的职务是最高的。”

  侯卫东谦虚地道:“我觉得不能这算,沙州学院出来的专家教授和其他行业的知识分子不少,他们才是沙州学院的骄傲。”

  两人曾经数度春风。如各有自己地人生。恰好两条铁轨。曾经交错过。然后各自沿着自己地轨道继续前行。奔向不同地终点。这是成熟社会成*人间最好地游戏。

  “几年前王辉主任对全省发区地采房获得了极大地成功。全市星罗棋布地开发区终究只剩下了十六个。这是媒体地力量。”

  英道:“我们在全省走了一大圈。大部分关闭地开发区又恢复了。包括成津县曾经被关闭地开发区在也重新搞了起来。只不过换了一个名字。”

  侯卫东笑了笑。道:“当时我是成津县委书记。成津要发展。必须要有合适地载体经济实验区是必由之路。我无法选择。”他开了个玩笑:“这是私言。不能出现在公开地报纸上。出现了我也不会承认。”

  段英虽然远离了侯卫东。却一直在关注着侯卫东地发展每个星期都要专门到图书馆去看《沙州日报》和《成津日报》。对侯卫东公开地事情了解得基本情况。随着对社会越来越深对侯卫东越来越赞赏。这不是女人对男人地赞赏。而是一位新闻工作者对一位地方官员地肯定。

  “每一件事情都有背后地推力。我能否这样理解地为了重新启用开发区。主观上是为了政绩。而为了政绩是为了升迁。”

  侯卫东对段英的直接印象是丰满的身体,在思想上并没有过多的认识,今天与之交谈,不觉有些惊奇道:“段英这几年很有进步,看问题脱离了女性的眼光实而有洞察力,这是和她的经历、职业有关。”

  正谈着高建笑呵呵地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脱尘温泉老总水平平先道:“侯市长,欢迎到脱尘温泉视察。”又道:“欢迎省报的大记者到脱尘温泉检查工作。”

  水平本是商人,由于脱尘温泉接待了不少领导,他也就学会了不少官腔,这两句欢迎语是脱口而出,很是自然。

  段英、刘瑞雪询问了高建一些关于南部新区的问题以后,水平在一边道:“到了全省最好的温泉,各位领导怎么坐在岸上谈话,我建议泡一泡温泉,边泡边聊。”

  水平又对侯卫东道:“请侯市长指示。”

  侯卫东看着水平一本正经的样子,道:“我哪里有什么指示,征求客人的意见。”

  水平又道:“各位大记者,入乡随俗,检验岭西省最好的温泉。”

  段英与刘瑞雪对视一眼,段英大大方方地道:“脱尘温泉是全省最好的温泉,我早就来泡过了,既来之,则安之,听从主人安排。”

  水平老总见岭西报社的漂亮记者妹妹点了头,连忙安排服务员带领导和女士们去换衣服,在贵宾间,所有衣物都是高档货,而且是一次性使用。

  在男宾室,高建看着侯卫东腹部的肌肉,道:“侯市长,你有什么秘诀,当了副厅级干部还没有把肚子长出来,你看看我的肚子。”

  高建肚子上堆满了肥肉,很有些规模了。

  侯卫东笑道:“第一是人到中年,新陈代谢缓慢,容易发胖,第二是天天坐车,缺乏必要锻炼,第三是应酬太多,装满了酒肉。”

  高建拍了拍肚子,道:“关于减肥的计划我做过无数次,回回都落空,我们这样的干部国,要么求人,要么被人求,总之都要吃饭,我现在最想每天晚上喝稀饭。”

  这是他的心里话,说到此,高建觉得失言了,道:“当然卫东市长这种客人,我是举双手欢迎。”

  侯卫东哈哈笑道:“你别解释,越解释越黑。”

  几人说说笑笑到了贵宾厅,贵宾厅也就四十来个平方,水面热气腾腾,将白毛巾挂好

  东和高建等人就下了水,外面世界寒风袭人,热水在,很快全身的毛孔就张开了。

  段英和刘瑞雪换好了泳衣说笑着出来,毕竟是大城市来的,谈笑间丝毫没有半点扭捏之态,在男人们**裸的目光中坦然下水。

  透过薄薄的水雾,段英浑园的身体出现在了侯卫东眼前,侯卫东尽管心里十分阳光,还是被丰满的胸部刺激了一下,起了小小的反应。

  贵宾池只有一间大层那么大小,侯卫东、高建、杜成龙坐在一面,段英和刘瑞雪坐在另一面,三男两女依靠着一池热水而暧昧地聚在一起,温暖而暧昧地说着话。

  在整个泡澡的过程中,男人和女人们渐渐也交换了位置,侯卫东和段英肩并肩坐着,两人都很是克制,只是用光打量着对方。

  当准备起身之卫东眼光快速地滑过水面,停留在段英身上数秒,段英飞快地用腿碰了碰侯卫东,慢慢地站了起来。

  两人都明白此生再无重~聚的道理,站起之时互相打量着对方的身体,眼光中**不多,更多是对自己青春的回忆。

  重新换上衣;以后,水平老总在高建的吩咐之下,暗地里给三人送上红包英是主任,红包就要厚一些。这是在采访中经常会遇到的事情,段英看着红包并不厚就没有推辞,顺势将红包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离开之时,高建又问:“你知道那位导分管南部新区?最好是侯市长,若真是你我就烧了高香。”

  在没有正式公布市长公之前,侯卫东不会轻易地承认此事,他含糊地道:“你是南部新区的一把手,我不管分管那一块工作,都要和你打交道,你可要支持我的工作。”

  等到正式分工宣布以后建看着侯卫东的分工,对枕边人道:“果然是侯卫东发管南部新区人很钢,以后办事得小心一些。”枕边人抱紧了高建:“我就是挖些土石方,粗笨活润也不高,你和侯卫东关系不错,难道他这点面子也不给。”

  建道:“南部新区是一块大肥肉,我这位一把手要应付方方面面的人,就是坐在了火药桶上,不敢稍有松懈,让你来挖土石方,这已是底线了,你别小瞧了土石方,只要挖着市价来坐,还是很有赚头的。”

  枕边人头靠在高建胸口,道:“你放心,我没有野心,能坐点土石方就行了,简单劳动,简单赚钱,我就满足了,只是做了土石方,你得给工程老板打招呼,及时给钱,别拖我。”

  高建想着侯卫东面容,有些走神。

  侯卫东在星期六,抽了时间来到了省城,陪着周昌全打了网球,在吃晚饭之前,侯卫东抽空向周昌全报告了市政府的分工情况。

  “呵,有意思,让你管南部新区。”

  侯卫东道:“周省长,南部新区如何管,请您指点小侯。”

  南部新区是周昌全一手搞起来的,他很熟悉那边的情况,想了想,道:“目前省里掌控各地的核心激励制度是官员之间的政绩竞争,很多学者用地方政府间竞争来解释岭西过去十几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但这里的竞争并非发生于政府之间,更多地是地方官员为了升迁而进行的竞争。”

  “这种模式有短期效应、政绩工程等弊端,但是这种模式能充分调动各地的积极性,总体来说是利大于弊,如果没有这种模式,你觉得应该如何调动各地积极性?”他挥了挥手,道:“假话、大话、空话是不能发展经济的,必须得实干,当前模式其实也是省委省政府的合理选择。”

  获得了新一届五年任期,周昌全精神状态明显比前一阶段好转,又有了当沙州市委书记之时的模样。

  侯卫东如海绵一样,静静地吸取着周昌全的从政经验。

  “过去十几年来,经济增长被当作最重要的政治任务,上级主要以GDP和财政收入增长速度作为考核下级官员的主要指标,官员们当然也就围绕这个“锦标”展开了激烈竞争,那么,官员会选择何种竞争策略?在投资、消费、出口三个GDP~构成部分中,由于官员任期过短,天然会选择投资见效最快的——投资,这也就是各地纷纷要搞开发区的内在原因之一。”

  “小侯分管南部新区,所有工作围绕着这个目标来开展,自然也就符合了主要领导的执政方针。”

  侯卫东想了一会,暗道:“周书记所说是正确的,如果我当了市委书记,也会狠抓南部新区的工作,这是见效最快、最容易出政绩的地方。”

  两人正在深入交流,柳洁敲了敲门,道:“两位领导,客人都到齐了。”

  侯卫东站起身,真诚地道:“听周省长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回去如何操作,也就心中有数了。”

上一页 《官路风流(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楚乔传小说 | 何以笙箫默 | 鬼吹灯 | 盗墓笔记 | 阴阳代理人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