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vivibear->《兰陵缭乱1》->正文

第三十四章 暗流涌动

  不知不觉中,邺城的春天又到了。

  刚一开春,高殷就下令减轻百姓的徭役赋税,拜高演为太师、录尚书事,拜高湛为大司马、并省录尚书事。这样一来,高演和高湛实际就控制了齐国的军政大权。位高权重,一时无人出其左右。

  此外,他还分命使者巡视四方来征求行政得失意见,视察各地风俗,关心百姓疾苦。因此在百姓眼里,他实在是位不可多得的好皇帝。

  但是,正因为两位亲王的势力越来越强大,尚书令杨愔、尚书左仆射平秦王高归彦、以及黄门侍郎郑子默这几位颇受高殷倚重的重臣,都对高演和高湛心生猜忌,也在皇上面前说了不少他们的不是,惹得两位亲王甚是不悦。两方势力渐成水火之势。

  长恭奉皇命在并州巡查时,收到了孝瑜的书信,得知了长广王妃产下一子的消息。虽然为九叔叔再添一子而高兴,但心里却也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一回到邺城,她就匆匆去了长广王府道贺。

  长广王府,夏有浮莲,秋有红叶,冬有寒梅,而春天,则是满树的梨花白。

  长恭一踏进王府,就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孩子的哭声。她循声望去,只见在绽放一树雪白的梨树下,王妃正抱着一个婴儿轻声细语地哄着,在她的身旁,高湛正凝视着婴儿,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罕见的温柔之色。男子气度华贵,清冷似月,女子眉目如画,妖媚无双,此情此景,犹胜巧夺天工的画卷。

  长恭站在原地没有动,心里那种说不出的滋味又涌了上来,自己的出现,好像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和谐。

  高湛忽然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蓦的抬起头来,在看到长恭的那一瞬间,愣在了那里,很快,他的茶色眼眸内掠过了一丝惊喜……

  “九叔叔,九婶,恭喜了!”长恭挽起了一个纯粹的笑容,快步走到了王妃面前,弯腰去看那个孩子,只见那个孩子完全继承了高家男子的美貌,尤其是那双滴溜溜的大眼睛,可爱之极。

  “九婶,你好能干,你怎么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小孩!”她惊喜的叫了起来,刚才那一丝异样的情绪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王妃掩嘴一笑,“这傻孩子,说什么呢。”

  “长恭,什么时候回来的?”高湛的语气还是淡淡的,但嘴角明显带着发自肺腑的笑意。

  “昨天刚回来的,九叔叔,这个差使可真不好当,我的骨头都快散架了,比打仗还累。”长恭大大咧咧往石凳上一坐,又忍不住去逗那个孩子。

  “刚回来也不休息休息。”高湛微微蹙起了眉。

  “我这不是急着想看我小堂弟嘛。”长恭眨了眨眼,“对了,九叔叔,起了名吗?”

  “起了。就叫高俨。”

  “小俨……好名字啊。”长恭歪着脑袋仔细又看了看他,忽然咦了一声,“九叔叔,小俨的眼睛不像你是茶色的哦,”

  王妃笑了笑,“我看这孩子的眼睛乌黑灵动,倒有几分像长恭。”

  她刚说完,忽然留意到自己丈夫那意义复杂的目光忽然就溶化了,象耀眼的冰雪瞬间融化在三月的阳光,还带着一抹和风般温和轻暖的笑容——

  她的心忽然往下一沉,王爷从第一眼起就对这个孩子格外喜爱,难道就是因为……

  心,继续往下沉,好像沉入了一片深深的黑暗之中。

  此时的王宫里。

  几位重臣正在御书房里向皇上进谏。

  “皇上,如今两位亲王位高权重,太皇太后对常山王更是一向纵容,臣还听说常山王和长广王一直在培植自己的势力,恐怕有不轨之心。”黄门侍郎郑子默一脸忧心的说道。

  高归彦也立刻接了上去,”郑大人说的对,皇上,再这样继续下去,恐怕会造成大患。”

  高殷面露犹豫之色,“两位言之有理,但先皇嘱咐六叔辅佐朕,朕不能违背先皇之命。”

  “皇上,依臣看,那长广王比起常山王来,更加危险,若是两人有狼子野心……”郑子默脸色一敛,“请皇上三思。”

  高殷有点为难得望向了最为信赖的杨愔,“杨丞相,你有什么建议?”

  杨愔上前了一步,“依臣所见,最好速速除去这两位亲王,以绝后患。”

  高殷脸色微变,立刻摇头,“这怎么行,那两位是朕的亲叔叔!”

  “皇上,”杨愔的语气中带着不可质疑的坚定,“如今两位亲王兵权在握,一旦要谋反,我们就完全处于下风,如果不杀了他们,皇上完全没有能够平安的可能。皇上,切切不能心软啊。”

  高殷沉默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此事,朕办不到。”

  “皇上!”杨愔焦急的喊道。

  “杨丞相,你还是去和诸大臣详细商议别的方法吧。”高殷从御座上站起身来,“朕有些不舒服,你们也都回去吧。”

  在众臣离开书房的时候,高殷又说了一句,”过几日就是六叔的长子百年和斛律丞相的小女的婚事,众卿家别忘了去常山王府道贺。“

  出了御书房,杨愔长叹了一声,“皇上过于心善,太重亲情,不知周围虎狼环伺啊。”

  “杨丞相,既然皇上不忍心杀了他们,或许我们可以想个方法让他们离开邺城,削弱他们的权力。”郑子默低声道。

  杨愔点了点头,”我们再好好商议商议吧。“

  ====================================

  常山王的长子娶亲,且要娶的媳妇的又是战功赫赫的斛律光的女儿,这门当户对的强强联姻,成了开春以来邺城被谈论最多的事情。

  婚礼的那一天,邺城是个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明艳艳的毫不吝啬的绽放出那道道金光,云朵犹如柔软的洁白羽毛闪烁在湛蓝色的帷幕上,纯静而澄澈。

  常山王府门口,早就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这朝中上下,谁不知常山王的风头正健,就连皇上也亲自前来道贺,又有谁不争着来巴结一下。

  长恭随同家人到了常山王府的时候,正好见到恒迦从对面的牛车上下来,只见他今天一袭绯绿色胡衣,容姿皎洁,温雅如玉,细碎的阳光映在他白皙的脸上,仿佛小心翼翼地覆上了一层淡金。

  “恒迦,恭喜恭喜。”她朝着他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不管怎么说,今天也是他妹妹的好日子,表示一下祝福还是应该的。

  恒迦的脸上挂着那抹永远不变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走了过来和孝琬他们说了几句客气话。不知为什么,长恭觉得他似乎并不开心,相反,那笑容底下好像还流动着一抹几不可见的担忧。

  “长恭,这么早就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她的眼睛一弯,睫毛下流泻出难以遮掩的欣喜,转过头去,只见一辆装饰考究的牛车旁,正站着长广王高湛。王妃抱着小俨小鸟依人般地依靠在他的身边,一手还牵着闹个不停的小刚,

  “九叔,九婶,你们也来了!”长恭的目光停留在小俨身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个宠爱的笑容,“小俨睡得可真香,这样都能睡着。”

  高湛淡淡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他的堂哥在上朝时都能睡着。”

  长恭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九叔叔,连你也取笑我!”

  王妃正在惊讶于高湛的玩笑话,忽然见他微微笑了起来,就象昙花盛开的一瞬,绽开在虚幻与现实的中间,使人痴迷而恍惚,浑然忘却了周围的一切。

  这样的笑容,是她从来不曾见过的。

  “长广王,王妃,”恒迦也走过来了行了个礼,又望了一眼长恭道,“还不进去吗?你两位哥哥已经进去了。”

  长恭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小孩子,还怕我丢了不成。”

  “我的话已经传到了,到时被你三哥埋怨你可别怪我。”恒迦笑了笑,转身就走。

  长恭连忙和高湛说了一声,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一边还喊着,“狐狸哥哥,你等等我嘛!””说了不许叫我狐狸!”

  “王爷,这斛律家的公子和长恭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倒是不错,只可惜我们长恭不是女子,不然可真又是一桩门当户对的好姻……”王妃想趁着王爷高兴说些轻松的话,没想到话说到一半,就见王爷唇边的笑意早已消失,那冰冷的目光仿佛将她全身的血液冻结了起来,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胡说八道什么。”高湛冷冷看了她一眼,“还不进去。”

  说完,他就径直顾自己走了进去。

  王妃咬了咬嘴唇,拉起了小仁纲急急追了上去。

  夜晚来临的时候,喜宴也开始了。装饰华丽的常山王府内一派喜气洋洋,庭中熊熊的燎火和烂若火树的华灯将王府映照的犹如白昼。群臣身着华贵的衣装向一脸笑容的常山王道贺,今天的新郎高百年更是意气风发,满面春风,显然对这桩婚事十分满意。

  “昌仪这丫头,终于也嫁人了。”恒迦望着笑得合不拢嘴的妹夫,低声说了一句。

  “我看这高百年长得眉清目秀,又是六叔的长子,和昌仪倒也相配。”长恭对那位女孩也有点印象,不过她生性文静,并不经常从屋里出来,所以对她了解并不多,只知是个斯文羞涩的美人。

  “相配……”恒迦的眼中掠过了一丝怅惘。

  “恒迦,你在想什么?”长恭忍不住问出了口。

  恒迦斜斜瞥了她一眼,脸上早已恢复了那抹狐狸般的笑容,“我在想,不知哪天你才能嫁出去……”

  话说到一半,恒迦忽然意识到自己失言,立刻噤声。

  长恭忽然听到他说了嫁这个字,不由也是一惊,正慌乱的时候,又听他那带着调侃的声音响起,“瞧你这比女人还女人的容貌,说是嫁一点也没错吧。”

  长恭这才松了一口气,瞪了他一眼,“你还说我,你看,你妹妹就成亲了,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了吧,斛律公子,多少女眷的目光都在恶狠狠地盯着你啊。”

  恒迦扑哧一笑,“怎么都被你说得像恶狼似的。你难道没看到,刚才一大半的女眷的眼神,那可都是围着你打转啊。”

  长恭哼了一声,朝他眨了眨眼,“说不定等会皇上就亲自给你指婚,哈哈!”话音刚落,额头上就挨了一下。她皱着眉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低声道,“好啊,狐狸哥哥,你居然动手,小心你的好名声全都毁了,哼哼……”

  婚宴上,众人俱是满脸笑意,相谈甚欢。只是,这其中,多半都是些言不由衷的话语。长恭也没闲着,一会儿和两位哥哥说几句,一会儿和恒迦斗个嘴,一会儿朝九叔叔那边瞄几眼,忙得不亦乐乎。

  六叔府上的厨子做的醋菹鹅鸭羹也极其美味,长恭不知不觉喝了好几碗。

  席间,一向擅于诗词的河南王高孝瑜还即兴做了一首贺诗。

  昌仪年十五,来聘百年家。

  婿颜如美玉,妇色胜桃花。

  带啼疑暮雨,含笑似朝霞。

  暂却轻纨扇,倾城判不赊。

  诗还不错,再加上人人知道他和长广王的关系一向亲善,所以立刻迎来了一片称赞声,将此诗夸的天上有,地下无。长恭虽然对诗词不怎么在行,但细细听来,倒也觉得别有韵味,对于大哥的才华,她一向佩服的五体投地,只不过,她实在是让大哥太失望了,别说做诗,每次那乌七八糟的解释都会让大哥吐上三升血。

  皇上看上去心情也不错,和大家拉了一会家常后,忽然将目光停留在了恒迦的身上,缓缓开了口,

  “斛律丞相,如果我没有记错,中书令也有一十八了吧?”

  斛律光应道,“回皇上,犬子恒迦今年正好一十八。”

  皇上温和地笑了笑,“斛律丞相,朕的八妹义宁公主今年正好十五,性格温良,和中书令倒是般配的一对。”

  =======================

  斛律光刚想说话,忽听恒迦已经开了口,“回皇上,义宁公主有恭良之德,窈窕之姿,臣不过是一小小中书令,是万万配不上公主这样的金枝玉叶的。”

  “恒迦……”斛律光对于儿子的拒绝倒有几分惊讶,知子莫若父,身为父亲的他,最清楚儿子的处世之道,这样直接了当的拒绝在之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皇上倒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笑容,“中书令,如果是这样,你就更不必担心了。义宁她,其实早就对你……”

  皇上的话没有说完,但接下来的意思已经表达的清清楚楚了,义宁公主早就对恒迦芳心暗许了。也就是说,恒迦没有再拒绝的借口。

  长恭自然也清楚这个道理,不过,她更清楚恒迦不想娶那个公主。于是,她朝着九叔叔使了个眼色,让他帮忙说几句推脱的话。

  高湛留意到她的眼神,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还真的从席间站起了身,清了清嗓子道,“皇上,依臣所见,这的确是一门千载难逢的好姻缘。不如就趁今天为这对良人指了婚,喜上加喜。”

  长恭皱了皱眉,九叔叔这不是在帮倒忙吗!

  高湛的话一出口,众人也纷纷应和起来,皇上笑了笑,道,“喜上加喜,长广王说的是,既然这样,朕就将义宁公主指……”

  “皇上,臣才疏学浅,的确是是配不上公主。”恒迦出乎意料地打断了皇上的话,“不过皇上的一番美意和厚爱,臣感激涕零,但在皇上指婚前,臣还有一事想交代一下兰陵王。”

  长恭听他忽然叫自己的名字,不由有些惊讶。只见他转过头,一双黑眸笑意盈盈,“长恭,我藏在那里的几房妾室就要你帮忙照顾了,对了,还有流花苑的小夜姑娘,也要麻烦你照看一下了。”

  嘎嘎——大家好像同时听到了乌鸦飞过头顶的声音……几房妾室,还有流花苑,那可是邺城最有名的烟花之地……这怎么能和斛律恒迦联系起来?

  “恒迦,你说什么,你竟然……”斛律光在愣了半天后第一个反应过来,震惊的连话都说不连贯了。

  “恒迦,你倒好,这么就算撇清关系了吗?”长恭忽然站起了身,露出了一副你很不识相的表情,“平时不都是我在帮你照看着,我告诉你,你要是休了她们,那十七八房小妾保证立刻上吊,你自己看着办吧!”

  “长恭,你知道?”斛律光一见长恭承认,更是深信不疑,气得脸色发青,怒道,“好啊,斛律恒迦,你……你……”

  “斛律叔叔,你也别怪他了,人不风流枉少年嘛,他不就是怕你生气才金屋藏娇的,”长恭似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又朝向高殷道,“皇上,中书令为人无可挑剔,这唯一的缺点就是——唉,只怕还真委屈了公主……”男人风流并没有什么,有几房小妾更不稀奇,但如果这是未来的驸马人选,就似乎有些……

  “长恭所言极是!”斛律光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皇上,劣儿实在太令臣失望了,万万配不上公主,请皇上收回呈命!”

  高殷的脸色也颇有几分尴尬,正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听长恭又说道,“皇上,今天这大好的日子,我们应该好好恭喜六叔才对,这些事不如以后再议,况且义宁公主这天仙般的人物,择婿之事更要慎重才好。”

  高殷连忙点了点头,顺着长恭的话说道,“兰陵王言之有理,此事以后再议吧。”

  长恭挑唇一笑,瞥向了恒迦,只见他露出了一抹释然的神色,不由又暗暗好笑,没想到狐狸会用这招抗婚……只怕他以后就多了个风流花心的风评了,唉,也不知有多少少女要伤心了。狐狸这次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喜宴结束之后,一出了常山王府,长恭赶紧找了个机会将恒迦拖到了一个隐蔽处,笑嘻嘻地问道,“恒迦,你什么时候藏了十七八房小妾啊。”

  恒迦微微一笑,“你不是一直在帮我照看着吗?我那各位夫人都可好?”

  长恭再也忍不住,格格的笑了起来,还顺手拍了他一下,“你呀,就这么不想娶公主?这在别人看来可是美事啊,保证你立刻平步青云……对了,我说你平时最爱装出那副假模假样了,怎么今天怎么破例了?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大家眼里就不再是完美无缺了。”

  恒迦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有的事,已经过了我能伪装的界限。”

  “啊呀,是谁说的义宁公主有恭良之德,窈窕之姿,这么完美还入不了你斛律公子的眼?”长恭好不容易逮到了一个讽刺他的机会,所以说的不亦乐乎。

  “恭良之德,窈窕之姿,却不是我喜欢的。”他脱口道。

  长恭眨了眨眼,“来来来,告诉兄弟,你喜欢的是那哪种姑娘?我也帮你留意着,不会真是小夜那种吧,哈哈!”

  恒迦望着她的笑容,脑海中却不知为何出现了在关外的那副画面。

  盐巴一样的雪子随着怒吼的北风散漫的朔飞,穿了一身血染铠甲的少年策马而立,却自有一段飘逸出尘的风度,衣如烈火人如美玉,黑发红衣翩跹曼舞,马蹄下腾起阵阵雪雾——斯人斯景,恍如天上海市蜃楼。

  “这次我可是帮你撒了谎哦,狐狸哥哥,好好想想怎么报答我的大恩大德吧。”长恭不依不饶的说道。

  “对啊长恭,你帮我说了谎,这可是欺君之罪,知不知道?”

  “啊,那怎么办,你赶紧去找个十七八房小妾吧,不然哪天皇上追查起来,我俩就完蛋了!”

  “嗯,这个重任就交给长恭你了。”

  长恭的嘴角一抽,正想瞪他一眼,却发现他正含笑望着自己,

  那样的目光,又正在那样的距离和高度看着她,

  象初春的阳光,落在耳边的发际,带着微微的灼热,温暖而妖娆——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还带着种润物无声般的温柔。

  =============================

  第二部已经开始在论坛连载

上一页 《兰陵缭乱1》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