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vivibear->《兰陵缭乱1》->正文

第二十三章 贼窝

  长恭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山贼们要经常抢劫了,因为这里的条件真的是非常糟糕,就连他们老大的房间也是简陋之极,除了一张床榻和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外就没有别的像样家具了。

  阿景一进屋子就顺手将长恭扔在了地上,又从床上扯了一条被子甩在了他的身上。长恭揉了揉自己被摔痛的部位,只觉得这个贼老大真不是一般的粗鲁。

  “你的意思是——要我睡这里?”她吞了一口口水。

  他立刻将眼一瞪,“怎么,难道还要老子睡地上!”

  长恭立刻识相的闭嘴,扯起了那床被子盖在了身上,虽然被子看起来很旧,被角处已经被洗得发白,却是十分的干净,还带着一股青草的味道。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阿景也往床上一躺,斜斜瞥了她一眼。

  “我叫——唐雨。”她可不想说出自己的真名。

  “人长得像女人,连名字也这么娘娘腔。”他似是略带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长恭也轻哼了一声,“人不可貌……”说了半句,她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她清楚的意识到现在这些人不过以为她只是比较凶悍一些,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真正实力,恐怕……所以,绝不能因为一时的逞强而暴露了自己的实力。

  见长恭沉默不语,他又弯了弯嘴角,“不过,那天你给小仙那一鞭子倒是挺狠的,也难怪小仙要用这种手段对付你。”

  长恭似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调戏,换作是你也会发狠吧。”

  他好笑的耸了耸肩,闭上了眼睛,不再理她。

  从长恭的这个角度望去,恰好可以看到他那纤长如花蕊的睫毛在轻微颤动,被阳光晒成浅麦色的皮肤在烛光下闪耀着淡淡的光泽,优美深刻的轮廓流连出一股别样的韵味。如果不是因为那把大胡子,这也该是个英挺的男子吧。长恭暗暗想着,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

  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小子,你以前有没有来过长安?”阿景忽然睁开了双眼。

  那抹水蓝色蓦的印入眼内,长恭心里的疑惑更是强烈,不过还是摇了摇头。

  “奇怪,我怎么觉得你有点面熟呢?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你。”阿景的话也让长恭大吃一惊,难道真的以前见过他?

  “你一直都住在这附近?”她忍不住也问了一句。

  阿景也不回答,抬手一扬,凌厉的掌风熄了烛火,又没好气的甩了一句,“睡觉!老子可没功夫和你聊天!”

  长恭额上的青筋微微一跳,明明是他自己先开始的……她扯了扯被子,转念一想,反正这药性只有三天,那么这些天就暂时装得老实一些,等药性一过,她非踹了这个贼窝不可!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又好了不少,由于又困又乏,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漏进窗子的时候,贼窝里的一天也开始了。长恭直起身子,只觉得浑身腰酸背疼,她揉了揉腰,抬眼望去,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阿景早已不知去向。

  她叠好了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也走出了房间,正好趁着现在查看一下四周的环境。

  秋季晴朗的天空,一碧如洗不见云的痕迹,剔透得好像一块宝石。这种透明的蓝向天边延伸,直至达到边缘变成灰白色的一线。山林里的树木被秋风染成了层次分明的颜色,缤纷的色调在蓝天的映照下格外的和谐。

  长恭有些惊讶于这里的景致,不过她也没那个闲心欣赏,现在她比较关心该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美人哥哥,你要去哪里啊?”不远处的草堆里忽然钻出了一个小脑袋,笑咪咪的朝着她挥手。

  长恭立刻扯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早啊,小铁。”

  “过来啊,美人哥哥。”小铁冲她眨了眨眼。

  长恭摸了摸唇边的笑容,慢吞吞地走了过去,现在总算明白其实恒迦也是很不容易的,虚伪的笑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

  走到草堆边的时候,她这才发现原来小铁的身边还有一个人,正是阿景。此时的他,正枕着双臂懒洋洋的闭目养神,明媚的阳光倾泻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似乎都闪闪发光。

  “美人哥哥,昨晚睡得好吗?”小铁拉着她在自己的身边坐下。

  “好……”长恭轻轻笑着,在心里说完了后半句话,好——个鬼!

  “美人哥哥刚才东张西望的,小铁很担心你会想要逃走呢。”她笑得天真无邪。

  长恭的心里微微一惊,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光华眩目,语调温柔似水,“我已经是小铁的了呀,再说小铁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我怎么舍得跑呢,我可是要等你长大的哦。”

  看到小铁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淡淡的红晕,长恭不禁在心里暗笑,她高长恭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美人哥哥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然的话,小铁正在烦恼等药性过了该怎么办呢。”小铁嘻嘻笑道,“如果美人哥哥不乖的话,我只能在药性过了之前,挑断你的手筋脚筋了。”

  长恭心里格登一下,这个看起来一派天真的小女孩比她想像的还要狠毒。

  “他又不是什么武艺高强的人,老子看没这个必要吧。”正在闭目养神的阿景拔下一根草轻含在口中,若无其事的插嘴道。

  “阿景哥哥说得也对。”小铁眨了眨眼,将小手放在了长恭的手腕上,”所以,美人哥哥要听话哦。“

  长恭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暗暗庆幸,要是让这个小妖女知道自己的实力,难保不会做出那种恐怖的事情……

  现在只有暂时忍耐了,等三天之后……

  “大哥,大哥!”一阵叫喊声从不远处传来,阿景呸的一声吐掉了草根,“一大早瞎嚎什么,不让老子安生!”说着,他不大情愿的起了身,朝着那个声音的方向走去。

  “你别看阿景哥哥平时凶巴巴的,其实他是个大好人。”小铁望着他的背影忽然开口道。

  大好人?长恭忽然觉得有点好笑,她怎么也不能把大好人这几个字和贼老大联系起来。

  “我和哥哥的命,全是阿景哥哥救的。”她的眼眸中涌动着一丝和她年纪不符的深沉。“我爹爹是位救死扶伤的大夫,因为得罪了长安的一个狗官,结果被投入了大牢活活折磨死,可他们连我和哥哥都不放过,趁着我们去投靠亲戚的路上,想要斩草除根,要不是阿景哥哥在那时出现……”她顿了顿,“知道了我们的遭遇后,阿景哥哥不但收留了我们,还只身潜入了那个狗官的府里,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替我们报了大仇。”

  “那他的胆子倒也不小。”长恭脱口道,心里略有些惊讶。

  小铁点了点头,随手玩着一根小草,神采飞扬的脸上蓦的黯淡下来。冷不防,一件凉飕飕的东西贴着她的脸颊飞到了她的手里。

  她低头一看,居然是个用草叶编出来的小狗,不由愣了愣,似乎有些惊讶,有些欢喜,抬头望去,正好撞见长恭波光流转的眼眸。

  “是你编的?”她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样?很像你刚才的样子呢。”长恭弯起了嘴角。

  她瞪了长恭一眼,毕竟是孩子心性,随即又爱不释手的玩起来,“原来这也能编出小狗,你教我好不好?”

  长恭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道,“对了,这样才像个孩子嘛,不要整天总是像个大人似的。”

  小铁一愣,从小到大,她最不喜欢有人摸她的头,可是现在,真是奇怪,她好像并不反感他的触摸,相反,那温热的手指似乎为她来带了一丝暖意。

  “美人哥哥,等我长大了,我要你做我的二相公。”她忽然眨了眨眼。

  长恭的嘴角一抽,“二相公?”

  “嗯,”她的眼眸内扬起了笑意,“因为,我要阿景哥哥做我的大相公,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诶?长恭轻咳了一声,“一女不能事二夫……”

  她轻哼一声,“男子能有三妻四妾,凭什么女人不能!反正,你和阿景哥哥,我都要定了!”

  长恭脸上的笑容开始发僵,完全被她这惊世骇俗的想法震到了……

  ============================================

  此时的邺城。

  齐国王宫内的桂子飘香,在空气里辗转着细细碎碎的温柔。一位眉目俊秀的男子匆匆往皇上的御书房走去,眉宇间全是掩饰不住的怒意。

  “孝琬!”从他的身后快步赶上一位绿衣男子,拦在了他的面前,看容貌和他倒有几分相似,只是骨子里更多了一股华贵的气质。

  “大哥,你别拦我!”孝琬伸手想要推开他,“我倒要去问问斛律恒迦,为什么没把四弟带回来!”

  孝瑜摇了摇头,低声道,“我知道你担心长恭,我也担心他,但你也要知道,作为臣子万万不能擅闯皇上的御书房……”

  “我不闯,我在门口等着他总可以吧!”孝琬一甩袖子,怒气冲冲地继续向前走。

  一到御书房门口,孝琬正好看到斛律恒迦面带微笑地从那里走出来,不由更是怒上心头,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大声道,“斛律恒迦,你倒好,一个人先来皇上这儿邀功了,你把我四弟一个人撂在那儿,这算是怎么回事!还是怕抢你的功不成!”

  恒迦的眼中浮现出一刹那的阴暗,不过很快又挽起了那抹不变的笑容,“河间王,他不愿意回来,难道还要我将他绑回来不成?”

  “我四弟为什么不愿意回来?”孝琬一愣。

  恒迦微微一笑,“我又不是他,我怎么知道。”

  “你!”孝琬目中火光一闪,猛的拽住了他的衣襟,咬牙切齿道,“斛律恒迦,我告诉你,要是长恭有个好歹,我高孝琬和你没完!”

  “三弟,你太失态了!”孝瑜皱了皱眉,上前将孝琬拉开,冲着恒迦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不好意思,三弟他是冲动了一些,不过也是因为担心长恭。”他的眼眸一转,“恒迦,你为人一向谨慎仔细,长恭这次不回来怕也是另有隐衷吧?”

  恒迦刚要说话,忽然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力隐隐约约袭来,他抬起头来,正好看见不远处,九王爷高湛俊美的脸半掩在阳光的阴影里,朦胧中看不真切,可是那双茶色的眼睛里却闪烁着冬日薄雪般的冰冷。

  “九叔,你的病不是还没好吗,怎么今日进宫了?”孝瑜惊讶的问道。

  高湛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瞥了一眼恒迦,仿佛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长恭呢?”

  这句话看似平常随意,但在高湛口中说出来偏偏就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压迫感,恒迦笑了笑道,“长恭有私事滞留长安,而从长安探听到的消息我要尽早秉告皇上,一点拖延不得,九王爷可以体谅在下吧。国事和朋友,自然是国事更重要。”

  他的一番话倒是无懈可击,让高家几人一时也找不到反驳的借口。

  “就算他要办私事,你也该派个人跟着他!”孝琬一想起长恭在留在危险重重的长安,犹如五爪挠心,焦躁不安。

  恒迦扬起了眉,嘴角一弯,“你怎知我没有派人跟着她?”

  虽然当时是恼怒于她的擅自行动而一走了之,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万一出什么事和自己父亲也难以交代,于是走到了半路又让手下李丁回客栈去跟着她。

  一听此话,高湛的脸色稍霁,孝琬似乎稍稍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既然这样,怎么不早说!”

  “河间王你一来就想动手,我哪有机会说。”恒迦唇边的虹弧更深。

  “突厥果然有异动?”高湛忽然开口问道。

  恒迦点了点头,“突厥和周国已经结了联盟,很快就会攻打齐国,突厥先从北方进攻,而周国会派杨忠将军带领两万大军从南路包抄,攻我们个个出其不意,两军到时在晋阳会师。”

  高湛微微一诧,“这消息可属实?”

  恒迦轻轻一笑,“这可是长恭在周国王宫里听宇文护亲口说的,自然是属实的。”

  他的话音刚落,高家三人脸色瞬间大变。

  “你说什么,我四弟去了王宫!你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去王宫!难道是我四弟出了意外?所以才没有回来?还是说他受了伤,动不了了?啊啊!”孝琬神情扭曲,很明显,此时他的思维已经完全扭曲变形,并且朝着奇怪的地方奔流而去了。

  “放心吧。”恒迦往前走去,“他这么聪明,怎么可能被轻易捉住,恐怕连我也要自叹不如呢。”

  想起那晚发现她潜入王宫的时候,他的确是很恼火,在宫门外打探了很久,一直到宫里传出找不到刺客的消息后,他才回客栈。他不希望她出事,因为那样难以和父亲交待,当然,就算没有父亲的原因,他也——不希望她出事。但是,他也绝不会自己冒险潜入宫中去救她。

  仅此而已。

  几人不知不觉来到了宫门外,恒迦正要和他们告辞的时候,忽然只见一骑人马疾驰而来,马上的人在他们面前翻身下马,扑通一声在恒迦面前跪倒。

  “李丁?”恒迦待看清此人,心里顿时涌起了一丝隐隐的不安。

  “几位大人,小的该死,小的该死……高公子他……”李丁微微颤抖着,一迭声的告饶。

  “高公子他怎么了?”孝琬一听,立刻跳了起来,揪起他就喝问。

  “高公子他……好像失踪了。”

  “什么!”恒迦唇边的笑容瞬间凝住,忽然感觉有一抹说不清的紊乱从心底缭绕而起。

  孝琬的手蓦的一松,身子微微一晃,还是孝瑜眼明手快的扶住了他。

  “到底是怎么回事?”高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低声问道。

  “回王爷,小的奉了斛律公子的命令回客栈跟着高公子,但小的回去时,客栈老板说高公子没有付房费就跑了,于是小的去打听高公子的下落,在城门那里,听说有人打伤了守卫出城了,听他们的形容,应该是高公子没错。于是小的沿途找去,却完全没有发现高公子的踪迹,小的以为高公子已经回来了,但今日回邺城知道高公子没有回府,小的觉得事情有点不妙,所以先来禀告公子了。”李丁颤声道。

  “可曾问过守城的士兵?”恒迦定了定神问道。

  李丁点头,“小的刚才已经去问了,说是没有看到高公子进城。”

  恒迦略一思索,低声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长恭应该是还在从长安到邺城的这段路上……难道……”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心里微微一惊。

  “难道什么?”孝琬神情紧张的盯着他的嘴唇,生怕从那里说出让他接受不了的话来。

  恒迦简单的把之前遇到山贼一事说了一下,敛起了笑容,“如果是落到山贼手里就……”

  “长恭武艺高强,生性聪明,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落入山贼之手吧。“孝瑜自己心里也是一片焦急,但又不得不安慰弟弟几句。

  “那也未必,他心思单纯,哪知世事险恶。”高湛目光一沉,转身又往宫里走去。

  “九叔,你要做什么?”孝瑜惊讶的问道。

  高湛那浅至透明的瞳孔中一丝骇然的森寒缓缓凝聚,“自然是禀告皇上附近有乱党出没。本王要向皇上借一些人。”他又转向李丁,语气森冷,“三天之内查清山贼的确切下落,不然本王保证你们全家都不得善终。”他有意无意的瞥了恒迦一眼,“没有人——保得住你。”

上一页 《兰陵缭乱1》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