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vivibear->《兰陵缭乱1》->正文

第十章 受罚

  春去秋来,转眼就到了年底。城外的溯风吹得冷冽,天色一片阴沉,隐隐带着几分萧条。

  一大早,长公主就去了城中的普光寺烧香拜佛,而几位公子也被皇上召入了宫中。长恭因为这几天正好患了风寒,所以这次总算躲过了一次。

  长公主出发前,特地吩咐了阿容多熬些炖品,给长恭补补身子。

  长恭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只觉得头晕目眩,整个人昏沉沉的,半梦半醒之间觉得有些口渴,叫了几声阿容的名字却无人答应,只得起了身,替自己倒了一杯茶。

  还没等这口茶喝到嘴里,侍女阿缘忽然匆匆跑了进来,脸带惊慌的说道,“四公子,四公子,不好了!阿容她不小心将炖品倒在了二夫人身上,二夫人正要责罚阿容呢。”

  “什么!”长恭大吃一惊,连忙放下了手中的茶,“你快点带我去!”

  “不行啊,四公子你还患着风寒,大夫人吩咐过……”

  “别说废话了,快带我去!”

  一出屋子,长恭就感到一股初冬的寒意扑面而来,她拉紧了衣襟,加快了脚步,只依稀听到嘈杂的声音从庭院里传来。

  庭院里,阿容正泪水涟涟的跪在冰冷的石板上,浑身轻微颤抖着。而在她的面前,是一脸怒色的二夫人静仪。

  周围更是聚集了不少妾室和侍女们,轻声细语的小声说着话,大多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二娘,这是怎么了?”长恭眼见阿容这个样子,心里早就涌起了一丝怒意。

  静仪身边的侍女阿妙微微一笑,道,“四公子,阿容竟然将炖品倒在了夫人身上,烫伤了夫人,你说要不要责罚她呢?”

  “四公子,奴婢没有,奴婢真的没有,是夫人她撞了上来……”阿容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妙狠狠打了一个嘴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她还要再打,长恭顺势牢牢捉住了她的手腕,冷声道,“这里也没有你说话的份。”

  “那么,我总该有份说话了吧。”静仪在一旁缓缓开了口。

  长恭的目光一转,落到了静仪包着白纱的手背上,放开了阿妙的手,装做不经意的碰了下静仪的手,却见她没什么反应。

  长恭不由心里了然,这位二娘素来和她不和,这次多半也是故意小题大作吧。

  想到这里,她也笑了笑,“二娘,阿容怎么说也是大娘给我的人,不如等大娘回来再定夺吧。”说着她伸手就去搀扶阿容。

  静仪冷笑一声,“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好歹我是你的二娘,我爹是皇上面前的宠臣,难道我连管教一个奴婢的资格都没有?”

  阿容的身子开始摇晃,额上冷汗泠泠,就快要支持不住,长恭一时也顾不了那么多,用力将她拉了起来,语气平静地说道,“二娘,你自然有资格管教奴婢,只是阿容身子一向虚弱,二娘也不想管教出人命吧,万一我们高家虐仆的事情传了出去,想必损伤的只是高家的名声吧。

  静仪一脸愕然的看着她,恍然间有些疑惑,这真的是个只有八岁的孩子吗?

  长恭见她语塞,拉起了阿容就往回走。

  “真是个不懂规矩的人,”静仪忽然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不愧是那个贱人生出来的。”

  长恭的脚步停了下来,缓缓的转过了身,一脸的寒霜,声音如冬天的寒风还要冰冷,“你说什么?”

  “你以为我不敢说了吗,我说你娘就是个勾引男人的贱人,幸好现在落得了个这样的下场,也算是报应!”静仪恼羞成怒,将憋在心里的话一股脑儿的吐出来了。

  “怎么,难道不是——”她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已经重重挨了一嘴巴,她惊呼一声,震惊的望着一脸怒气的长恭,那副像是要将她活活撕碎的样子令她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几步。

  “你,你敢打我!”静仪匪夷所思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何止是打你,”长恭此刻的模样好似阿修罗再世,“我还要杀了你!”

  一见长恭恶狠狠的抽出了腰间的长剑,静仪顿时魂飞魄散,狂呼救命,周围的女人们也惊慌失措的大喊起来,府邸内外的侍卫们纷纷冲了进来,急忙拉住了已经被愤怒燃烧的失去理智的长恭。

  静仪见长恭被制,这才缓了一口气,立刻又恢复了趾高气扬的神色,指着长恭道,“你这孩子目无礼法,居然敢向长辈动手,今天就让我替你爹娘来教训教训你!来人,家法伺候!”

  为首的侍卫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二夫人,这毕竟是四公子,万一大夫人追究起来的话……”

  “怕什么!”静仪瞪了他一眼,“一切有我负责,什么大夫人,大夫人,我已经听腻了!管侍卫,你还不动手,是不是要我爹将你赶出邺城!”

  “是,二夫人!”管侍卫连忙点头。

  长恭拳打脚踢的挣扎着,只是虽然学了不少的武艺,但她毕竟是个八岁的孩子,哪能敌得过这几个虎背熊腰的侍卫,没挣扎多久,就被绑在了长凳上。

  “二夫人……”阿容扑倒在了静仪的脚下苦苦哀求,“二夫人,奴婢愿意一直跪,请二夫人饶了公子吧。”

  静仪一脚踢开了她,摸了摸自己红肿的脸,冷笑一声,“他居然敢打自己的二娘,我管教他,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事,就算大夫人也不会有异议吧。”

  长恭的整个身体都贴在冰冷的长凳上,心知今天难逃一顿打,别说大娘和几位哥哥不在,就算他们在,出言相助也是理亏,毕竟是自己先动了手,现在的理全在二娘那里。

  当第一下藤条重重落在她的身上时,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痛,真的好痛……

  不知为什么,现在很想娘,也很想爹……很委屈,很想流泪……

  不过,她知道现在绝对不能哭,她绝对不可以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不可以被别人笑话,不可以……

  也不知挨了几下藤条,就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在不远处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二夫人,这是怎么了?”

  这个声音……好像是……斛律恒迦?

  不会吧,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

  也不知过了多久,长恭慢慢恢复了意识,耳边传来了阿容的嚎啕大哭声,听声音有些沙哑,似乎已经哭了很久了。

  “阿容,我还没死呢。”她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正想动动身子,这才发现自己是趴着躺在塌上,重要部位那里更是像是火烧着了一般疼痛。

  “四公子,你醒了!”阿容一见她睁开眼睛,顿时欣喜若狂的扑了过来,“吓死奴婢了,吓死奴婢了!”

  “呃——阿容,拜托,不要压在那里……”长恭无奈的指了指自己的重要部位。

  “啊啊啊!”阿容连忙跳了起来,“我不是故意的,四公子!”

  一声男子的轻笑从她们的身后传来,长恭一惊,怎么这个房间还有别人?

  “高长恭,看来你已经没事了。”斛律恒迦走到了她的面前,嘴角边还是挂着那抹永远不变的笑容。

  长恭一愣,真的是他!那么,刚才的不是幻觉了?

  “你怎么在这里!”

  “四公子,这次多亏了斛律公子呢,幸好他正好来府里,你知道吗,斛律公子只是在二夫人耳边说了一句话,二夫人就住手了。”阿容一脸崇拜的望着恒迦。

  “我也是奉了我爹的命令前来探望你,你也不用感谢我,”恒迦坐到了她的榻边。

  长恭将下巴搁在了软枕上,不大相信的问道,“你会这么好心?”

  “四公子,你怎么这么说呢,谁不知道斛律公子是全邺城最有善心的人。”阿容急忙插嘴辩解。

  “斛律公子……狐狸公子还差不多。”长恭小声的说了一句,又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话?”

  “没什么,只是问声好罢了。”他微笑着说道。

  问声好?骗谁啊,长恭略带不满的抬起头,正好看到恒迦眼中闪过的一抹狡猾的笑意。

  砰!就在这时,门忽然被撞开了……

  “四弟,四弟!”孝琬几乎是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一见到长恭趴在榻上的样子,顿时心疼不已,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低低喊了一声,“四弟……”

  不过也只是一瞬,他立刻又跳了起来,“二娘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说着,他就要往外冲,刚到门口,就撞在孝瑜的身上,一看是孝瑜,他更是怒火中烧,没好气得说道,“大哥,你的娘也太狠心了!”

  孝瑜伸手拦住了他,敛去了往常的笑容,“这次的事,我知道是我娘过分,如果她不辱骂长恭的娘,长恭也不会动手。”

  “大哥,你都知道了?”孝琬一愣,他们从宫里回来同时就知道了这件事,他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长恭挨了家法,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肺都快炸了,只顾冲到这里开看长恭伤势如何,哪有心情去细细了解,没想到大哥这么快就了解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孝瑜点了点头,走到了长恭的榻旁,和恒迦打了个招呼,又轻声道:“四弟,还好吗?”

  “大哥,你看我的样子好吗……”长恭委屈的撇了撇嘴,“我可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四弟,是不是很疼?”孝琬连忙走了过来,伸手想去掀开长恭的被子,“让三哥看看伤势。”

  “啊啊!不要!”长恭和阿容的口中几乎是同时发出了高分贝的声音,把孝琬给吓得倒退了两步。

  “怎么了,吓我一跳。只是看看伤势而已。”孝琬对她们的反应感到莫名其妙。

  “不要啦,三哥,那里一定是惨不忍睹,还是不要看了,”长恭抽搐着嘴角,好悬呢,如果让三哥看到那里,不是完蛋了……

  孝琬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啊,怎么总是像个女孩子似的,好好好,不看不看,那药擦了没有?”

  “啊,奴婢正打算给公子擦呢。”阿容面带尴尬的答道,从一开始,恒迦就进了房,而长恭偏偏又是伤的那个部位,哪有机会给长恭脱裤擦药。

  “什么!那还不擦!”孝琬大急。

  长恭无奈的垂下了脑袋,拜托,三个大男人杵在这里,让阿容怎么擦药啊。

  恒迦忽然站起身来,弯唇笑了笑,“时候也不早了,我也告辞了。”

  “大哥,三哥,这回全靠恒迦来救了我,你们就帮我送送他吧!”长恭赶紧接口道,“我,我也要休息了!”

  恒迦弯下了腰,在她耳边低声道,“别忘了你欠了我一个天大的人情,将来可是要还的。”

  在他们走了不久后,长公主从寺中回来就得知了这件事,自然是前来探望一番,但由于长恭动手在先,长公主心里虽然有不满,也难以责骂静仪,只是将管侍卫等人惩诫了一番。

  没过几天,长恭就听说了孝琬借故找了一个阿妙的错,令人重重责打了她一顿。

  “三哥,你这是何必呢,傻瓜都知道你那是故意的。”长恭这几天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趴姿。

  “不错,我就是故意的,二娘是大哥的娘,我也没有办法,但是那个臭丫头,煽风点火,我可饶不了她。”孝琬的脸上忽然绽开了一抹笑颜,“三哥不是说过,绝对不会让别人欺负你,有谁要是欺负你,我一定不放过他。”

  长恭扑哧一笑,“感觉三哥倒有几分像爹爹呢。”

  孝琬忽的敛起了笑容,捉住了长恭的手,一脸认真道:“好,从今往后,你就把三哥当爹好了。”在看到长恭的一脸黑线时,他又哈哈笑了起来,“和你开玩笑的,你三哥我才没这么老!”

  孝琬离开后,长恭就很快又再次入睡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她隐隐只觉得周围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熏香味,恍然似乎有人影在身前晃动。

  想睁开眼睛,却昏昏沉沉的醒不过来,只是隐约觉得有双冰冷的手覆在了自己的额上,冰凉的触感,却莫名的带着一丝暖意。

  是——谁的手?

  醒来的时候,阿容已经端来了热气腾腾的燕窝粥。

  “阿容,刚才是不是有人来过?”她问了一句。

  阿容点了点头,“今日九王爷来府上找大公子,顺便就过来看了看你,还给你带了一瓶御用的疗伤药,据说不会留下任何伤疤呢。“

  长恭一愣,心里涌起了一阵淡淡的感动,原来是九叔叔,

  那么,那双冰冷却又温暖的手,也是——九叔叔的手。

  ==================

  那个,长恭和高湛只差六岁的说,没有十岁那么多

  长恭:543年生

  高湛:537年生

上一页 《兰陵缭乱1》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