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vivibear->《兰陵缭乱1》->正文

第八章 进宫

  自从上次的落湖事件后,长恭就被逼着每天去大哥的书房习字。阳光微熏,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她写着写着又忍不住去见周公了。

  只见一本书嗖的飞来,“砰!“她的脑袋上就重重挨了一下。

  “大哥,怎么你也像三哥一样粗鲁啊。”她恼怒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抬眼一看,原来拿书砸她的正是她的好三哥。

  “啊,三哥,你怎么在这里?”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孝琬的脸上是一副备受打击的样子,原来,他在可爱的弟弟心目里只是个粗鲁的人……只是个粗鲁的人……好伤心啊……

  孝瑜微微一笑,“长恭,昨天教你的诗词背给我听听。”

  长恭点了点头,摇头晃脑的念了起来,“新买五尺刀,悬着中梁柱,一日三摩挲,剧于十五女。”

  “背得不错,现在说给我听听是什么意思。”孝瑜悠然自得的喝了一口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嗯,嗯……”长恭嗯了半天,她哪里知道什么意思啊……能背下来就不错了。

  “这么简单的都不会?”孝瑜笑道。

  “谁说我不会。”她瞪了瞪他,“是说有个人,买了把五尺长的刀,挂在屋子的梁柱上,一天要摸上三次,嗯,每天,每天还要杀死十五个女人!”

  “哈哈哈!”她的话音刚落,就见到孝琬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孝瑜的整张脸都在抽搐……

  “唉……”孝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是说,在我们北方民族男儿眼里,一把刀胜过了十五六岁的少女,明白了吗?”

  长恭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只能怪以前娘教她的时候,她从来不曾仔细听。所以才闹了个这么大的笑话。

  娘……娘到底在哪里?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四弟,三哥和你开玩笑呢,生气了吗?“孝琬见她忽然神色异常,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取笑她而惹得她不高兴。她刚想说话,忽然听得有侍卫在门口高声道,”各位公子,斛律将军来府上了,夫人请各位公子尽快到厅里相迎。“

  长恭顿时心中大喜,斛律叔叔——他终于回来了!

  再见到斛律光时,长恭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胸口有什么不断涌动,仿佛就要挣扎要跑出来……

  “斛律叔叔……”她喃喃叫了一声,不顾周围人的目光,直接扑进了斛律光的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失去母亲的悲伤,长途跋涉的辛苦,被赶出门的委屈,种种的一切,在隐忍了许多天后,终于找到了一个爆发口,可以尽情的宣泄出来……

  “长恭……“斛律光安慰的轻拍她的背,”我刚回来就听说这件事了,长恭……坚强一点,你是个男孩子,要坚强一点,知道吗?“

  长恭也不说话,只是紧紧抓着斛律光的衣襟一个劲的哭。

  毕竟,她也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

  “这孩子,怎么哭个不停了。”长公主轻叹了一口气,拿出了一块绢帕递到了长恭的面前,轻轻替她擦了擦眼泪,“好了,长恭,别哭了,你看,斛律将军可是连府里都没回就直接来这里看你了。”

  听长公主这么一说,长恭这才留意到斛律光的身上居然还穿着盔甲,俊朗的眉目间弥漫着掩饰不住的疲惫,焦急和担忧。

  “高夫人,既然我回来了,那么我就把长恭带回府了。”斛律光起身说道。

  “啊!那怎么行!”孝琬立刻瞪大了眼睛。

  “那倒是正好,看长恭和将军如此亲热,想必也更喜欢和将军……”静仪在一旁刚说了半句,就被长公主的眼神制止了。

  “静仪,休得胡说。”长公主转向了斛律光,唇边挽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斛律将军,长恭是我先夫的骨血,也是我们高家的人,如今好不容易才回来,如果现在让长恭跟着您走,这不是让天下人笑话我这个当家的,笑话我们高家吗?当然了……”她平静的说道,“如果高家的人都不在了,那么将长恭托付给将军也是合情合理。”

  斛律光微微一愣,虽然有些不悦,却又找不出反驳的话,长公主的话绵里藏针,显然,如果他执意要带走长恭的话,理亏的就是他。

  “长恭,你想跟我回府吗?”他转头问长恭,如果长恭要跟他回去,那么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长恭侧头想了想,对着长公主道,“大娘,我好想斛律叔叔,可不可以先和叔叔说点悄悄话?”

  长公主点了点头。

  “斛律叔叔,你跟我来,”长恭拉起了斛律光的手,“来看看我的房间好不好?”

  斛律光一时也不明白长恭要做什么,也就任由着她拉到了房间。

  一进房间,长恭就在他耳边低语,“斛律叔叔,我觉得我娘可能没死。”在斛律光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后,她就把自己的猜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听你这么一说,的确疑点不少。”他顿了顿,“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娘暂时应该不会有事,如果要杀她的话也不用费这么多周折,不管怎么样,我会立刻派人前往长安,好好调查一下。”

  “如果娘没事就好了,只要娘没有死,我们总还会找到她的,是不是?”长恭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

  “长恭,你放心,如果你娘没有死的话,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她。”斛律光看着他,“那么,你是要跟我回去,还是住在这里?”

  长恭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又抬起了头,水晶般的黑眸牢牢盯着他,“我要留在这里。我不想让您为难,再说,现在,这里的确也是我的家。大娘和哥哥们对我也很好。不过,斛律叔叔,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答应你。”

  “斛律叔叔可以教我习武吗?我想多学点本领,这样,不但能保护自己,也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她眨了眨眼,“而且,将来我还想和斛律叔叔一起并肩作战呢。”

  “这样也好,我也有这个打算。”斛律光拍了拍他的肩,“长恭,要记住,你并不是一个人。暂时也不要多想了,先跟着我好好习武。”

  “我知道,我一定会。”长恭忽然笑了起来,黑亮的眼睛分外有神,“将来再见到娘的时候,她一定不会对我失望。”

  两人又在房内说了一会儿话,忽听得门外传来了孝瑜的声音。

  “斛律大人,抱歉打扰了。“

  一听是大哥的声音,长恭连忙打开了门,只见孝瑜正站在门口,微微笑着,“四弟,刚才皇上派人来传了话,让我们兄弟几人明天进宫晋见。””进宫?”长恭忽然感到头皮有些发麻。

  “这也没什么,皇上是我们的二叔,有时也会召见我们兄弟进宫,所以应该只是循例的召见吧。”

  “但皇上才刚回来,怎么会如此匆忙召见?”斛律光的眼中掠过了一丝疑惑。

  “也许是听闻四弟回来,所以才想一见吧。”孝瑜的脸上也有一丝复杂的神情一闪而逝。

  “长恭,”斛律光欲言又止,“进了宫要万事小心,切不可莽撞行事。”

  =====================================

  有生以来,长恭第一次踏进了齐国的皇宫。只见四处雕梁画栋,繁花似锦,穿戴华丽的宫人们不断在廊间穿梭,一派奢华景象。

  不知为什么,一踏进这里,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孝琬像是察觉到了她的变化,伸手拉住了她的手,低声道,“四弟,不用怕,皇上怎么说也是我们的二叔,一定不会为难于你的。”

  长恭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忽见一名宫人匆匆而来,见到他们连忙开口,“河南王,三公子,还有这位四公子,皇上正在御花园等着你们呢。”

  “御花园?”孝瑜微微一愣,“皇上之前似乎从未在御花园中召见过我们。”

  “唉,大哥,管他什么地方,我们去了再说。”孝琬神色不耐的拉了长恭就走。

  淡淡的阳光洒落在御花园中,晨风轻轻地吹拂着树木,带来了一阵新鲜的青草香,品种繁多的百花簇拥在这方寸之地争奇斗丽,娇艳诱人的花瓣上,晶莹的露珠折射着阳光的七彩,让人不舍得移开目光。不过,比百花更为风流多姿的,应该是那些簇拥在皇上身边的嫔妃们,这些千娇百媚,活色生香的美人儿们,比那最珍贵的花朵都要动人。

  而被美人簇拥的皇上高洋,只是低头饮着美人递过来的美酒,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孝瑜几人不慌不忙的行了礼,当长恭报上了名字之后,高洋蓦的抬起了头,锐利的目光直射到了她的身上。

  “你就是长恭?”他的声音中听不出一丝情绪。

  长恭抬起頭來,直视着这位只见过一次的二叔。此时此刻,这位二叔,和在她记忆里那个疯疯颠颠的二叔,完全是判若两人。

  強烈的陽光照射在他的臉上,模糊了他的五官,他削瘦的臉和尖下巴好象刀刃一樣雪白發亮.那一瞬間,他看上去是那麼單薄脆弱,但是也极其強悍鋒利.簡直可以說是炫目.

  他眼里有一种譏俏的神情,儘管陽光那麼猛烈,但他却讓人全身發冷。

  在看到她的容貌的瞬间,皇上的眼神似乎柔和了几分,脱口道,“你越来越像你的娘了。”

  长恭微微一惊,直觉上感到皇上的这句话有些古怪。

  高洋似乎也感到了自己的失言,扫了周围一眼,淡淡道,”都坐下吧。“”多谢皇上赐座。“孝瑜连忙叩谢圣恩,示意两个弟弟坐下。

  长恭正要坐下的时候,忽然看到不远处正走来一人。苍蓝的蓝天下,满园繁花似锦,那人的容颜,透明似水,清冷如冰,摄魂夺魄的美丽之中偏偏又带着几分让人不敢亲近的疏离。

  长恭心里一喜,是那个漂亮的九叔叔高湛!

  “臣弟见过皇上。”高湛上前行了行礼,他那双深邃的茶色眼睛里流露出一抹苍白的疲惫。”小九,你来得正好,先坐下吧。这里也没有外人,你我都是自家人,不用那么拘谨,“高洋看上去心情似乎不错,”今天让你们来,除了拉拉家常,也是想让你们尝尝柔然的贡品——七子茶。“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一群宫人手捧茶盅款款而来。

  高湛刚想坐下,忽然见到长恭正笑咪咪的对他挥手,“九叔叔,来这边坐!”高湛愣了愣,只听皇上笑道,“小九,你就过去坐吧,看来长恭很喜欢你这个叔叔啊。”

  孝瑜也笑了起来,“说起来我倒想起了一件趣事,长恭小时候第一次见到九叔的时候还把他叫作了九哥哥。”

  长恭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谁叫九叔叔看上去这么年轻嘛。”说着,她还转头朝着坐在身边的高湛道,“对吧,九叔叔?”

  高湛微微扬了扬嘴角,并没有说话。

  这时,只见高洋身边一位妩媚的红衣美人捧起了茶盅,娇滴滴地的说道,“皇上,这一杯……”刚说了一半,她的手似乎被人撞了一下,茶盅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滚烫的茶水飞溅到了她的脸上,也有几滴溅到了高洋的手上。

  这名妃子大惊失色,根本顾不得自己的脸,慌忙跪下,浑身颤抖,哭哭啼啼道,“皇上,皇上恕罪,这是有人害臣妾,臣妾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

  高洋只是低声说了一句,“来人,拉她下去。”

  “皇上,皇上饶命啊……”妃子吓得浑身哆嗦,情急之下拉住了他的衣袖,继续恳求。

  长恭见她哭状凄惨,更不觉得这是什么大过错,刚想说些什么,身子刚一动,就被一股大力牢牢摁住了手。

  她惊讶的转过头,发现摁住自己手的居然是九叔叔,他并没有看她,脸上的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她又扭头望向了两位哥哥,只见他们也是一脸的神色自若。就在她有些混乱的时候,只听一声惨叫嘎然响起,瞬间打破了宁静的花园。

  她心惊胆战的望向了惨叫声响起的方向,只见那名妃子脸色苍白,手腕处鲜血淋淋,一双玉手居然被生生砍了下来……

  高洋神色泰然的将手中的剑一扔,恍若没事人一般问道:“大家觉得此茶如何?”

  孝瑜也飞快的笑着回答,“回皇上,此茶味道甚妙。”

  众人也纷纷跟着笑了起来,花园里又是一番热闹景象,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旁边早有其他宫人上前,拖走了昏死中的妃子,望着眼前那道长长的血迹,长恭只觉眼前一片空白,这么残忍的事情居然就这样发生在自己面前,而身边的人,居然能当作完全没有事发生过!

  “继续喝茶。”高湛的声音低低传来,“很快,你就会习惯了。”

  “九叔叔……”长恭愕然的望着他,只得深深呼吸了几下,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与此同时,高湛也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手,但那残留在她手上的凉意还是挥之不去。

  这——就是皇宫吗?

  她实在不喜欢这个地方。

  “长恭,有空你就来宫里多走动走动。”皇上的话忽然将她从混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她猝不及防的抬头,正好撞上了皇上意味深长的眼神。

  “朕也听说了你娘的事,人死不能复生,不过,长恭,你可要好好活下去啊,不然,你爹和你娘可要伤心了。”

  “是,长恭知道了。”她连忙低下头。心里涌起了一丝淡淡的疑惑,皇上刚才的眼神——好奇怪,仿佛是在透过她望向别处,这样的眼神,很久很久之前,她也曾经见过。

  “对了,小九,你母妃的后事,朕会令人操办的,你就不要操心了。“皇上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朝着高湛说道。

  长恭大吃一惊,怎么,九叔叔的娘已经过世了吗?前不久还听大哥问起来,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多谢皇上费心了。”高湛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半点伤戚。

  九叔叔怎么一点也不伤心?长恭不解的望向了高湛,只见他垂着眼帘,只有浓墨泼洒般的狭长睫毛在轻风中以一种脆弱的姿态微微颤动,像是欲飞却已经折断了翅膀的凤蝶。

  她的心里微微一动,其实九叔叔他,也是伤心的吧,只不过,他不是将喜怒哀乐写在脸上的人。

  想到这里,她想起了自己的境遇,心里涌起了一丝同情,于是,就像刚才他伸手一样,这次轮到她伸出了手,轻轻覆在了高湛的手上。

  高湛只是微微一惊,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动,只是保持着原来的这个姿势。

  原来,这个孩子的手——比他想像中的更温暖……

上一页 《兰陵缭乱1》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