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上卷书坊->vivibear->《兰陵缭乱1》->正文

第六章 迷雾

  长恭一路跌跌撞撞往回跑,只见不断有人惊慌失措的从着火的方向跑来,心里更是焦急万分,方寸大乱,六神无主,满脑子只有母亲的安危。

  刚跑到巷口,就看到邻居的王大叔抱着自己的儿子极其狼狈的跑了出来,她急忙上前拦住了她,连声道,“王大叔……”

  王大叔飞快打算了她的话,“长恭,你还不快离开这里!你们家的房子就快烧没了!”

  长恭只觉一阵晴天霹雳,身子一晃,连忙拉住了王大叔,“我娘呢?那我娘呢!”

  王大叔叹了一口气,“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她……”

  还没等他说完,长恭一把将他推开,不顾一切的朝家的方向狂奔,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能思考了……

  当看到自己的家已经成为一片火海时,她什么也没多想,不假思索地拔腿就往里冲。

  只是,她才刚跑了两步,就被人从身后拦腰抱了起来。

  “小鬼,不要命了吗!”一个少年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还不快离开这里!”

  她愣了愣,拼命的拳打脚踢那个抱着她的少年,吼道,“放我下去,放我下去,我娘在里面,我娘在里面!我要救我娘!”

  少年并不理她,抱起她就往回走。

  “你放我下去!”她声嘶力竭的大吼着,几近疯狂的又掐又抓,凡是能想到的法子都想到了……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没了理智……

  少年一直忍受着她的拳打脚踢,一路飞奔,硬是将她抱出了巷口,在一家破庙门口停了下来,冷冷看着她道,“真是愚蠢!就算你娘在里面,也早就被烧死了,你进去又能怎么样,只不过是陪你娘一起死。”

  “我娘不会死的,你胡说,我娘不会死的!”长恭悲愤交加,在挣扎中忽然摸到了腰间的那把匕首,想也没想,抽了出来就朝他的脸上划去。

  少年略略偏了偏头,刀锋正好划过他的脸,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他反手打落了她手中的匕首,不怒反笑,“小小年纪,出手居然就这么狠,好啊!老子没救错你!”

  长恭被这一刀唤回了些许理智,于是不再吵闹,只是用像要吃人的目光恶狠狠地盯着这个少年。这个少年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脸上污秽不堪,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有那一双眼睛……

  在看清这双眼睛的时候,长恭心里一惊,这少年的眼睛竟然是蓝色的……

  “小心你的眼珠子瞪得掉出来,等火熄灭了老子就放了你。”少年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还没等长恭反应过来,他就解下了她的头绳捆住了她的手脚,将她像个麻袋似的扔在了一边。

  “你这个混蛋……”长恭怒骂了一声,抬头望向着火的方向,心里又是一阵剧痛,想到母亲生死不明,自己又受制于人,不能相救,不由悲从中来,干脆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啊啊啊!别哭!老子最怕别人哭了……”少年不堪忍受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小鬼,老子这是救你,真是的!”

  “我不要你救!我要我娘,我只要我娘!你记着,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长恭大哭着吼道,其实,她何尝不知道,这样大的火,如果娘在里面,多半已经……只是,她不甘心啊,她不甘心……

  “烦死人了,给老子安静点。”少年不耐烦的伸手往她脖子后面一劈,长恭只觉一阵疼痛袭来,很快就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长恭才悠悠醒了过来,一睁开眼,才发现天已经大亮,昨天的那个少年已经不知去向。手脚上的绳子,已经被解开了……

  对了,,昨天……长恭的瞳孔骤然一缩,立刻跳了起来,冲出了破庙,朝着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昔日的家园已经成了一片废墟,面带戚容的幸存者焦急的寻找着自己家人的尸骸,不时的响起一阵悲恸的哭声……

  长恭一脸茫然的在那些尸首中寻找着,经过一场大火的焚烧,根本已经辨不出谁是谁,这些焦炭般的尸体让她有些头晕目眩,就在她睁大眼睛,努力辨认的时候,忽然听到身边的一位妇人失声惊叫,“这,这不是长恭他娘吗?我记得,她那天新买了一副耳环,就是这一副……”

  长恭的脚下一软,踉踉跄跄的跑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副耳环,不错,那时娘的耳环……

  一瞬间,悲痛仿佛被打开了闸,汹涌而至,让她无以阻挡。心脏抽搐似的不留情的疼痛起来,牵动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她不顾一切的抱起了那具尸体,任泪水肆无忌惮的流下来……

  如果可以,她只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

  她流着泪,轻轻抚摸着尸体的每一个部位,明明昨天,这个身体还在微笑着对她说话,这双手还准备给她做最喜欢的截饼……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

  在摸到娘的手时,她忽然感到有点异样,好像少了点什么……对了,戒指!那枚翠玉戒!这是娘绝不会离手的东西,怎么会不见了呢?

  她放下来了尸体,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看了一眼身边的邻居,开口问道,“王婶,到底怎么会着火的?”

  王婶叹了一口气,“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火好像是从刘家烧起来的。”

  长恭心里一紧,火不是从自家烧起来的,而且除了那只戒指,娘身上的其他首饰都不缺,很明显不是谋财害命。那么,为什么那只戒指会不见呢?

  除非——

  她的脑中电光石火般闪过一个念头。

  除非——这不是娘的尸体!

  这个匪夷所思的念头,让她的心情顿时激动起来,如果娘没有死的,娘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呢?

  眼下,她又该怎么办呢?

  在邻居们的帮助下,长恭埋了那具尸体,做了个简单的墓碑。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中,她向大家告了别。

  现在唯一能帮助她的人,恐怕就是远在邺城的斛律光了。

  所以,她要去——邺城。

  也许,对于才八岁的她来说,前方是困难重重,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不会放弃。

  已经失去了父亲的她,不能连母亲也失去了。

  =========================================

  邺城。

  位于城东的斛律将军府内,正传出了一阵悠扬的笛子声。

  春雨绵绵,凉风如水,拂过窗外的翠竹,拂动水藻般的竹影.影间漏下的雨丝,斜斜地撒在房内那位吹笛少年的身上,为他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

  “四弟?”从房外传来的一声轻唤打断了笛声,少年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声音却是温和似春风,“二哥,什么事?”

  “四弟,门外来了一个小孩,说是有重要事要找爹。”

  “小孩?”少年放下了笛子,抬起了头,只见他眉目俊秀,光华清贵,正是斛律光最为钟爱的四儿子——斛律恒迦。

  “我看那小孩倒像个乞丐,不过他让我把这把匕首交给爹,说爹一看到就会知道他是谁。”恒迦的二哥斛律须达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

  恒迦接过了匕首,打量了一番,道,“那个孩子呢?”

  “还在门口等着回话呢。”须达盯着那把匕首,“四弟,你认得这把匕首吗?

  恒迦微微一笑,”二哥,我想先见见那个孩子。“——

  斛律府的正门外,长恭正急切的往门里望,希望早点看到斛律光的身影。她刚上前了一步,就被门口的护卫挡下了来。

  那侍卫朝她一瞪眼,“小乞丐,你就在这里等着!”

  她退后了一步,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双破破烂烂的鞋子,脏乱不堪的衣服,以及浑身散发出来的臭味,也难怪别人把她当作乞丐了。

  从长安到邺城,这一路上她也不知自己到底吃了多少苦,饿肚子是经常的事,往往有了上顿没下顿,晚上无处可去,只能与鼠蚁为伍,更别说还有别人的冷眼相对,甚至是恶言相向,要不是遇到了好心人送了她一程,她恐怕还不能这么顺利赶到邺城。

  不过,只要能见到斛律叔叔……

  “二公子,四公子。”门口的护卫的声音忽然响起,很明显地带了几分谦卑。

  长恭抬起头来,只见到两位贵公子打扮的少年,不由脱口道,“斛律叔叔呢?”

  须达皱起了眉,恒迦的眼中掠过了一丝惊讶之色,随后又化为了淡淡的笑意。

  “你到底是什么人?”须达略带鄙夷的看了她一眼。

  “我是什么人不关你的事,我要找斛律——大人。”长恭很不喜欢这个人的眼神,头一侧,正好望到他身边的另一位少年,定睛一看,不禁咦了一声。

  虽然过了三年,可是那张脸,分明就是那个惹人讨厌的斛律恒迦啊,真是冤家路窄。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现在这个脏兮兮的样子,他也未必能认得出来吧。

  “我爹去征讨蠕蠕族了,现在并不在这里。”须达没好气的答道。

  “他什么时候回来?”长恭的心里一沉,怎么会这样不凑巧。

  “不知道!”

  “好,那把匕首先还我吧,等他回来我再来拜访。”长恭倒也干脆,准备等斛律光回来再说。”四弟,这把匕首是爹的吗?“须达回头征求他的意见。

  “匕首的确是爹的,不过——”恒迦笑如春风,缓缓地开了口,“之前我好像听说被贼人所偷。”

  长恭一惊,“你胡说,这是斛律叔叔送我的!”

  “我想着也奇怪,爹怎么会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乞丐,原来是你这个小偷,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来招摇撞骗,将这里当什么地方了!”须达大怒,对着长恭就是啪啪两个响亮的耳光。

  长恭一下子被打懵了,呆了一会,她才反应过来,顿时怒极,干脆将脸一擦,大声道,“斛律恒迦,你难道不认得我了,我是——”

  “好啊,你居然还敢直呼我四弟的名字,我四弟怎么会认识你这个贱民!”须达更是恼火,又抬手打去。

  这次长恭已经有了防范,闪过了这一掌,反而飞身扑上,对着他就是一通乱咬,抓着他的头发死活不放,虽然须达比她年长了四五岁,又是出自将门,但对她这种疯狂的泼妇式攻击法倒也没辄,生生被她揪了一撮头发下来。

  “给我打!给我打!”须达心疼的摸着自己的头皮,气急败坏的吼道。

  “算了,二哥,犯不着和他一般计较。”恒迦拦住了他,转身对长恭道,“如果不想有麻烦的话,就快点离开邺城,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不错,要是让我再看到你,一定打断你的腿!”须达怒气未消,忿忿道,“四弟,也只有你这样的老好人才会轻饶了他!”

  “好了好了,二哥,等会儿让弟弟我为你吹奏一曲消消气。“恒迦笑眯眯的拍了拍须达的肩,带着他往回走。

  长恭抬起头的时候,恰好看到了恒迦唇边那抹似曾相识的狡猾的笑容。

  她紧紧咬着下唇。握紧了双拳,斛律恒迦,他是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

  恒迦转过身的时候,那抹笑容骤然消失。

  心里默默念了一遍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高孝瓘。

  其实刚才第一眼,他就认出了他。

  不过,现在,这个名字也意味着——麻烦。他可不希望父亲卷入到复杂的高家关系之中。所以,让高孝瓘离开邺城,才是最明智的决定——

  长恭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街上,心里空空如也。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又冷,又饿,又累,她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了……

  就快撑不住了……毕竟,她也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

  天边忽然响起了一个炸雷声,瓢泼大雨顷刻间从天而降,豆大的雨点仿佛急行军一般迫不及待的撞击在地面上,溅起了一片一片的水花,长恭继续朝前走着,无视那些擦肩而过奔跑躲雨的人们,反而抬起了脸,雨水泼在脸上,使她喘不出气,只有震耳的雷声和大雨滂沱的噪音。”小鬼!不要命了!“一声怒喝在雨声中传了过来,紧接着,是挥动鞭子的声音,手背上一阵疼痛袭来……

  她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路中央,差点撞上了一辆马车。

  “刘良,怎么了?”马车里传出了一个清脆而冰冷的声音。

  “啊,王爷,您没事吧,惊扰到您了,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是个小孩差点撞到马车。”车夫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长恭又是一鞭挥去。

  长恭用手挡了一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嘴角边泛起了一丝嘲讽的笑容,“稀奇真稀奇,我倒还是头次看到狗会挥鞭子。”

  车夫大怒,正要再挥一鞭,忽然听得车里传来了王爷的声音,“住手。”话音刚落,马车的帘子就被慢慢掀了起来……

  长恭愣愣地站在那里,周围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不见,在她的面前,只有那双略带浅褐的茶色双眸,仿佛两汪寒潭,清幽、冰冷,淡定而深不见底。

  这样的一双眼睛,一眼就足以沉溺其中。

  这刹那的美丽,可以永生永世流转不忘……

  “九叔叔……”她喃喃唤了一声,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抓着马车的边缘缓缓倒了下去。

  在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她好像看到那双茶色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惊讶。

上一页 《兰陵缭乱1》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