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上卷书坊->《追爱症候群2》->正文
第五十五章

    『一九九八年的八月十五日,在海、太、之、梦秘密基地的所在地,发生了一场恐怖的打群架事件,那是宇星男高的学生跟隔壁一所学校之间的一场群架。其实说穿了,这场群架全都是金正厚引起的。』

    ※※※

    事发当天,正厚哥依照约定带了七名朋友一起来到打架的现场,但对方却违反约定,带了三十名左右的壮汉来到现场。结果可想而知,才不过十分钟,正厚哥就被几个人围起来打得落花流水。

    其中有一个长得很像白猪的家伙,以前曾经被正厚哥修理得很惨。他为了报这个仇,先是用脚踢,再来用砖块砸,这样他还嫌不够,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根绿色的铁管,在一旁作势要打正厚哥。

    『#$#%#%#$#%』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这时正厚哥说了一串让白猪感到很受侮辱的话,不过在想要打人的白猪听来,这正是让他可以找借口逞凶的一句话。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白猪当然是无法控制他的怒气,把手中的铁管很狠地砸了下去。

    虽然他旁边的朋友们喊着叫他不要那么做,但是已经恼羞成怒的白猪,根本不顾后果地用力砸了下去。

    事情的结果变成了什么样子……?

    ……

    当!

    ……

    随着一声剧烈的撞击声,穿着宇星男高校服的这名勇猛的学生,就这么倒在地上了。

    『心宇哥!!』

    倒在地上的那一位,并不是如大家所料的金正厚,竟然是蔡心宇……

    ※※※

    『说起来也真奇怪……之前被老师打了几百下也从来没去医院看过医生的我哥哥……只是被铁管砸了一下……却因为被打到的是脖子附近的重要部位,因此在第二天早上天没量之前就停止呼吸了……就在自己十九岁的生日当天!』

    『……』

    魔鬼蔡元宇气愤地边吼边讲,把在一旁听故事的我吓得一愣一愣的。

    『但是,你知道吗……?』

    『……』

    『我哥哥…一直到要死掉的那瞬间……他找的人并不是我,竟然是正厚……还求我们把正厚帮他拍的照片,当成他的冥照……自己穿过的校服也要交给正厚……属于他自己的物品也都留给正厚……却对守在他床边哭肿眼睛的我,没说什么话就毫无感情地这么走了……』

    『……』

    『因此那天我回到家里之后,扑倒在我哥哥的床上一直哭到了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哈哈……!可是没有任何人知道……当时我还希望就这么哭到死掉……我像个疯子一样哭到整颗头都哭呆了……可是却没有任何人知道……甚至连我妈妈……也都不知到我到底有多爱我哥哥……』

    那你早就该讲了啊……

    ……爱

    ……爱他就要说爱他呀……!

    珍惜就该去珍惜呀……!

    ……心理面怎么想,就真实地把它表达出来啊……!

    不然,最后就会像我现在这样后悔……!

    ……在你哥哥走之前,你就应该把心里面的话讲出来啊……!

    『所以,我那个时候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一模一样地来报复金正厚。我也要制造一个一模一样的场景,让这家伙为了保护自己最珍惜的小弟,丧失自己的生命。』

    『……』

    『是啊!所以他再次参与打群架而失去一条腿的那一天,散播假消息引发群架的就是我!

    虽然对方那些傻瓜,听错了我本来要他们去砸申海俊的指令,反而往我的方向砸过来,让我留了一身冷汗……』

    ……

    ……哈……!

    ……

    『不管怎样,那一次的报复行动,总算是很成功地完成了。欠我很多人情债的金正厚,毫不犹豫地挡在我前面,也因此让他丧失了一条腿。』

    『你真卑鄙……!』

    『你现在大概可以理解,我当时为什么不肯到警察局里去作证了吧?!』

    『你这个人真的很卑鄙!』

    『再加上,现在已经把金正厚最珍惜的小弟申海俊也搞成这样,我的报复行动可以说是成功了一大半。』

    『……』

    『虽然要把秀娟抢下来的计划,因为你乱说话而把它搞砸了。』

    滴答!滴答!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来了秒针转动的声音。

    而在我胸中的怒火缓缓烧上来的时候,蔡元宇的呼吸声也慢慢靠近我。

    『所以你就化身成为老师了吗?!为什么要把正厚哥珍惜的那些孩子们毁掉?!』

    『失去身边最重要的人是多么痛苦……?我也想让那家伙刻骨铭心地感受一次……』

    『你真的是一个超级大白痴耶,蔡元宇!』

    『为什么?』

    『如果是一般的正常人,应该不会去恨正厚哥,而是去恨打死你老哥的那个白猪吧!』

    『也许吧。』

    『……』

    『如果那是个没有受过椎心之痛的人……』

    唉……!

    听到他这样的回答,我感到莫名其妙的叹息声又跑了出来……

    『你,真的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什么……?』

    『如果要说到椎心之痛,正厚哥绝对比你还要痛上几十倍!自己那么心爱的大哥,为了保护自己而丧失他的性命……正厚哥在当时绝对比你还要懊恼的!你难道连这一点道理都不明白吗?』

    『我哥哥死了!那家伙只不过是废了一条腿而已!!』

    『……』

    跟这家伙根本就讲不通……

    ……眼前这个叫做蔡元宇的男子……根本就听不进去我在说什么……

    『不过,我听说海俊那家伙又恢复意识了……整个人好好的,一点伤都没有,就这么恢复意识了……!』

    人类的报复行为,真的有这么恐怖吗……?

    这么说来,我百般忍受着崔丹英的羞辱,不就成了个超级大笨蛋吗……?跟眼前邪恶的蔡元宇比起来,我简直就是连气都不会生、胸中连半点怒火都没有的超级大笨蛋……

    『所以,我现在开始要对金正厚进行最后的报复!』

    『你真的疯了……!』

    『我哥哥被他害死了……!』

    『拜托……!』

    『我哥哥因为这家伙丧失了性命……而他只不过是失去了一条腿……我要他比我更痛苦……!

    我要他比我更悲伤……!』

    说到这里,蔡元宇用充满泪水的眼睛望向了我。

    ……

    不对……不一样……!我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蔡元宇……

    现在的他是个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经过十年的岁月,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接下来就是你!』

    『……什么……?』

    『我以前一直搞错了一件事情!我一直以为只要让那些家伙受伤,正厚就会感到非常悲哀。』

    『……』

    『所以我到这个学校担任老师之后,就把这些家伙所闯的祸全部偷偷告诉了学校……甚至于还卑鄙地偷偷把他们的秘密基地整个毁掉。』

    『你这个疯子……』

    『但是我发现我的方向错了,关键是在内心……我必须要让这些家伙的内心感觉到疼痛,金正厚才会整个垮下来……』

    忽然间,空气中有股黏稠的感觉,将我们包围住了……

    也就是说,在我眼前拿着手电筒的蔡元宇,慢慢地摇晃着他的身体……眼睛露出了一股异样的光芒,开始在我身体扫视了起来……

    ……

    『申海俊喜欢你,是众所皆知的事……但是那天我在学校看之率的表情,他似乎也非常喜欢你的样子……』

    『你不要……不要专讲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太阳呢,更不用说,是你的亲弟弟。』

    『所以呢……?』

    『韩道京,我要你现在开始成为我的恋人……』

    噗哈……噗哈哈……!

    『噗哈哈哈哈哈!!』

    我突然朝向他发出非常不屑的笑声,这应该足以让他火冒三丈了。

    这家伙万万没想到,他本来故弄玄虚地压低声音对我说的话,会让我好笑到抱着肚子在地上滚…

    当他看到我的这种反应之后,整个人也气呼呼地直喘着气……

    『唉育!我的肚子……!虽然我也不想在这种情形下大笑……!噗!你刚刚说什么……?恋人……?!我想你是疯了……!你是真的疯了!你以为我会答应你这种异想天开的要求吗?』

    『……』

    『噗哈哈哈!真的是太好笑了!我不如去听张梦泽对我的滑稽告白,还比较可靠呢!』

    『……』

    『唉育!我的肚子啊……!我过去是真的被你的外表所骗,去爱过一个没智商的大白痴呢……』

    『我看你也只能照我的话去做啰!』

    这家伙又突然在说什么不像人话的话啊……?

    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要强迫我吧……?

    ……?

    『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难道你现在已经得不到了,就想强迫我去做吗?』

    『……』

    『扣子也扯过了,现在这里也只有我们两个人,该说的、不该说的也全都说了……所以你想强迫我韩道京?来满足你的兽欲?!』

    『这也不错啊!』

    『你少做梦了,蔡元宇!我如果真有打算做你的恋人,就不会跟你到这个地方来了。』

    『……』

    『如果你胆敢对我施暴,我就先紧紧地咬紧我的牙根忍住,等挨到明天天亮之后马上跑到警察局里去报案、验伤,然后在你的罪状里面再加上一调强暴罪!不过,我想你是没胆做这些事情的,因为你本来就是一个大白痴……』

    『哈哈……!好好玩喔……!』

    『如果你想把蹂躏我的过程拍成照片来威胁我的话,我也会勇敢地全部抖露出来,因为这也可以另外再增加一条你的罪状。』

    叩叩叩。

    『所以啰,要杀要剐随便你……!』

    叩叩叩。

    就在这个时候……

    我的话还没全部说完,就看到了一只不知道是谁的小手在敲着窗户。

    会是谁呢……?

    ……是刚才的那家伙吗……?

    『你给我听好了,韩道京。』

    蔡元宇这家伙说着,又再次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肩膀。

    『把你的手放开!!』

    『嘘!如果你知道是谁在敲窗户,你就不会像这样子大叫了!』

    『……』

    『你知道刚刚是谁坐着空出租车追来吗?^-^』

    ……

    ……听到这邪恶的家伙靠近我耳边说出来的这句话……我的整颗心再度沉到了谷底。

    『你……这是什么话……?』

    『是智悟。』

    『………』

    『一路趴在椅子上跟踪过来,也真的是难为他了……』

    什么……?

    『你从医院出来之后,这家伙就一路跟在后头!不过我在想,你当然是不会察觉的啦!』

    『智悟……?智悟啊……!』

    『嘘!』

    『……』

    『如果你再不分青红皂白地乱喊,我在门外守着的朋友,会对智悟做出什么事,我可无法保证喔!』

    所以……你这家伙就故意让出租车一直尾随在我们的后面……?

    ……我的天吶……!

    我连这个都没能察觉……

    我压根儿就不知道智悟会跟在我们的后面……

    『如果你还是坚持拒绝我的提议,我要对智悟做出什么样的处置好呢?』

    『……你这……阴……险……的……家伙……!』

    『如果你不想再担这个心,那也只有一个办法啰!』

    『……』

    『反正智悟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先慢慢的跟我走出去,然后对他说从今天开始跟我交往就行了。』

    『蔡元宇,你还是人吗?』

    『现在选择权在你的手上!如果你拒绝我的提案,就是你打算跑到警察局说我威胁你……如果真是这样,我想我的人生也就此玩完了。既然如此,我就来做一些以前没做过的疯狂举动玩玩。』

    『……』

    ……要我做蔡元宇的女朋友……

    ……他害正厚哥的腿报废……

    ……也害崔丹英的脸毁容……

    ……让之率受到那么大的伤痛,还把孩子们的秘密基地毁掉……

    ……还让海俊从我身边永永远远地离开……

    ……竟然要我成为这些事件的刽子手─蔡˙元˙宇的女朋友……

    『选择权在你的手上!如果你现在大喊的话,智悟一定会紧张地往仓库里面跑进来。而在开门之前,他就会立刻被我的朋友逮住。^-^』

    『……』

    『但是,如果你接受我的提案,从今天开始你就可以暂时冒充我的女朋友啦!那么一星期之后,我会邀请海、太、之、梦,并且在他们前面公开我们的关系。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一个星期以后,我一定会放你自由!』

    ……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这是什么疯狂的话……?

    ……这真的是个充满阴谋,而且会让我窒息的话……!

    『你以为海、太、之、梦那几个家伙,会傻傻地受你邀请吗?』

    『嗯!』

    『哈哈……!笑死人了……!想太多也是一种病啊!蔡元宇……你别再妄想了!』

    『他们一定会来的。』

    『……』

    『因为正厚哥也说他会来。^-^』

    『……』

    『那一天,刚好就是我哥哥的忌日,也是生日。』

    ……

    叩叩叩叩叩……

    这个时候……

    智悟用拳头敲窗户的声音更大了……

    滴答滴答……

    从刚才开始听到的手表秒计算,也越来越清晰了……

    这时我的脑海中,突然涌现了智悟一路尾随我而来的画面。智悟竟然为了我,冒着可能因此而受伤的风险追过来……!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突然开始感动地挣扎了起来……

    『呀啊啊啊啊啊!』

    ……

    就在此时,窗外突然传出了智悟的尖叫声。

    『智悟啊!!』

    『往哪里逃……!』

    我迅速地站了起来,可是蔡元宇冰冷的手,用更快的速度把我给拦了下来!

    『不要碰我!你放手!不可以让智悟受伤!』

    『看样子,你弟弟已经被我的朋友给抓到了……话说回来,我朋友的力气还满大的……所以你最好考虑清楚是不是要接受我的条件……』

    『蔡元宇!!』

    『反正你就选择我们是要继续坐在这里慢慢聊天,还是答应我刚才开出来的条件!』

    『……』

    『随便你啰……!^-^』

    我跟……智悟……

    ……智悟……跟我……

    ……韩道京……韩智悟……

    ……韩智悟……韩道京……

    在没有多少时间可选择的现在,我跟智悟的脸孔像走马灯似地不断在脑海中交错着。

    一个人在哭的同时,另一个人必须要忍耐……

    而一个人在笑的同时,另一个人必须要哭……

    而且,那还不是短暂的时间……

    如果真的会后悔一辈子……痛苦一辈子……跟伤痛一起熬过一辈子……

    啊……!

    就像是卡通情节般,我脑中的走马灯突然停了下来……

    然后看到里面有一名女子在微笑的……

    『好吧……』

    『……』

    那这一次还是由我来承受好了……

    就由我来哭……

    ……就由我来痛……

    ……

    『像你这种没人性的提案,就由我来承受吧!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虽然我没能成为申海俊的面包超人……

    但是为了保护智悟,我这个当姊姊的,甘愿牺牲自己……

    因为我希望在我的小弟日记簿里……

    永远写着愉快的故事,永远写着充满幸福的故事……

    ……

上一页 《追爱症候群2》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