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上卷书坊->《追爱症候群2》->正文
第三十二章

    [喂那里是咖啡店吗?是这样的吗!我看到你们在报纸上有刊登徽人启事!我今年满二十岁!刚从美国回来没多久!可是韩文讲得非常棒喔!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喔!]

    ……

    [……啊?还要身高和体重……?]

    …………

    [身高一百六十二公分,体重(扣掉四公斤以后)五十公斤……喔……这样啊……好,谢谢……!是,是……]

    喀嚓!

    嘟嘟嘟嘟!

    ……

    [在韩国到底几公斤才算正常啊?!]

    啪!

    我把手中的手机随便地扔在地上,顺手又把手中找工作的报纸揉成一团。经过昨天令人耻辱的事件后一天,今天正是让年轻人发狂的星期六!

    ……

    [好吧!这是最后一通电话了,真的……!]

    在历经了十五次的失败之后,我依然不屈不挠地瞄向了报纸最角落的一组电话号码,开始打了过去。反正这支手机也没有人会打来,干脆就样拿来用一用好了……

    当我这样想着时,就再次清了清我的喉咙……

    ……

    [嗯哼……!哼……喂?你们那里有在找人……]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我的发蜡是不是被姐姐拿走了?]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身上穿着校服,然后嘴里含着牙刷的韩太阳。哇噻!我们是有多久没见面了……?

    [是……在我的第一个抽屉里……]

    我迅速地把手机塞到了我的屁股下面,然后偷偷瞄了一眼跟我仍在冷战中的韩太阳。但他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笔直走向我的书桌,打开了第一个抽屉……

    ……?!

    我完全忘记了!!

    就在同时,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抽屉里藏着太阳不能看到的东西。

    [……]

    不明就里的韩太阳,用手指慢慢地把那个东西夹了起来,用锐利的眼光瞄向了我。

    [这是什么?]

    [啊……]

    [这个为什么会放在姐姐这里……?]

    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正是太阳的邀请券。

    [那个喔……是我捡到的啦……]

    此刻的我,非但不能摆出副母老虎的威严表情,反而像只丧家之犬般露出了一张很可怜的笑容。

    [你是在哪里捡到的?]

    [在过去那边的……稻田里……]

    [我是不是很可怜?]

    [……什么……?]

    [一直跟在崔丹英股后面的我,是不是很可怜?]

    [你干嘛要这样说?!]

    [崔丹英对我说,是姐姐拾撞破海俊的邀请券去找她的,而且你还是不是她可以跟我的邀请券交换。]

    [……]

    [说实话,我普不想念她的说法。因为姐姐了解我!因为姐姐知道我非常爱丹黄……!因为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亲是啊,就因为我是你的亲姐姐……所以我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啪沙!啪少!

    原先在太阳手中的邀请券,一下子被撕成了三片,慢慢飘下来掉在我的脚边。

    [你这是在干什么……?]

    [听说你是为了跟我和好才这么做的?]

    [……]

    [如果你真的以为这样可以成功,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这亲反而会引起我更大的反感]

    ……碰!!

    ……看样子,我的房门早餐会散掉……

    那……应该也挺不错的……

    在这种大热天,没有房门反而凉爽一些……

    [您好……!对不起……我刚才有打过电话……我是在报纸上看到你们那里有在找人……】

    [有在这种地方上过班吗?]

    这下可毁了……我真的太冲动了……

    说实在的,我本来只是打算先打电话来问一问,没想要马上就开始上班……但是,只要一闻下来,海俊跟太阳的脸就轮流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

    [没有,我以前没有经验……]

    实在太担心自己再这样下去会精神病发作被送到疗养院,因此就这样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

    [嗯……]

    我现在的在的地方,是一个店名叫作[1999看的很特别的小面包店。看来在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位大美人的中年大婶,脸上不带半点表情地盯着我打量。

    ……如果连这里也要计较我的体重……那我倒是愿意立刻走出店门……

    [请你先把手洗干净再出来。]

    [啊?]

    [从今天开始,你就在柜台负责结帐。上班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开始到晚上八点。我会好好地观察你的工作效率,如果我不满意,我会立即开除你!

    ……我这副德行……真的可以上班吗?……]

    自从回到韩国之后,由于经历了太多波折,这名可怜的女子竟然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

    [围裙放在那里,请你自己去拿一件穿上。]

    [谢谢你!谢谢,大婶!TTOTT您的心地就跟您的外表一样那么厚道!真的就像是温暖的面包!!]

    [我先把丑话讲在前头!我个人非常排斥不必要的对话!

    喔……是……我知道了……

    然后,经过一个小时之后……

    [我告诉你喔!那个叫做张梦泽真的是卑鄙又下流,而且还很爱说谎喔!]

    [……]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谈话对象的我,就这样跑进后面的厨房,跟在忙着做面包的大婶屁股后面,一口气讲了快一个小时的话,而且还没找算要停下来。

    [那你就不会说谎吗?]

    面包店大婶毫无表情地,以带着一点水哑的声音问了我这句话。

    [啊?]

    [我问你长这么大,是不是从来都没有说过谎?]

    [也不是没有啦……]

    我也是说了很多谎呢……光对我妈妈就说了不少谎……

    对太阳……对海俊……还有对秀娟姐……

    ……

    [可是……]

    [……]

    [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去顶罪的呀……从来没像梦泽那家伙一样去害别人…]

    ……除了一件事……除了跟钢琴有关系的谎话之外……真的……除些之外,就像是圣女贞德一样,我全部都一个承担下来了……

    想到这里,我鼻头一酸,眼泪就流了出来。而面包店大婶看到我眼泪之后,证据也突然柔软了下来……

    [所以那个叫做梦泽的[……]

    [也一定有他自己难以千人的秘密啊!

    没想到她的话侨一转,竟然帮梦泽找了一个大台阶!

    [不是啦,大婶!不是您想像的这样啦!看样子,大婶真的要见到梦泽这孩子才会相信我说的话!]

    [叫我社长!]

    [……O……]

    [社……长!

    我是说,社长大人改天一定要见见那家伙……]

    ……

    当啷!

    咦?!正当我在想办法闪避大婶瞄过来的眼神时,一位看起来厚老实的中年大叔有点慌张地走进了面包店。

    [欢迎光临!真诚欢迎您光顾我们1999年的世界]

    为了挽回刚才的失言主,我立刻把双手放在嘴边,摆出了一副俏皮的模样对着客人中气十足地喊出了愉悦的口号……

    [……]

    没想到,被我的举动吓到的大叔,慢慢地信后退了两步之后,居然马上转身夺门而出!这也让我当场愣住了,只能尴尬地勉强挤出一丝无柰的笑容。

    [嘻嘻嘻嘻……]

    [……]

    [为什么海螺砚里面没放海螺呢?社长大人……]

    [……]

    [嘻嘻嘻嘻……糯米面包里面却有放糯米的说……]

    我到现在还感到很无柰的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第二份工作,因为我的嘴巴乱说话,就这么搞丢了。

    [我是不是真的有点智障啊……?]

    PM8:00

    我抱着一大袋代替薪水换回来的面包,慢慢地身体走回家。

    ……唉!就算我现在回到家,太阳这小子一定也会对我冷言这次会议……而老妈则是不到半夜不可能会回来的……

    智悟一定又是跑去看之率还……

    ……

    既然如此,在回家的路上干脆买一瓶烧酒回去好了……

    怎么形容呢……?似乎身边所有的事物都变得朦胧的感觉……似乎变成怎么样都不在乎的那种感觉……

    [我回来了……]

    想着想着,结果却只是擒着装面包的袋子回家而已,因为我怕我喝酒之后,在我的脑海里又会出现那个人的面孔……

    啪嗒!

    在我自言自语地对毒害空无一人的家中说无这句话之后,为了驱逐令人不舒服的黑暗,迅速地打开了客厅的灯……

    [……韩智悟……]

    原本以为不会在家的智悟,竟然从沙发椅上慢慢爬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愣愣地看着我。

    [你……你不是去看之率吗?]

    [我找不到之率哥。]

    [找不到?]

    [太阳哥哥不接电话……梦泽哥也不接电话……]

    [……咦?]

    [什么人都联络不上……]

    ……越说越小声的智悟,慢慢地把他的视线定格在我手上的面包袋。

    [可能跑去玩了吧……今天可是星期六晚上呢……]

    [可是之率哥明天就要复查参加试演会了呀!

    ……是啊……我也在讲话的同时想到了这一点……

    [也许是在哪里喝酒聊天吧!应该晚点就回来了……]

    [……]

    [啊!对了!你喜不喜欢吃面包?]

    智悟再头昏脑胀像捣蒜般点了点他的头。

    [嘿嘿嘿!太好了!那我们边吃而包边等太阳哥哥回来好不好?来吧,我们开动啰!

    [这是姐姐去买回来的吗?]

    [啊……嗯……!]

    正确的说,应该是当成薪水领回来的……

    不管怎样……

    [来,快点吃吧!]

    [……]

    看到智悟喜欢吃我辛苦赚回来的面包,我也很有成就感地一屁股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忙着把袋子里面的面包拿了出来。

    [这里也热狗面包,还有蔬菜面包、披蕯面包……你喜欢吗?]

    [因为是刚邮炉的,所以热狗面包还热呼呼的喔!披蕯面包里面也加了很起士,所以很好吃!

    [嗯……!

    [嘿咻,我来看看,要从哪一个开始吃好呢……?对了……!昨天之率练到很晚才回去吗?]

    [没有!因为后来梦泽哥的乳头被晒伤,因此没练多久就回去了……]

    ……

    ……

    我突然感到反胃,皱起鼻子。

    智悟也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面包,慢慢地打开了包装袋。

    [那……还有……那个谁呀……海俊哥呢……?]

    [啊?]

    [他跟那个女孩子后来去哪里了?]

    [这个我不知道……可是听到姐姐先回去了之后,海俊哥却显得很高兴呢!]

    什么?!

    [你怎么知道他高不高兴?!]

    [……]

    [啊……!对不起!智悟啊……我不是要对你凶的啦……!所以你不用害怕……TTOTT]

    ……智悟这小子也真是的,一听到我吼出来的声音,手上面包立刻就掉到地上,他的耳朵也开始快速地抖动着。

    [姐姐的脾气是火爆了一点啦……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请你体谅我一点好吗?嗯……?]

    [太阳哥哥的脾气虽然也很火爆,但是他从来也不会乱打人……!]

    6看样子,崔丹英的事他也已经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啊……!太阳真是个乖孩子呢……]

    就像为了配合我越来越小的声音一样,智悟似有似无地点了点头,马上从地板上捡起了面包,然后继续开始吃了起来……

    希望从美国来的飞机全部变成模型玩具的智悟……

    [智悟啊……]

    [嗯?]

    ……到现在……你还希望……我快点回到美国去吗……?

    【没事了】

    【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情了……!我想我们吃面包,大阳等一下应该就会回来了!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快吃吧!】

    【恩】

    可是,到最后太阳还是没有回来……

    直到我跟智悟两个人把一大袋的面包一个不剩的全部吃完……

    直到智悟哭累了在我的气概上睡着……

    太阳他还是没有回来……然后,当我看到钟上的短针指向数字2的此刻……

    这小子依然没回来……

    【拜托……接一下吧……】

    再加上,这几个臭小子,就像约好似的死都不肯接电话……

    【姐姐出去一下马上回来,智悟乖……】

    虽然这两天我们相处的不是很愉快,但毕竟这么晚还没回来是有点不寻常。

    在我轻轻旳吧智悟抱到有无尾熊图案的床上之后,就走出了家门……

    滴滴滴

    【……】

    然后,就在我走出电梯的时候,我接到了一通我从不熟悉的电话号码拨打进来的电话。

上一页 《追爱症候群2》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