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上卷书坊->《我是那小子的全部》->正文
第十三章

    “不会的,民友你为什么那么想?”

    “自从娜丽和泰民交往开始,江燕也跟那帮人混熟了。我刚转来的时候他们关系特好。江燕说那是她过的最幸福的时光。说想回到那个时候。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俩走得越来越远,变得很陌生。之后锦圣开始和你交往。”

    我来之前他们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到底要听谁的话?呼……搞什么嘛。怎么这么复杂呀。不是……不是!!姜锦圣让我只相信他一人的话!分明是那么说的!那我现在只信他就可以了。

    “……其实我昨天和江燕分手了。”

    我最不希望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是伤害。对他,也对她都成为伤害。

    “其实不是。是我被她甩了。”

    无话可说。是啊,我对民友还能说什么呢。

    “妈的!我是那么喜欢她,都因为姜锦圣那混蛋事事不顺!我恨死那小子!”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帅小子]

    是锦圣打来的电话,可我没接。他又拨了一次,这次我也没接。我干脆把电池取出来放回包里了。

    民友喝了很多酒。我好不容易把喝醉的民友送回家了。——;;民友最后还是哭了……民友他哭了。

    “民友,你快进去吧。”

    “……。”

    不要哭了。拜托你不要在我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好不容易放弃你的我心也会疼的。我……才刚开始接受新的爱。好不容易渐渐把你给忘记的时候,你又这样子出现在我面前,我该怎么做好呢。

    “我回去了。”

    民友突然抓住了正要转身回去的我的手。

    “你别走,俊喜。连你也到姜锦圣身边去……别走别走。江燕她会回到锦圣身边的。只要姜锦圣让她回学校,她是立即回校的人!她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的!”

    民友……民友,拜托你不要说这些话。我也喜欢锦圣啊。就像伊江燕需要他那样,现在我也很需要他。你不要只谈江燕的爱。

    “江燕没有爸爸。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你还不知道吧?现在只有和妈妈俩个人生活,但她妈妈在酒店工作,因此经常很晚才回家。娜丽的父母也离婚了,由于这样她们俩才互相护着对方。即便知道对方有错,娜丽和江燕也会保护对方的。和泰民分手?哼,他们又和好了。泰民他是绝对甩不掉娜丽的。绝对。”

    我很闷只能叹气。

    “我想给江燕幸福。可是我怎么努力也不行。昨天江燕也说了,自己只有待在姜锦圣身边才能感到幸福。姜锦圣把她当成朋友也好,不管当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能对她笑就知足了。她说……她说拜托我。你说我该怎么办?”

    “民友,对不起。我要回去了。”

    我不知跑了多少路。泪一直没停过,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断地往下掉。我是否为了自己一人的幸福太拼命了……是否很自私……我该怎么做。可我……我也喜欢姜锦圣啊。不,……不,是。我是爱他。可是伊江燕太可怜了。曾经我也像伊江燕一样为一个人伤心痛苦流泪过,当时我也觉得只要那个人在我身边就知足了。伊江燕在那么艰难的生活中也能坚强地走过来,也许就是身边有姜锦圣的缘故吧。

    一大清早就出门了。眼睛肿得像金鱼眼。像疯子一样一路跑到学校。—_—;;

    昨天回家后打开手机的时候,呃—_—;留言5个;短信10个;未接电话17个等着我。但我不能给他打电话。很想见他。开始产生他的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幻觉。要不然偷偷地到他们班看他一眼?—0—无药可救的傻瓜朴俊喜。是我的男朋友……姜锦圣不是我的男友吗。到底担心什么呀,嗯?作为他的女朋友,去见他一面有什么问题吗?嗯,决定了!我要去见姜锦圣!!

    大林公高的学生们陆陆续续地往校门走过来了。我也站在校门口等那小子。大概等了10分钟吧?很远就看见了没有同伴一人上学的那小子。好想你哦——^

    “我想你。>_<”

    “你那眼睛怎么了?”

    “呃唔??”

    “眼睛怎么肿成那样?”

    “昨晚睡觉前吃了泡面。”

    “那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嗯?我刚要接的时候电量不足断了。”

    “是吗?跟朋友们玩得开心吗?”

    “嗯。”

    “下周六不要安排其他事,空出来吧。”

    “嗯!知道了。好好学习哦。”

    “知道。”

    见了他不知不觉中心情好转了。看来下周六那小子要跟我约会了。嘿嘿。下周六呀。嘻嘻。^0^下周六……周六……下周……噢,我的天啊!神啊!你真会折腾我呀!!

    “下周六!要取消所有预约!”

    和民友的约定。我抓着自己的头猛摇了半天。是我的脑袋进水了,还是我疯掉了?我挥之不去对我笑着说的民友的脸。一起去仁川吧。对我笑得很灿烂的民友。最近民友很伤心……很痛苦。呃呼,T^T那么锦圣怎么办……傻瓜,呆瓜,笨瓜,笨蛋,傻蛋,傻子,呆子。

    噢,看来还是跟民友说下次去好了。不能再推掉与锦圣的约会。

    呵,听说原来今天是百力滋节。我本来对这方面迟钝。有了情人节也已经够了,还要百力滋节干什么?—_—可是我不送百力滋姜锦圣会失望吧?待会儿准备百力滋到校门口等他好了。一定很高兴吧。^o^

    一进教室我发现她们都“疯”了。虽然不是情人节有些人还是准备了很大的盒子,里头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礼物。说是给大林公高的男朋友的礼物。—_—;;神啊!拜托您千万不要让姜锦圣看见那些礼物。依那小子个性虽然表面上说不在乎但心里肯定不高兴闹别扭的,即便不看了也能想像得到那模样,拜托您遮住他的双眼让他看不见那盒礼物。阿门。噢~哈利路亚!

    叮咚—

    [俊喜你好幸福啊。>_<]

    什么嘛,这不是云君那家伙吗?幸福个你的头啊??呵,这家伙怎么还不进精神病院在这儿干嘛。

    叮咚—

    [傻瓜。笨蛋。呆子。]

    呵。世上哪有这种混蛋弟弟呀?朴俊英!你这小子又发这样的短信气死人了。难道这小子已经疯了?啊,气死了。—_—^呃,那是什么。+_+韩敏椅子底下好像放着什么东西。是个好大的包呢。会不会是……

    “韩敏!!”

    “啊!吓死我了。”

    “你脚底下放的是什么东西?”

    “呃?那,那个……。”

    “让我看一眼吧!!”

    “嗯?啊,不行!!”

    小敏答应之前我已经打开了那个大包。原来里头装着心形盒子。—_—ˇ是个很漂亮的盒子。

    “这个~呃,是不是给朴俊英准备的?嘿嘿~”

    “呃……嗯,想给俊英……。/—//—/”

    “哈哈哈~真漂亮。可是你送这个的时候不能让姜锦圣看见哦。”

    “为什么?”

    “为什么吗?因为哈哈~我什么也没送给他。”

    “真的?哇噻!你这个做女朋友的也太过分了吧。”

    “—_—;;是吗?”

    “嗯。要不把这个分给你?”

    “嗯?不不不用了。(——)(——)(——)”

    说实话我很想跟韩敏要点儿,但看她那表情虽然不会拒绝我的要求,之后也会一个人跑出去偷偷地哭。那多不好意思。呼。这种日子是谁制定的!!

    姜锦圣那小子会伤心吗?也是啊。反正收到礼物的男生们会不断炫耀,如果那样的话。呵。——;;不是!姜锦圣你尽管期待情人节好了!姐姐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哈哈~

    但不管怎样到最后我还是去商店尽量多买了百力滋用韩敏给的包装纸精心地包起来了。—_—ˇ嘿嘿~再过一个小时就可以回去了。很想赶紧送给他。

    吱—

    这时候有个叔叔推开教室后门进来了。什么嘛!!+_+像快递员的打扮……不是,原来就是快递员。到这时候为止我还以为他是我们班某个女生的男朋友派来的呢。虽然不知道那女主人公是谁但好幸福哦——^

    “哇~是谁呀?好幸福啊!”

    “是啊!到底是谁呀?”

    我们三个都很好奇那主人公是谁,于是扫视了周围的每一个人。到底是谁的呢??

    “请问朴俊喜小姐是哪位?”

    “是谁?!”

    我有点不知所措了。朴俊喜?我就是朴俊喜呀。难道我们学校除了我之外还有叫朴俊喜的人吗?—_—呵,这就怪了。

    “是朴俊喜小姐吗?”

    “呃?是。——*”

    “请收下这个礼物。”

    “礼物?”

    难道真的是我吗?发生了让人不敢相信的状况的现在我眼里只有比我还兴奋的智瑛和韩敏的影子。

    “祝您节日愉快。”

    “啊,是。”

    快递员叔叔把百力滋和花篮递给我后离开了。什么呀?好不容易平复狂跳的心接着把快要晕倒的智瑛和韩敏给敲醒了。女生们全围着我忙于看礼物呢。妈呀!我快要晕过去了。>_<虽然我尽量隐藏高兴的心情不过于表现出来,但实在太棒了!哈哈哈!!嘿嘿嘿!!^0^

    “俊喜,还有卡片呢!!你快看呀!是谁呀?是锦圣吗?”

    “不会吧。—_—;;;”

    姜锦圣那小子会想到这些吗?那是绝对不可能。可是打开卡片的一刹那我真的吓了一跳。其实这18年来从来没发生过这么浪漫的事情。这是第一次。每次发生这种事情我只能成为观众和背景,但现在居然发生在我身上真叫人不敢相信。明天开始太阳不打西边出来我会很感谢的。^o^;;

    TO:俊喜

    你不会又说起鸡皮吧?听那帮家伙说今天是爱人之间互送百力滋的日子,路过商店时刚好看见了百力滋就想起了给你买了。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自从交往后只送过花,这应该是第一个礼物。也许正因为这样更想送给你吧。云君那小子在旁边捣乱呢,看来只能写到这儿了。俊喜,你要永远跟现在一样待在我身边啊。

    From:锦圣

    不知什么时候,眼泪模糊了眼睛快要溢出来了。这小子看来电影看多了。所以专门挑着这么浪漫的事来做。对我来说你是独一无二的。这让我想起了某个CF广告的台词。‘就让我们去爱吧。’这正是现在我想说的话。民友,伊江燕能不能放了我们,不要插手好吗?呜呜。

    一下课就赶紧摆脱掉催我请客的智瑛,跑到公高门前等着那小子出来。等他的时候仔细想了一下,我觉得跟上回的玫瑰和卡片一样,这百力滋礼物背后应该也有它的故事。嘿嘿~好玩儿!!+_+回家后问俊英吧。对了,今天俊英那小子也应该收到百力滋了吧。啊!那小子出来了。^^

    其他人不知道都跑哪儿去了,只有云君和锦圣俩人走过来了。李云君,拜托你能不能不那么跑。真的是看不过去呀。又不是一两岁的小孩,怎么还是跑得那么弱智啊。到底。—_—;;;

    锦圣看见我手里提的篮子红了脸。嘿嘿嘿!!真好笑>.<

    “俊喜,收到那个礼物了吧?哈哈哈~是昨天我和锦圣转了一天准备的哦!!呵呵!”

    “李云君,你不回家吗?少说废话赶紧回去,赶紧。”

    “咳咳。憋死我了,我还以为被掐死呢。队长你想谋杀我这个原配呀?>_<虽说小老婆好也不能对我这样嘛。咳!>_<知道了!!我回去不就得了!!俊喜,拜拜~噢,对了,队长~晚上我会准备葡萄酒等你回来的。>_<”

    “喂!你这小子找死啊!还不回去?!”

    “哇~你这么爱我呀?”

    “李云君!!”

    “知道了,队长。我回去洗澡等着你呦。”

    三八。只要看到云君我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单词就是三八。怎么那么适合云君这句话呢?厉害。+_+

    姜锦圣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地走起路来。看来又是不好意思先开口说话吧。

    哎,真是怪胎。那么害羞的小子怎么会接吻呢?怪胎。—_—

    “我没准备什么好礼物……。”

    “嗯?我也有份吗??”

    “呃唔。喏,这个。对不起,没什么特别……。”

    “哇噻~这真是给我的吗?是为我准备的?”

    “唔?嗯。那是给你的。”T_T

    递给他百力滋的手突然间觉得变小了。这小子过于兴奋的样子更让我愧疚不已。我真是个不称职的女朋友啊,呜呜?_?

    “我压根没想过你会送我礼物。”

    “可是……你不用这么高兴。”

    我真想找个洞钻进去。

    “听俊英说你不太重视这种节日。我就没指望你给我送礼物,但现在这么看你却是把我当老公放在心上哦。哈哈~”

    话说回来我为锦圣什么也没做过,真的欠他太多了。民友那件事也是,对锦圣确实不公平。我该对他更好一点……也许再也找不到像他那么好的人。可……可是为什么每次我想进一步靠近他的时候总发生状况呢?为什么……我也想跟他过的幸福……

    “锦圣,那么一丁点小礼物就能让你这么高兴?”

    我问了高兴得合不拢嘴的那小子。那小子就……

    “你说哪个男孩会不高兴收到自己女朋友的礼物?”

    这么说。

    “是吗。那好,下次我送你更!更好!的礼物吧。”

    听我这么说后这小子又说了更让人感动的话。

    “不用。那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因为这是你为我准备的,是你的心。”

    看来姜锦圣那小子上辈子八成是个天使。即使别的家伙都不喜欢他,说他是倒霉鬼,讨厌他,在我的眼里他却是天使。怎么能像一个纯真善良的小孩一样如此自然地表现自己的心情呢?我边走边偷看笑得嘴巴都要贴到耳朵边(?)的那小子的脸。我觉得羞愧。但愿以后不要再发生对不起他的事了。

    第一次我主动走过去抓了他的手。也许我的这种举动吓着他了吧,他先是低头看了我一眼随即笑出来了。后来更用力握了我的手。锦圣,我爱你,真的很爱你。

    “俊喜,你看过题目为《黄手绢》的书吗?”

    突然间哪来的黄手绢啊。—_—;;

    “有一个丈夫犯了罪去蹲了4年的牢。刑期快要满的时候,他给妻子写信说,如果能原谅这些年来不能照顾孩子,也不能守着需要他的妻子身边的丈夫,就在村庄小路口的树上系着黄色手绢好吗?刑满释放那天,坐车来到村庄小路口的树底下后他看见了好多黄色手绢系在树上!这多么感动人呀?那个妻子是否太棒了?”

    那么让人感动的《黄手绢》从他口里讲出来反而让我感到不安慌张。—_—;;;怎么讲个故事也挑出跟自己一样的呀。我终于明白了他和云君能成为哥们儿的理由。—,.—

    “俊喜,如果哪一天我犯了罪去蹲4年牢出来,你也能像他妻子一样做吗?”

    啪!

    我打了那小子的脑袋。该死的家伙。—_—^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

    “你脑袋是不是进水了?疯了吗?你敢再说那种废话吗?嗯?”

    “哈哈~就说说而已嘛。不要那么激动啦。^^*”

    我能不激动嘛!!啊呜—0—

    “俊喜,我会那么做。就像他妻子等了他4年一样我也给你那样的爱。”

    “如果我有了外遇+_+也会像现在这么爱我吗?”

    “只是一时的开玩笑的话可以。别担心!我心眼没那么小!哈哈~我只会去修理那家伙打断那家伙的腿让他没法再见你就行了。哈哈哈。”

    “妈呀,你说什么。”

    我想也是。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_—;;

    “那就这样吧。俊喜你也许觉得对不起我而在外面彷徨不回来,那我就在我们家门前那棵树上系着很多黄色手绢。怎么样?这个主意不错吧?你只要看到了那些黄色手绢就可以知道我已经原谅你了,所以到时候一定要回到我身边!知道了吗?”

    “呵!傻瓜。我们又不是拍什么电影?真搞笑。”

    “我是认真的!你什么时候看过我说谎吗?”

    “知道了,知道了。那么我只要看到了那个(黄手绢)就认为你已经原谅我了,然后对着你大笑跑过去可以了吧?是吗?”

    “那当然,你这家伙!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乖乖地回来就行了。”

    要么去试一试吧。呵呵。不行,不能因我而让一条无辜的生命从地球上消失。那小子是说到就做到的家伙,所以说不定真会去把那个男的打得半死呢。—_—绝对不能开那种玩笑。哈哈哈。可还是挺让我感动的。^0^

    听说泰民和娜丽和好了。我明知希望他们俩分手是不对的,但我还是很希望他们俩早点分手。泰民最近不常笑了。不像以前那样说个笑话什么的,而是经常板着个脸不说话。可是更奇怪的是自从那天起智瑛也不再笑了。呼。—_—状况好像比我想的还糟糕呢。

    “智瑛,是不哪里不舒服啊?”

    “不是。”

    “要么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嗯?”

    “我能有什么事啊。你的伤是不是好多了?”

    “嗯。我那点小伤没关系。倒是你和泰民两个人最近都怎么了?”

    “泰民他怎么了?不是已经和娜丽和好了吗?那就行了呀。”

    “是啊。但看起来好像有什么心事。”

    “心事……是啊,也许有吧。”

    “好像整件事都因我而起,这得全怪我。呼~”

    “要不我们今晚去喝酒?”

    “好啊~叫上韩敏我们三个人一起干一杯!”

    我们约好了下课后在南门见面。我为了换件衣服赶紧回了一趟家,一进门就听电话铃响了。是民友打来的电话。

    “喂?民友吗?”

    [你回家了?]

    “嗯。可是有点事正想出去呢。”

    [是吗。我刚刚跟淑婉和正喜通电话说下周可以抽出时间,他们就要跟我们见面呢。正喜她听说能和你见面高兴得不得了呢。]

    “嗯?呃呃……是吗……。”

    [嗯!你不期待吗?我想应该很有意思。]

    没办法。我还是说实话吧。跟他们说有事去不了。—_—

    “民友,实在很抱歉,其实下周六我……。”

    [喂?俊喜,我听不清啊!]

    “喂?”

    [噢。现在好了。你刚才说了什么?]

    怎么办。怎么办呀。我要说实话但该死的电话机偏偏不听话突然间信号不好!—_—是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说的呢。糟。——^

    [正喜现在被他爸禁足了,但为了跟我们见面冒着生命危险要溜出来。]

    “真的吗?”

    正喜,禁足了说不能外出不就得了?干吗冒着生命危险非要来见我们呢。哎呦,正喜。——;;

    [嗯!不觉得很伟大吗?]

    “是啊……。”

    伟大,因为太伟大,所以我都受不了了。你其实没必要那么讲义气呀。

    [玩儿得开心点,是下周六哦!!不要忘了!]

    “嗯。是,知道了。”

    糟糕!还是没说出来。正喜她爸的确很可怕,她都说要冒着生命危险出来见我们,我该怎么办呢?哎呀,看来不行了。只能跟锦圣说把约会推迟到下下周好了。—_—;;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么简单的方法呢。哈哈。^^;;

    8点过一点到南门了。韩敏和智瑛早站在约定地点的剧场门前等我了。智瑛的脸色还是不太好。互相笑得都很尴尬,我俩决定尽量小心地不去惹智瑛。

    进了酒店后。看着智瑛想早点儿坐下来点酒,我俩也很配合地赶紧找个位子坐下来点东西了。酒一上桌智瑛就开始猛喝。

    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和韩敏就听智瑛给我们讲的爱情故事,那是一个让人伤心的故事。

上一页 《我是那小子的全部》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