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上卷书坊->《我是那小子的全部》->正文
第十二章

    “对不起!”

    “呜……姜锦圣你告诉我。你说你从不说谎的,伊江燕……你真的没有喜欢过她,是不是?嗯?说啊,像我们这样……你是不是对我一样对她了?快说呀,是不是啊……”

    我其实是嫉妒。我好生气他对伊江燕也像对我那样好。我一想起被我逗得脸红的姜锦圣就更难过。我乱打了姜锦圣……埋怨着他。他再一次温柔地抱了我。

    “傻瓜,要是我那样的话……我对你一样对她过的话,我还会和伊江燕分手吗?要是那么爱她我干嘛分手?一听你受伤了我就乱了分寸的,喜欢她的话我为什么还跟她分手……你一哭我就心痛……心痛得快要死,喜欢她的话……我怎么会和她分手。我那么爱她的话我怎么可能分手……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

    锦圣捧着我的脸。是吧,锦圣?你的眼里只有我,是吧?

    “姜锦圣,你要发誓。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会在我身边。即使你讨厌我也不能抛弃我。明白了吗?只能由我抛弃你。我不要你抛弃我。我会伤心……我不要。”

    “好,我发誓。我……我姜锦圣绝对不会抛弃朴俊喜。我发誓……发誓。”

    好伤心。听锦圣这么说我又伤心地哭了。锦圣心疼得给我涂着药。问我是不是很疼……是怎么忍着的……说对不起……说会好好地保护我不让再发生这种事……

    是清晨。噢,浑身酸痛。—_—;;真的比昨天还疼,挨千刀的……把我打成这样,你们死定了。哎呦,我的身体。T_T

    “起来了?”

    “嗯,这么早就起来了?”

    “吃饭吧。”

    锦圣像抱婴儿一样小心翼翼地把我抱到厨房,又小心地把我放到椅子上,我觉得心里怪怪的,*—_—*

    “你不去上学吗?”

    “不去。”

    “我呢?”

    “你也别去。”

    “为什么?”

    “叫你别去。”

    “为什么?——;;”

    锦圣亲手给我做好了饭。这小子还会煮粥……而且手艺还挺不错。+_+

    “你……手没事吗?”

    “没事。”

    “……我以后会只相信你的话的。”

    我好不容易说出了这句话。是我看在他为我守夜的份上决定的。听了我的回话,他这才露出了笑容。好,以后我就只相信你了,行了吧?

    我和姜锦圣一整天窝在家里。伤口也好了点儿,不那么痛了。万幸。多亏了锦圣的照顾。

    我在锦圣小心翼翼的陪伴下搭上出租车回了家,他一直目送我回房间,直到我开灯他才离开。帅家伙。

    “好了,回去吧。”

    “好好睡……只想着好的事情,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

    “睡前记住要吃药,上药。”

    “嗯,记住了,放心吧。”

    “到家后给你打电话。”

    “好,路上小心。”

    “不,要是你想睡就给我发短信吧,接到短信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

    “不,打电话吧。我等你的电话。”

    “你等我电话?”

    “嗯。”

    “知道了,那你老老实实的躺着,等我电话,我尽快赶回家给你打的。”

    “嗯,再见。”

    “快把门关上,进风呢。那我走了。”

    “嗯。”

    为什么呢……突然好想哭。我赶紧把门关上。眼泪流了出来。他怎么会那么帅呢。—_—;;他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感动得不停地流泪。世上还会有比他更好的吗?不,没有的,肯定没有。我要是真的爱上你的话怎么办?真的,没有你的话,我就没人可以捉弄,没人可以打了。锦圣。^^;;

    我躺在床上……过了20分钟左右吧?手机铃响了。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他的头像和名字:‘帅小子’。他回家的速度还真快啊。到底坐什么车回的这么早就到家了?真是神了。

    “喂。”

    [我到家了。你快睡吧]

    “知道了,你也快点睡吧”

    [俊喜……]

    “嗯?”

    [……晚安。]

    “.…….哦。”

    臭小子,还以为刚才会对我说“我爱你”呢。自始至终他都没对我说过那三个字。甚至连喜欢我都没说过。讨厌,该死的家伙,我是真的想听他说出那三个字啊,想听极了。呃~—_—;;明天得上学了。真讨厌……—_—^哎—

    我和姜锦圣一起走到校门口。看着姜锦圣小心呵护我的样子,云君总是取笑着我们。这家伙谁都拦不住。—_—;今天没看见泰民。志珲说是朴娜丽和泰民要分手了。他们要分手了呀?虽然知道这样想不对,可我还是觉得泰民和娜丽分手是再正确不过的了。和娜丽这种人交往,我真替泰民觉得可惜。希望泰民快点忘掉娜丽回到以前的他……

    “俊喜,怎么样啊?”

    是小敏。

    “嗯,还好。^^;;”

    听小敏讲我才知道前天我在教室里晕倒以后的事。智瑛和娜丽打起来了……那伊江燕和朴娜丽现在在哪儿?

    “智瑛呢?”

    “还没来。”

    “没来?”

    为了让小敏开心一点我拉着她去了小卖店。没劲儿的时候吃东西是上上之策-_-小敏看出来努力微笑的我,她也跟着笑了。她不开心都是因为我。真对不住。——;;

    “俊喜。”

    “嗯?是民友啊。”

    “脸上怎么有伤啊?发生什么事了?”

    “嗯?啊,这个啊,昨天走路时不小心摔倒了。^^;;”

    “原来是这样啊。怎么那么不小心哪?伤口怎么样?”

    “嗯,没事儿。”

    “俊喜,我先回教室了。你们聊吧。^^;;”

    小敏可能觉得有些别扭先回教室了。我和民友换了地方坐在体育场的长椅上了。

    “哎……”

    “出什么事了吗?”

    “最近伊江燕好奇怪……”

    “怎么了?”

    “电话也不接,对我也和从前不一样了。奇怪,她会不会哪天突然要跟我提分手呢。说实在的,我觉得好累。”

    心里觉得怪怪的,我听他讲这些觉得怪怪的。几个月前还没这样呢。

    “昨天我突然想起了你,心想你以前肯定也很难过吧。我那时无缘无故地躲着你,也不接你的电话,没理由的就跟你分手,甚至转学离开。虽然现在说有点晚了……可我还是要说对不起。或许老天在惩罚我吧。”

    说这话的时候民友显得特难过,为什么呢?民友……民友现在就像我遇到姜锦圣之前那般心力交瘁着。

    我想起了伊江燕说的话。她说不喜欢民友。那民友怎么办?如果伊江燕因为和姜锦圣分手就把民友当代替品的话,那民友在她心目中算什么?什么嘛,民友岂不是到头来两手空空?

    “……铃响了。民友,要是不开心的话就给我打电话吧,我随时都会听你倾诉的。”

    看来我还是留恋和他交往的一年恋情。毕竟一年的感情不是说忘就能忘的。看到民友那么难过,我的心真的好痛。我甚至想他要是没离开我的话就不会这样。你抛弃我离开了就该幸福啊……我现在很幸福,为什么抛弃我的你这么不幸。什么呀。这样不公平……真的不公平。民友,金民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嗯?

    自从那件事以后我在校园里再也没看见朴娜丽和伊江燕。听智瑛说她们一起离家出走了。这些疯子。原本还想见到她们就好好教训一顿呢,现在也找不着人了。┬^┬一帮垃圾。

    伊江燕出走之后,民友出现在我们班的次数也减少了。我还是很担心民友……但我也无能为力。呼~

    “俊喜,咱们今天去看电影吧。”

    “嗯?今天?”

    “嗯,今天。你有事啊?”

    今天本来要去姜锦圣那儿给他做点好吃的。怎么办?怎么办?呼~下次给他做也没事吧?——;;是啊,下次再给他做吧。>.<

    “好啊,去看电影吧。我可能要晚些才能出来。你们班先下课的话你就先买好票等着我吧。我会赶过去。*^^*”

    “知道了。快点来呀。^^”

    “嗯。^^”

    我虽然说得很爽快,但心里可不是那么爽快。哎~是啊!我和民友始终都只不过是朋友而已。有什么关系~^^

    一放学我就跑出校门去找民友。

    吓!!怎么,怎么,怎么会有这种事儿!!锦圣正站在校门口等着我。真是。学校离得近也不是什么好事儿-_-棘手!!

    “走吧。”

    “啊……那个……那个……”

    “干嘛?”

    “我……”

    我觉得好对不起他。┬^┬

    “我今天突然有点事……好吃的下次再给你做好不好?”

    “什么事?”

    “嗯??呃……以前的同学来找我玩。”

    如果我告诉他要和民友去看电影的话,他肯定会胡思乱想!!不行。不能告诉他。

    “是吗?那我陪你去吧?”

    “嗯??不行,那个人……很怕生,看见你会不知所措的。哈哈。^^;;”

    突然感觉好热。真的好热。看来说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_-;;

    “是啊,知道了。”

    “对不起。”

    真的很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这几天民友实在很不开心……所以……所以……所以……

    “有什么对不起的。玩得开心点。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我会的。”

    “走吧,不然要迟到了。”

    “你不走?”

    “我等俊英他们。”

    “那我走了。”

    “再见。”

    心里真的好不爽,真的。呼~我一说给他做好吃的他还特开心呢……可是……我这是干什么呀。呼~┬_┬

    我把姜锦圣抛在脑后赶到了民友等着我的剧场前。要是我去给姜锦圣做饭的话觉得民友好可怜,所以还是赶来了。

    “电影真的很棒,是吧?”

    “呃……嗯。挺好的。”

    “现在咱们要干什么呢?你想去哪玩?”

    “嗯?没有-_-”

    “那我们去咖啡屋?”

    “好啊,走吧。”

    我们去了咖啡屋。民友时不时地面带忧伤。是因为伊江燕吧。

    “还记得吗?”

    “什么?”

    “记得去年有一次我们来咖啡屋从早上开始一直坐到关门。”

    “嗯,记得。那时我们没钱只点了俩杯咖啡,是吧?嘿嘿~那时老板和服务生给气的。^^;;”

    “是啊。现在想想那时真好玩。是吧?”

    “嗯。”

    “真希望回到那时候。”

    “嗯??”

    一定是我听错了。民友,千万不要。别再让我动摇。

    “不是,没什么。^^;;俊喜,我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下星期六去仁川吧。”

    “仁川?”

    “是啊。去仁川的话还可以见很多朋友,多好啊。还有,我们去那个咖啡屋看看。”

    “……”

    “怎么了?不愿意吗?有事?”

    “没有没有,好啊。去吧。一定很好玩!和以前那帮朋友聚的话肯定很开心的!”

    “哈哈,就是。^^叫上淑婉和正喜吧。要是他们看见我们两个一起去的话一定很吃惊的,是吧?”

    “嗯,也许吧。^^”

    “说好了下周六!不许再约别人了!”

    “当然了!”

    “那我们四点在地铁站见吧。”

    “好的。”

    因为没有其他特别的事就答应他了。也很久没去仁川了。—0—

    啊~正喜还好吧?淑婉也一定过得不错。^^真想他们啊,我们四个人以前多开心。那时我们每天都泡在月美岛练歌房,都和练歌房的大叔混熟了玩到通宵……真怀念那段时光啊。

    “俊喜,我们去喝酒吧。”

    “酒?”

    “噢,对了,你不会喝酒,那就陪我说说话吧。”

    “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我只是想喝酒……”

    我们走出咖啡屋,民友领我去了他常光顾的饭店。

    我觉得他一定是有事。他一连喝了好几杯。人开始有点恍惚。

    都已经喝掉两瓶的民友,他刚才还说让我陪他说话呢,可自己却一直一言不发地喝着酒。

    “你和我在一起你男朋友会不会生气?”

    “没关系,不会的。我们是朋友嘛。”

    “说得对,我们是朋友。”

    民友今天真的有点奇怪。这几天都怪怪的。是不是江燕对他说了什么了?

    “昨天去找江燕了。”

    “真的?那她为什么不来上课?”

    “她说不想来。”

    “为什么?”

    “……不要怪我说这种话。”

    “是什么?”

    我大概能猜到民友要说的话。应该跟锦圣有关吧。

    “都怪锦圣那小子。妈的。”

    我是多么希望我猜的不对。但听民友那么说心里还是很难受。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原来民友也知道啊。伊江燕喜欢锦圣,而且俩人有过交往的事。看来这事越来越麻烦了。就像我讨厌伊江燕一样你也讨厌锦圣吧。其实锦圣是个挺不错的人……—_—;;

    “她人在哪儿?”

    “家里。”

    “家?”

    “嗯。她就待在家里不想来学校。”

    “你去好好劝她吧。”

    民友好像还不知道我和伊江燕吵架的事。是啊,也许不知道更好。民友不知道也许对他更好吧。

    “呵,江燕会听我的话?绝对不可能。我了解江燕。如果江燕听从别人的劝告,即便你不愿承认也得承认的事是她只会听锦圣一人的话。”

    “呼……。”

    “早就知道了。江燕喜欢锦圣还故意说想跟我交往的事。我知道。对她来说我只是引起锦圣注意时才是必要的存在。”

上一页 《我是那小子的全部》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