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上卷书坊->《芈月传》->正文

第一章 天命(3)

    向氏见了戴已进来,顿时忙起来要行礼,眼泪汪汪如见亲人:“已夫人,妾……”

    戴已含笑忙快步按着她:“妹妹别动,仔细身子。你身已非一人,自当慎重。”

    向氏满怀惶恐,嗫嚅道:“妾身害怕,椒室岂是妾身所居之地,已夫人,您去跟大王说,让妾身迁至别处吧!”

    戴已含笑着听,却微微收了笑容,道:“休要胡言,此是大王的恩宠,岂是你我自说自话的事?”

    向氏怔住了,嘴唇血色一下子褪得干干净净,好一会儿才道:“可是,妾身实是害怕……”说到这里,已经是声作哽咽。

    戴已忙笑着安慰她道:“妹妹休怕,这是旁人求都求不得的好运,妹妹怎么反而哭起来了。富贵逼人,一时间自然不适,待得时日久了,还不乐在其中!倘若你十月怀胎生下一个公子来,由子荫母,以后的恩宠,只怕更在姐姐之上呢!”

    向氏低头:“妾身不敢,倘若当真是生出男儿,那也是由夫人抚育,妾不敢奢望!”

    戴已心中暗暗赞许,她特地前来关照,也正是为了这一番话。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之间经常互嫁王室宗室女子,当时各国文字方言习惯皆不同,因此一个女子出嫁,通常宗族内就会陪送许多同宗或者臣属之女作为陪嫁媵从。这样会让新娘不至于忽然独自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语言不通的环境中,至少她还有同伴。

    所以通常一场婚姻中,男方娶进门的可能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群女人。所以那个年代最流行的歌可能就是:“带着你的嫁妆,带着你的妹妹,跟着我马车来——”

    而这些“妹妹”们不但是同伴,还有可能是代孕的的对象——也许身份最高的那位贵女不一定就能够生出儿子来,但是只要她的媵侍中有人生下儿子,那个她这一个团队就有了继承人。

    所以在中国古代,婚姻并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团队的结盟,所谓“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的事。搁小了就是两家族,放大了就是两国家。

    在女方团队中,主母和媵从之间并不是后来所谓的一男多女必然存在的情敌关系,而是同一个共荣共辱的团队关系,向来互为羽翼辅庇,主母提携和保护媵从,媵从依附和顺从主母。

    向氏一向温顺听话,因此也深得戴已欢心关照。其实以楚威王的脾气来说,象戴已这样明艳伶俐的女子,才是他所喜欢的。向氏虽然生得甚美,却温顺得毫无存在感,楚威王虽然幸过两次,转眼便忘。

    所以戴已乐得对向氏表示善意和关怀,她也是真心关切向氏肚子里的孩子,早就视为自己的孩子。

    辗转数月过去,眼见向氏就要临盆,当下由女祝彻夜跳巫祭祝,女御女医着紧侍候,连楚威王都破例罢了朝而坐在椒室外庭等消息。

    此时,向氏临盆时的哀叫响彻椒室上空,奚奴们进进去去,忙碌不休。楚威王也焦灼不安,楚威后陪侍在楚威王身边,不住劝慰:“既是星象所祝,必当母子平安,此乃我大楚天命所向,大王勿忧!”

    她这边劝着楚威王,这边已经是心如油煎,那个该死的女医挚,竟敢违她之命,拖延到现在还没有下手,她已经派人催过数次,女医挚只推说如今向氏身边,都是女御奚人环绕,便是食物药材,也都有专门的烹人食医掌管,实在不得下手。唯有到临盆之时,诸事混乱才好下手。

    她也实在严重警告过女医挚,倘若到时候没有让她满意,那么族诛之言,绝不为虚。

    然而她也实在是没有把握了,里头的向氏叫得越凄厉,她心头的惶恐都是剧烈,这边看似端坐如仪,却在向氏每叫一声声,如心头被针扎了一下下,只是暗暗恶毒地诅咒着一次次:“她怎么还没死,她怎么还没死……”

    忽然间,一声儿啼划破夜空,令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楚威后脸色顿时雪白,心头只有一个念头凄厉地盘旋:“到底还是让她生出来了,到底还是让她生出来了……”

    就见内室的门打开,女医挚手抱着襁褓,一步步走出来。她的神情很奇怪,有一种如释重负般的解脱,又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恍惚。

    而此时,楚威后却顾不得看她的脸色,只死死地盯着她手中抱着的襁褓中那一团啼哭不止的婴儿,倘若眼睛能够喷得出火来,她此刻眼中的火足以活活将女医挚和这个婴儿烧死千回,倘若眼睛里能够射出箭来,那么她眼睛盯着的人早已经被射透千箭万箭。

    楚威王站了起来,有些兴奋有些激动:“快把孩子抱来给寡人看看——”

    女医挚已经走到楚威王的面前跪下,双手高举手中的婴儿:“恭喜大王,向氏为大王产下一位公主!”

上一页 《芈月传》 下一页
上卷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