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上卷书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正文

第四夜 温暖:那些细碎而美好的存在 6.那些细碎却美好的存在

    有些事情值得你去用生命交换,但绝对不是失恋、飙车、整容、丢合同,和从来没有想要站在你人生中的装X犯。

    发现梅茜会叹气是它四个月的时候。狗头枕在自己前腿,傻不棱登看电视,忽然重重叹了口气。

    养狗的麻烦在于,你写稿子的时候它缩在书桌下,你躺沙发的时候它贴着沙发趴着,你睡床的时候它四仰八叉卧床边,完全不顾及自己也有窝。

    然后你耳边永远有它细细的呼吸声。

    就算在外地,有时候也恍惚听见它的叹气。

    或者这是幸运。

    就譬如我吃饭,无论上什么菜,都会想到父母的手艺。哪怕身周或车水马龙、喧哗烦躁,或夜深人静、随心独处,都会隐约觉得父母正在小心叮咛,虽然分不清楚具体的内容,可声音熟悉,温暖而若有所失。

    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细小而琐碎,却在你不经意的地方,支撑你度过很多道坎。

    不要多想那些虚伪的存在,这世界上同样有很多装X犯,我偶尔也是其中一个。

    如果尚有余力,就去保护美好的东西。

    前一阵哥们儿跟我聊天,说吹了一单几十万的合同,很沮丧。我说,那你会不会死?他说不会,我说那去他妈的。

    前几天他跑来说,又吹了一单几十万的合同,真烦躁。我说,那你会不会死?他说不会,我说那还是去他妈的。

    但他依旧心情不好,那出去自驾游散心吧。

    他开着车,在高速上钻来钻去,超来超去。我说,你不能安生点儿吗?他说你害怕啦哈哈哈哈。我说,你这样会不会死?他愣了一会儿,说,会。我说,那他妈的还不安生点儿?

    他沉默一会儿,说,你这个处事准则好像很拉风啊。

    我说那是。

    两天后回南京,过无锡,快抵达镇江,巡航速度一百过一点。

    突然闯进暴雨区,突如其来的。

    他叫了一声,我靠,打滑了。

    然后抓着方向盘,嘴里喊我靠我靠我靠。

    不能踩刹车,踩了更要命,一脚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开着巡航,松油门也不会减速。于是我们保持着这个悍然速度,决然侧撞。

    我们在最左边的超车道,车子瞬间偏了几十度,带着旋儿撞向最右边的护栏。

    在不到一秒的短短时间里,我眼前闪过了成百上千的妹纸,并排站成长龙,她们有的穿意大利球衣,有的穿西班牙球衣。她们胸口捧着足球,有的大,有的小,眼神都同样那么哀怨,泪光盈盈,说:“爷,你不要我们了吗?”

    吹牛的。其实我就来得及想:要断骨头了!

    接着眼睁睁看见护栏笔直冲我扑来,浑身一松:你妹啊,算了,去吧去吧……车头撞中护栏,眼前飞快地画个半圆,车侧身再次撞中护栏,横在右道。

    哥们儿攥着方向盘发呆,我闻到炸开气囊的火药味,和剧烈的汽油味。

    我一边解安全带,一边说,下车啊他妈的。

    车就算不自燃,万一后头来一辆愣头青直接撞上,那等我们醒来后也快过年了。

    两人下车后,暴雨滂沱。

    我开后车门,看看IPad被甩到后座,居然还没坏,松口气。接着去开后备厢,掀开垫子找警示牌。

    接着两人往前走,找又能躲雨又能躲车的地方。

    各方面二十分钟就到齐了。

    安全带拉开,做好隔离。车子形状惨烈,前盖整个碎了,发动机感觉快掉下来。嗯,拍照拍照。幸好我们一直坚持不买日本车。

    各色人等该干吗干吗,坐着4S店的车去签字。工作人员不停地说,你们命大,车没冲出去,也没翻,后面也没追尾,你们是不是上半年做了什么事可以避灾啊,你们这就是奇迹啊……今天是2012年7月1日。我刚过三十二岁生日九天。

    生日过后,我莫名其妙地把所有的佛珠手链都戴着,这不符合我的性格,因为它们都戴着就挺重,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有摘下来。

    仔细数数,这是我生命中第四次擦着镰刀,懵懂地走出来。

    每次不知其来,不明其逝,却有万千后遗症。

    每次过后,愿意去计较的事情就越来越少。

    完事后,我们去火车站。

    在站台边,车还没来,哥们儿突然说,我现在深刻理解你的一句话:

    遇到事情的时候,就问自己,会不会死?

    不会。那去他妈的。

    会。我靠那不能搞。

    有些事情值得你去用生命交换,但绝对不是失恋、飙车、整容、丢合同,和从来没有想要站在你人生中的装X犯。

上一页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下一页
上卷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