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上卷书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正文

第三夜 执着:一路陪你笑着逃亡 1.最基本元素

    我是有多愚蠢,我是有多渴望,我是有多执迷不悟,我是有多空空荡荡。

    你是有多善良,你是有多简单,你是有多形单影只,你是有多踉踉跄跄。

    大家笑得有多牵强,哭得有多委屈,想念是有多安然无恙。

    1.最基本元素

    想了解一个人究竟在想什么,比起他所做的内容,其实他所做的方式与途径更重要。你的欲望,决定着你说话或者做事的方式与途径。

    欲望,就是最基本元素。

    1

    想了解一个人,比起他说话的内容,其实他说话的方式与途径更重要。

    我们常常会听出一段对话的弦外之音,比如别人请你吃饭,坐下来之后翻翻菜单说,这家也没什么好吃的,你就得赶紧把菜单拿过来说,随便吃吃,然后点一些便宜的。

    就算打招呼,朋友问,最近好吗?发生在深夜来电,或者好久不见的突然约会,那他就是想找人倾诉,因为他在等你回答:还好,你呢?

    医生朋友告诉我,一个自杀的人,一般会选择好自杀的方式。投河,上吊,服毒,卧轨,割腕,他会上网查好资料,哪一种更符合他的意图。这些方式的致死时间和可能性,他会比普通人更了解。真正自杀的人,他恐惧的只有一点,死不掉怎么办。

    所以,买安眠药的,目的大多不是死亡,而是恐吓、威胁,甚至是表白。因为安眠药吃不死人,发现得早,喝矿泉水然后呕吐。发现得晚,送进医院去洗胃。

    买的是除草剂,那求死的心坚硬得可怕。除草剂,无法抢救,只能慢慢失去身体机能,几天到十几天后死亡,没有治疗的可能性。

    想了解一个人究竟在想什么,比起他所做的内容,其实他所做的方式与途径更重要。

    这就是了解一个人的基本元素。

    2

    我的大学同学王亦凡,大二的恋爱事迹广为流传。

    他猛烈地喜欢低一届的学妹,身为旷课霸王,居然连陪女生上通宵自习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当然,能到达这个地步的男生不在少数,让王亦凡称雄的是另外一件。

    我记忆犹新,2001年12月平安夜,王亦凡在宿舍仔细擦抹首饰盒。

    里面装着他花三千多元买来的戒指,这里包含了多少伙食费和家教费,对于月生活费四百的他来说,应该历经了千辛万苦。

    然后晚上,他脚步轻快地去献宝。

    直到熄灯后他才回宿舍,脸色红润。大家憋着劲儿不问他,打呼打得一个比一个响亮。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终于出声:“小茜说,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妈蛋。像我这样的穷逼大学生,当天只送了个水杯给女生,四十五块。他娘的。你送三千多的戒指,能不好吗?所以大家开始真的打呼。

    第二天,王亦凡破天荒一大早地去图书馆复习。

    中午回来,他脸色苍白,嘴唇颤抖地说:“我找不到小茜。”

    室友打趣:“我靠,不会携款逃跑了吧?”

    王亦凡不停打电话,小茜的室友永远回复,她不在宿舍。

    最后,我假装是学校老师,打过去问。她室友惊奇地说:“老师,你不知道小茜去国外读书了吗?”我大惊失色:“什么时候?”她室友说:“今天早上的班机呀!”我说:“她不是谈了个男朋友吗?”室友咯咯笑:“哪儿跟哪儿啊,追她的不止一个,索性飞走才好呢,省心。”

    宿舍一阵沉默,大家都在克制跳八字舞的冲动。

    当然还是要安慰他的:哈哈哈哈这种贱货不要也罢哈哈哈哈可惜了三千多块哈哈哈哈。

    3

    小茜真的图那戒指吗?

    她说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有真心的成分吗?

    不知道。

    因为纠缠在这个问题上的不是我,而是王亦凡。

    4

    毕业不在同城,但每年我都会和王亦凡喝几次酒。

    2010年初,王亦凡跟我重聚南京新街口的某酒吧。

    毕业四年,他的其他辉煌传奇,已经完全将戒指事件湮没了。当年的朋友间一直流传着,他是我们之中,唯一达成百人斩的伟男子。

    大家曾经筹划,让他把四年的经历写下来,一定不逊色于《西门庆外传》。

    王亦凡坐在我对面,叼着扁盒三五,沉着冷静地聊他百人斩中的难忘案例。

    但他这次似乎和以前不同,数次欲言又止。

    我没追问。

    王亦凡猛灌几口,说:“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我看着他,突然心跳加速。

    王亦凡喝完一瓶,眼神闪烁,叹口气。

    他犹豫半天才叙述。

    在一趟列车上,对面下铺的是位少妇,气质良好,眼神顾盼生姿。

    当然,王亦凡没有告诉我勾搭的具体过程,因为据说这是江湖秘籍,传子不传友。

    列车停靠天津站台,两人默契地直接下车,去开了房间。

    少妇睡着后,王亦凡突然发现自己还得重买车票,身上又没多少钱。于是做了一个大胆而梦幻的决定,他去翻少妇的包,打算借点儿资金。

    然后,他翻到了一本军官证。

    空军少校。

    王亦凡吓坏了,胡乱穿了衣服直接溜走。

    听到这里,我也打了个寒战,这种事和军队一有联系,总感觉会被槍毙。

    然后王亦凡说,他从此换了手机号码。直到一个月后出于好奇心,把以前的SIM卡装进手机,发现有她的几十个电话。

    我一哆嗦,说:“赶紧忘记,彻底别用以前的号码了。”

    王亦凡沉默一会儿,说:“嗯,但我身体好像有些问题。”

    我紧张地问:“别啊,难道……”

    王亦凡说:“我检查过了,血液没问题。”

    我松口气:“那可能是你的心理暗示。”

    王亦凡点点头:“算了,你别跟其他人讲。”

    我同意,但是看着他略带苍白的脸,忍不住也讲了个故事。

    5

    我曾在电视台工作,带了实习生。实习生每天开车,但进台要有出入证,实习生照道理办出入证非常麻烦。可是不到一周,他的车窗后就摆好了一张。

    要么他是台领导的亲戚,要么他跟综合部混得很好。这两个原因无论是哪一种,都让我极不舒服。

    实习生大概看出了我的不自在,悄悄告诉我:“张老师,你知道吗,在一切需要出入证的单位附近,离它最近的打印复印店,就能发给你出入证。”

    我没听明白,问,什么意思。

    他说:“哈哈,这个出入证是我找家附近的打印店打印的呀,二十一张,塑封加二十。”

    我靠!

    6

    说完这个故事,王亦凡眼睛闪过奇怪的表情,他说:“你的意思,军官证是伪造的?”

    我递给他一杯酒,说:“不合理,所以有可能。”

    王亦凡喃喃地说:“伪造的,伪造的,靠。”

    嗯,伪造的。

    7

    一个人说话或者做事,为什么下意识地选择一种方式与途径?

    因为欲望。

    有人抽烟,有人酗酒,有人吸毒,有人疯狂购物。这统一被称为瘾。

    瘾的形成,永远来自感官刺激。

    一些轻度感官刺激来自简单机械化动作。你嗑瓜子没办法停下来,不是瓜子香,否则为什么你不直接买瓜子仁?所以人们常说,自己嗑的香,这个香来自反复的机械化动作。

    这是浅层的,因为你要摆脱的话,大脑下命令即可。

    但更多的瘾,代表着大脑已经被控制,转而成为瘾的载体。

    瘾是化学反应,因为你身体无论哪个部位受刺激,都会将感受输入大脑,大脑收到化学反应后的分泌物,然后依赖。

    如果我们要彻底了解一个人,那就必须了解他的瘾是什么。

    美食是瘾。如果贪吃,那你的瘾只处于填充阶段,它填充你的成就感,因为你在事业爱情上满是失落。接着是馋嘴,那你的瘾开始处于染色阶段,它在定型你的性格。最后,愿为一顿食物做出牺牲,跋山涉水,那你的瘾就处于最后阶段,腐蚀。因为它成为你的准则,它彻底腐蚀了大脑。

    瘾是欲望。无论是填充、染色,还是腐蚀,都将呈现为欲望。

    打游戏、买高跟鞋、刷微博、熬夜、抑郁、旅行、说风凉话、八卦……都是瘾,那么,你的欲望是什么?

    当到达腐蚀后,产生的后果,你无法想象。

    你的欲望,决定着你说话或者做事的方式与途径。

    欲望,就是最基本元素。

    称之为元素,你要明白,一个人背后的真正意图,并不是艺术、哲学、心理学、社会学可以抵达的。要完成最基本目标,最终手段是数学和化学。

    化学让你产生欲望,数学得出你采用某种方式的概率。

    所以,我说了出入证的故事,并不是要解释军官证的来源。

    我的本意,是想婉转地提醒,王亦凡,伪造身份就是你的瘾。

    伪造女人杀手,伪造百人斩,伪造堕落浪子的身份。

    8

    2010年4月24日,王亦凡死亡。

    住院两个月,治疗无效。

    他的尸体触目惊心,一米七六的身高,瘦到四十公斤以下,毛发牙齿全部脱落,肚脐深深腐烂,一直能够看见内脏。

    医院和警方无法查出死因。

    小茜参加了他的葬礼,我在角落,看见她咬着嘴唇,一声不吭,但泪水布满脸庞。眼神充满绝望和痛苦。

    9

    2001年12月24日,晴,我去送戒指给小茜。

    她明天就要飞走了,自己虽然不能跟她在一起,可忍不住想:如果在她身边,有一样东西是属于我的,那么从此以后,哪怕无法相见,她也会永远记得我。

    其实我问过自己,如果她彻底忘了我,这样,她是不是会更幸福?

    对,我知道,她并不爱我,那,我就不应该在她生命中留下一点点困惑。

    记得我,还是忘记我?大家都出去过节了,我独自一人,捧着戒指,眼泪突然掉下来。

    小茜说,王亦凡,我不能收这么贵的礼物。

    我说,将来会有人对你更好,送你更贵重的礼物。我只是想,至少到现在这个时刻为止,这是你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我能在你生命的某一阶段做到最好,是我活下去的理由。

    小茜沉默一会儿,说,王亦凡,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我泪如雨下。

    小茜也哭了,说,王亦凡,我不会忘记你的。就算我并不爱你,但我会永远记得你。

    2003年7月8日,暴雨,我和张嘉佳在食堂喝酒。

    我忘不掉小茜。

    张嘉佳说,何必单恋一枝花,那么多女人,你换一个爱,一切会好的。

    他拉着我去了市区的一条巷子,请我去桑拿。

    在完事后,我看着那个穿衣服的女人,胃里一阵抽搐,差点儿当场呕吐出来。

    但是,我突然有了快感。

    堕落,是救赎。

    2004年12月24日,小雪,一年多,我编了不下十个故事。

    每个故事都有个女人,被我玩弄的女人。每次当我假装不屑和冷淡,和朋友聊起这些虚幻的女人时,是我心里最满足的时候。

    我又满足又恐慌。

    因为我觉得,不需要自己编造,脑海里开始自动呈现各种情节。各种欺骗女人、玩弄女人的情节。

    我的工作,只不过是复述一遍而已。

    2004年12月25日,小雪

    我翻开小茜的博客。

    我惊喜地发现,昨天她发的博客,只有一句话: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个好人是因为我才变成坏人,我该怎么办?

    我想,她一定是通过朋友,或者同学,知道了我的情况。

    原来让她关心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让她发现,我在堕落。

    2009年1月8日,晴,我编了一百八十九个女人。

    小茜写过的博客,有十一次跟我有关。

    比例是6%。

    虽然她已经结婚生子,但我能察觉到,她有巨大的痛苦埋藏在内心深处。

    我在摧毁自己。

    我进了七次医院。

    医生查不出原因。

    2009年11月1日,晴,小茜离婚了。孩子没有判给她。她很痛苦。

    我鼓足勇气,用网名在她博客上留言。她开始依赖我。

    2010年2月5日,雨,我越来越克制不住去找小茜的念头。

    我甚至想把这念头告诉朋友,最后咽了回去,讲了梦里的女军官故事。

    2010年2月7日,我决定去找小茜。可是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打字也很艰难。

    我是不是快死了?我是不是送不了她礼物了?

    10

    在我合上王亦凡的日记本的时候,恐慌充盈心脏。

    当瘾到达腐蚀的阶段,呈现出的欲望如同地狱的火焰,吞噬我的身体和灵魂。

    你呢?

    你有什么瘾,到了填充、染色还是腐蚀的阶段?

    你在发胖吗?你在愤怒吗?你在淘宝吗?你在发呆吗?你在诅咒吗?你觉得如今的生活模式是理所当然的吗?会不会在梦里发现已经离原本的自己很远?

    一切像小小的苗,种植在你心里,你施肥,你浇灌,你下意识地保护它。只要被药片催化,一棵参天大树就枝叶繁茂,缠绕住你的大脑。

    你的方式与途径,被欲望控制到了什么程度?

    我不知道你,但是我知道自己。

    每年,我将酒杯递给王亦凡的时候,看着他飘忽的眼神和毫无异样的酒水,心里都有个声音在响。

    我得不到的女人,都将痛苦终生。

    和我抢女人的男人,都、得、死。

上一页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下一页
上卷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