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上卷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七:深宫云顶生若死·神灭魂离只此眠 124.同床共枕

    时间会淡化一个人的记忆却永远没有办法消磨一个人的悲痛。

    她太久没想过去的那些事恍惚以为自己记不得了可是只要白子画在眼前就仿佛不断有人用钝钝的刀在她心上撕拉着口子。虽然死去多时不会再有痛的感觉但是还是觉得胸口沉甸甸的悲哀像海水一样溢出来一次次将她淹没。

    坐在在榻上脸上是妖冶如丝的笑缓缓向白子画伸出手。

    之前她以为她的脸像冰冻的石头任她再怎么挤也是一片空白可是白子画来之后那上面总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诡异非常的表情。然后她明白了那不是她的脸也不是她的身体。她像一只残破的蝴蝶将自己封闭在一个名为妖神的密闭的透明容器里享受安静的孤独直至窒息而死。

    可是她看见白子画了就又忍不住扇动翅膀想要出来一次又一次撞得血肉模糊。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无路可走再也出不去了。于是她开始想要把白子画一起关进个容器里。

    看着花千骨伸出的手白子画没有回应只是侧过身子安静的合衣躺在榻上。房间依旧大而空旷他的心早已习惯这种冰冷可是他的身体还不习惯大半个身子都冻得有些麻木了。

    花千骨低头看着他再怎么也不会想到居然会有他躺在自己身边的一天。姿态依旧优雅从容合着眸表情宁静而释然。像是已经沉睡了很久很久让人不忍心唤醒他更何况是弄脏他。

    手指轻弹灯灭了瞬间沉入一片寂静中被黑暗包裹的感觉既踏实又空洞像有无数只手纠缠掳住她的四肢左右拉扯。

    “冷么?”

    白子画没回答像是已经熟睡。

    变出一条被子轻轻的给他盖好。手终于还是忍不住覆上黑暗中他的面颊。

    她其实喜欢样苍白脆弱的他至少她可以靠近可以触摸可以像一直想的那样照顾他保护他而不只是远远的看着。

    感受到冰凉光滑的手指在自己脸上游走白子画微微皱起眉头。然后听见一声清幽的叹息像风筝飘在空中突然断线。

    那个人睡下躺在了自己身边一只手横过自己胸前轻轻抱住。空气中淡淡一股清香白子画知道她此刻心情还算不错如果她怒花香就会变得浓郁而不可捉摸。

    感觉到那柔软的身子又微微靠近了一些斜侧着紧贴着自己的手臂。过去总粘着自己的平板的身子如今变得凹凸有致。他的脸烧红起来心底有几分庆幸片隐藏他的黑暗。

    他没有感觉被侮辱的羞耻更谈不上欲望花千骨在他眼中还只是那个在撒娇的孩子。她在闹脾气但她不会伤害他。

    可是终归他们是师徒不应该躺在同一个榻上与礼不合他心底自责而尴尬。

    突然感觉胸前的那只手慢慢上移在解自己的衣服他惊了一下握住那只不规矩的小手轻声呵斥道:“小骨!”

    “你不是假装睡着了么继续。”声音里带着几分调笑。另一只手又爬了上来再次被他牢牢握住。

    花千骨不动了下巴枕在他肩窝里任凭自己的双手在他的掌心。当初他还是仙的时候浑身都冷冰冰的。如今成了凡人反而倒温暖起来了倒是自己浑身都是寒气。

    似是觉不妥白子画不自然的松了松那手立马挣脱灵活的解开了自己的领口拉开前襟。

    冰冷的空气从胸口灌入未待白子画反应身边那人已轻轻一翻伏在了自己身上。

    空气中的香味浓重起来迷离醉人。

    “不脱衣服怎么睡觉?”

    听着那满是笑意吊儿郎当的话白子画没有气恼却有些无奈。声音的微微沙哑和毫不掩饰的渴望又叫他有些慌乱。

    花千骨温顺的伏下身子像小动物一样侧脸趴在他胸前抬头看着他完美无暇的下巴冰冷的呼吸变得有些灼热白子画只觉得颈间湿湿痒痒却无处可躲。

    她以前就小小的现在虽然长大了还是小小的压在身上仿佛没有重量。

    花千骨能够感受身体中沸腾的欲望烦躁不安的在他身上轻轻扭动。鼻尖一面在他间摩挲一面拉开他的领子头埋在他项间克制不住的深吸一口气然后张嘴就咬了下去。

    熟悉的被牙齿刺破的感觉白子画颤抖一下然后又很快恢复平静任她吸食没有任何的挣扎或不满他知道这都是他欠她的所以血债血偿。

    万籁俱寂只有花千骨的□和吞咽声听上去颇有几分淫靡。失血的快感像在空中飘浮酥麻无力而又一片空白。花千骨抱他抱得那样紧仿佛想将他随着血融入她的身体。眼前起先是腥红色的雨逐渐逐渐的变淡了粉粉的到处飘洒是那年瑶池的满地桃花。

    人世间有极乐么如果有的话此刻就是了。

    感受着白子画的血液流进身体里仿佛自己又重新活过来了所有的伤痛全都不曾存在。

    意识还算清醒知道顾及他身体依依不舍的抬起头来吧哒吧哒小嘴仿佛是在回味又仿佛还不满足。

    白子画放松下来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下一刻却又立刻紧绷因为花千骨一滴也不肯浪费的在舔他的脖子。

    这样的姿势太过暧昧缠绵不自在的偏过头去想要躲闪花千骨却又惩罚性的用虎牙咬了他一口。她的睫毛太长随着移动到处刷过异样的麻痒直到心里去了。

    过了许久身上的人终于不动了均匀的呼吸似乎是睡着了。白子画低头看依旧睁着大大的眼暗夜中显得有些可怕。总是醒眠容易做噩梦又容易被惊醒她这么久以来虽然总在睡但是没得过真正片刻的安宁吧?

    有些心疼的伸出手覆上她的眼睛缓缓向下将其合上。想把她放在一边不要睡在自己身上又怕不小心吵醒了她便也随她去了。失血的晕眩还有心力交瘁带来的疲倦让他也很快就睡着了。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上卷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