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上卷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七:深宫云顶生若死·神灭魂离只此眠 118.万劫不复

    又是月圆了花千骨从沉睡中醒来安静的抬头看着水中流泻而下的破碎光影。

    从海底仰望海面与在大地上仰望天空的感觉如此相像只是更静谧更蔚蓝。不时有七彩的小鱼从头顶上游过还有滚滚鱼挺着白白的大肚子缓慢的前行。它们是海底的飞鸟而她是笼子里的夜莺。

    十六年了整整被关在长留海底十六年了。

    巨大的结界她有足够大的空间可以上下飘游可以看日升月落可以听潮起风生。仿佛被装在一个透明气泡里。可是没有人看得见她鱼儿时常会大摇大摆的在她身边游来游去她手一轻碰就直直的穿了个空。

    她知道自己身在结界的另一个空间里只是或许白子画怕她无聊怕寂寞给了她一片海洋当作天空给了她无数小鱼作个伴儿。

    囚禁的日子里不是漆黑一片浸没在一片深蓝之中望着星月听着鲸歌不知不觉就是十六年了。

    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也没有人想得到自己居然就被关押在长留山下。

    整整十六年她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也没有见过白子画。时光无声无息的流走她逼迫自己不要再去想过去的那些人和事、伤和痛。一切都如同她沉没在幽深的大海里。有时候一片浮云一株珊瑚一条游鱼都可以凝视好久好久。累了倦了又闭上眼任凭身体在波浪的摇晃中安静入眠。

    从没有尝试过逃跑挣脱或是打破这个结界。对她而言再没有比这个世界更美好的了这里没有任何人会来伤害她她也伤害不了任何人。

    她以为她可以这样一直到永远永远可是终归老天还是连这点平静都不肯给她。

    当海底沸腾了一般涌起汹涌巨浪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结界上一次次撞击着。花千骨从沉睡中猛然睁开眼。

    她不会说话她也已经整整十六年没有开口说过话了。

    微微阖动了下嘴唇心头隐隐有不详的预感。这种感觉太熟悉亦一次又一次的将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

    若不是有人正在海中大战就是长留有外敌来犯。可是她在结界中只看得见景色和无害的游鱼其他的所有都看不见也一向是感受不到的。

    除非这次是冲了她而来……

    她闭上眼隐约中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听见自己平静了十六年的心又一次开始激烈狂跳起来。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因为害怕。

    到底生什么了迫切的想要知道可是她如今半点力量都不能用唯一能用的只有自己的血。

    花千骨把手咬破口子一点点往结界壁上涂写着咒文。她只求能看到她只想知道外面生了什么。

    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眉间微动却没有表情。张口欲言却不出声音。多少的孤独多少的想念再一次狠狠刺痛她麻木的神经。

    丝毫未变的落十一他身旁的是依旧艳光四射的霓漫天只是却不知为何断了一臂。只有轻水再不复当初年少时的青涩模样眉目温婉又带了几分高贵成熟的风韵。她为了轩辕朗终究还是放弃了长生不老。

    只是……

    那另一个满脸怒火的孩子又是谁明明这样熟悉却分明从未见过。

    一身绿色的衣裳白皙的肌肤如蝉翼般轻薄透明眉间一点殷红的花印圆润可爱的小脸上此时满面怒容。一波波的妄图向结界这边起攻击却通通被霓漫天和落十一拦了下来。

    落十一一脸心疼和为难努力的向她解释些什么那孩子却只是满脸是泪拼命摇头。霓漫天一脸恨色出招又狠又毒。落十一挡在二人之间一时手忙脚乱。

    虽然可以看见但却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只有海水剧烈的翻腾。花千骨知道他们也看不到自己。身在两个世界或许从今往后也都再不会有交集。

    花千骨目光牢牢盯着那个绿衣的孩子一点点望着她的脸。看着看泪眼婆娑的对着落十一大吼然后嘴型一个再熟悉不过的“骨头妈妈”。

    花千骨手撑在结界上埋下头忍不住笑了喉咙却又有一些哽咽。

    十六年了整整十六年糖宝终于还是修炼成了人形。和她过去想的一样竟是那么可爱的。怪不得自己会觉得那么熟悉原来她和自己从前长得是那样相像。

    妖与人不同相由心生憧憬着谁便长得像谁。她既然最终决定化做女身说明最后她还是爱上了落十一了罢。如今世上自己唯一牵挂的便是她和轻水。既然二人都已找到幸福和归宿。她就算永生永世囚在这里也无所谓了。

    从未与糖宝分开过那么久过花千骨贪婪的注视着她。说小月像自己的孩子糖宝更是她的孩子她的血肉她的所有爱与呵护。早在还未遇上师父之前她就一直在身边陪伴着自己对自己的重要性丝毫都不亚于师父吧……可是自己这个妈妈却当得那样不称职错过了她成长中最重要的十六年连她化身为人时自己都不在她身边。

    看着她和落十一、霓漫天等人的争吵越来越激烈。花千骨心头的激动和开心转瞬成了担心和惶恐。零星的读着几人的唇语知道糖宝是打算独自一人偷偷来救自己的却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自己被关在长留的海底之下并找到了解救自己的办法。可是就在最后关头霓漫天、落十一和轻水三人却赶来了。

    糖宝修炼成*人时日尚短又怎么打得过霓漫天。落十一却又阻着她不肯帮她。她一气之下和两个人都打了起来。落十一又得抵挡她气急败坏的进攻又得保护着生怕霓漫天误伤了她。轻水见三人打得不可开交只能站在一旁干着急。

    突然外面银光一闪竟是白子画来了。糖宝呆呆的飘浮在海底眼中都是绝望。她苦心经营了整整十六年只为了能救花千骨出去。却没想到最紧要关头竟是落十一和霓漫天二人拖住了她。如今白子画出现她再难有机会了。

    花千骨看着糖宝垂头掉泪心疼的拍打着结界壁。想要跟她说不要管她赶快回去。她如今已化人形又有落十一深爱着她。把握好自己的幸福就好了干吗还要来救她。

    白子画低声说了些什么糖宝屈膝跪下一面哭一面使劲磕头求他。不管落十一如何拉她都不肯起来。

    白子画淡淡摇头拂袖转身就要离去。

    糖宝依旧不甘心的哭着求着花千骨看得心都揪做一团。轻水和落十一强制的将她扶起往海面飞驰而去。

    花千骨凄然的看着泣不成声的糖宝无力的瘫倒在地。却没想到事态突变糖宝突然身子一缩重新幻化为小小的虫子离弦的箭一般朝花千骨的结界处俯冲了过来。

    霓漫天见糖宝不顾一切的从自己眼前飞过心中压抑多年的恨意澎湃而出想都没有多想一出手就是威力巨大的狠狠一击。

    白子画仓促回头想要阻拦已来不急。花千骨看着落十一和轻水惊恐大叫却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只看着糖宝身子在海水中慢慢又幻化诚人形裙角衣带飞扬着向她无力的坠了过来。小小的身子慢慢触到透明的结界双手擦过花千骨的双手仿佛缓慢的直飞入她怀中。

    生了太多太多花千骨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了。她身上散出紫色微光

    在糖宝双手触及结界的那一刻这透明的结界终于应声而碎。

    花千骨牢牢将那个小小的身子接入了怀中。余下的几个人都被这场变故惊呆了傻傻的看着破结界而出的花千骨还有魂魄即散的糖宝。

    “骨头妈妈……”糖宝望着她满脸泪水“我终于见到你了……”

    花千骨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我是糖宝啊你还认得我么?”糖宝笑着低喃。

    花千骨嘴唇颤抖不出话来只有拼命点头。认得怎么会认不得她家糖宝化作灰了她都认得。

    “对不起让你一个人被关在这里那么多年我到现在才来救你。”她很努力了真的很努力了。以前的大懒虫子从那之后每天都在苦练法术好不容易变身了她想尽了一切办法想来救妈妈可是她还是没有用救不了她。

    “你明明答应过我再也不丢下我一个人却一次又一次的说话不算话!”眼睁睁的看着爸爸死看着她被收。要一个小小的它如何承担。以为有了落十一在身边照顾她她就会幸福快乐了么?对她最重要的人一直是骨头妈妈啊!明明答应两人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的

    “不……再也不丢下你一个人……”

    花千骨紧紧抱住沙哑的嗓子终于吐出几个字痛苦的哭声近似于哀嚎。

    糖宝脸上露出笑容身子瞬间缩小变回胖乎乎的可爱小虫子终于还是慢慢在空中消失不见。

    落十一瞬间颓然于地眼中一片悲哀绝望的泪水。那么多年他在她心里始终比不上花千骨。那么多年她或许从未爱过自己……

    轻水不可置信的捂着嘴双肩颤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霓漫天在心底冷冷的笑糖宝不顾禁令想要私放妖神她出手惩处是理所应当。就算要罚她也最多是个下手过当。她老早就看那虫子不顺眼了特别是这些年师父对它爱意越深明明是条小虫子却竟然敢跟她抢爱人。她日日夜夜被嫉妒折磨啃噬着想要杀她。可是花千骨虽被囚师父却无时无刻不保护着她。如今天赐良机竟给了她下手除她的那么好的机会和借口。从今往后再也没人跟她抢师父了!

    白子画是一点一滴看着花千骨和糖宝在绝情殿里长大的如今糖宝竟在他眼皮底下被杀他又如何不难过不内疚。可是此刻他更担心的是花千骨已经接连眼看着杀阡陌昏迷东方彧卿和南无月死如今再加上一个糖宝如何能承受得住。

    结界已碎他需得马上做法把她重新关押起来。

    却只见花千骨慢慢抬起头站起身来不同于东方和小月死时的悲伤欲绝只有一望无际的冰冷。或许只有绝望到极致对这人世没有丝毫留恋的人才会有那样冰冷无情的眼神。

    众人都不由得打个冷战寒意浸到骨子里去。

    “小骨!不要!”

    可惜这一次白子画再无力阻拦。猛的一口鲜血喷出他的周身气穴一声接一声的爆破双膝一软瘫倒在地。眉间红印闪烁再三然后彻底消失不见。

    天地风起云涌天空变成极深的紫色海水倒灌着向天空涌去海天之间出现无数相连的巨大水柱。

    一次比十六年前更甚的地动山摇而这一次是真正的生灵涂炭妖神出世。

    无边无际的海面瞬间开满了白花从水柱直延伸到天际犹如下了一场大雪风声呜咽为谁唱着安魂颂又在为谁祭奠。

    花千骨周身散着紫色光晕清脆的破碎声身体表面仿佛裂开了一层四散于风中。肤色又还原成过去的白皙透明。然后身子一点点长高头变成紫色一点点变长往四周蔓延。

    众人不可置信的摇着头看着花千骨一点点长大。光雾散尽如巨大帘幕在海水中激荡。飘飞的长缓缓下落垂顺如银河落九天。轻烟袅袅紫衣华服璎珞流苏环佩叮铃。

    馥郁靡丽犹如开到极盛的花盏却又孤独清冷、竭尽苍然。那种美妖冶华丽中却又带着一种神秘和圣洁。是让万物失色的倾城之美绝望之美孤独之美。明明诱人至极却又叫人冷到骨子里去了仿佛一眼望去看到世界尽头那般的心

    花千骨低垂着眼眸走过的地方都盛开出无数朵鲜花很快在半空中铺成一条五彩的花

    “落十一。”

    花千骨开口轻唤声音带着巨大空旷的回音漫漫回荡在天际中。半张脸掩映在华丽的紫色毛领之间睫毛因为妖化变得幽长浓密无比微微上翘如同蒙了薄薄一层水雾的紫色纱幔随着说话而轻轻颤动。

    “糖宝她习惯了热闹最不喜欢一个人。没有人照顾孤孤单单会很可怜的。既然她那么爱你你去陪她可好?”

    说话间指间一朵翠绿的小花已弹出。

    落十一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她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慢慢闭上了眼睛。花朵触及他身体的一瞬间他的身体陡然光亮也碎做无数绿色的小花在风中一朵朵四散飘飞。

    四周传来霓漫天惊天动地的一声哭喊疯了一般向花千骨扑来可是花千骨只轻轻抬手就将她牢牢定在空中。

    眨眼间又一个身影向迎面袭来这次她却没有闪躲任凭一把冰冷的匕深深插入胸口。

    轻水哭得满脸泪痕撕心裂肺的吼着:“你杀了十一师兄!你杀了十一师兄!”

    花千骨不说话看着轻水愤怒的揪住她的领子一遍遍质问着。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杀我好了!为什么要杀十一师兄!糖宝是我害死的!是我害死的!”

    轻水无力的放开她滑倒在地捂着脸哭得泣不成声。

    “是我现糖宝找到方法来救你出去然后去通知的霓漫天和十一师兄!是我让霓漫天来阻止她的!”

    花千骨微微退后两步不可置信的看着轻水。她的眉她的眼在岁月的冲蚀下早已不是当初她所熟悉的那个人。

    轻水抬起头来狠狠的看着她。

    “是!我是不想让你出来!我想让你被困住一生一世!朔风是因你而死长留那么多弟子因你而死!如今连十一师兄都被你亲手杀死了!花千骨!你是个妖怪!你是个祸害!为什么不呆在你该呆的地方好好反省!还要出来害人!如今糖宝也死了十一师兄也死了!都是你害的!为什么?为什么?我等了轩辕朗整整十六年!好不容易等到他放弃你的这一天!明明只要再晚几天只要再晚几天我们就要成亲了!为什么!为什么糖宝要在这个时刻放你出来?上一次你明明被逐去蛮荒了眼看他就要接受我了你一回来却什么都变了!什么都变了!从小到大你什么都比我强什么都要跟我抢!师父要跟我抢!连爱人都要跟我抢!这一生我到底欠了你什么!你要将我身边所有人的心都夺走!?”

    花千骨的手无力垂下眼神更加冰冷了。是她太傻还是太迟钝和轻水在一起那么多年却不知道她心头有那么多的不甘和痛苦。可是她却依然微笑的面对她宽容的帮助她直到心里的结越来越深她们两人都再也解不开了。

    花千骨缓缓迈出一步仰望苍天眼中闪过一丝自嘲。如今她重获自由却是天大地大再无可以容身之处。

    “小骨!”白子画艰难的唤住她。封印被她强制冲破他修为俱丧仙身已失如今已是凡人一个。

    花千骨慢慢转身看着他紫衣在风中鼓舞用他从来不熟悉的长大后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对他说。

    “白子画我身上这一百零三剑十七个窟窿满身疤痕没有一处不是你赐我的。十六年的囚禁再加上这两条命欠你的我早就还清了。断念已残宫铃已毁从今往后我与你师徒恩断义绝!”

    白子画痛心的睁大着双眼看她毫不留恋的一扬手将那几块宫铃的碎片掷在了他脚边。

    “小骨!”白子画的声音不由颤抖是他的错没有照顾好糖宝是他的错让她受了那么多委屈受了那么多苦。如今死的死离开的离开背叛的背叛她竟打算谁也不要了么?

    白子画喉头不断有鲜血涌出伸出一只手想要拉住她却只握住了一片虚空。

    这个世上所有人都抛弃了她她也抛弃了整个世界。如今对她而言世上再没有任何可留恋之物可珍惜之物。她的心随着糖宝的死永远石化。

    绝情殿里她的笑她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她为他做菜为他抚琴为他束喂血给他喝为他盗神器解剧毒为他受刑被逐也一声不吭。她为他尝尽了苦楚受尽了折磨。

    最后的最后她说断念已残宫铃已毁从今往后师徒恩断义绝……

    白子画眼前一片模糊看着花千骨一手将霓漫天收入袖中。她既然连落十一都迁怒霓漫天在她手中定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小骨……不要……”不要离开师父。

    他以为自己做的都是对的原来错了大错特错!终于将小骨逼成妖神将他们师徒间逼到再无可挽回的这一步。

    望着花千骨毫不留恋的身影越来越远空中只留下她飞过后的长长的鲜花的痕迹还有轻水的泣不成声。

    白子画慢慢闭上眼睛他整整在长留海底守了她十六年她被囚禁他就陪着她一起被囚禁。说不清是为了赎罪还是为了什么只是每天远远的看着她他以为这样就是永生永世。可是如今一切再也回不了头了……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上卷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