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上卷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六:六界重归天地变·物是人非为红颜 105.旧事重演

    房间里还是和以前一样的陈设甚至连一只茶杯的位置都没移动过。师父似乎从来就喜欢这样一成不变的规律生活。

    幽若蹑手蹑脚的走到白子画榻前确定他依旧在昏迷当中转身对站得老远的花千骨招招手。

    花千骨靠近一些看着他苍白如纸的脸忍不住一阵愧疚心疼。

    想当初她在群仙宴上初见的那个远离尘世的上仙白子画就这样一步步被她害到如今这个地步。

    是不是当初她不出现不拜他为师这一切都不会生?

    膝盖一屈跪倒在白子画榻前。

    听着窗外雪落下的声音压在心底的好多话想说如今却只换作一阵悲戚沉默。

    幽若见她久跪不语连忙上前拉她:“师父你自己连站都站不稳了快起来。伤重成这个样子先运功调息一下吧。”

    花千骨摇头走到白子画跟前犹豫半天终于伸出手号住了他的脉搏。

    “幽若我替你师祖疗伤你先出去一下顺便把把风有人来了立刻通知我。”有了上回被李蒙撞见的事她行事不得不小心谨慎。

    幽若心里不愿疗伤而已嘛为什么要让自己出去啊这绝情殿又不会有人来。呜呜呜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看到师父和师祖在一起。

    “弟子遵命。”幽若只得无奈的转身出门然后小心翼翼的从窗户缝里偷窥。

    花千骨知道自己的医术并不比摩严还有长留医药阁的高明多少而且本身修炼得来的功力已经全部被废掉了余下的只有妖神之力。要想替师父疗伤肯定得催动妖力。可是师父之所以虚弱很大部分原因是力量用在了封印上。此消彼长自己用妖力替他疗伤只会更加复杂冲突。所以能够用的还是只有自己的血罢了。

    花千骨动手点了白子画两个穴道确保他不会在疗伤途中突然醒过来。这才掀开他的被子伸手去解他白衣腰上的带子。

    幽若在外面吓傻了捂住嘴巴!

    哇!看不出来原来师父是这么简单直接的人啊!趁着尊上昏迷不醒就强行把尊上给ooxx了!好好好等生米煮成熟饭尊上就再也没办法下狠心处置师父肯定会对她负责任的。哈哈哈可怜的尊上啊!(话说幽若你在开心个什么?-_-|||)

    花千骨额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往下掉着。

    师父对不起徒儿这是逼不得已如有不敬之处还请谅解。

    手小心翼翼的往白子画袍子里探去原本苍白的脸变成熟透了的大虾米。

    回忆着他被杀阡陌之前刺伤的地方想将他之前治疗时包扎的绷带什么的解下来无奈手实在抖得厉害一不小心碰到师父冰凉的身体吓得心都快炸开。

    镇定镇定……

    花千骨强自稳定心神眼前却突然又浮现出当年不小心观微瞧见的师父的裸背血气上涌鼻血都差点没喷出来。

    不行不行她做不到。都还没开始光碰一下师父她都有想死的感觉了还是让幽若来吧……

    唉不行不行更加不行了。师父的身体怎么能让别人随便碰。

    咬一咬牙一副从容赴死的模样她一狠心终于把手探到他肩上被杀阡陌利剑穿通处。之前医药阁包扎的白布都微微被血浸红了。花千骨又要不解开他衣服又要解开里面包裹的纱布动作得十分小心。身子微微前倾屏住呼吸手还是颤抖的很厉害。

    不敢用指气割开怕伤了师父。等好不容易解下来她已经累得浑身虚脱头脑晕了。

    见白子画伤口的血又重新慢慢开始往外渗花千骨连忙用食指在自己的左臂上用指气划开一个小口顿时一室都弥漫着一股血气的芳香混合着之前蓝雨澜风给她涂的奇怪膏药氲成一股奇特的味道连花千骨自己都闻到了。

    手上沾了些血再次探进白子画衣内。咬牙切齿的将血往他伤口上涂了上去。

    伤口果然如她所料的很快愈合竟然连半点痕迹都不留。

    之前花千骨的血之所以有如此多的功用就是因为是神之身的缘故。而关于一般草木花卉遇之则死是因为毕竟是神之血一滴已够润泽苍生普通平凡的弱小生命又怎能承受得住恩泽自然折煞。剑等利器也一样普通的兵器竟妄图伤神自然破败无疑。东方彧卿之前所说的珍贵也正是在此。神有创世之力恢复治疗不在话下故而也才能孕育出糖宝这样等级的灵虫。

    而如今这神之血里还蕴含了妖之力效用可想而知。花千骨知道白子画为她受钉刑之后本就愧疚难安如今再见他因为自己伤势加重。不顾自身安危赶来就是想像之前他中毒时那样用自己的血来试一试是否可以将他的仙力完全的恢复如初。

    见到效用如此显著心头不由一喜此趟果然没有白来。她就不信她把身体里的血全部给了师父还治不好他的伤。

    手缓缓的在白子画肩上腰上背上几处伤口处涂抹轻柔有如爱抚。

    花千骨感觉自己浑身都燥热起来。那手更是仿佛被沸水煮着一样滚烫得吓人好像就要燃烧起来。

    可是师父的身体就是如玉如冰一样浸骨凉滑手感刺激太过强烈。

    花千骨强忍住喷鼻血的冲动一遍又一遍默念着清心咒。终于涂好了她长叹一口气收回手来却不小心划过白子画胸前。感觉手下身体微微颤了一下花千骨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死了死了。

    花千骨连忙跪下连连磕头。弟子不是有意冒犯师父的……

    看看白子画的确依旧昏迷不醒只是应该对外部环境还是微微有些知觉。

    居然……

    居然……

    碰到了……

    ……

    花千骨的脸都红到脖子根了羞愧难当看着自己的右手恨不得拿刀砍砍砍砍碎了扔去喂狗。

    外面的幽若连吞口水啊她也好想摸啊。呃想想也只是想想而已……

    花千骨好半天才站起身来腿软得不行。外伤搞定然后是内伤和恢复仙力可能就得多费些血了。

    花千骨见之前臂上划开的口子已自动愈合便又割开手腕放到白子画唇边让血慢慢流入他口中。

    白子画眉间淡得几乎看不见的掌门印记同时也是他身为仙人的证明随着越来越多的鲜血流入口中颜色也慢慢的开始变得有些明显起来。

    太好了果然有用。妖之力治愈自己的神之身能力还是稍微有限多少会留下一些痕迹。但是用在其他人身上简直就包治百病成了绝世的灵丹妙药。如此说来不知道喝过自己血的人就算不能得道但可不可以成仙?

    花千骨见白子画仙力恢复有望心头不由大喜。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份有了微微的感激和庆幸。

    本就重伤在身也不运功自疗就算有妖神之力但被强行压制伤势恢复已是极慢。如今又大量失血她眼前一阵黑。怕还没把师父治好自己就率先挂掉。连忙将血止住片刻抬起头脸色苍白的微微喘气。

    一阵口干舌燥望见桌上的茶她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刚走了两步手臂却被谁拉住。心头一惊仓促转身还没等反应过来身子被用力一扯飞到榻上。头还很不幸的撞到墙更是一阵晕眩。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已被一翻身压在下面。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上卷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