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上卷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五:雾泽蛮荒终一统·三千妖兽复何安 88.瀚海阑干

    妖神在蛮荒出世万兽俯朝拜的消息很快在蛮荒各处传开一时激起涛天巨浪。

    众人不可置信中又带了些许恐慌所有的人都在试图寻他们。

    花千骨伤势稍好便和竹染离开林子向北边冰雪之地出了。随行的有哼唧兽睚眦兽另外还有一只幻鬯鸟一直在空中飞着为他们探路。

    为了能够尽快赶至花千骨骑在哼唧兽身上睚眦兽也很不情愿的驮着竹染。

    花千骨想不通竹染的是如果他知道如何离开蛮荒的方法早就自己离开了才不会想着什么大家一起走。别人死活与他何干?但是他如果完全不知道就算把所有人团结在一起又有何用。离开蛮荒不是说带兵打仗光靠着人多就能赢的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多少个脑袋凑在一块也想不出办法。而且想要大家达成一致根本没必要弄那么复杂或是借助谁的力量她相信没有人不想离开这里只要跟大家都讲清楚为了能够出去所有人一定都能结成联盟到时候再慢慢想办法。

    花千骨问他他却只是嗤笑。

    “你可知那腐木鬼冥梵仙还有斗阑干都是何人?”

    花千骨摇头她只是略微听过一些斗阑干的事其他二人连名字都没听过。

    “斗阑干是仙界战神腐木鬼曾经一度和杀阡陌争夺过魔君之位而那个冥梵仙跟白子画一样曾经也是上仙之尊。”

    花千骨听到师父的名字心头咯噔一下。

    “这几人哪怕身处蛮荒法力尽失也是十分厉害的角色你力量尚未恢复根本没办法与其中任何一个匹敌。你以为你有了御兽的能力他们便心甘情愿同你合作了么?蛮荒不同于六界更多的尔虞我诈你不利用别人便是被别人利用。一个想要压过一个每个人都在争夺主导权。身怀妖神之力你知道多少人想要你的命?还没等到出去内部已经乱成一团自相残杀的差不多了。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是死要么就是踩在众人头上让他们不得不仰视你为你卖命。”

    花千骨皱起眉低下头去。

    “所以你不要把事情想得太天真既然会被驱逐到这里自然各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且莫说有多厉害至少没几个是好人而来了之后每个人的阴险歹毒更是要翻倍。当然你也不用太担心人都有会弱点而想要离开是蛮荒每一个人的弱点只要掌控好所有人都能任由你摆布。那腐木鬼利字当头欺软怕硬冥梵仙心灰意冷不问世事二人其实都不难应付。我们先从孤身一人的斗阑干下手只要能得他相助不愁大事不成。”

    ——我的内力还能恢复么?

    花千骨问她并不知道妖神之力是被白子画封印在了体内以为是气脉全破被白子画同己身的仙力一道全部废掉了竹染也故意没跟她说总之这师徒二人矛盾越深对他就更加有利。

    “不知道但照上次你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在蛮荒也竟可以施放出一些法力或许假以时日会慢慢恢复一小部分但是也有可能永远都恢复不了。”

    白子画施的那种血印岂是那么容易解除孤注一掷集他毕生道行将她压制的死死的。不过或许若是他先死了的话要再解封印或许就容易许多了竹染眯起眼睛。

    花千骨将领子拉高身子缩成一团紧紧贴靠在哼唧兽的背上。风越来越大了遮天蔽日的冰霜颗粒迎面扑来打得她脸上生疼生疼的。

    为什么斗阑干要一个人跑到这来呢竹染说土木流和水银间一度都想拉拢他他却一个都不甩那么多年一直独自生活在这个冰天雪地之中。

    突然又想起蓝雨澜风不折手段哪怕毁天灭地也千方百计的想要救他出蛮荒。自己呢?可曾有人思念过自己?望着眼前一片刺目的洁白世界鼻子突然酸酸的。斗阑干就算不在了也有人一直挂念。东方他们大概都还不知道她在蛮荒吧……

    想起冰天雪地白子画牵着她的小手前行那时候的师父多疼她啊可是现在就算讨厌她了不想见她了杀了她就得了她的命从来都是师父的。可是为什么要把她驱逐到蛮荒来啊?他知不知道这里真的好可怕……

    竹染转头看着她一贯平静而认命的眸子里不经意透露出一瞬间的哀伤和软弱。轻轻摇了摇头终究还只是个孩子。

    山头太大洞穴众多他们二人在漫天风雪中找了三天可是依旧半点都没看到斗阑干的影子甚至连半点活物和植物都看不见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这生存下去的。

    ——会不会是已经不在了?

    花千骨问毕竟离上次竹染打探到他的具体位置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了。

    竹染摇头:“斗阑干是出了名的洁癖斩妖除魔都从不让自己身上沾半滴血更见不得蛮荒其他地方的恶心争斗屠戮吃人。这冰雪之地极少有人来冻土几十丈深甚至连植物都不生长只零星有一些喜寒的妖兽最适合他不过应该不会离开。而且他战功卓绝被逐来时仙身未废不会自然老死。哼说是玉帝恩典不如说是为了让他永世饱受流放之苦。同时为示惩戒他双脚脚踝钉了两颗消魂钉来到蛮荒法力尽失他又没不像你有妖神之力护身可以自动恢复应该是根本无法直立行走不会离开这附近太远的我们再四处找找。”

    花千骨听到消魂钉三个字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只觉得四肢百骸都痛的锥心刻骨。

    竹染不由笑道:“没什么好吃惊的流放到这里的堕仙大多受过钉刑或是其他刑的。何况是斗阑干这样的人物就算明知他回不了六界仙界的人也会害怕害怕若有一天他回来报复所以自然会废掉他双脚限制他。”

    驱逐到蛮荒的妖魔虽说寿命较长但若未有一定的道行也是会老死或饿死。而驱逐来的仙却分仙身已失和未失的。已失的就变成了普通人通常在蛮荒都活不长在蛮荒恶劣的环境下不是饿死病死老死就是沦为其他人的食物。未失的虽不会自然死亡依旧会被杀死。饿不死但是仍会感受肌饿和病痛。他们没了法力但是依旧武功高强剑法高。争斗主要以这样的人为主。所以当初已变成普通人的花千骨竹染连看都懒得多看就算救也是白救却没想到她那样都死不了。

    又寻了两日竹染终于在一洞口中找到有人活动过的痕迹确定斗阑干平时是住在这里但是可能觅食或者其他有事出去了。

    真是天助我也竹染让花千骨指挥哼唧兽和睚眦兽在洞口不远处挖了个大坑做成陷阱等君入瓮。

    ——不能好好跟他谈么?

    花千骨不喜欢这样的方式。

    “只有先困住他你才有资本跟他谈。”竹染碰钉子碰了几次了深知斗阑干的为人。

    绕着陷阱转了两圈摸了摸下巴:“不行还要再深再大。”

    花千骨瞠目结舌这坑都填得下几十个斗阑干了。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能继续辛苦睚眦兽和哼唧兽挖坑最后竹染居然还让幻鬯鸟吐出无数尖尖的冰柱插在坑底。

    ——那不是把他给插死了么?

    竹染摇头:“哪那么容易死。我怕光一个坑困不住他能让他受些伤自然是最好。”

    二人在洞中静候天寒地冻的哼唧兽的大尾巴将她盖的密密实实。不知不觉就有些困了迷迷糊糊睡过去梦到她御剑在风中自由驰骋糖宝乘着一片桃花瓣儿在她身边飞着。突然天地震了一下把她从剑上震掉了下去。

    她陡然睁开眼睛看见竹染倾身在她面前使了使眼色对她比了个嘘声的手势。

    花千骨撇撇嘴就算她想说话也出不了声啊。

    突然现不是做梦原来地真的在震动一下又一下的咚咚咚仿佛一个巨人在奔跑。

    竹染向外探出头去不由得皱起眉头他竟还是失策了。

    斗阑干腿脚不方便猜他能够出去那么久那么远如果不靠机关术就一定是驯服了妖兽来做坐骑却没想到竟是雪人。

    花千骨也探出头去就见一只几丈高级壮硕从头到脚长着纯白毛的巨猿一样的怪物正向洞口这边走来而它的肩上坐着一个黑衣男子几缕长随意用墨玉簪斜挽着在大风中狂乱的向一边飞舞腮边隐隐有青色的胡渣面容英挺而冷肃眸子里是久历血雨腥风的淡然和冷厉远远的就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花千骨知道那就是斗阑干了简单的一眼便能想象出当年身穿战袍的他在六界是如何威动天地声慑四海。

    风向突转似乎闻到一丝生人的味道立马察觉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他出声喝住身下的雪人无奈为时已晚雪人一只脚已迈入陷阱之中庞大的身子顺着冰坑便滑了下去一道道冰刃刺入它掌心。雪人出一声巨大的怒吼声同时飞快的将肩上人向外前抛了出去。与竹染预计的一样顶上开始雪崩飞便将雪人掩埋在坑底。

    “来者何人?”斗阑干屹立雪中虽不能行走却依旧不倒横眉怒道犹若天神。

    竹染从洞内慢慢走出向他拱手弯腰道:“竹染拜见前辈多年未见前辈风采依然。”

    斗阑干冷笑一声:“原来是你长留小子如此伎俩也想出手暗算我?未免太自不量力。”

    竹染干咳两声望了望雪人被掩埋的地方知道洞依旧挖的小了很快它就能出来到时候斗阑干就能行动自如不可能再困住他。以哼唧兽和睚眦兽之力虽不一定会输但雪人是群居动物斗阑干既然驯服了领其他的应该也在不远处很快就能赶来。要对付十多个雪人难免又是一场恶战。既然不占优势还是跟他好话好说。

    “竹染此次前来特有要事相商。可是前辈性格孤傲乖张晚辈只能出此下策。”

    斗阑干冷笑一声:“本尊不想动手杀人也懒得跟你一毛头小子计较你不想死的话就赶快滚别来打扰我清修。”

    “清修?再多的法力在蛮荒都用不上清修又有何用?”

    斗阑干鄙夷的看着他:“修行修的是大道大自在你一干追名逐利之辈怎会懂得。”

    “看来这些年前辈的性子可是改变了不少啊。”

    斗阑干一向狂妄自大玉帝佛主都不放在眼中天规天条更是当作放屁得罪了不少人可是众仙都忌惮他法力高强敢怒不敢言。这也间接导致了他后来失势被无数人落井下石罪上加罪。

    “我如何还轮不到你来评价还不快滚!”斗阑干面上怒气更甚手中一粒雪丸击出重重的打在竹染膝头上嵌进肉里竹染身子一倾单腿跪了下去。面上却仍是笑容可掬。

    “前辈息怒在下这次来的确是有要事相商。前辈一直独自一人与世隔绝可知六界动荡妖神已出世?”

    斗阑干陡然一惊皱起眉头终于还是出世了?

    “那又如何就算六界覆灭又与蛮荒何干?与我何干?”

    “难道前辈在这困了那么多年就没想过要出去么?”

    斗阑干不屑的望着他:“有话直说说完快滚!”

    旁边的雪人已经从积雪掩埋的坑中爬了出来远处几个白点在向此处飞快的靠近。

    竹染将身后的花千骨推到前面:“如果想要离开此人便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和希望。”

    斗阑干自上而下俯视花千骨眼光犀利而冷漠。被绝情池水腐蚀成这模样又是长留山的人?

    不由嗤笑道:“怎么?你过去的小相好找到离开蛮荒的办法来救你了?”

    “她不是我的谁她就是妖神被仙界流放到蛮荒来的。”

    斗阑干仰天大笑了起来:“你当我老糊涂了是不是?”且莫说这人是不是妖神有没有可能落到仙界的手里。单讲仙界的处事方法又怎么可能不杀她而只是流放呢?

    “她叫花千骨白子画的徒弟因为偷盗神器放妖神出世犯下重罪受十七根消魂钉之刑全身气脉被破筋脉被挑废了仙身泼了绝情池水然后流放至蛮荒。但是却因为之前错打错着在墟洞中得到了妖神之力所以百折而未死。虽然妖力没有恢复但前些日子已收服了蛮荒的众多妖兽。晚辈这样说你信还是不信?”

    斗阑干大惊失色的看着她竟然是白子画的徒弟?竟然受了十六根消魂钉废了五筋八脉还能这样站在他面前?众人争夺甚至害得自己流放蛮荒的妖神之力竟然在她身上?心头一惊一骇身子颤抖着勉强退了一步旁边的雪人立马伸手扶住他。他心头一时间波浪起伏这些年六界到底都生了些什么?

    知道竹染所言非虚而且恐怕这丫头来历还不仅仅是他说的那么简单。

    看她探究的望着自己的眼神直白又单纯不由开口问道:“你师父是白子画?”

    花千骨想了片刻还是点点头。谢天谢地至少自己还是他名义上的徒弟。

    “前辈她嗓子也被绝情池水毁了说不了话。”竹染在一旁补充道。

    斗阑干看了看她身后的哼唧兽和睚眦兽知道了竹染此行的目的不由冷笑:“你以为凭借妖神之力便能出得了蛮荒了?”

    “光凭我们当然不行所以特来请前辈相助。”

    “你请人的方式倒挺特别。”

    “没办法谁让前辈一向软硬不吃我之前试了那么多次软的这回就换点其他的试试万一说不定能奏效呢。”

    “你回去吧我看在摩严的面子上才一直不杀你你不要太得意忘形。”

    竹染咬了咬牙拳头握紧:“前辈就真的不想离开?”

    “或许你真有办法出去不过我斗阑干虽然落魄蛮荒还没有沦落到心甘情愿做别人棋子的地步。你小子心眼太多连摩严都信不过我又如何信得过。”

    “前辈不能这样说既然是为了同一个目的何苦计较那么多。何况我也是甘心低头奉妖神和前辈为尊为你们俩卖命只要能够出去。”

    斗阑干摇了摇头:“那你们就努力吧如果出去见了你师父替我向他问声好。”

    他扶着山壁慢慢的往洞中走去抬头却望见花千骨挡在自己面前。不理她依旧往里走花千骨却拽住了他袖子。

    “放肆!”他怒道。

    花千骨眼巴巴的看着他伸手在雪地上写:你为什么不想回去?

    斗阑干身子一震他的心思她又怎么会觉察?

    他不是不能回去而是不想回去。世上的人都言他是被仙界流放却不知道他是被自己流放。再也不想不想回去回到那个伤心的地方。

    ——我们一起想办法回去吧蓝雨澜风她一直在等你。

    花千骨一笔一划的写斗阑干越看越心惊扶住山壁的身子越来越无力整个人仿佛瞬间苍老一般再看不见一丝斗志和盛气凌人。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上卷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