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上卷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四:墟鼎乾坤藏子画 百转萦回不解缘 64.命悬一线

    花千骨的双眼犹如夜空中被瞬间点亮的星子瞬间便有了生气。

    “什么办法?”

    东方彧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似是下了什么决心:“女娲石。”

    花千骨知道女娲石的医愈能力世上无所能及更有复活再生的神奇作用怔怔的看着他似是有一些不懂:“可是女娲石已经碎了啊?”

    “上古神物里封印着妖神巨大的妖力要是可以毁众仙早毁了。女娲石只是散做碎片但是依旧存在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花千骨狂喜的拉住他的手:“那太好了师傅总算是有救了。”

    东方彧卿摇摇头眉头深锁:“你难道想把碎成千万片的石头一点点找回来么?等你没找到十分之一你师傅早就不在了。”

    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希望的亮光瞬间又被熄灭了。

    “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东方彧卿不敢直视花千骨殷切的眼神仿佛话一出口就等于给她指了一条通向地狱的不归路。可是若救不了白子画她定是生无可恋。

    妖神总归是要出世的早和晚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或许给小骨一个机会她能救回白子画亦能扭转乾坤还有自己的命运也说不定。

    “十六件神器之间有一种奇妙的联系既相生又相克如果找到其中几件另外几件的位置通过异术就能够找到。若能一下子找齐十五件神器女娲石自会完整归位。”

    花千骨点点头:“所以春秋不败他们才不慌不忙的一件一件收集神器对吧?”

    东方彧卿轻叹口气:“所以你明白我在担心什么了么?”

    “你担心我执意要找那十五件神器然后用女娲石来给师傅解毒。虽然目的不同但是其实和春秋不败他们做的事本质上其实是一样的。因为把所有的神器聚集在一起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一有不慎可能封印就会解开妖神就会出世。”

    东方彧卿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决心已下扳正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

    “你要知道你师傅一向以天下苍生为重哪怕仙身殒化也是绝不会让你聚齐神器有机会让妖神出世的。”

    “所以一定不能让他知道。”花千骨的眼神是和外貌不相称的理智和坚决知道了师傅的毒有办法解她那么久以来慌乱而绝望在空中飘飘摇摇的心一下子就沉稳下来犹如有了定海神针。

    “我会尽我的全力保护神器不让妖神出世。”

    “可是现在东皇钟在长白山崆峒印在天山玄天伞在杀阡陌那勾栏玉又下落不明。其他包括神农鼎等十一件神器全都在你师傅墟鼎里头你以为你有办法拿得到么?”

    “一定有办法的!”事关师傅的性命她无论如何都会拿到手!

    东方彧卿又是一声长叹眼神悲哀的望着她:“其实我知道就算我告诉你只要神器聚齐妖神就会出世苍生涂炭只要为了救白子画你也会去做的对吧?”

    花千骨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或许吧。但是我会好好想一想。”

    “你打算怎么办?长白山还有崆峒印那我可以帮你拿到手手中有了神器勾栏玉的位置给我就可以找出来但是就是不知道玄天伞杀阡陌肯不肯给你。”

    花千骨又摇了摇头:“不能把你牵扯进来此事干系重大如果被仙界现绝对死罪难逃。”看到东方彧卿担忧的面庞紧接着一笑“再说异朽阁也不能老做亏本买卖我已经欠了你两次了你再帮我我还不起债可就真得出去当卖花姑娘了。你放心吧我会有办法的太白山不都过来了么你要相信我的实力。我已经是个大人了!”从秘密被揭穿的那一刻起她就再也没有办法只当一个孩子了。

    东方彧卿微微点头伸手把她搂进怀里。今后她一个人所要走的该是怎样一条艰险的道路啊。

    “我也要抱!”糖宝突然从旁边睡觉的盒子里爬出来横插一脚。花千骨和东方彧卿二人相视一笑。

    东方彧卿毕竟是客第二天便离开了长留山。花千骨一直送他了很远很远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此后命途多舛以后再想见面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白子画一直几天后才闭关出来见到花千骨好像那天根本什么都没生过一样。又或者他当时失了心神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花千骨心里隐隐有庆幸又微微有些失落。

    一切仍同往常一样只是生了仙剑大会上那样的事两人不知觉间疏离不少。白子画毒伤越来越重性格叫人越来越捉摸不定。知道花千骨性格执拗为什么要杀霓漫天的事定不肯说便也没有再问也没有再追究。

    但还是开始反省自己这些年对花千骨教导是不是做的不够。俗话说严师出高徒慈母多败儿。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只能尽最后的力量好好管教切不能让她因为一时心念之差走上邪路。

    于是对花千骨很少再有和颜悦色的时候总是严厉而冰冷。虽然过去他的态度也是冷冷淡淡但是那种遥不可及和现在这种完全拒人于千里之外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

    花千骨再不能像二人一起在人间行走时那样每天跟在他身后更别说亲近和撒娇。整个人便得沉默寡言起来很少在他面前说多余的话更很少笑。态度总是恭谨小心又毕恭毕敬就像在世尊摩严面前一样。只是每每站在他面前就感觉脖子热辣辣的像火在烧。

    每天在思量的都是如何拿到神器替他解毒在轻水他们面前也经常走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白子画再也不与她同桌吃饭只是每日服食大量的药。花千骨还是跟以前一样做一整桌子饭菜香的甜的荤的素的可是都形同嚼蜡。

    她心里酸涩可是这些事情都没有时间去想去在乎不管师傅怎么对她她都无所谓。现在最重要的是替师傅解毒。大口的扒饭拼命的逼自己吃许多补血的食物和药物。

    白子画毒作的越来越频繁可是只要还有一点意识在就无论如何也再不肯喝她的血。可是一旦意识全无便再也无法压制就算深夜里也会悄无声息的寻着血的香味走到她床边在她还在睡着的时候对着脖子一口咬下去将她从梦中吓醒。

    那种血液被从身体里吸食而出的感觉是非常奇怪的痛苦中又带着酥软和甜蜜。感受着师傅湿热的鼻息喷在耳边唇齿在自己颈间吸吮游走她除了轻轻喘息便什么也不会做了。

    只有这个时候她离白子画最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身体中散的冰冷和寒气。想要温暖他却半分也不敢越矩只是僵硬的任由他吸血。等到估计吸食的量足够延缓他的毒性了便会点他的穴道让他昏睡过去然后送回房间。

    她必须要让自己好好的健壮的这样才有充分的血液可能帮师傅撑得更久让她有足够的时间拿到全部的神器。

    因为有糖宝这个资料库经过一个月的收集资料和整理策划她基本上已经准备完全再过些日子便准备动手因为一件神器丢失其他的肯定会有所警觉所以她必须一击即中一口气拿到所有神器。

    这时候长留山迎来了仙剑大会后的沐剑节。

    沐剑节顾名思义是长留山两年一度举行的祭剑大典。所有弟子会按照仪式将自己的剑在三生池水里进行洗涤除垢去污使剑犹如人身一样脱去秽气更具灵性。

    这个节日虽没有仙剑大会的规模却比其更加盛大和热闹。因为仪式后会举行各种活动有竞技类的有益智类的也有游戏类的都是娱乐为主没有打打杀杀。夜里海面上会燃起一堆堆篝火夜空中会飘满一盏盏五光十色的花灯有各种各样的节目和表演。欢声笑语曼舞轻歌。

    例如竞技类的节目有御剑射箭即踩着飞剑在天上飞然后把一个又一个星星一样的光球拉开弓射下来射得越多的奖励越多。花千骨上次参加就每一箭射出在空中盘旋追逐着串糖葫芦一样串了一箭杆的星星。

    还有一些在空中蹴鞠在海底寻宝捉鱼回答桃吉等老学究的提出问题的游戏。有些无聊有些有趣不过是让拼命修习法术的大家能够有个机会休息放松多亲近动物和自然早日接近所谓的天人合一。

    白子画的面色已经苍白到不正常越来越像一座冰雕不靠法术很难遮掩。所以大会从头到尾一直没有露过面。

    花千骨也不想去想留在绝情殿陪他却又经不住糖宝打滚耍赖也不好拒绝轻水的特意邀约只好跟着一起去了。

    没想到二人刚下到长留殿就碰到霓漫天。

    花千骨这么久以来都尽量避开她师傅已经误会她了她不能再跟她起什么冲突。

    霓漫天见到她气得肠子都绿了。

    “花千骨你……你……你……”想要提到东方彧卿和那件事却是半点都说不出来舌头完全不听她的指挥。

    “我我我……我什么?”花千骨有些好笑的看着她。

    霓漫天气急败坏的一跺脚:“算你狠!花千骨你给我记住了!!这些我总有一天会千百倍的全部还给你!!”

    花千骨看着她气汹汹离去的背影轻轻叹一口气。这个梁子看来是越结越深了。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上卷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