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上卷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二:瀚海难御折千骨 经年约满斗群仙 28.背海一战

    四周上上下下全是人海天之间明明辽阔无比可是她们的比试不能过半空中四道围墙一样的红色屏护所框划出来的范围。一旦过或者掉落海面便是输了。

    三尊在上花千骨深吸一口气她几乎能从千百人中立刻分辨出哪一道才是尊上的目光。可是她今天怕是要让他失望了。

    没有用断念剑其实打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用它。尊上把剑给她是希望她能够用剑来保护自己而不是用来炫耀或者拿到这大会上来展示剑的威力和尊上对她的恩宠的。

    她作为一个普通的弟子先根本就没资格用那把佩剑如果拿出来怕只会给尊上带来麻烦。尊上说的对如果自己的能力真的够强用什么剑又有什么区别?

    霓漫天也是没有把握赢她才会故意在那天夜里重创自己。不过毕竟怕事后被追究既不能伤她性命又要做的不留痕迹。

    那碧落剑是蓬莱最厉害的仙剑之一。里面蕴藏着无尽的灵力剑气逼人十丈之内皆可伤人于无形。外面不留下一丝伤口就可将人心肺完全绞碎。而散的剑气还将持剑者环绕其中旁人根本无法靠近。此剑杀伤力太大戾气太重剑下太多阴魂始终不能散去所以一直作为蓬莱的镇派之宝藏于剑阁之中。

    却因为霓漫天临近参加仙剑大会霓千丈为爱女求胜心切特意差人送了来。

    前些场比试因为怕还不能很好的驾驭出意外伤到对手而用平时佩剑也能取胜便一直没有现于人前。此番一出却是故意冲着花千骨要拼个死活。

    花千骨之前被碧落剑气所伤心肺皆有裂口几乎不能行气。面上却始终强装无事拼命迎战灵力和体力巨大消耗的同时伤势也是越来越重虽然深知自己再硬战下去会有性命之忧而想要胜过霓漫天更加没有可能却无论如何也不甘心不战而败。

    虽心知若是用的断念或许可以和碧落搏上一搏但却无论如何不愿给尊上惹来麻烦。仍是固执的用着朽木清流赠她的平常佩剑。

    落十一思忖半晌明白了她的心思不由叹息这孩子如此之小为何行事总要想得如此周全?

    比试开始只听到海涛和剑气破空之声霓漫天气势咄人衣袂飘飞剑随身走碧落青光如电幻化出无数朵炫丽的剑花将花千骨尽数笼罩。

    四周的人都看出碧落剑的厉害心中不由悬了起来生怕霓漫天一个拿捏不好比试中会有什么严重的伤亡。本来修仙法器与宝剑都是极为重要的可能一些人花一生时间也修炼不出一把好剑而得到好的法宝想要收为己用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花千骨步步后退御剑技术虽已是一流却仍是行得艰险万分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被剑击中。

    霓漫天不想别人说她全是仰仗好剑取胜故而也不催剑气使的也是平日里师尊课上所授的“九曲回山”中的第一曲此招花哨多余实用舞起来份外好看观战男弟子一阵惊叹犹如看见仙女下凡。

    霓漫天有心托大花千骨却仍是守来吃力手中无剑于是海水化作两道冰凌犹若双刀在手心中虽万般沮丧比赛正式开始神情却也变得镇静而专注不慌不忙的看着霓漫天炫目迷眼的剑花抓住一个漏洞左手一招“仙人指路”却是铺垫与虚晃右手简单的一招“风吹叶落”去势看似平常却竟将霓漫天右路牢牢锁住。左手冰剑却又飞快激射而出直指霓漫天左上方空档几招连接得天衣无缝浑然天成。霓漫天也不是弱角立马一招“落叶归根”封住身前空门身子在半空中迅的转了一圈冰刀被她左手的火焰瞬间融化成水。

    花千骨利用这个间隙不等霓漫天回神手一挥下面大海里的水顷刻变作无数细小冰珠从下方向霓漫天射来右手冰剑如滔滔江水延绵而至。

    霓漫天全都一一化解开来心中煞是惊异花千骨如此重的内伤竟还可催动如此多的真气。两人在半空中过了数百招虽花千骨明显居于下风然而机警和略带搏命似的打法却不得不让霓漫天心中很有几分忌惮。

    花千骨本就有几分牛脾气若是此时不顾一切要报自己上次的仇自己可和她耗不起。她大可两败俱伤没有什么好在乎的自己身娇肉贵自然不能跟她等同而论。而且下面还有一场决赛定是迎战朔风虽然爹爹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信誓旦旦的保证她只要赢了花千骨对战朔风肯定取胜但是自己还是得保存实力不能太多耗费在她的身上。

    但是御剑的同时还要御风毕竟损耗极大再这么僵持下去就算是自己真气也定很难为济。她就还真不信了她花千骨难道是钢筋铁骨的料受如此重的伤竟然还可以厉害到这种程度?

    想着也顾不了这么许多只想快些结束战斗于是加紧催动体内真气默念剑诀碧落顿时绿光大现将她整个包裹其中而剑尖上流淌而出的剑气竟如绿色丝带一般在空中飘舞扫过之处不留一物。

    花千骨默叹一口气此时竟然停在半空抬起头来看了看三尊所在。心中默念口诀依着天水滴的力量周身显现出一个八卦阵般的屏护,希望借此多多少少来阻挡碧落的剑气。

    霓漫天一声冷哼手中剑光亮到顶点简直不可以目逼视。隔得老远剑剑指向花千骨花千骨在漫天飞舞的绿带中左躲右闪出的无论是火焰还是冰刀均被剑气消融近不了霓漫天身。

    已经逼至极限一口真气提不上来闪避不急剑气直扫左臂若不是有屏护护身怕是整只手都废了如今却也是没办法再动。

    云隐只觉得心快跳到嗓子眼里双拳紧握。他只知道若是花千骨一旦有什么闪失他可管不了什么长留山比试的规矩定要把掌门给救下来。

    四下里一片弟子为霓漫天叫好的声音。糖宝躲进轻水怀里捂眼不敢再看。

    花千骨知道自己远攻肯定不行只能近取凝神聚气腰腹用力足尖轻点在飞剑上使劲一弹竟离开剑身身体灵活的在空中翻了几转绕过剑气更让过斩来的剑快到不可思议瞬间便来到霓漫天的眼前。

    霓漫天大惊失色连忙抬手用剑便刺花千骨默念心诀空气骤然收压把霓漫天周身的绿色防护挤压至最小然后整个人不顾来剑的扑了上去。

    轻水糖宝等人一声尖叫就见碧落剑整个的从花千骨左腹穿通了过去一遇上花千骨的血顿时绿光大弱。花千骨却咬着牙似乎没感觉到疼痛一般又往前进了一步碧落吃进身体更深几乎末柄。

    霓漫天整个人都呆住了却见花千骨整个人都已经搭在自己身上。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感觉身子一阵冰冷花千骨竟凝化自己流出的鲜血结为冰凌整个从霓漫天的腹部也穿通了过去。

    霓漫天踉跄在空中退了几步她何曾吃过如此大亏受过如此重的伤。左手一掌直击花千骨肩头手中碧落未等拔出便随花千骨身子往下坠了下去。

    四周之人都傻了仲裁长老见二人如此不要命的对战形式刚要摇动暂停的铃铛摩严却挥手制止继续冷冷的看着下面事态。

    云隐吓得魂都没了刚要一飞而上接住下坠的花千骨却被朽木清流止住。

    却见花千骨在空中一直坠落却强撑着依旧神智清醒心中催动剑诀眼看就要掉到海面上刚刚舍去的那把佩剑适时的拖住了她。

    花千骨半依在剑上费力的站立起来怕霓漫天趁机又来攻。腹上仍插着碧落却在花千骨的血液下逐渐磨灭了剑气绿光越来越淡。

    霓漫天在半空中面目痛苦而狰狞似是不相信自己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依旧被她所伤。不顾一切的向她反扑而来用得却是蓬莱岛的招法。

    花千骨一开始不敢拔出碧落剑怕真气同血液一起流泻得太厉害。却已经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再使用五行术应战只好咬牙把剑从自己身体里硬生生拔了出来疼得身体一直抽搐。

    随手点了自己几个止血的穴位竟也只有手拿着碧落应战霓漫天仓促之间使出的却是一手一流的茅山剑法。

    摩严冷哼一声明明是长留弟子战到最后竟然使的都不是本门武功成何体统。

    碧落剑此刻已没了剑气花千骨以前本就连花草都碰不得一碰即腐何况是血液霓漫天他们再怎么也想不到凶灵如碧落竟然也斗不过花千骨的煞气竟只因为沾了她的血而顷刻间成了破铜烂铁。

    此刻霓漫天招招迫人花千骨心肺剧痛头晕眼花几乎已失去知觉却仍强撑着那半口气拼死应战任凭霓漫天道道冰凌打在身上割裂肌体鲜血直流。

    云隐心中大怒长留这是比的什么剑说什么切磋比试难道非不到认输或一方身死就不叫结束么?

    落十一心中焦急又为难的看看摩严又看看白子画却见二人依旧神色冰冷。笙箫默则越看越兴致盎然。

    “骨头妈妈认输吧我求你了。”花千骨听到糖宝千里传音到自己脑中却是哭得一塌糊涂。

    不行不要啊她明明就和尊上约好了的。怎么可以输?

    可是身体却越来越沉重不听使唤眼见霓漫天便到了眼前冰凌直直的朝自己右眼插了过来。

    她轻叹一口气躲不过去了。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上卷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