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上卷书坊->《花千骨》->正文

卷二:瀚海难御折千骨 经年约满斗群仙 22.茅山掌门

    第二日一早和云隐前往茅山自然是把糖宝也带上。

    落十一一直送他们出了天罩然后才折返。花千骨第一次飞那么高踩在剑上丝毫不敢低头看下面的大海只觉得就要一头栽下去。

    看见糖宝在肩上手里抱着个白白的东西开心的扭来扭去怕风大它被吹下去。

    “宝宝你抱着什么呢这么开心?还是回耳朵里去睡觉吧?外面风大等下感冒了。”

    “呵呵呵十一师兄给我的棉花糖。”说着啊呜一口咬下去一脸的甜蜜。

    “骨头妈妈你也吃啊!”说着扯下“一大块”费力的高高举起。

    花千骨转过头去糖宝喂到她嘴里只尝到甜简直还不够塞牙缝的。

    云隐始终在她右后方不近不远的距离飞着她快他便快她慢他便慢似是恐她若有差错不小心掉下去。虽说下面是海但若是姿势不对五十米以上掉下去水面会比大理石地还硬当场脑袋就会开花。

    回望逐渐变小在视线中隐去的长留山心中颇有些不舍。半年时间她已经把这当作她的家了。

    突然又一想到脚下这把剑是尊上亲自赠予她的忍不住一阵激动和感动。

    云隐一路上跟她说着茅山派大小事务花千骨都一一用心记下。怕花千骨体力不支云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提议停在半空中休息一下。就这样一路上走走停停度又不是很快。花千骨怕在路上耽误时间太久总是推说不累继续往前。云隐也不违逆只是暗中控制断念剑减轻花千骨的负担。

    到茅山的时候已经是三日之后了花千骨想来自己当初和尊上从瑶池到长留山相当于这次两倍的距离也只花了不过半天而已。

    重回茅山当初花千骨做梦都没想到过自己居然是犹如仙人下凡一般直接从空中飞临而下。大殿的宏伟钟声连敲了十二下花千骨俯望下去九霄万福宫前密密麻麻跪了上千名弟子忍不住站在剑上的腿就开始有点软了这这是什么阵仗?!广场的巨坑早已填平。可是一想到当初里面的血肉模糊的屠戮景象还是忍不住一阵反胃。

    糖宝睡饱了爬到花千骨的头上万分激动的看着下面众人好像正在朝拜的是自己一般洋洋得意又沾沾自喜。

    钟声末突听着下面齐声高呼“恭迎掌门回山”声同霹雳雷惊差点没把她从剑上吓得掉下去。强自稳定心神姿态还算优雅的缓缓着6身边立马有弟子上前扶她。

    云隐领她直入万福宫大殿花千骨望着那高高在上的掌门金座心想这次算是豁出去了。兀的端坐在上面望着从殿内一直绵延到外面整个广场密密麻麻的弟子头还是直泛晕。

    面前不断来人参见从茅山的各个师叔长老到其他各派邀请来参加仪式大典的宾客。

    花千骨根本就记不住谁是谁的名字谁是谁的脸只是笑容僵硬的一一点头问好。

    甚至没有时间休息片刻接下来竟是掌门的正式接任仪式。花千骨有点无措的望着云隐他只是安慰的对她笑。

    面前弟子手捧一个空的金盘跪在花千骨面前花千骨傻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就听到糖宝在耳中道把宫羽放金盘里。

    连忙从怀中取了来打开包裹着的手绢把小小的羽毛放在盘里。

    受羽仪式由茅山目前辈分最高的白胡子花花的清怀道长进行花千骨根据糖宝提示一切倒也没什么纰漏。

    最后跪在大殿正中对着茅山列祖列宗拜了三拜。清怀道长亲自给她挂上了宫羽之后默念心法花千骨看见无数的文字和图画在空中显现然后全部吸收凝结到了清怀道长的伸出的右手拇指之上。

    接着清怀道长飞结了几个法印然后往花千骨眉中心一点。

    花千骨只觉得一震什么东西在身体里澎湃欲出。眉心当初清虚道长印上的似花非花的红色掌门印信再次凸显了出来衬得花千骨小小的脸越脱俗了几分。

    下面又开始齐声高呼现在花千骨算是正式的茅山掌门了。

    再接下来是茅山的祭天大殿主要是为了之前惨死那些茅山弟子。花千骨照着糖宝和云隐的指示忙了整整一个下午大典才算举行完毕。她都快要虚脱了肚子也饿得不行。

    云隐把她引至内殿去休息面色甚喜似是没想到她如此小小年纪却能如此镇定的应对如此大的场面而且举止言谈都甚为得体。因为很早知道新任掌门是个十二岁的小娃娃还拜在长留门下茅山众人都忧心忡忡。今天一见花千骨虽然只是个孩子瘦小却不娇弱眉间自有一股坚韧和气魄。而且身上挂的竟然是长留上仙白子画的随身佩剑。显然尊上对她十分重视整个仙界一向以长留为尊仙人中更是以白子画为既然有上仙在背后为小掌门撑腰那不管花千骨到底怎么样众人心里都踏实不少。

    云隐微笑的看着那把断念白子画想要借此向茅山众人以及天下传达的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吧。

    望着满桌子饭菜花千骨差点没扑上去可是念在有弟子在仍是矜持有礼的坐在桌前。直到云隐把众人都打下去。这才和糖宝两个狼吞虎咽的大吃起来。

    云隐等她一边吃一边自己在一旁报告着她这几天需要打理的事物。花千骨暗自叹息原来做掌门人如此不容易长留山比茅山更大弟子更多尊上一定更加辛苦吧?

    事务太多未等云隐说完花千骨已吃饱睡着。本来饿的不行再加上长留饭菜清淡好久没吃那么丰盛忍不住就又吃到撑了。

    云隐刚想把她抱到床上去又觉得有失提统凝神凌空把她温柔的放在了床上再盖上被子。

    糖宝则大肚子朝天的仰在了盘子里睡着了。云隐拎了匹生菜叶把它从头到尾的整个给盖住然后让人撤了饭菜也回去休息了。这半年来真是把他快要累死了。

    第二天一大早听见有人敲门。

    “进来。”花千骨也不管自己依旧衣冠不整从床上立起来。云隐眼睛看着头蓬松睡眼惺忪花千骨眼睛眯起忍住笑意。

    “拜见掌门昨夜可睡得可还好?”

    “挺香的嘿嘿我还做梦了。梦到林随意来谢我呵呵。”

    “林随意?呵呵他的尸骨他师傅已经帮他收殓回去了。”

    花千骨坐到床边正准备穿靴子突然见云隐单脚跪了下去把花千骨的白色小靴子拿在了手里。

    花千骨顿时有点慌了她还从没被人这么伺候过。而且还是个成年的男子心里不由得咚咚乱跳。

    却又不好拒绝的只能伸出脚去让他温柔的替自己一一穿上还绑好带子。然后又递上一旁准备好的毛巾擦脸。

    “要弟子为你梳头么?”

    “谢谢谢谢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来。”

    云隐立在一旁看花千骨动手梳了两个歪歪扭扭的髻不由眼中多了几分玩味。

    平常在长留山都是轻水帮她梳的她本就不太会打理自己贤妻良母型的轻水从头到尾散着伟大的母爱光辉总是替她照顾好一切。

    “还是弟子来吧。”云隐突然从她手里拿走梳子花千骨微微嘟起嘴巴看看铜镜中的自己的确是手艺不精。却见云隐修长的手指滑过间不一会儿就梳了个可爱的包子头。还解下自己佩剑上的两根红色缎带替她系上。

    “真好看!”花千骨心里乐滋滋的。

    “肚子饿了吧早餐是在房间里吃还是外面吃?”

    “房间里就好。”

    “弟子的莲藕清粥做的很不错掌门要不要尝一尝?”

    “好耶!”

    花千骨在镜子前面玩着自己的头。不到半柱香就见云隐又回来了脸色比之前苍白不少。

    “好快啊!”花千骨看看他手上呜呜呜我的早餐呢?

    却见云隐似乎忘了之前一回事似的看着花千骨面上闪过一丝诧异然后立马低下头去。

    “弟子找掌门有点急事请掌门马上跟弟子来。”

    花千骨奇怪的跟了出去末了回过头指指睡得正香的糖宝道:“要不要叫上糖宝如果要和众长老议事什么的它可以给我提个醒。”

    “不用。”云隐看看桌上的盘子皱起眉头似有些不解神色匆匆的转身出去。

    花千骨连忙跟了上去。却见云隐从殿后小路一直走出了万福宫。竟是要下山的姿态。

    “我们这是要去哪啊?”花千骨望了望周围现一路行来居然一个弟子也没有遇上。

    “是要紧事掌门切勿多问。”云隐走的飞快却又不见他御剑。

    花千骨望了望周边已经下了大茅峰:“不远处就是林随意的墓了呢!”

    云隐愣了愣嗯了一声。

    “云隐明日你差人把他的尸骨送回崂山吧?”

    “好。”

    云隐快行了几步却现花千骨站住不动了。

    转过头看见孩子样的她却以那样看穿一切的烁亮眼神高处注视着他。

    “你不是云隐你是谁?”

上一页 《花千骨》 下一页
上卷书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