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上卷书坊->《女捕头》->正文
第九回 五龙会聚

  五龙会使得蛇姑娘心头一震,沉吟了良久,道:“你知道五龙会,可知道它们有何神妙?”

  “拿来泡酒啊!”田长青笑道:“五龙酒、十全大补,只是太难集齐了?”

  “你少给我油嘴滑舌的打趣!”蛇姑娘道:“你对这方面的渊博,是我出道以来,从未遇到过的高人,对蛇性似极了解,需知五龙会聚,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所以,你要珍重一些……”

  但闻篷车中传出了冷厉的声音,道:“苗护法!这是对敌搏战啊?可不是说法论道。”

  原来蛇姑娘姓苗。

  “我遇上了深通蛇性的高手!”苗姑娘道:“生死一战之前,我想多了解他一些。三法师!希望你给我一点时间,这里翠竹环绕,孤立荒野,他们无处可逃的,拖长一些时间,对我们有益无害。”

  “苗兰!你是不是有些怕了?”篷车中传出三法师不悦的声音。

  “是!”苗兰回答得十分干脆,道:“五龙齐出,一击取敌,天下高手,莫能御之……”

  “那你为什么还不出手?”

  “三法师!五龙如被敌破解,就会反噬主人!”苗兰道:“我死事小,但群蛇失控,敌我就无法分辨了。”

  没有人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但群蛇失控,却极具威胁,就是说连自己人也会咬了。

  车中人道:“这么说来,苗护法已失去胜敌的信心了,好!那就退回来吧!”

  苗兰真的退缩了,举手一招,口中发出一声尖啸,盘踞在木椅上的三条毒蛇,突然纵身而起,飞逾八尺,才落着实地,消失不见。

  被苗兰收回去了。

  另一位带着竹篓的女子,似是受了很大的影响,凝立原地不动。

  “花护法!你的毒物不是蛇,出手吧!我们不要鏖战,大法师已设了午筵,准备为诸位庆功呢!”坐在车中的三法师,发出了第二道指令。

  “这地方有点怪?”花护法目光转动,四下瞧了一阵,道:“不知竹林埋伏了什么?何不等天亮了,再出手呢?”

  “什么?”三法师火大了,冷冷说道:“花芳!你一向自许天下无敌,今夜竟也退缩不前了。”

  花芳叹气,道:

  “我这两篓毒物,得之不易,一旦损伤,极难补充,敌人的布置未能了解之前,实在不便放出。三法师!请多多体谅!”

  程小蝶想不出,花芳的竹篓中藏的是什么毒物?更想不出她为什么不肯出手。

  如果程小蝶知道了花芳的毒物是什么?只怕早就吓走了三魂七魄。

  不知何故?三法师的火气忽然消退了,叹口气道:“今夜徒劳无功,那就撤离此地吧!”

  敢情苗兰、花芳,是他们今晚出击的主力。

  主力既然心生惧战,这一仗就很难有信心打下去了,见风转舵,准备撤退了。

  “不像话呀!诸位浩浩荡荡而来,就这么不战而退了,如何向常大法师交代呢?”

  说话的是方怀冰,步履缓缓地由竹林中行了出来。

  他艺高人胆大,直向篷车行了过去。

  花芳神色一变,道:“你!可是要逼我拼命?”“误会!误会!”方怀冰一抱拳,接道:“两位姑娘都是田大哥的故旧,闯进田园,探望老朋友,我们是十分欢迎,但一般的不速之客,让他们来去自如,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两位姑娘,暂请稍候片刻,等我打发了来人之后,再备酒为两位洗尘,痛痛快快地喝两杯。”

  花芳回头看苗兰,苗兰也正向花芳看过来,四日交注,同有着茫然不知所措之感。

  “哈哈!原来两位是遇上了老朋友!”三法师再也无法控制心中怒火,一掀车帘,飞身而出,道:“两位自认是大法师的爱将,本座就不能处置两位了,是吗?”

  三法师身着道袍,胸绣八卦,背插长剑,修躯长髯,看上去还真有点仙风道骨。

  “三法师!”苗兰、花芳同声说道:“不错!他是我们的故旧,但也是具有对付我们毒物的高手。”

  “所以,两位就怕了他,不敢出手,也准备背叛本教了?”三法师道:“大法师对二位寄望是何等的深厚,特别请两位联手出击,一举歼敌,想不到……”

  苗兰接道:“我没有背叛之心,不肯出手,是因为,我知道胜不了他。”

  “他是第二个知道对付吸血飞蝗的人……”花芳接道:“我这一篓吸血飞蝗,都是养了十年以上,吸血无数,刀剑都不易伤到它们的上品。如果被他毁去,十年内无法培养出相同威力的精良品种取代,如果我失去了吸血飞蝗,不但会失去我在教中的地位,也可能无法在江湖上立足,这些年来,我结的仇人太多了。”

  两个人说得理直气壮,而且态度坚定,大有不惜翻脸抗命的气势。

  强敌在侧,气氛诡异,三法师衡量过厉害之后,语气一缓,道:“花护法言中之意,似乎是除他之外,还有一个人知道破除你吸血飞蝗之法,不知那人是谁?”

  “我师父!”花芳道:“普天之下,除他们两人之外,再无我畏惧的人了!”

  “说的倒也有理!”三法师目光转注到苗兰的身上,道:“苗护法呢?”

  “比花护法多怕一个人,除他和师父之外,还有一位师兄。”苗兰道:“但师父、师兄长住南疆万蛇谷中,很少到中原来。”

  “也罢!今晚就不用两位出手了。”三法师道:“两位先回到车上去吧!”

  苗兰、花芳同时欠身一礼,道:“我们先退出这里,在翠竹林外恭候诸位得胜回归,有违方命,还望三法师多多体恤。”

  口中说得客气,人却转身就走,消失在夜色之中不见。

  三法师愣住了。

  江湖上有不少利害结合的组织,常有中途撒手的事,但那也是败局已定,颓势难挽的情势下发生的事,像这样仗还未开,人先退走的事,真还不多见。

  小方很会作戏,苗兰、花芳,人已经走的不见影儿,他却高声叫道:“两位姑娘好走啊!恕我不送了,可是别忘了回来喝一杯呀!”

  这番火上加油,三法师脸皮再厚,也有些罩不住了,脸色一变,道:“哼!临阵脱逃,罪当处死,绝不会放过你们。”

  方怀冰要的就是这两句话,大声说道:“不能怪两位护法呀!物有所克,她们所施的毒物,虽然凶厉,但遇上克制之物,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再说,两位护法也替你们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怎么能翻脸无情,要把他们处死啊?”

  处死一句声音特别大,用内力送出,静夜中,至少可以听闻到数里之外。

  三法师心中一动,怒道:“你这是挑拨离间?”

  “不!在下是衷心为两位姑娘抱屈啊!”

  真是越描越黑了,小方利用了三法师每一句话。

  三法师心头火冒三丈,但却无法辩解,只有把一腔怒火,全发在了小方的身上,一挥手,道:“给我杀了他!”三位神刀太保,应声出手,三把刀一齐攻上。

  “不公平啊!三个打一个,胜之不武。”小方大叫道:“败了可就无法立足江湖。”

  口中喝叫,人却门转如飞,一退两丈,避开了三把雁羚刀。

  程小蝶居高临下,看得真切,心中笑道:小方这个人,看上去年少老成,耍起来却阴沉得很,江湖中人,各怀机锋,真要处处小心了。

  心中虽然在提高警觉,但见小方独斗三人,节节败退,似是被逼得连亮兵刃的工夫也腾不出来了、正想飞身而下,助他一臂之力,右手已摸上剑把,心中忽然一动,忖道:田大哥就算不屑出手,但阿横、阿保,就在林边藏身,为什么也不肯出手接应啊!

  就在程姑娘转念之间,猛攻小方的三个神刀太保,突然有两个停下不动了。

  另外一个怔了一下,也停下了。

  小方竟也转身行入竹林之中。

  程小蝶明白了,小方是诱敌之计,把他们远远的诱离三法师,才突然施展玄阴寒冰掌,把三个人制住,让那位三法师不明所以,难测高深。

  这情景给人的震骇之力,比起见到寒冰掌,更为恐怖。

  江湖啊!可真是步步凶险,处处玄机。

  这半夜之间,给予程姑娘的见识、历练,胜过了读书十年。

  但程姑娘还有一点想不明白,小方为什么走回了竹林之中,是不是打累了?

  不错!小方是打累了,寒冰掌是极耗内力的武功,把本身苦练的玄阴之气,凝聚掌上,击出伤人,是一种练得辛苦,打得吃力的歹毒武功。

  但威力奇强,小方连发三掌,内力消耗极大,人已开始喘息,躲入竹林中坐息去了。

  程姑娘一时间无法想通,可是三法师却被这诡异的情势给吓住了。

  他想不出什么武功,会造成如此的局面,三个生龙活虎般的刀客,一下子被定住了。

  不过——

  三法师能肯定的一点,是三个人被点了穴道。

  他一直留心着,神刀三太保对小方的追杀,本是胜券在握的局面,却一下子改变了。

  但闻田长青哈哈一笑,道:“三法师!还有什么高手,该换他们现身出面了?”飞身飘落实地,接道:“如果道长已无用之兵,那就现身临敌吧!在下准备领教高招了。”

  摆明的架式是,不放他离开了,要离开就得凭仗武功闯出去。

  三法师当然发觉了处境的危机,对方采用的是诱敌现身之计,一步一步的诱出实力,先了解敌情之后,再派出最适合的人,出面对敌。

  就这么一下子逼走了两个毒女,收拾了神刀三太保。

  如果一上来,就展开激战,这一仗的胜负,还难预料,二毒女展开了毒蛇、飞蝗的攻势,鹿死谁手,就无法断言,就算对方早已准备对付毒蛇、飞蝗之物。

  但二女在毒物受到重大伤亡之后,必然会激起拼命之心,见面就打,也就没机会让二位毒女,认出是敌人还是朋友。

  因为——

  苗兰初见田长青时,并不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而是一番交谈之后,才发觉是故旧重逢。

  是故旧,却是多年不见的故旧,几乎是不认识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遇上了极强的高手。

  现在,对方有多少人埋伏在四周,三法师完全无法预测,也看不出一点苗头,只知道是已身陷重围之中。

  三法师四顾了一眼,突然觉得这一片翠竹林非常讨厌,本是接近敌人的极佳掩护,现在却成了他最大的逃走阻力。

  田长青提出了挑战,但却并未出手,那种不紧不慢的味道,逗得三法师又火又急。但白莲教中三法师之一,自然也不是简单人物,长长吸一口气,按下心中的烦躁,缓缓抽出了背上长剑,道:

  “你是谁?竟能迫使两大役施活毒的高手望风而逃?”

  “这就不便奉告了,”田长青笑道:“三法师只好自己动脑筋了?”

  看看神刀三太保,仍然静静地站着不动,三法师苦笑一下,道:“会妖法呀!你们用什么武功,把他们定在了那里?”

  “这也要你三法师自己想了!”田长青道:“彼此敌对相搏,我们总不能把对敌的技艺手段告诉你吧!”

  “说的也是!”三法师道:“但一对一,阁下也未必能吃定了我?拼起来,还不知道谁胜谁败呢?”

  “我不会和你一对一的单挑,打累了我自会叫人接替!”田长青笑道:“这不是武林中排名之争,玩命的事,称不上英雄好汉。”

  三法师缓缓向后退,身子靠近篷车才停了下来。

  看到了,车前头还坐了一个人,是控制篷车的车夫,他控制车马的工夫,非常高明。经过了一番折腾、搏杀,人事已变化很大,但篷车仍然静静地停在那里,马未嘶叫,车未移动,这份能耐,想不佩服也不行。

  他穿着一身黑衣,配着黑色的篷车,黑色的垂帘,整个人似被溶入了夜色中,只见篷车不见人,不是三法师退到车边,大家都会把他忽略了。

  田长青突然取出兵刃,是一柄三校剑,三面锋刃不见光,骤看上去,像一根黑色的铁棍。

  剑不长,佩在腰上,很不显眼,像佩着一支箭。

  “三法师!”田长青的神色,变得很凝重,口气也带点冷厉道:“你不愿放手一战,我就下令放火烧了你这辆篷车。”

  三法师手中长剑举起,但并未挥剑抢攻,左手食中指突然在脸上抹过,一口长气,吹在剑身上。剑上突然飞起了一道白光,射向田长青。

  白莲教中的法师,果然是妖异莫测。

  田长青早已凝神静立,三棱剑迎着白光横扫而出。

  击中了,但却未闻兵刃撞击之声。

  本就不是剑,只是一种剑气,如刀划水,刀过水无痕,但那道白光芒剑气,仍然向田长青前胸刺去。

  田长青连移动三个方位,退出了一丈,白光突然消失不见。

  是幻影!

  但三法师已上篷车,放下垂帘,车头一转,健马嘶鸣,向前飞驰而去。

  程小蝶飞身而下,道:“田大哥!追上去啊?”

  田长青淡淡一笑,道:“能不能逃得性命,看他的造化了,咱们追上去,也未必能杀得了他,说不定反而帮了他。”

  程小蝶不明白,但却没有追问,只是很用心地去想。

  阿横、阿保,缓步行出来,一人挟起一个黑衣人行了过来。

  “带入厅中!”田长青低声道:“程姑娘!厅中坐吧!看看三位神刀太保,能提供我们一些什么?”

  “田大哥!怎么愈来愈客气了?”程小蝶低声道:“我还是很愿意遵守承诺!”

  田长青苦笑一下,没有回答。

  笨呀!怎么会那壶不开,提那壶,是动了春心,还是为田长青的风采迷醉了,少女心啊!真叫人无法猜测。

  大厅中亮起了烛火,琴、棋、书、画,四个丫头,就埋伏在大厅中。

  小方也由竹林行了出来,挟起最后一个黑衣人,行入厅中。

  四个女婢奉上茶,阿横、阿保也把两个黑衣人放在了太师椅上坐好。

  他们开打时十分火暴,但有时也很温柔,把两个黑衣人排坐得很舒服,像招待老朋友一样。

  小方最后一个跨入厅,阿保急急接过他挟持的黑衣人。

  “小方!辛苦啦!今晚才真正的见识到寒冰掌厉害。”田长青道:“一对三啊!只是举手之劳。”

  小方取过一杯茶,一口喝下,道:

  “我最大的毛病就是急功好利,留一个给阿横,我就不至于累得差一点断了气,当然,多留一个给阿保,我就十分轻松了。”

  田长青道:

  “这样也好!三法师也被你镇住了,吓得落荒而逃。”

  “小方!施用一次寒冰掌,真的那么累呀?”程小蝶道:“我居高临下,看你很轻松啊!”

  “轻松!大小姐,差一点断送了我的老命,第一掌,还算轻松。”小方道:“第二掌,已经用尽全力。第三掌差一点打不出来,那一击,用出了我所有气力,幸好他们只有三个人,再多一个,我就只有挨宰的份儿。那时候,我全身虚脱、四肢无力,连只鸡也难缚住了。”

  程小蝶不相信,但也没辩驳,只是摇头微笑。

  “是真的!程姑娘。”田长青道:“寒冰掌威力惊人,能使人一刹间气血凝住,但却极耗内力,小方能连制三个高手,真的不容易了。”

  小方吁口气,道:“三法师很难对付,是吧!”

  “别转弯抹角地说话,是不是怪我放了他?”田长青道:“留下他不容易,但并非绝不可能,但我能不能完好无缺,就很难说了。我相信篷车中还有鬼,只是瞧不出鬼在哪里,所以,就赌赌运气了。今夜中兵不血刃,大获为胜,你小方居功第一。”

  “别这样!捧得高,摔得重啊!”小方道:“你说赌赌运气,是什么意思?”

  “是嘛!我已经想了半天了,想不出一点头绪。”程小蝶道:“田大哥!说出来嘛!让我们见识见识。”

  田长青看看神刀太保,又看看小方,道:“还要多久,才能问他们!”

  “大概半个时辰吧!”小方道:“是不是很急着审问呢!”

  “倒是不急!你休息到体能尽复时再问吧!”田长青目光一掠小方、程小蝶道:“你们真的想知道我在赌什么?”

  “是!想得要命啊!”程小蝶道:“今天晚上,我真是长进不少,获益良多,对江湖道,有了不少心得。”

  “我却很希望我的判断错误!”田长青道:“如果很不幸的让我猜对了,程姑娘就可以对我多了解一些,也看到我的……”

  这时,阿横、阿保,突然一齐转身,行出厅外。

  琴、棋、书、画,四女婢,也悄然退了下去。

  程小蝶奇道:“怎么他们都走了?”

  “因为,他们不想听到他主人的卑下行径!”田长青笑一笑,道:“搏杀是一种武功,其他的也是,一个人如果想在某一方面,有突出于他人之能,除了天赋的条件之外,必需要下一番苦功,率性而为,会凭机缘的成就,毕竟有限。”

  小方黯然一笑,道:“就像寒冰掌一样,它必须先练玄阴气功,那种坐在冰雪中吸收先天阴寒之气的痛苦,不去说它,单是那一种孤独寂寞,就会让人发疯。我好想一个有生命的东西陪陪我,一只狗、一只猫,或是一株花,一根草都好……”

  “那是什么地方啊?”程小蝶道:“就算冰天雪地中吧!也该有一头飞鹰看看!”

  “是一座千年寒冰聚成的冰窟,我坐在一块玉蒲团上。”小方道:“整整五年,除了每十天,见一次师父,考量进境,服用药物之外,再没有见过有生命的东西。”

  “据我所知,你们有五个人同时入选!”田长青道:“出师的只有你一个……”

  “另外四个人呢?”程小蝶道:“是不是都冻死了?”

  “体质不够好,生了冻疮,人虽没有死,但不能再练寒冰掌了。”田长青道:“一个人能够练出特异的武功,天赋、师资,缺一不可,还要有过人的意志力。小方是异数,需要二十年才能有成就的寒冰掌,他只用了十二年,就练成了。”

  程小蝶明白了,他们都是幼年入选,有专门师资培养而成的高手,他们两个是一条线上的人,当然,不只是他们两人,田长青可能是他们这一批人中的大师兄?他们不是同门,也练的不同的武功,但却有着高过同门的情意,肩负着同一的任务。

  他们是专业训练成的强者!也是一个牺牲者。

  他们各有成就,以不同的身份混迹江湖中,但都是冒险患难的高手,有些千里独行,神出鬼没、有些广结善缘,自成天地,遇上需要,他们也会串意起来,通力合作。

  程小蝶想透了这个秘密,但也发觉了一个更大的秘密,他们一些传统意识,似正逐渐模糊,至少由一种广义的境界,转入了狭义境界。

  时间!能淡化恩怨,也能抹去伤痕。

  聪明的程姑娘,终于把人与物,连在了一起。

  天啊!这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啊!他们的意识模糊了,但蓄存的实力,可能是愈来愈强。

  “程姑娘!你在想什么?”小方看出了程小蝶那种陷入玄思,神游奇境的神情。

  “我在想,在想啊!”程小蝶道:“田大哥和苗兰、花芳的关系……”

  她随口应变,却不料歪打正着。

  田长青淡淡苦笑,微微颔首,表示出相当的赞许。

  小方却哈哈大笑,道:“大小姐!你有这个心眼啊?佩服!佩服!”

  两人的神情一凑和,程小蝶真的明白了,田长青和二女之间,果然是另有纠缠。

  想到大哥能和一个满身藏着毒蛇的女人上床,程小蝶有着恶心的感觉,人也从一种迷恋的情爱中清醒过来。

  神台清明了,转入了另一重境界,人也完全放开了,回头望着田长青,微笑道:“田大哥!我懂了,真的懂了。我仍然敬慕你、喜欢你,我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对!很好的朋友!”田长青道:“情同兄妹的红粉知己。”

  “是!但我不会忘记许下的承诺。”程小蝶笑道:“我珍惜清白的身躯,但更重承诺,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但我仍然是我,我不会如饮醇酒的去迷恋什么了。”

  “好!好极了。小蝶!你突破了世俗束缚,也突破了自己的心结,以此理念,面对武学,会有超越的成就。”田长青道:“心怀空灵,智慧大开,你如肯在江湖上放怀驰骋,必有卓越成就。”

  “如若我真的决定了投身江湖,希望能借助家父的身份,把自己定位于一定的权势之中……”

  “你是说……”小方的脸色变了,接道:“准备为朝廷效力,建立一番大大的功业。”

  “我要作一个刑部名捕!”程小蝶道:“替真正含冤的老百姓们尽一份心力。”

  “只此而已!”小方道:“宦门千金,娇娇美女,何苦要在江湖奔波劳碌呢?”

  “也许我会遇上一个喜欢的人,突然嫁了,谁知道呢?”程小蝶笑道:“小方!祝福我吧!让我早些遇上那个人。”

  但闻阿横的声音传了进来,道:“禀主人,贵宾造访!”

  “请进来!”

  田长青同时站起了身子,准备迎客。

  但苗兰、花芳已快步行入厅中。

  灯光下看两个役施活毒的女人,竟然都相当美丽。

  三十上下的年纪,玲珑凹凸的身体,有一种成熟的诱惑之美,柳眉星目、皮肤细白,虽非绝色,但却有一种妖异的媚态风韵。

  说到这里,事情需要有一个简单的交待了。田长青和这两位美丽的南疆苗女,苗青和花芳究竟有过什么关系呢?这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当时,田长青还是一个二十来岁威武漂亮的少年侠士,因要得到一种对人体大有补益的稀有神草灵药——魔花,独自一人敢奔千里苗疆的怒山,敢闯丛林,雾谷、魔洞。在那里便遇上了这两个苗女,他们一开始便是狭路相逢,刀兵相见,几度拼杀,誓不两存。两个姑娘本是苗山老教主苗林的女儿和侄女儿,后因田长青曾在老教主练功入魔生命垂危之际,解救了他,老教主觉得这是天赐的缘份,就看准了时机,侠女强行招婚,搞得俊男靓女三人有苦难诉而又不得不从。可是,老父的红线并未系住女儿的心,二女仍想方设法将田郎引入魔洞,好让洞中的怪鼍将田长青吞噬,以了却难从之婚事。谁知怪鼍被少年快士打败,而自己却昏迷在怪鼍的利爪之下,在这万分危急之时,田长青舍身救了他俩。二女当然情有所动,后来趁田长青受伤昏迷时,悄悄把他的长须剃去,又清洗了他故意伪装上的污垢,露出了一张英俊漂亮的面孔。从此二苗女便由心底爱上了这个少年郎君,而且爱的死去活来。接着他们在一起经过了患难相助,魔穴驱险苦斗顽敌,平株叛异,蛇洞救生等千难万险,二苗便更加深深地爱恋着田长青了。

  但田长青少年气盛,胸怀大志,心向五湖四海,只想闯荡一番,不愿过早地在这苗山怒水之处安下身来,便在二苗女如痴如醉甜蜜地想着欢度新婚的时候,巧妙地溜出苗山,使二苗女空守寒翠轩,恨抱鸳鸯枕,痛苦欲绝,发誓要去追寻爱夫,宁愿走遍天涯,一定要找到恩爱如意的少年郎君!

  七八年过去了,三个饱经沧桑,如今意外相会,各人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久违了!两位还能记得田某,真是三生有幸啊?”

  “幸个屁呀!你饱食远扬,害得我到处找你啊!”苗兰道:“有七八年了,见了面,几乎已认不出来了,不是叫出五龙会,一时间真还想不到是你?”

  “这就叫有缘千里来相会啊!”田长青道:“这不是又见面了。”

  “我看是冤家路窄!”苗兰道:“为了找你,在江湖上跑来跑去,惹了不少麻烦……”

  “也闯出了名号啊!是名动江湖的十三太保中仅有的两个女太保啊!”

  “还说风凉话呀!不是为了找你,怎会闯荡江湖!”苗兰道:“被大法师常奇收为属下。”目光一掠花芳,接道:

  “我们两人,真不知道前辈子欠了你多少,今生才来还。”

  花芳叹息一声,道:“苗兰!他一开始就在算计我们,想想看我们住的地方,木草连天,荒草没径,遍地荆棘,一片荒芜,如非故意找上门,绝不会跑到那个地方!”

  方怀冰双手一抱拳,接道:“两位姑娘呀!好帐算不尽,坐下来慢慢算。”

  二个毒女笑一笑,坐了下来,目光同时落到了程小蝶的身上,苗兰摇摇头,道:“又在骗那?真是贼性难改!”

  花芳笑道:“他骗的让人窝心,骗的两个都快乐,骗骗又何妨呢?”

  早一天,程小蝶会被闹得面红耳赤,无法下台,现在程小蝶却能应付裕余了,笑一笑,道:“两位大姐姐,我不是啊!小妹很想让他骗一骗,可是他不肯啊!说什么他视我如妹,真是八竿打不着的干兄妹呀?”

  “这是骗心,骗去了,可够你受了!”花芳道:“小姑娘!宁可失身别失心。”

  “幸好两位姊姊来得及时,金玉良言,发人深省!”程小蝶道:“小妹悬崖勒马,还算及时。”

  口中答话,两道目光却一直在两人身上打量,瞧不出一条毒蛇,看不到一只吸血飞蝗。

  “两位骂够了吧!我虽玩世不恭,但却没有骗两位。我说过,缘尽则散,不能久留两位身边!”田长青道:“其实,我也很怀念那一段缠绵岁月,花前月下,美女在怀,很想去看看两位!”

  苗兰道:“为什么不去呢?”

  “两位离开得太快了!”田长青道:“我还未成行,两位已离开南荒。”

  “我们比你多情啊!”苗兰道:“难挨相思苦,千里寻情郎了。”

  花芳道:“别听他胡诌,才听说我们要逼他结婚就吓跑的人,你想他还会找上门来吗?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别傻啦!”

  苗兰道:“对!罪不可赦,我们要怎么惩治他?”

  “罚他陪我们一年,不能碰别的女人!”花芳道:“负心郎你接不接受?”

  田长青苦笑道:“不接受,行吗?不过,话要说清楚,一年后,可要还我自由!”

  苗兰叹口气,道:“不要那么委屈,我们只是想念你,并不恨你。”

  “想恨也恨不起来,七八年了,记忆却愈觉鲜明。”花芳道:“真是活见鬼!我常恨自己没出息,可是一见面,就帮他,三法师被我们抓回来了,不过,我想知道,你怎么会和常奇结了仇?”

  “为了我啦!”小方接口道:

  “我和郭总捕头有点渊源,答应帮他一点忙,但却未料到,麻烦来自常奇,我一人罩不住,只好把田大公子拖下水了。”

  “这么说,我和花芳还得谢谢你了!”苗兰道:“如是不拖他下水,我们还找不着他!”

  花芳目光一掠神刀三太保,道:“他们被点了穴道?”

  “是一种很奇特的武功伤了他们……”

  田长青道:“小方以一对三……”

  “不可能吧!”苗兰道:“三人刀法精湛,一个人如何能吃得住?”站起身子,行近三人,伸手向三人顶上摸去。

  神刀三太保,闭目未动。

  “是真的!不是点了穴道,他们似乎是完全失去了知觉,气若游丝,好像随时可以断去。”

  苗兰的脸上,现出了惊容。

  “小意思啦!他们太大意!”小方道:“我的运气好,两下里一凑和,就战成了这个局面。”

  隐隐间带有了示威的用心。

上一页 《女捕头》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楚乔传小说 | 何以笙箫默 | 鬼吹灯 | 盗墓笔记 | 阴阳代理人 上卷书坊 版权所有